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5:0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李小龙传
  4. 第三章 异世风情

第三章 异世风情

更新于:2018-03-16 14:47:04 字数:3464

  一天前,日本东京,空手道“合忍”道馆内。

  中田着一身白色练功服,神色凝重地面对一位戴金边眼镜的政府官员样的男人,听他说起这样的一件奇事:

  李小龙的寓所以及他经常出入的场所,都被日本政府间谍机构安装了窃听装置。

  其中一段他和师弟张学健的谈话引起了日本方面的注意,《龙脉九诀》中所描述未来通道打开的时间和地点,也尽被他们所掌握。

  无论是真是假,极善于投机钻营的中田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去看个究竟。

  所以,自百年前进入2078年的,除了李小龙,还有一个叫中田的居心叵测的人。

  且说李小龙,在进入时空通道后,强烈无比的白光淹没了他整个精神世界,无边的苍白和极度的漆黑原是同一概念,没有内容,只有空虚。

  而在这虚空中,渐渐有丝丝缕缕的内容出现,细节在渐渐地萌生后裹住了李小空的感觉。

  一种被缠绕的窒息的感觉写照在他灵魂中,细微的物质聚集、运化的过程正在极速地发生。

  五脏六腑、肌肤毛发如雨后春笋般呈现,直到一股强大的重力在足下凝重地产生,李小龙的视界里出现了一片夜空和大地,月光透过树林映入他初生的眼帘。

  这是一个新世界,莫非,这就是2078年的时空?

  “先生,打车吗?”随着一声轰隆坠地的声音,一辆蓝色流线型轿车,自上空落树林边缘的地面上。

  刚刚走出树林的李小龙镇定地接受了这陆空两用的出租车,向与他招手的出租车司机微笑了下,便轻松地跃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师傅,今天是2078年吧!”李小龙对自己的提问虽觉得有些冒昧,但他很急切,不能压抑自己探究的欲望。

  司机长相很奇怪,是个童颜鹤发的人,他斜睨了身边的乘客一眼,看他上身穿了对襟白色短衫,下身是条裤脚拖沓的黑裤,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脚上着了双方口布鞋。

  整个人就像是刚从土堆里挖出来的古尸。看来此人不是在玩儿cosplay便是有精神障碍了。便回道:

  “先生,您大概出门前忘记吃药了吧,不是78年能是哪一年?”

  对司机的调侃,李小龙忍不住笑道:

  “让你说中了,我出门之前还真的吃了药,但那只是一片止痛药。”

  听得此话,司机放慢车速,向李小龙正色问道:

  “先车,带足车钱没?要不,您自己下去溜达溜达?”

  “一九七三年的瑞士表,还是名人的,别说车费,买你这破车也够了!”

  司机看了看乘客“啪嗒”一声扔在挡风玻璃下的一块手表,看指针似乎在动。

  心想今天自己和这个特二的乘客必须有一个是冤大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按李小龙的要求向市区“人多”的地方驶去。

  跟据司机所提供的信息,李小龙知道他正身处一个叫亚盟的国家内,也叫做亚共体,其成员组成为历史上中、蒙、日、韩、朝五国。

  除亚盟外,实力第二的欧盟和美国共同组成了世界三大政治势力。联合国组织则凌驾于三大势力之上,成为平衡国际关系的中坚力量。

  司机把他扔在一个广场上,在李小龙向将要驶离的司机打招呼时,对方却忙不迭地关上车门,神色慌乱地加了油门,逃也似地急驰而去。

  这个世界正值七月流火的季节,广场上人头攒动。有在座椅上纳凉聊天的;也有小商小贩叫卖的;还有搭起台子做歌舞表演的……一片喧哗热闹的景象。

  既来之,则安之。

  他迈着和来来往往的路人一样悠闲的步子,在人群中徜徉。

  这个世界的人和百年前对比似乎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穿着比较怪异一些,对他这个冒然闯入的不速之客,似乎也没太留意,大概人们观念比较开放和多元化,对李小龙这种异装癖早已见怪不惊了。

  广场的中心是两只透明闪亮的和平鸽造型的雕塑,每隔一小段时间,这两只鸽子便幻化出无数只四散飞去,映亮了整个广场的空间。这也是广场上比较艺术化的照明方式。

  在这中心雕塑附近,还有一个造型怪异的人形塑像。

  这个塑像中的人的形像是正反两面的,面向东方的是汉白玉材质,而他的背部则是黑色。

  东向的一方是他举起双手微笑着拥抱天空的样子,而背面的他则是一副凶神恶煞表情,手里挥了把长刀,刀锋上隐隐有凝结的血滴。

  李小龙心想,这是个什么人物,似乎让世人又爱又恨。

  他走上前去,蹲下身来仔细阅读着雕像底坐上的说明文字。

  原来,这人叫埃布尔。是五十六年前诺贝尔特别奖获得者,他的研究成果被学术界称之为基因钥匙。

  “是他的这把钥匙打开了人类长寿之们,在短短的一年中,通过他所创立的“元恒”公司,整个人类的寿命值整整提升了一倍!但是……”

  李小龙看到东向的石碑上的文字只留下了省略号,便转到雕像的西面,寻找下文,果然不出所料,石碑上的叙述继续着:

  “埃布尔的公司极为成功,不几年时间,他聚拢了世界上近乎三成的财富。成为一个不可一世的人物。

  而财富的过度集中会出现两种结果,一是普惠众生,二是称霸全球。

  作为一个十足的野心家,他选择了后者。他与当时世界最强国联合,连年征战,试图统一全球。实现自己做全球统帅的野心。在他的目标几乎要得逞的时候,却神秘地消失了。

  据说他用自己的财力聚拢了全世界顶尖的科学家,制造出了达到亚光速的宇宙飞船,并疯狂地掠夺了全世界大部分的铀资源,用于支撑飞船所需的能量。

  然后,他携带着自己的亲信,逃离了地球。

  在他消失了数年之后,自太空中向地球各政治集团传送了信息:

  ‘地球即将毁灭,我出去避避风头,祝你们好运!’

  这几乎把各国元首都气得炸了肺。人们终于明白了他发动世界大战的真实目的不是称霸,而是用于掠夺全球资源,来实现他逃离地球的目的!

  这场战争也使全球的政治格局由多元化转为亚、欧、美三足鼎立,就如原中国三国时代。

  其余所谓的独立或是中立国,也或明或暗地成为这三大政治力量的附庸国。

  埃布尔是人类历史中的旷世奇才,他是天使,更是最卑鄙自私的罪恶的小人!”

  李小龙看后,不觉荡气回肠,原来在这一百年的历史中,人类历史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而埃布尔这种盗世歁人的超能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他抬头望了望埃布尔的雕像,见他四十来岁的样子,秃头。三角眼里透出灵狐般狡黠和玩世不恭的神情。他脸上的肌肉隆起且纠结着,嘴角略歪斜,一副很紧张的神经质的样子。

  正在入神间,忽觉身后一阵风袭来,李小龙不由侧跃躲闪,但身体却觉得很沉重,所以动作打了个折扣。

  “砰”地一下,一个球状物体砸在他背上,劲力十足,竟使他有些疼痛。

  李小龙内心纳闷,什么东西这么重,像铅球一样,自己初来乍到,没得罪谁啊?

  回身望去,只见一个约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接住在自己身上反弹回去的皮球,笑嘻嘻地望着李小龙。

  李小龙拍了拍背,迎上前去,笑问:

  “小姑娘,你几岁了。劲儿可真大!”

  “五岁了,小哥哥,没打疼你吧?”

  李小龙对这种称呼很不习惯,一个五岁的小姑娘竟然叫自己小哥,但转念一想明白了,在这个人人长寿的世界上,自己三十三岁的年纪,可能相当于百年前的十七八岁吧。

  这时,一对夫妻走了过来,女士抱起小姑娘责备说:

  “莲儿,别淘气。”又对李小龙说,“不要介意哦,她是要用球打埃布尔那个大坏蛋呢,没想到误打了好人。”

  李小龙大度地笑笑说:“没关系,正好舒筋活血。”

  等夫妻和小姑娘走后,李小龙试着跳了一下,身体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又试了几次后,最终得出了结论:

  现在的地球重力几乎增加了一倍,刚才小姑娘的皮球击向自己的力度至少有500公斤,并非她天赋神力,而是地球重力改变了人类的体质所致。

  看来,像自己这样百年前的武林高手,由于先天不足,在这个世界上,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普通武者了。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有些若有所失、忐忑不安。

  他自怀中掏出了《龙脉九诀》端详了一会儿,看着周围歌舞升平的影像,这个世界真的需要自己吗?

  他不由地怀疑起自己拯救世界的使命的真实性。深怕自己像古代的唐吉诃德一样,在太平盛世妄想着骑士之梦。

  但他已没有回头路,在百年前的世界他已成逝者。在这个时代,他还不能确定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命形态,在以后的人生中将在社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他曾是誉满天下的李小龙,武术宗师,影视巨星。而在这里,他只是一个迷茫孤单的流浪者,带着自己伟大的梦想,却被淹没在人群之中。

  正沉思中,一阵欢呼声吸引了李小龙的注意。

  只见稍远处有一个开阔的场地,其周围被人群围成一圈。场地内有刷刷的舞棍声传来。

  虽然相隔一断距离,但仅凭耳力和感觉,他就能判定,是有人在使双节棍!

  原来这个世界也有武术,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竟有人习练双节棍。

  这种兵器是自己在百年前于故纸堆中搜索出来,使它发扬光大的,否则它只能是古时候绊马腿的工具。

  热血重新在他体内激荡起来,他急急地冲过去,挤进围观的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