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20:23:0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独皇
  4. 始篇

始篇

更新于:2017-07-13 16:46:34 字数:3564

  泱泱华夏之热土,沧桑几经变数,滚滚五千载春秋,英雄几何沉浮。

  东汉末年时期朝廷政权明存实亡,此后的历史,鉴于传统,归于为三国时期。

  诗云:

  妄想登顶压群杰,

  信仰骄狂难作为。

  可恨今朝似蝼蚁,

  何时犹我独撑天。

  公元155年,年号永寿元年,这一年的司隶、冀州等地发生了饥荒,百姓竟人相而食。汉桓帝下诏令州郡赈济饥民,又令王侯官民有积谷者,都要拿出十公之三借给朝廷,以作赈济之用,同时,这一年力压一个时代群雄·豪杰的曹操诞生了。

  “生了;曹大人;孩子出来了;是、是个男孩”一道欢喜的声音从产闺中传出,到不难感受到那股如释重负。

  “啪”直在园外来回踱步尽半天时间的中年男子听得,焦急的面色似从未在之前出现过一般,只是那么一霎那间,满面笑容已是覆盖了之前种种,以此生难得再有的速度,推门而入产闺中。

  看得这一身锦衣青衫的男子,床榻上的女人,犹艰难的回以了一个微笑,眼光转视而向接生婆怀里的光身男婴。

  “来这抱;我的乖孩子;给父亲笑一个”显是难压抑住心中的兴奋,中年男子立马抱过这刚出生的男婴,满面红光的说道。

  “看你这样;孩子刚生下来;怎么笑得出;快夫君;抱来给我看看”此时虽是极度虚弱的时刻,但床榻上面貌姣好的女人可不会现在选择疲惫的睡去,出声道。

  中年男子听得夫人的话,将怀中的孩子小心翼翼给抱了过去,贴心的说道:“辛苦你了;夫人”

  慈爱的看了些时,女人向中年男子说道:“夫君;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我儿以后要做个能操持自己命运的人;再也不要像我和父亲哪样;看人脸色安活;名字就叫曹操吧!夫人你觉得如何。”

  “你起的名字当然好了;我只愿我们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活着便好。”

  “曹大人…”刚给曹操套好褓被的接生婆,开口插话道,这时候正是拿大钱的好时候,做它们这行,也是要学会察言观色的。

  “拿去;二百两银子”曹嵩从怀中掏出一个锦袋,耍手丢给对方,仿佛这锦袋中装的不是二百两银子,而是一些石头,想打发别人快走一样。

  “这、这;真是太感谢曹大人了。”

  不管对方装模作样,曹嵩看着怀中的男婴,眼光尽显柔和。

  寒来暑往间。曹操已是十三岁之龄,过刚开始记事那段时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此日

  “不学礼;无以言;不学诗;无以立”

  “哈哈哈;看看大哥;他还待在这屋头当书呆子呢!”随着此道声音,两位少年推门而入。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元让、妙才啊!;来;不必拘礼;这里坐”看得来人是只比自己小上一岁的夏侯惇和夏侯渊,曹操开怀的笑说道,右手虚引向身旁的凳子。

  互串门户间,三人相识的时间已是有七八年之久,早已是一根腰带三人都能同栓的情分。

  “大哥;可知我们此行来意”安然落坐后,面貌清秀的夏侯渊开口说道,嘴角已是微翘而起。

  “哟;妙才也开始给我卖起关子来了;是什么大好事;难道是哪又来了漂亮姑娘……”看得夏侯两兄弟的表情,貌似很得意的样子,曹操打趣说道。

  “停停;大哥;我还是给你直说了吧;明天我俩兄弟就要去拜天南山刀宗李彦为师了”看得弟弟夏侯渊脸颊泛红,夏侯惇打断曹操的话说道。

  “哈哈…”看得脸皮薄的夏侯渊笑了片刻,曹操正了正脸色,疑声问道:“那天南山刀宗是什么来头;好大的口气;刀圣;哼”

  “文道界我俩是不如你;但要说这武道这方面嘛!你就有些孤陋寡闻了;我给你解释解释”

  “现今咋们东汉王朝武道界最过盛名的人莫过于剑圣王越,朝廷方面称其为帝师的那人,大哥这你是知道的吧!”

  曹操点头,这王越他是知道的,在京城专教授朝廷将领剑法的武师,剑法之高超精妙,已是超凡入圣的境界,父亲曹嵩给他说过其亲眼见过。

  此人在树叶凋谢时将约有半百的落叶击得化成了尘灰,他可不会觉得这是空穴来风,父亲一向没有骗过他,何况就一个京城帝师的名头,盛名之下又岂能有虚士。

  “呼;嗯;好茶”夏侯惇端起青瓷茶杯小品了一口,看得好似很会品茶的人一般。

  不过看在一旁夏侯渊眼里,却是让他难得的轻笑了一下,这族兄,还装起文人高士来了。

  “继续说啊;你小子还想掉我胃口怎的”曹操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苦笑两声,夏侯惇也是习惯了曹操的火爆脾气,也对自己胃口,继续说道:“除剑圣外;站在武道顶峰的便有两人;一人是汝南枪神散人童渊;听说已经收了两名弟子为徒了;并放出言;以后不再收徒;另一个便是我俩兄弟的师傅;天南山刀宗李彦了;这是武道界公认的。”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说现在我们东汉王朝武功方面就是以这三人为尊了?”毕竟是少年心做崇,曹操发问说道。

  对于这时的他来说,听得刀宗、剑圣、枪神的名头心里当然也是充满了向往的,这年龄正是男儿热血满腔之时,很注重虚荣名头的。

  无可奈何的便是,他知道父亲是不会放他出去学武艺的,说破了天,也是耗无用之功,父亲想让他成为的是一位能济世的能臣,而不是一介武夫。

  毕竟东汉已是和平了近百余年了,西汉汉武帝时的骠骑将军霍去病、飞将军李广、大将军卫青,这些武将们马上取功名的时代已是有些不存在于这时代了。

  “据我所知;应该是这样的。”夏侯惇心里也是不太肯定的。

  “大哥;今日我和元让兄便要启程前往河北天南山那边;你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吧;至于伯父那边;你就说到我们夏侯府玩去了?”夏侯渊此时出声说道。

  “罢了;去了之后;说不定我的心就难已平复下去;无法安心读书了;眼不见心为静嘛。”

  “大哥可是忘了你的志向”夏侯渊追问道。

  旁边的夏侯惇虽然没有再说话,但眼睛却是如铜铃一般紧盯着曹操。

  这一去学习武艺,它们便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见到儿时最过要好的伙伴,内心也是难受居多的,之前被刀宗李彦所收之为弟子的心情也是暂抛之于脑后了。

  “志向、”曹操抬头望着屋梁,回想起当时十岁那年,立于孤峰之巅,受当时的景况所感染,于是气宇轩昂的对夏侯两兄弟说自己以后要得到封候,做个征西将军;死后墓碑上一定会刻个汉故征西将军曹候之墓的时候,当时记得自己还仰天长笑了会。

  “哈哈哈哈…”

  “大哥;你笑什么”夏侯惇忙声急问,不知大哥发哪门子风了。

  “妙才;帮我拿下笔来”曹操暂不回答对方的话,转头对夏侯渊说道。

  “好”尽管不知大哥此时是想干什么,写字?这时候写字干甚?尽管夏侯渊心里还在琢磨,但也是加快了脚步,将紫毫毛笔拿了过来。

  “啪”侧身风卷残云般写完十四字,随手将紫毫毛笔一甩,曹操骤然转身道:“走;一起去”

  “大哥!这”夏侯惇一时语噻。他被曹操转身后扑面而袭来的绝世豪气给生生震住了。

  “红尘艳梦我难留;

  百炼归来再人生”

  夏侯渊到是没有亲身体会到他族兄的感受,眼睛一直注视着曹操所写的字上,口中不住喃喃出声。

  “大哥;原来你也会写对联了。”夏侯惇返过神来,打趣说道。

  “大哥;这两句好大的意境之力啊!不知横批是什么?”夏侯渊被夏侯惇说的话,而先入为主了;误认成了对联,开口赞叹道。

  “妙才啊!元让不认识这个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能认不出来啊!”曹操有些无可奈何,带着有些恨铁不成刚的语气对夏侯渊说道。

  这俩傻小子,本来自己一时兴起才气焕发之下,写出了两句词,居然被认成了对联,真是那个叫什么啊?额,真是扫兴,没听过前朝代名人年轻时代立志的时候,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啊!大多都是赞叹啊,被意境感染而陶醉了,得,今日偏巧不巧,被他给撞上了,唉!

  “大哥;你私下给别人说也就罢了;咋呢!便可当没听见;可是你怎么就能在我还在的时候就说呢;这也太……”夏侯惇正说着。

  “啪”正是火气还没消的时候,曹操现在才懒得听夏侯惇再胡叨乱咂嘴,拉着夏侯惇夏侯渊便往外走,管夏侯惇的表情、夏侯渊的苦笑呢。

  走不多时,已是见到了父亲曹嵩在堂厅内饮茶,曹操迅速的变了脸色,面容含笑走上前去,夏侯兄弟紧跟其后。

  “父亲”

  “伯父”夏侯惇自认为客气的叫道,这也对,若是其它人,他连个正眼都不会瞧一下。

  “伯父;妙才来叨扰了。”面貌清秀的夏侯渊比较拘礼的说道。

  “额、元让妙才来了;不必拘礼;堂厅内随意找个位置坐上吧!”和蔼的对夏侯兄弟说完,曹嵩面色一板,对着曹操说道:“阿瞒;你又要上哪去!一天贪玩好耍不知学的;这次又要去几天”

  对于父亲口中连吐的两个右字,曹操嗤之以鼻,他不过一年才出去四至五次罢了,怎么能这么说呢。

  “父亲;我就是去元让那玩个把月”看得曹嵩嘴唇微起,欲要说话,曹操立马一鼓嘴将之说完“当然元让它们那是请了个教书先生听说很是博学多才孩儿想要过去学习学习你不是常说的吗事事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孩儿可是谨听严记了的”胡乱编个教书先生出来,曹操对于骗人这事,可是拿手之极,依他所料的话,父亲肯定会答应的。

  果然。曹嵩看得曹操目光如炬,很是坚定的样子,心想这孩子终于有了好学之心了,于是赞赏的点了头,笑着说道:“好吧;你只要是去学习的;为父绝不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