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3: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萧之圣魂
  4. 第二章:回到京城

第二章:回到京城

更新于:2018-03-18 08:44:24 字数:2287

  妇人的身体本来就虚弱,经过太阳的照射和路途的劳累,终于撑不了了,晕倒过去。萧莫喊了几声,见母亲没有反映,只能抱起妇人继续走。作为公子时的萧莫也不是很胖,但起码有些肌肉,但三个月下来,吃没吃好,穿没穿好,现在的他都皮包骨头了,走了几步后,也快吃不消了。

  萧莫想自己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是办法,得快点找个地方安定下来。虽然他非常晓得现在去城里无非是自投罗网,但如果不去城里的话,乡下根本就没有大夫可以治好母亲的病,只好抱着侥幸的心理来到城中。

  城中确实比荒郊野外的乡村热闹了许多,即使在这种太阳当头照,走上一会儿就会汗流满面的日子里,也还是会有很多出来凑凑热闹,逛街买买东西的人。

  萧莫在他进城的时候,看到了城外贴着自己与母亲的画像。所以他不敢在街上多做停留,要是被认出来就不好了,现在他只能迅速找着医馆,希望有个躲避之地才好。

  将军骑着骏马,伴随着马蹄声从路边掠过,萧莫反映也算快,背着母亲躲进了人群当众。但是就算人群再密集,背着一个老妇人的青年这样的形象还是显得较为惹眼。将军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萧莫此时低着头,不敢正视人家。

  将军的心里暗暗想到:这个青年男子为什么会背着老妇人,并且头还低的那么低,莫非?

  “你,抬起头来给我瞧瞧。”将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开始有些怀疑,骑着马又返回到了萧莫身边,他想宁愿错杀一百,也不能放过一个。

  萧莫知道如果不抬头,那就是承认自己心虚了,所以还不如拼死一搏了,有可能三个月过去了,自己的长相也变了呢。安慰了自己之后,慢吞吞地抬起了头,同时眼睛也一直闪烁着,他不想让将军看清他眼里的慌张。不过眼睛的闪烁,似乎更容易让人怀疑啊。

  将军看到男子抬起头之后的真容,差点吓到摔下马,不过那实在太丢人了,身为将军的他很快镇住了神色,虽然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毕竟他瞧见的是一个满脸雀斑,黑痣长了一大堆的男子。

  就算将军用用脚趾想想都知道这不可能是自己要抓的人,手一挥,说道:“你继续低着头吧,吓到人就不好了。”然后骑着马带着队伍离开了。

  萧莫听了他的话以后,心里感到莫名其妙与怒火三丈。他觉得自己容貌就算真的有了变化,也应该不至于会吓到人吧,那人难道眼睛长到屁眼上去了啊。

  当然,这话只是心里说说解解气而已,他还不至于胆大到不要命了。

  将军走了以后,人群也很自然的散开了,萧莫不相信自己的相貌难看到了会吓到人的程度,然后走到河边照了照,还真的是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呢!水中的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人是鬼了,要不是萧莫做什么他也做什么,萧莫都以为见到水鬼了呢。

  当然他也没那么笨,怀疑自己真的变丑了。脸上的那些东西还真的要谢谢房主了。房主每天要他干农活,衣服上当然会沾上很多脏东西,加上大热天汗水不断的流,他又一擦一擦的,不脏才怪呢。不过这些东西让他的容貌虽然丑了一些,但是却成了很好的伪装工具,这样他就不用想着去哪里买人*皮面具了。

  萧莫继续往前走着,寻找着医馆,突然看到一家还算比较大的医馆,牌子上写着妙手回春,还挺诗意的嘛。之所以来大医馆是因为他觉得这种医馆的大夫不会垃圾到哪里去,治愈母亲病的希望也就大一点。

  他毫不犹豫地跨进了里面,看到医馆里面的人稀稀疏疏的,不过一般都是来配药的,带着病人来的除了他还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萧莫看到正在配药的大夫后,背着母亲走了过去,不顾身边排队的人,走上前问道:“大夫,帮我母亲看看她的病行吗?”配药的一些人素质都还不错,看见长相丑陋的青年背着老妇人,不但不嫌弃,还同情的纷纷让了开来。

  “可以啊,不过得先交银子。”回答的不是大夫,而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正躺在一边的太椅上,还将双腿放在茶几上一抖一抖的,非常没有品德,而且长相还很对不起大家,猪一样的鼻子使人看到就会感到恶心。

  萧莫瞥了他一眼,以为他在捣乱,没有多在意,将视线继续转向大夫,神情期盼的说着:“大夫,我现在身上没钱,但是我可以给你打工,无论多苦,只要能治好母亲。”

  大夫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道:“那个,他才是我们医馆的老板,我只是一个大夫,做不了主,你得问他。”说完,继续给排队的人配起药来。

  萧莫听了以后,心里想这下糟了。但还是庄重地看向那位老板,说道:“老板,刚刚我的话你也听到了吧,我希望你能行行好,救救我母亲,她真的得了很严重的病。”说着说着神色便激动起来,眼睛也红了一圈,似乎要讨取同情,但其实他真的很紧张。

  “呵,刚刚对我那么不屑,现在倒求起我来了,有本事的话再白我一眼啊!”他挺挺自己的猪鼻子,嚣张地说着。这位老板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欺负人,现下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能放过了,非要整死对方不可。

  萧莫听了这话,便知道刚刚的举动惹恼了他,暗暗责骂自己做事不经脑袋思考。并且还提醒自己得随时记住已经不再是公子了,很多方面需要改正,如果再那样下去,不知道还会惹上多少麻烦。

  不过他自责归自责,脸上依旧没有露出慌张的样子来,神色也比起刚刚的激动好了许多,眼睛里的泪水抿了回去,略带真诚地说:“老板,刚才的举动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向您道歉。但是您也看在老母身受重病的份上就原谅我吧。”

  老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萧莫这个样子不顺眼。语气也变得强烈起来:“没有钱免谈,送客。”话语一响,老板身边的人就作势要上前来将萧莫赶出去,他们的体形各个人高马大的,萧莫又不会武功,铁定要被欺负了。

  “等下。”在萧莫和走狗正要‘决斗’时,门口响起一个声音,走进来一个气质非凡的男子。近看可知他身高八尺有余,一袭白衣配上白扇更显不染世俗尘埃的洒脱,如玉的面孔恐怕只要是女子见了都会脸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