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1-25 20:09:1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鲛人珠
  4. 第三章 第一幕 (2)

第三章 第一幕 (2)

更新于:2016-08-11 23:38:28 字数:2740

字体: 字号:
  “你说这道长准备来驱邪的?“我装作一副学生好奇的模样,不过这年代的学生却是不信这种玩意。很多时候他们的新潮都是恨不得将这些马褂大衣给全部扔进历史的废墟,而且还可以顺便美其名曰文明。

  倒是没见西洋人把自个的耶稣给扔进垃圾堆,我这种背画板倒是算中规中矩,新式少年都是头发油光,穿着西服皮鞋,手上再摇着自行车。前几年还能算是洋鬼子,这几年可真是弄潮儿。

  想着我自己也是走题了,人嘛,不能太三心二意,便把眼神转了回来。

  保安团队长估摸着也知道咱们这些读书人的性子,所以根本也没有给道人多做介绍,闷下声来赶路。我确实也和他们相识还不到一天,准的来说就算是陌生人而已,所以也是耐着性子跟着这道人来到做法的到场,王家大院。

  天太黑了,就像永远盼不到白天的极夜。山风都是刮的呼呼的就是没下一点雨,最终我还是没有听人偶的话,进入了这场诡异的诅咒,毕竟天色还是昨天的光景,白天村子里可是个人都没有。到底我还是有拯救世界的念想?想想现在的我肯定没有这么伟大。

  ”小女孩救起来了吗?“我想起了昨天诅咒开始的那件事,那个跟在田大哥身后的年轻道士点了点头.一副挺庆幸的模样。

  “真亏发现的早,我下去时,小女孩嗓子都差不多哭哑了。”这位保安队长对自己亲力亲为很有几分自豪,“都乡里乡亲的也算出了一份力,刚好我妹子也一起过来了,那女孩一见到她就不哭了,现在在我家里也睡着安稳。”

  “是啊,还真算幸运,要知道这事按我师傅来说可算是凶煞归家。”那道士也是心有余悸,手上拽着一只大公鸡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背上背着符箓和一些檀香倒也算品相不错,“这凶煞一般来说,越是血亲就越死的快,也不知道这小女孩怎么福大命大。”

  凶煞?我也是稍微有点糊涂,毕竟和我认知没有任何相似。这道长撞进了诅咒倒是被这亡魂牵着鼻子走,可就是先把对象给认错了。这玩意可比凶煞要厉害的的多,在厉害的凶煞最多也就是人被杀了之后就解脱了,然而只有诅咒才能将这些人给全部困进幻境然后慢慢折磨。

  “到底是哪来的凶煞?”我也算是心思细腻,没有否认这道长师父的认知。但是这一问反而显得我不谙世事,毕竟人都有禁忌,从来不谈神鬼之事,以免惹祸上身。

  想想还是闭了嘴,可是我闭了嘴却没料到这小道士可是个热心人。也难说,这修道之人,青灯火烛的倒是苦寒,年轻人嘛总是憋不住那把旺火。

  '凶煞归家指的是外头死了人,没有招魂,本来也大多数迷失在外当个孤魂野鬼,享不到这香烛纸钱的福。但有些执念深的,也能找到家,按理来说这算撞大运,自个归魂了。

  可是这家人,很有趣,这死鬼的老婆改嫁王家都差不多五年了,三年前他弟弟早就搬到县里去住了,五年后他才回来换而言之现在的他还是找不到家,只能在之前的自个住的房子外打转。这人啊,逼着逼着就疯了,鬼逼着逼着就成煞了,成煞了就要杀人,这杀人也是按着亲疏来算,这小女孩算是她最血亲的,按理来说也是第一个动手。“

  ”按道长的意思这是个没成气候的凶煞啊。“我倒也是热呵热呵的恭维起来,”那道长您可是去驱煞?“

  这小道士点了点头:”今天才吃晚饭,这王家就遣了侄子找到咱道观里了,师父倒也是瞧着事儿急,啥东西都没带就连忙赶到这来,这不?差遣了我找了这么多东西就为了今晚的做法。

  “今晚做法,事这么急?”田大哥倒也算疑惑,毕竟很多时候法事都是在正午,就连出殡都要过午时。“

  “你要知道阳气最旺的时候是正午,那时候便是阴气刚生的时候,阴气最盛的时候便是午夜子时,那时候阳气刚盛。”卖弄了下自己的道学后小道士还瞧了眼手腕上的西洋表,“我还是赶快进去了,快到时辰了。”

  他倒是个人来疯,这穿戴也挺新潮,要知道省城戴表的都找不到几个。等他钻进了院子,只剩下我和老田面面相觑,想想到现在还没认识这位保安队长,我也是不好意思:”请问大哥贵姓?“这一问倒是惹得这汉子横了我一眼,本来亲亲热热的好哥两倒也算尴尬,到现在才想起问这请我吃饭的主人名字,我倒也算是迟钝到家了。

  进门的那道长驱鬼之术是道家,曾经我也略有涉猎。便在篱笆边上找了个安稳的角落蹲在一边慢慢的欣赏,这老田想不到也是个好事之人,就蹲在我边上顺便递给我一点农家炒的鱼干。

  “这事儿好看,要知道这道长上次做法还是十五年前,咱乡下人姓田,田浔,民国三年生,你喊我一声大哥不吃亏!“

  当然不吃亏,那他妹妹就应该叫什么?我到还有心思想这个还真是不知死活。

  按道家来讲这世间分阴阳五行,这煞也无法超脱其中,凶煞偏阴,要除去凶煞第一步便是卸阴。

  而卸阴的法子就是借阳,童子尿算是一例,眉中血倒也算一例。而这道人想借的阳气是阴气最盛的时候初生的阳气,也算有几分见识和道行,因为这时候的阳火虽小却是烧的最旺的,毕竟这可算是火种,如果操控烧掉整个诅咒的世界也是有可能的。

  可惜这道人注定是要失败,他再有道行业别想在这地方借到阳气,因为现在根本就不是午夜子时,都不知道大白天多久了,如果阵法招入阴火的话那就玩大发了,毕竟这招来的阴火可是会催动诅咒,使得诅咒发生更大异变,真要出这种事我要逃出来估计都要脱一层皮。

  ”你倒是一点不怕啊?“人偶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才回过神来,借着我的眼睛他也是上下瞧了个遍,他有着我的记忆或许能看出什么端倪,我也是有几分期盼,可惜人偶最终还是没有做声。

  看样子是我鲁莽了,这活并没有这么容易善了。还正应了村外呆的时候人偶开始问我的话。

  ”你知道将会有悲剧发生的,你会阻止吗?“

  我应该不会阻止吧,我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好奇或者是因为有几分赌性才会莽撞的闯进来。然而事情去没有考虑清楚,一旦人进入了诅咒就必须按着诅咒的规则来生活,因为没有找到诅咒的漏洞贸然的行动必定会因为违反游戏规则而死的很惨很惨。

  这是一场有鬼参加的游戏,而我们能做的就是躲避或者找出鬼的藏身之处。小道人倒也说过这诅咒算归家的凶煞,那么这鬼煞一路归来鬼气必定有所损耗,必定需要补充鬼气。

  因为只有补充完鬼气才能够形成诅咒,然而现在这院子最好藏阴的地方便是家家都有的水井,我越过篱笆倒是见到那道长的架势。

  确实他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都认为鬼煞的源头来自于这口水井。看他脸黑黑的,舞着桃木剑的架势像极了锄地耕田的老农的,姿势虽然不雅但是道行还是挺高的,毕竟脚下所摆的是正宗的道家聚阳阵。

  我倒也算是好整以暇的欣赏着这位老农的道术,却是没出我所料最后还是乱事了,毕竟时辰错了,这阵法失败是早晚的事情。只在木剑掉落的瞬间,贴在院子里所有的符咒都噼里啪啦的燃成了灰烬,这道人最终还是没支撑下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小道人也是惊慌,连忙将他师父扶起来,用手抚着老人后背让他顺气。这阵法反噬很强,良久这老人才睁开了眼:“你们快走吧,都去县里去,这凶煞已经成了气候,再不走就要屠村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