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9:0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我是匹夫
  4. 第三章 蛮牛与小兵

第三章 蛮牛与小兵

更新于:2018-03-17 09:03:56 字数:2507

  “没想到这地方,竟然还有这样一头蛮牛!”

  许三还尚未看清楚那挤进来的壮汉,一个声音突然飘到了他的耳边。

  这声音虽然很轻,微若未闻,不过听在许三耳中,却熟悉无比。

  “你这路人,什么时候又钻了出来!”

  那声音的主人,自然就是方才一起在屋檐下避雨的那个貌似路人的家伙,他虽然一个人钻进了小巷,不过陈阳不大,就那么点地方,征兵这里这么热闹,稍有好奇心的人都会被吸引过来。

  “我叫陆仁,不是路人!”

  那家伙对于许三的称呼很不满意,丢了一句话,挤进了人群里。

  是路人?不是路人?是陆仁?不是陆仁?取个名字也这么拗口,却还好意思摆臭脸孔!

  许三哼哼一声,发觉身上的水渍已经没那么重了,应该不会再沾到别人身上,索性也挤进人群里,借着众人脑袋间的缝隙,查看着那突然冒出来的巨汉。

  那的确是个大块头,甚至直接就可以当成一头蛮牛来看待,虬结的肌肉在粗布麻衣里隐隐跳动,一股爆发的气息深蕴其中,让见到人不自然的就能感受到那种震慑感。

  中年军汉本来一直坐在那木牌前,起先那几个过来报名的家伙,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依旧还坐在那里,对于那何有财罗二蛋几个人,他虽然欣慰着,但终究还是有些看不上眼。这几个人比之最先的那个小书生,是好了许多,不过还是有点单薄了,即便进到行伍里面,也是添个人数,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不过这蛮牛样的壮汉一挤进来后,他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

  长得壮实的人,或许不一定有多大的本事,但哪怕他是个傻子愣子,什么都不会,什么也不干,单单就站在那里,那些不知底细的人,胆气也会不自然的降低不少。

  更何况这家伙,单就那股子震慑感,就已经表明着他的不简单。

  一个傻子愣子,你能指望他霸气侧漏?

  “你也是来报名的?不错不错!壮得像头蛮牛,上了战场,一定能大杀四方,杀得那些蛮夷闻风丧胆!”

  中年军汉从那木牌旁站了起来,挥着手臂,有种想要上前去拍拍那虬结肌肉的冲动。

  蛮牛壮汉哼了一声,对于军汉的夸赞,并没有怎么在意。

  “你就是军头?这次征兵是你负责?赶紧的,把爷记上,爷要上前线,最前的那种,娘的一群狗日的红毛怪胎,惹得小妹不高兴,饭也不给我做了,害我饿了两天,不狠狠干翻他几个,心里憋屈得觉都没法睡!”

  壮汉说的兴起,伸出蒲葵样的大手,突然搭到旁边的罗二蛋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胳膊与罗二蛋,完全不是一个比例,即便是轻轻一拍,那罗二蛋也有些承受不住的意思,被拍得一个踉跄,差点站立不稳。

  “小子,原来真是个壳子,名字叫俩个蛋,却是个虚蛋,里面没蛋黄,哈哈!”

  那蛮牛壮汉见状,不禁打趣了一声,立时引得围观众人嗤笑而出,气氛为之一缓,那几个原本因为这蛮汉突然挤过来被推攘了一下的不满也一扫而空。

  许三看着也有些忍俊不禁,对于这蛮牛,好奇心更重了些。

  中年军汉也笑了笑,道:“那汉子,叫什么名字?没错,我便是这次招兵的军头,你只要在我这登记造册后,便可以上阵杀敌,狠揍那些蛮夷匪人。”

  蛮牛壮汉似乎依旧没有什么好感,蒲葵样的大手晃动一下,准备又拍一下罗二蛋的肩膀,不过罗二蛋早吃过小苦头,不傻不笨,见到他的胳膊晃动,又准备拍下来,连忙在那大手落下之前,极其灵巧的向后退了一步,堪堪躲了过去。

  手掌落空,蛮牛微愣了下,很快明白过来,心中有点好笑。

  “罗成虎,怎么样?这名字可还可以吧?小妹取的!”

  罗成虎?成虎?倒的确像一头老虎!

  中年军汉心中又啧啧连连,连忙向后面小兵吩咐道:“那谁,过来,赶紧记上,罗成虎,一头壮壮的大老虎!”

  小兵听到吩咐,连忙捧着册子过来,提笔记上了“罗成虎”三个字后,随口问道:“报上籍贯——”

  籍贯?蛮牛愣了下,才醒悟问的是哪里人,他歪着头想了想,看了看旁边的人,突然问道:“嘿,你们这是哪里来着?是不是什么阳?”

  众人愕然,心道这家伙是在耍宝呢,还是无聊得拿军爷开唰呢?他们也学那蛮牛歪着脑袋看着,看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中年军汉也满脸愕然的样子,他在军营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每天跟那些大头兵打交道,算得上阅人无数,看了这蛮汉半晌,没发现他有什么跟自己开玩笑的意思,犹豫了下,还是呐呐接口道:“这里么?陈阳!”

  “陈阳?”罗成虎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我就说什么阳来着,陈阳陈阳,果然是什么阳,看来我记性还不错,竟然记住了!”

  众人闻言有种吐血的冲动,什么阳?陈阳!这也叫记性不错,记住了?这蛮牛不光手臂粗,原来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既然这里是陈阳,那籍贯就记上陈阳吧,反正也就砍翻几个红毛鬼撒口气,之后走人,随便记个就成了——你这军头,你倒是快点,弄完以后赶紧上战场去,你这破烂地方,我可是不怎么想待!”

  “哪里来的野蛮人,把军营当成什么地方?”

  那小兵卒终于按捺不住了,突然怒目而喝。

  这军营里,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已经是个三年军龄的老兵,不过很可惜的,因为长得太过单薄,几次征调,都把他留下来守营,几年的老兵,却连一次战场也没上过。

  这几年,每次征召,他都跟在那中年军头后面,做一些记录造册的事,眼巴巴的看着每一次的新兵,上阵杀敌,而他却只能有一次次作为留守,说不羡慕是绝对的虚伪。

  他上不了战场,这军营自然就是他的战场,容不得有谁不当回事!

  似乎是为了显示他的军威气势,那登记的册子已经被甩到了一边,他挺直着不算厚实的身躯,一副初生牛犊的意味。

  初生牛犊不畏,即便你真是一头老虎,我却也不忤你!

  罗成虎微微有些发愣,过了半晌才醒悟这小兵竟是对着自己而言,不由瞪大了满是迷惑的眼睛,心道你这小鬼头,好端端的竟然一副跟我掐架的意思,算是挑战吗?

  他长得魁梧,而那小兵却也单薄得可怜,相差何止一倍两倍?他这一瞪眼,那情景看起来,就像是一头下山的猛虎,见到一只小猫咪,眼神里满是好奇。

  众人不由得吸了口气,想象着这蛮牛暴怒的样子,不期然的向那小兵投去怜悯的眼神。

  “这小兵也有意思!以后只怕还不定就真不比那头老虎差!”

  貌似路人的陆仁,又不知道从谁的后面钻了出来,冲许三挤了挤眼,满是感慨。

  许三也点了点头,这头蛮牛是大杀器,而这小兵只怕就是绣花针,大杀器自然是大杀四方,可绣花针扎起人来,那也是一扎一个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