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3:0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晤天
  4. 第一章 缘起

第一章 缘起

更新于:2018-03-16 19:15:17 字数:4304

  “唉,不知何时凡俗界竟成了这般模样。这一路过来,所见饿死于道者已不下百数,流离失所者更是不知凡几呀。”

  万丈高空之上,一位白袍老者脚踏丈许长蒲扇徐徐而来,所过之处一方天地尽收眼底。

  “数百年修道,老道我不说已为道中之翘楚,却也修得了那移山倒海之能,怎奈这心境……呵呵,些许凡间疾苦,也惹得我心生怜悯、感叹出声,数百年前的凡间记忆都隐约浮现。”老道语声中满是嘲讽意味,面色中也略微透出苦涩。

  心潮起伏间,老道体内法力竟不能顺畅运转了,脚下蒲扇也微微晃动。老道一声苦笑,手掐个清心诀,立时心如止水周身法力亦运转自如。

  此时老道但觉索然无味,体内法力催动,就要御使蒲扇破空而去……

  “嗯?为何此处灵气中毫无死气,反而充斥着勃勃生机?”自语间老道已散去了大半法力,反而停在了当空,如炬双目遥遥望下,“有一个小镇。莫不是镇上有什么奇物奇人不成?既然遇上了,说不得要去探上一探。”

  竟然能够护佑得一方天地不受死气侵袭?!物非是常物,人绝非凡人呀:老道满心惊异,当即向小镇降去。

  此时小镇上有一个地方正分外热闹,那是镇上卜家施舍粥饭的时间到了,很多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都在朝着卜家府第哄跑而去。

  卜家老爷乐善好施,而其老来所得一子,更是生就一副菩萨心肠,因此这卜家老爷、卜家少爷很为镇民们所称道;又据说那卜家少爷诞生之日伴有天降异相,于是有那甚者直管那卜家小少爷做降世的菩萨。

  卜家少爷叫做卜风,现在已经十来岁年纪。卜风降生之际,卜家满室生香,其香闻之让人忘俗,当时卜家上下莫不啧啧称奇。

  卜老爷老来得子,更想不到儿子降生竟异香盈室,显然是不凡之兆,因此心底里的高兴直溢上了眉梢。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卜风的体质竟是出奇的孱弱,十来年间有好几次几乎夭折了去。更让卜老爷揪心的是,大夫换了一个又一个,可一个一个都说“贵公子并没有什么病症,就是身子比平常人虚弱些。”,每当此时卜老爷都禁不住责问“身子虚弱也有个原因吧?也有个治法吧?”——可就是谁也说不出话来。

  每次见着自己的孩子死去活来,卜老爷心疼不已,却也无可奈何,只有一次次祈祷上苍保佑,然后待到卜风好过来之后更加尽心地照顾。或许是卜老爷的祈祷灵验了吧,卜风的“虚弱病”已经有三年没有患过,而且身体也日渐好转,卜老爷总算能够略展愁眉。

  为了让卜风好好休养,卜老爷可谓煞费苦心,竟是特意在府中花院旁边为卜风造了房间,并且禁止府中人等靠近花院,只让一个小丫头住在其中服侍。

  此时小丫头正在花院中浇花,脚步矫健而轻快,樱桃小嘴中还哼着愉快的歌调,红润而健康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笑。

  卜风靠在窗边,痴痴地看着忙碌中的小丫头,明亮的眸子里绽放着羡慕的光芒。

  “三年了。已经过去三年了。应该没有了吧。”卜风喃喃自语,苍白的脸色因为强烈的期待和希望一时变得微红,清秀的面庞也得以从病态的苍白中脱颖而出。

  要是……要是再来一次的话……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挺过去:这样的想法掠过脑际,卜风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单薄的身材让他更显得孤独、无助。真不知道这小小少年十来年间经受的是怎样的痛苦,只是一想而至于战栗和害怕?

  “少爷……少爷……”

  “嗯?怎么?”卜风回过神来,见小丫头正扯着自己的衣袖,满脸焦虑地看着自己,赶忙又说道,“我没事。怎么?小红,你有事?”

  听到卜风说话,小丫头忙不迭地退了开去,嗫嚅着说:“我没……哦我有事……那个、那个小黑又受伤了。”

  看到小丫头的反应,卜风哑然失笑,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迈步向花院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说着:“小黑这家伙!真不知道它成日里都干些什么去了,每次都弄得一身伤才知道回来。”

  “小黑,小黑。”卜风一路叫着出现在了花院。“唧唧”“唧唧”,就见一只黑色小鸟从一个树杈上飞了起来,晃晃悠悠地向卜风飞去。卜风急忙上前几步,赶在小鸟掉到地上之前把它接到了手中。

  “哼!这小黑真气人!每次我要抓它都是不要命似的给我一阵乱飞乱扇。我抓你还不是拿给少爷为你治伤,傻小黑!”看着小鸟在少爷手中的温顺样,小丫头恨得牙直痒痒。卜风却听得心里边喜滋滋的,得意的“嘿嘿”笑。

  卜风把小黑受伤的翅膀一阵摩挲,说了一声“好了”,就摊开了手;小黑翅膀一振,倏忽间在花院里飞了一圈,果然好了。

  “风儿,你又给小鸟治伤了?”

  “老爷”“爹爹”

  卜老爷走近来,慈爱地看着卜风,苦口婆心地说道:“风儿呀,爹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样做会伤到你自己的。唉,你怎么就是不听?”

  “爹爹,小黑受伤了,很痛很可怜的。”卜风可怜巴巴地说;小黑也落在卜风肩膀上,“唧唧唧”地叫着。

  “你呀……你们呀……”卜老爷大摇其头,“好了好了,记得以后再不要了,知道吗?现在,跟爹爹去前边施粥吧。”

  “嗯。爹爹,今年又有很多人没有饭吃么?”

  “是呀,很多,比往年都要多。”

  “为什么会这样?那我们的粥会不会不够呀?”

  ……

  卜风跟着爹爹来到府前,正好看到一条长长的队伍不甘心地散开,各自的碗中都是空空如也,哀叹声此起彼伏。

  卜老爷觉得奇怪,喊过来一个仆役询问情况,才知道原来是赶来领粥的灾民又多了,府里边准备的不够。

  因为卜老爷、卜少爷的出现,很多灾民都停了下来,一双双无神的眼睛都漏出一点点希冀。

  “爹爹,不够的话,可以再做呀。”卜风觉得眼泪马上要涌出来似的,尤其当他见到一个小女孩慢慢地瘫倒在地的时候,“我记得……我记得前边不远有一个包子铺,我们……我们……”卜老爷把满眼泪花的卜风揽到身边。

  “谢谢卜少爷”“谢谢卜老爷”……

  小女孩瘫倒在地,一只跛脚小狗舔舐着女孩的小脸,奶奶目光涣散地坐在小女孩身旁,枯瘦的手梳理着小女孩枯黄的头发。

  附近,有一个正吃着粥的人动了:“看把这孩子饿得。吃我的吧。”又一个动了:“吃我的吧。”又一个:“吃我的吧。”……

  奶奶坐在地上,慈爱的看着怀中的小女孩,枯瘦的手梳理着小女孩枯黄的头发。小女孩怀抱着跛脚的小狗,偶尔偏动一下脑袋躲避小狗湿答答的舌头。

  “这是你的狗?”见到小女孩没事,卜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这不是我的狗。我和奶奶在路上走着,就看到它趴在泥地里起不来。我看它好可怜,就把它抱了出来。”

  “它喜欢你。”卜风蹲下身子,摩挲着小女孩怀中的小狗。

  小女孩仔细地瞧了瞧小狗,很认真地对卜风说:“它也喜欢你。”

  收回了手,卜风笑了。小女孩探出小手,轻触着卜风的面颊,无邪地说:“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卜风笑着为小女孩拭去嘴角的一点粥。

  看着蹒跚而去的卜风,隐身一旁的白袍老道陷入沉思:此镇我已寻了个遍,也就这小家伙有点奇异之处。以凡人之躯而能驱动天地灵气为狗治伤,若是修道……只是以此子心性,即便资质如何出众,怕也不能在修真道上走出多远,一个不慎甚至就……

  “唉,着实让人难以决断呀。想当年我……咦?”老道捻须的手都为之一停,“呵呵,他有他自己的道路,却是我着相了。老道只管给他指一条道,到底如何却是看他的造化了。”

  老道通达了心思,于是不再停留,向着卜家府第飘然而去。

  “唉,你这孩子,怎么说都不听。”卜老爷坐在床边,爱怜地抚摩着儿子更显苍白的面庞。

  “我就是想为那小女孩儿做点什么。”卜风强挤出一个笑容,细声细气地说,“爹爹,我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语声渐低,至不可闻,却是已经睡着了去。

  “傻孩子,都这样了还逞强。”卜老爷为儿子掖好被子,默默地退了出去。

  不一会,白袍老道在房中现身出来,看到沉睡中的卜风,径直就是一道神识扫了过去。

  “嗯?为何此子竟是这般虚弱!灵力反噬?不是。他确实是一介凡人,体内一点灵气都没有。却不知道他是怎么驱动得天地灵气的?当中古怪,却是我也探之不出。”老道收回神识,面色凝重地看着卜风,“将他唤醒再说吧。”

  老道袍袖轻挥,一道精纯法力已是缓慢度进了卜风体内,就见卜风的面色逐渐变得红润,紧皱的眉头也慢慢舒展开来。

  “嗯……舒服……好舒服……从没有过的舒服。”卜风惬意地伸着懒腰,睁开眼来却看见自己床前站了位陌生的老者,“老人家,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哦,你是爹爹请来的大夫么?怪不得我觉得这么舒服。老人家,你可真厉害,没有哪个大夫比得上你。”

  “我不是大夫。不过倒是为你而来。”老道含笑说道,“贫道守正,乃是修道之人。”

  卜风连忙翻身下床,恭敬作礼道:“不知仙师大驾,小子失礼了。”

  “呵呵,小家伙还蛮机灵。”守正老道倒是一怔,料不到穷乡僻壤之地一个小小孩童竟是知晓这修真之事。

  卜风压下心中莫名的激动,向老道细细诉说:“小子生来体弱多病,看了多少大夫都不能医。后来爹爹探知这世间有修道的仙师,个个法力通天、无所不能,经过多方寻访终于发现了一处修真之地。爹爹曾带着我前去求诊,只可惜被拒之门外。”

  体质虚弱是天生的么?不至于十来年都不能调养得好呀。心中生疑,守正老道就问卜风:“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发生在你身上吧?”

  卜风听得佩服无比,想着是不是把自己的秘密告诉这位厉害的仙师,然而冥冥中仿佛有一个声音阻止卜风这样做,最后卜风只是说道:“是的,确实还有别的事情,就是自出生以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头痛无比,直到近三年才没有过。”

  “果然如此。”天生体虚,本是后天可补,只是再加上这头痛之症,却是把那后天所补生生消耗了去,如今他已不再头痛,再费些时日他这体虚之症自然也不药而愈了;现在还剩这最后一问了,“那你又是如何给那小狗治伤的?”

  这也知道?!太神奇了吧。卜风都要对老道五体投地了,忙不迭地说:“就是叫这些飘在周围的小东西到小狗的伤腿上去。小黑也是这么让我给治好的。只是治好小黑之后没有这么累。小狗太大了,这些小东西又不是都听我的。”

  果然是能够感应到天地灵气,真是修道的好苗子呀。若是修道,他的进境必定是一日千里,那时他的心性或许也不会成为问题吧。好了,我还是做好我的事吧。守正老道放下心头思绪,问卜风道:“小家伙,你可愿随我修道?”

  因为老道突然的沉默,卜风正感局促不安,完全不料老道再一说话竟是问自己要不要随他修道,卜风一时愣在当场。

  修道?修道,法力通天无所不能。修道,或许能解开深藏在自己心底的秘密。然而修道……

  “家有老父,不敢远离。”卜风轻声然而坚定地说。

  守正老道面色复杂地看着卜风,最后取出一枚玉符和一个玉瓶,给了卜风:“你头痛之症既除,好生调养身体自然会好起来;此瓶中有一些养生的丹丸,最是滋养身体。至于这枚玉符,他日若你有心修道,可持此符一路望北到丹霞山寻我。”

  花院中,老道破空而去,很快消失了踪影。

  伫立良久,卜风收回了仰望苍穹的目光,同时紧了紧攥在手心的玉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