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3 14:32:2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囚界——我是美人
  4. 第一章 孩子们的游戏

第一章 孩子们的游戏

更新于:2017-11-03 12:21:25 字数:3431

字体: 字号:
  这是一个很坑爹的时代,有钱的人想吃什么吃什么,龙肝凤胆都只是下酒菜,没钱的人连菜叶子都没得捞一片!

  这里,强者如云,但是强者都堆成一片。

  ——因为他们大多彼此之间都有关系。

  财富永远聚集在一部分的人的手里,金子多到当成砖块砌走道。

  美丽的女人则是云朵,只为最有钱最有实力的人降落自己高高在上的身姿。

  很可惜,这一切,离我们的主角,都隔了十万八千米远。

  “臭乞丐。”一条宽敞的大道上,一群小孩围着小乞丐,指指点点。

  小乞丐面无表情,躬着腰,侧着身子,想要从小孩与小孩的缝隙中挤出去。衣着干净的小孩惧怕家里母亲的河东狮吼,纷纷避让,惟恐不及,深怕自己的衣服染上乞丐身上的脏东西。

  “你们这帮没胆的东西!”

  “嘭——”一个尖嘴猴腮的小男孩突然猛地踢了小乞丐一把,把小乞丐踢倒在地。

  围住小乞丐的小孩子们惊慌的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扎着两个马尾辫的女孩怯怯的说道:“阿妈说,小孩子不能打人······”

  “侯野,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其他小孩们都有同感的点点头。

  尖嘴猴腮的小男孩紧张的四处望了望,没有见到自己家阿妈的身影,心里断定自己家阿妈还在打麻将,不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不会路过这条路以后,胆气一壮。

  咽了一口唾沫,昂起自己那张尖尖的脸,环视其他小孩,大声的说道:“那是说的小孩!我侯野是谁?我已经是大人了!······小孩不能够做的事情,我当然能干!”

  “······”他这么说着,其他的小孩都有些懵了。

  “你怎么是大人了?你今年和我一样大呢!”一个鼻子上挂着一条鼻涕的小男孩不甘心的说道:“要是你是大人了,那我也是!”

  “······你?”侯野冷哼一声,几点鼻涕液从鼻孔里飞出来,混着口水沫掉在地上,跟雨点似的。

  “大宝!别说我欺负你!你要是也敢打这个臭乞丐!我就相信你也是大人!”

  “不是小孩!”

  被叫做大宝的男孩子吸了一下鼻涕,又拿袖子揩了一下鼻子,壮了壮胆,抬头挺胸的说道:“不敢的是小狗!”

  “你们敢不敢?”

  “阿妈······”马尾辫女孩还是有些犹豫,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侯野打断了,“你一个女人说什么说?”

  “我阿妈说我以后是要做侯爷的人!以后我娶媳妇都不娶你这样的,”双马尾辫的女孩怔住了,“我以后是要娶城主女儿的!”

  “所以你说的话不算数!”双马尾辫的女孩眼眶一红,噤了声。

  “······你阿妈说的?”阿宝有些疑惑,“你怎么就会变成侯爷呢?你现在也还只是和我们一样是个平民啊!”

  “哼,反正我阿妈说的,肯定不会骗我。”众人依旧围着小乞丐,除了双马尾辫的女孩,侯野和大宝,还有两个男孩子,围成一个圈圈不让小乞丐跑掉。

  就像捉蟋蟀用草笼子包住一样,小乞丐现在也无路可走了。

  “······”小乞丐看着众人渐渐围向他,嘴唇有些发白,春天里的小麻雀的叫声此刻像是催命的咒语,听得小乞丐呼吸困难。

  小乞丐今年和这些小孩子差不多的年纪,但是长期的营养不良使得他看起来比他们小好几岁。

  “我也是大人了!”大宝深吸一口气,猛地飞起一脚,踢在小乞丐的身上,小乞丐脸上一红,气血不正常的上涌,腰腹部的剧痛几乎让他把刚才吃下去的半个剩馒头吐出来。

  “唔······”小孩们被他的声音吓一跳。

  “会说话!”

  “他怎么会说话啊?”

  “会不会······踢死他啊······”

  “······”小孩们又犹豫了,但是侯野心想:这个小乞丐没爸没妈的,就算自己打了他,也不会被人告状,而被阿妈一顿收拾。便扯起喉咙,凶神恶煞的对其他孩子说道:“你们都踢!”

  “怕什么?”

  “踢了他的就是大人了!”

  春日初临,风还夹杂着几缕刺骨的寒意,垂柳抽出新枝,嫩黄色的柳牙看起来稚嫩无比,一只调皮的麻雀无聊啄了一下,柳牙表面就破开了一个口子,流出了滑溜溜的汁液。

  在“变成大人”的诱惑,和侯野的监督下,每个小孩都踢了小乞丐一脚,然后飞快地跑开了。

  道路两旁的店家门口有人坐着晒太阳,喝茶水,看见小孩们的行为,也只是当作是恶作剧,笑笑就忘了。

  ——一个小乞丐而已,有什么关系。

  “······”小乞丐头贴着地面,灰尘飞起来,扑到他的脸上,让他想起了以前路过做包子的店,做包子的老妈子搓面团的时候,扬起粉末,雪似的,那么白的粉末掉在了地上,晕开一个白色的圈,以灶台为中心往外扩散。

  “这个应该很好吃,就是让我舔一口也好。”当时他看着那块地面,这么想着。

  今天,他可能被打昏了头,也有可能是因为最近三天就吃了半个馊了的包子,实在是太饿了······他就有些艰难的伸出舌头,向着地面舔了一口。

  味道很不好。

  有昨天路过的猪拉完屎以后,没被铲干净的屎的味道,还有城外的黑土的味道,还有上过茅坑的鞋底的味道······

  当时他就吐了。

  吐得一抽一抽的,像是患了麻风的病人,吓得一旁不远处坐着的古玩店老板赶紧拉响了店里的铜铃,叫来店里的年轻帮手去叫衙役过来,“处理”小乞丐。

  ——麻风可是会传染的!

  “呕——呕——”小乞丐打飞肠道不停地蠕动,一开始是空呕,吐出来的都是刚才饿极的时候,增加饱腹感而吞下去的冷空气。

  然后是那半个嚼得碎碎的包子。

  他一直吐,身上被踢得伤口隐隐作痛,他的心也隐隐作痛:都吐完了,他还不得饿死?!

  一边想着,他想捂住嘴,停止着要命的呕吐,可是他只是徒劳,食道一个剧烈蠕动,他就吐了自己一手。

  “呕——”一个衙役赶到了,带着白色的棉布做的口罩,仔细的绕着小乞丐转了好几个圈,就直接去了古玩店店里,年轻的帮手也赶紧跟了上去。

  小乞丐把馒头吐完了,就开始吐胃液,黄黄的,像极了狗尿。

  “走!”衙役突然把小乞丐拎了起来,虽说是嫌弃的拎的远远的,但是他的眉目里有藏不住的得意的笑。

  领着这个没病的小乞丐,怀里揣着老板给的“辛苦费”,一路快走,直接除了城门,往乱葬岗那里走去。

  “小子,我对你可是真的好了。”衙役笑眯眯的说道,“换成是别人,早就把你扔到山上喂狗了,我对你多好,”他挥动另一只手,指向四方,掠过那些白花花的乱七八糟的骨头,和裸·露·的暗黄色土地,有几根长得异常高耸的杂草,鬼爪似的,张扬无比的向着天空挥舞,最后手指停在一个比较高的土坡上,说道:“你就呆在那里,不要乱动。”

  “这里的秃鹫特别多,也常常有你这样的家伙死在这里,你很快就可以解脱了。”

  说罢,他低头看向小乞丐,那种眼神,绝对不是看向一个“人”的眼神,更像是——看着一条狗。

  或者是路上的一只鸟,亦或者是茅坑外面的那一坨屎。

  “你······为什么要···杀我···?”小乞丐艰难的发问。

  “咦?你竟然会讲话?”衙役有些吃惊,但是并不打算因为这点小事改变心意,他无奈的一摆手,像是早上走出家门,扔垃圾一般的手势,直接就把小乞丐扔在了土坡上,“咚”的一声,扬起许多灰尘。

  小乞丐呼吸一紧,随后就是剧烈的咳嗽,回光返照一样的咳,嘴角还没擦干净的唾液混着泥,结成了硬硬的土块。

  看起来又脏又恶心,弱小的和一条虫子似的。

  “你说我杀你?”衙役笑了,取出一块帕子,仔仔细细的擦手,从手掌心到指甲,都擦了一遍,又把帕子随意的扔在地上,“你算什么东西?”

  “嗯?”

  “你以为你是人么?我杀你?我顶多就是放了一条狗!”

  “你这种家伙,活着只会加大其他公民的负担,让我们这些执法人员百般苦恼。”

  “给你吃的穿的救济你吧,你说不定就和哪里的女乞丐生出小乞丐来了,然后一大家子蛀虫一样的把我们拖累死。”

  “不给你们施舍吧,你们稍微有点力气就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搞得我们不胜其烦。”

  “所以说,”

  “你们这些家伙死了最干净。”

  “这是城主的命令,从上个月开始执行,如果不出意料,”

  “你还会有人陪。”衙役转身离去,干净的青布厚底鞋踩在暗黄的地面上,显得格格不入,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东西。

  “不过应该也不多了,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在你之前已经都喂了狗······”

  衙役头也没回的离开了,洪亮的声音却没有离开,好像还在他的耳边徘徊一样,震得他两耳发聩,头重的像是装了一块铁,眼睛也满是酸胀的感觉,又饿又累又渴,胃里什么也没有的空荡感像是一把刀,扯着他的喉咙一阵阵发痒,刚才被小孩踢的疼痛又让他无法昏迷过去,疼痛在这种时候,竟然也像是一种异样的满足,带着一种还存活着的幸福感,懒懒的天空,看起来很是干净,又,很是好吃的样子。

  那边的乌鸦,还有偶尔略过的燕子,那些叽叽咂咂的麻雀······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