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9:36: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印界霸权
  4. 第六章 胜利的钟声

第六章 胜利的钟声

更新于:2017-04-21 12:45:12 字数:6576

  三人并没有多说什么,罗天拔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短剑。阳光照射在短剑上反射出道道寒光,当罗天将印力注入短剑的时候,原本黑色的短剑竟然隐约闪现出点点金光之色,虽然色泽并不算浓重,但却让人很清楚的看得见。

  罗琳看着短剑,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心中不由暗道:“兵器承受印力后产生变色,难道罗天手中的短剑是……”

  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想法,罗琳手中突然多出两把匕首,向着罗天一挥,一把匕首已经向着罗天飞射而去,第一把匕首脱手之时罗琳的身体突然一个扭转,在空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旋转,罗天隐约看见旋转中的她手中已经在结印,只是还来不及细看,罗琳丢出的第一把匕首已经到达了身前。

  罗天手中短剑剑身横在胸前挡住了这一下匕首,瞥眼再想去看罗琳的动作时,第二把匕首已经距离自己只有十米开外。最奇异的是飞行中的匕首一阵抖动,突然间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一把匕首就这么快速的变成了犹如下雨一般从正面飞来,此时的罗天想躲避也已经不可能了,而且身后还有着自己的伙伴,就算自己躲开了他们也绝对遭殃。

  “器分身!”罗天暗道一声。右手握紧手中短剑横在了自己面部之前,剑刃上的金色光点也越加的明显起来。只见他左手搭上右手腕,额头上爆出一根青筋,大喝一声,手中小小的短剑突然爆出了一股外显的炽白色印力,同时右手腕向下一挥短剑同时离手。

  罗天面前的短剑就这么带着炽白色的印力三百六十度的快速旋转起来,此时的短剑就好像增长了不少一般,形成的正面防御光圈将他和身后的伙伴的身体都囊括在内,从正面飞来的匕首雨直接撞击在了光圈之上,只听“叮叮当当”的声音直响,撞击在光圈之上的数十把匕首就这么被弹落在了地面上,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掉落了一地的匕首大多已经被折断。

  虽然这些匕首中只有一把是实体,其余全都是分身术形成的,但是他们的硬度与锋利程度绝对不下于真正的铁质匕首,毕竟分身术所分出的虚体坚实程度本就是按照实体为蓝本的。可就是这么一大片被罗天手中短剑形成的光圈挡住的匕首之雨竟然全部被斩断。足以证明罗天的短剑绝对是削铁如泥的利器。

  “果然没错,而且锋利程度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品质。现在的家长到底怎么回事,竟然把这种东西交给罗天这孩子,就算他再天才,这种珍贵之物对于他们来说也还是太早了吧。而且也太浪费了。”看着完全被削断的匕首,罗琳的嘴角不由直跳,暗暗想道。却掩盖不住她心中的羡慕与嫉妒之情,如果罗天不是自己的学生,他绝对会忍不住把短剑抢过来占为己有。

  另一边,短剑旋转了一会之后笔直的插在了地面之上,而罗天一只脚也已经跪倒在地,此时的他已经挺不住大声的喘息了起来,头上的汗液也不止的往下流,似乎刚刚那一下格挡消耗了他太多的印力与体力,已经让他有了脱力的征兆。炎珠赶忙上前扶住他。

  看到罗天的情况,罗琳心中突然漏了一拍,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仔细想来却又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纰漏。这种感觉挥之不去,不过第一小组的所有成员全部都在自己的眼前,即使他们要刷什么诡计也已经来不及,毕竟现在还剩下四分钟不到,除非是她自己全力赶路,否则以这些学生的脚程是不可能赶得到了。

  想到这里,罗琳心中安定了不少,对着罗天笑道:“罗天,恐怕你们小组这次是挨罚定了,还剩下不到四分钟你们的考核结束时间就到了,就算我现在不阻拦你让你向终点赶去,你觉得以你现在的体力状况还能做什么?你直接认输,我判定你们考核失败就算了。”

  罗天喘息着笑的道:“罗琳老师,就算是战斗到最后一秒也绝对不要做俘虏,因为俘虏失去的不只是自由,还有身为印师的尊严。这不是您教给我们的么?怎么现在又在劝我们认输呢,老师这样前后矛盾的教学方式实在让我有些不解,我倒很想请教您一下,我们是该保住尊严还是该保住生命呢?还请您明示,我照做就是了。”

  罗天的回答让罗琳一阵语塞,暗道:“罗天这小子平时挺谦恭有礼的,挖苦起人来还真不客气呢,这下倒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罗琳一阵气苦,拳头握得嘎嘣响,“既然你们想有尊严的去考核失败,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只好成全你们,这次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了。”

  炎珠苦笑的看着罗天,道:“这下倒好,你好像把她气坏了,接下来这几分钟可不好挨啊,你现在的情况看来是帮不到我们了,你保护好自己,接下来交给我和吴欣了。”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向着罗琳方向站了出去。

  吴欣和炎珠站到了一起,将罗天与昏迷的薛冰护在身后,“胖子你可得醒目点尽量配合我,别再像刚刚那样,不然我们可就真的要惨了。”

  炎珠摸了摸要有些胃疼的左脸,道:“吴欣,你这可真的为难住我了,要不重要时刻我替你多挨两下?哥哥肉多,没事的,不过你以后可得叫我炎珠哥哥,最勉强也得叫声胖子哥哥吧。”

  “胖子你省省吧,我死也也不会那样喊你的。动手了!”吴欣说道,最后一句话时整个人已经向罗琳弹了过去。

  冲刺之时手中已经完成了分身术的结印,吴欣一下变成了两个,两个分身再次同时做出结印手势,“辰、丙、亥、丁、子,火印-凤舞双鸣!”两个吴欣的身上都冒出了赤红色的火焰瞬间将他们的全身都裹在了里面形成两团巨大的火球,之后两道凤鸣之声响起,两团火球顿时变化成两只巨大的火凤向着罗琳展翅扑去。

  两只火凤尚未到来,罗琳已经感觉到了那骇人的热量扑面而来,她甚至能够感觉到空气中的热量已经令她的长发卷稍微卷曲了起来。这时她哪敢怠慢,身形向前一弓,整个人砰地一声瞬间消失在原地到达了高空。到达空中之后,她将双手双脚同时张开,手部到腹部以及张开双脚的空隙间都形成了一张由印力外放所幻化的布料状印力网。虽然这样不足以让她做到滞空,群能够多距离的进行滑翔。

  滑翔在空中的罗琳看着冲向自己原本位置的两只火凤,“攻击能力极强的印术,施展的速度与控制力也很不错,可惜却缺乏灵活性,容易被敌人……”

  罗琳话音未落,眼中瞳孔一阵放大,因为她看见了已经冲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之后竟然改变飞翔的轨道向着自己冲来,甚至速度比之前更快。

  看到这情况,她头皮一阵发麻,“这丫头故意的,把我引到空中限制我擅长的速度和行动能力,这样他就可以利用火凤的飞翔能力攻击我。这!这真是我的学生么?”

  罗琳可不敢再有任何怠慢,与火凤距离不到三米的时候,突然将印力所形成的网散去,整个人因为引力的关系瞬间向地上落去。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两只火凤竟然像磁石一般也紧紧的跟着自己的身体往下坠落。

  在这样的高度落下,即使是以罗琳的身手最多也只能做到在平安落地之后将身体与大地碰撞的作用力卸掉,绝对无法在落地之后卸力的同时做出闪避动作的,而此时紧跟着她的两只火凤绝对会在她落地的瞬间撞击到她的身上。

  罗琳的额头终于因紧张而滑下一滴汗水,不过她手中的动作可不慢,“壬、巳、子、癸、卯,水印-巨盾!”

  就在她距离地面还有一丈距离的时候终于发动了印术,原本干旱的地面上突然向空中不断的凝聚着一滴滴的地下水,不到一会就形成了巨大的水流向空中汇聚,最终在罗琳的身前变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盾牌。

  就在罗琳落地的一刹那,吴欣所化的两只火凤已经撞击在了水遁之上。只见“滋”的一声巨大的水遁上冒出了一股巨大的白烟,不过这面巨大的水盾只是将化身为火凤的吴欣身上的火焰浇灭,吴欣的本体与分身还是穿过了水盾向着罗琳的背后落去。

  罗琳眼睛一撇,两个吴欣的手中已经抓着锋利的匕首刺向了自己,那种从高空加速坠落又带着锋锐力量的劲风已经让她的背部一阵生疼。但还处在卸力状态下的她哪里有闪躲的能力。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电光火石间罗琳竟然做出了一个让人所难以想象的动作。只见罗琳站立的双腿并没有改变,腰部以上却一百八十度进行了一个转弯,上半身就好像是贴着屁屁这一边一般,这种完全违反人体构造的体术可吓坏了刺向她的吴欣。

  就在吴欣呆泻的那一眨眼间,罗琳双手摆出一个交叉状扣住她们抓着匕首的手腕,腰部一用力顿时转回了原位,同时利用惯**叉的双手一张,将两个吴欣向着左右两边用力扔了出去。

  吴欣的分身因为施展印术消耗了大量的印力又突然受到这样的惯性力量的牵引,身体顿时崩溃了开来消失了,至于她的本体在撞向罗天的同时被他接住。不过此时已经因为消耗了大量的印力小脸苍白的可怕。

  接住吴欣的罗天顿时瞪大眼睛看着罗琳,道:“不愧是老师,不止能在森里这么快速的凝聚出如此巨大的水系印术,还能在卸力的同时用出这样的体术化解攻击。这样的应变能力和印术控制能力恐怕已经不是靠单纯的学习就能做到的了吧。”

  虽然罗天是在夸奖自己,不过罗琳已经没有闲心去得意了,因为罗天说的没错,要在太阳已经猛烈暴晒的森林中凝聚出水系印术和在卸力的同时做出这样的体术反应,消耗的是她大量的印力以及体力。而且做出那样的动作可不是消耗体力这么简单了,毕竟当时整个人的重心都在双腿之上,又要分出一部分力量在腰部,这可不是一个控制力可以完全概括的。

  此时她的腰部肌肉已经因为承受不住瞬间的力量有了轻微的挫伤。但是罗琳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松懈大意,他可没忘记那个平时在暗地里称呼自己地狱魔女的小胖子,她早已经注意到炎珠从吴欣攻击自己开始就已经在凝聚印力了,如果不是要躲避吴欣的攻击,炎珠的印力积蓄早已被打断。

  不过现在罗琳再想打断似乎已经迟了。因为炎珠闭着的眼睛已经睁开,罗琳忍不住暗想这次不知道自己这个学生会用出什么奇特的印术。

  “戊、甲、午、巳、丁,土印-控兵术!”

  随着炎珠的低喝,他脚下的土地上冒出了八个小土包,大概三息之后八个小土包中都“彭”的声冒出了一柄长一丈宽三十公分的由泥土所凝聚而生的巨剑。八柄巨剑围绕着炎珠旋转了起来。虽然八柄巨剑是由泥土凝聚而成的,但如果怀疑它锋利程度的人绝对有大难了。由印术催发出来,不仅集合了地下的泥土还混合了地层中的各种矿石凝结而成,这样的巨剑不止锋利且硬度不会弱于花岗岩。是传统土系印术中少有的攻击型印术。

  在炎珠身旁旋转了一圈后,其中四柄巨剑突然将剑尖对着罗琳飞刺了过去。

  “土系攻击印术,还是控制系,这么大的剑这不是明摆着要削了我么,这群孩子到底怎么了,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罗琳边躲避着四柄巨剑的交叉攻击边低声埋怨道。

  罗琳的体术绝对是强悍的,而且速度也极快,四柄巨剑也只是勉强跟上她的速度,在她左闪右躲的过程中已经接近了身为施术者的炎珠,就在一次躲避巨剑攻击之后的瞬间她的身体瞬间消失,就算是四柄巨剑终于再也完全无法再跟上她的速度失去了她的踪迹。

  下一刻罗琳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炎珠身旁,膝盖一弯就向着炎珠的腹部顶去。只是炎珠似乎早有防备似的,身旁一直在旋转的四柄土剑突然一横,以高低不同的位置快速环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了起来。罗琳一惊,弓起的膝盖往下一踏向后退去,只是还没让她想出对策,身后的另外四柄巨剑又再次想她刺去。

  “不只是拥有远程攻击能力,而且还是攻守兼备,好强横的印术。不过不可能一点破绽都没有的,一定在什么地方。”罗琳暗中思考起来,又与四柄攻击自己的土剑玩起了闪躲游击战。只是一会的功夫她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追击自己的四柄土剑在速度上比刚开始起码减缓了一半有余。

  发现这个问题,罗琳就知道炎珠的印力已经接近枯竭了,“是啊,如此强横的印术消耗印力本就巨大,以这个掌控印力不到三个月的孩子的印力存量又怎么可能长时间催动呢。前后不到二十秒的时间他就已经要承受不住印力的消耗了。”

  果然,不到三十秒的时间炎珠的印术就不攻自破。罗琳甚至连攻击都不再需要,因为他已经因为印力的枯竭而整个人跪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了。

  不到五分钟的战斗,罗琳先后破解了第一小组三人的印术攻击,且让他们都因为印力消耗过度而失去了战斗力,不得不说这就是实力的差距,绝对的差距。如果说此时谁还有勉强能动的力量的话,那无疑就是罗天了。只是罗天本身就已经疲惫不堪,已经无法再次战斗了。

  距离考核结束还有一分钟,罗琳站在了罗天的面前,看着这张坚毅却带着稚气的小脸,微笑道:“罗天,告诉我,今天的考核你学会到了什么?”

  罗天认真的道:“从一开始我们小组就因为没有统一的作战方案所以被老师牵着鼻子走而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再者就是我们一直忽略的陷阱类机关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些陷阱最主要的作用并不是杀敌,而是起到扰乱敌人思绪的作用,在大量陷阱机关的扰乱下敌人很容易会因为要忙于应付而变得晕头转向,在思考上就可能出现破绽。”

  “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心理素质还不过关,只是因为一块暗示了我们可能会被你偷袭的木牌而乱了方寸,再遇到大量陷阱机关之后完全忘了本应有的谨慎和团队合作。遇到峭壁这样的情况竟然忽略了最基本也最重要的配合。就是因为没能更好的配合,所以我们在应对老师的战斗中完全处于下风而几乎全军覆没。对不起老师,您平时教给我们的那么多基础知识我们还是没能学会去完全的融会贯通。”罗天继续说道,说完也羞愧的低下了头。

  听完罗天的检讨,罗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笑容,道:“你分析的不错,既然知道了自己缺点都在哪里,以后你们就可以更好地去增值自己。不错,你们在平时的学习中总会忽略一些偏门的课程,那些看似作用不大的技巧有时候在实战中的作用却是巨大的也是决定性的,所以我才在短短的三个月后对你们进行了一次施展考核,其目的就是让你们能够清楚地认知到这些问题所在。”

  “还有一点,就是你在小组中已经隐约的占据着领导地位,作为带领整个小组的队长,你就是所有成员的精神领袖,你的判断与决定随时会关乎到他们的生命。不错,你选择放弃任务而与伙伴们共同战斗这种精神和魄力很值得人敬佩。”

  “但是你记住,印师在接受任务的那一刻起,就应该将任务的存在放在等同于他们的生命的地位。任务虽没完成但全部战死,这样的事迹听起来似乎十分的壮烈。但是你想过了么,将任务委托给你的人对你是何等信任,你却将他们的委托轻易地弃之不顾,这不单只是对委托人的不负责,同时也是对身为印师荣耀的不负责。”

  面对罗琳的说教,罗天认真的点了点头,却笑着道:“老师,您说的我明白,不过这次的任务我可还没有放弃噢。”

  罗琳面带异色,道:“怎么,现在还剩下不到二十秒的时间你们的考核就结束了,难道你现在还想继续和我过招?假设就算你现在战胜了我也不可能到达终点的,毕竟那里距离……”

  “咚、咚、咚。”罗琳尚未说完,三道沉闷的钟声从崖顶悠悠传来,虽然不是相当响亮,但是却能让人清清楚楚的听到。

  “这、这是终点的铜钟,怎么可能,你们一直都在这里没有远离。难道,难道罗天你!!”罗琳满脸震惊之色的看着罗天。他已经隐隐猜出罗天是怎么做到了。

  罗天点了点头,“不错,是分身术。”

  罗琳脸上带着果然如此的表情,道:“难怪你从崖上跳下后印力消耗那么大,原来你已经分出了持有大部分印力的分身拿着信函继续向前,而且为了不让分身因为距离过远而消散,所以对分身保留了大量的精神力进行控制,我说的没错吧?”

  “不愧是老师,才这么一下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了,如果让老师发现我施展分身术,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完成了。”罗天道。

  罗琳没好气道:“少拍我马屁,我比你年长那么多见识自然也比你广的多,看穿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还不是让你这小子得逞了。”

  “不过话虽如此,罗天你的控制能力的确很强,老师在你这个年纪自问还远远做不到这个程度,你很好,你们四个都很好,在这最近的五年里你们是我见过最出色的低级班学员之一,这次考核算你们通过了。”

  罗天本来想问问另外的那些出色学员是谁,不过最终没问出口。因为他知道罗琳没有明说出来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如果她不愿意说自己再怎么问也是白搭。

  虽然罗林说考核通过,但是罗天并没有太过兴奋,这次完成考核实在参杂了太多的幸运成分以及放水成分了。这次实战考核他学到的东西远不止自己和罗琳所说的那些。第一小组的缺点太明显了,遇到比自己强大的敌人,哪怕敌人只有一个也足以让他们全军覆没,况且罗琳从头到尾都只是被动的破解着他们的印术攻击,连一个攻击印术都没有发动过。因为罗天他们只是她的学生并不是真正的敌人,她不会真的对他们下杀手的。

  但是只从这一点看来,第一小组的要学的还有很多,他们要走的路也还有很长。

  收拾了一下心情,罗天和罗琳两人将其他三人扶起来带出了森林。之后罗琳又对一班的其他小组进行了考核,可惜他们可没有第一小组这样的实力和运气了,被罗琳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后又被布置了地狱般的“体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