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55:3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鲛人珠
  4. 第二章 第一幕(1)

第二章 第一幕(1)

更新于:2018-03-16 13:43:55 字数:2365

字体: 字号:
  ”我听我妹妹说你来这里的时候被人劫了道?“这位保安团的队长也是没忘记缘由,将空碗放下后倒是一脸的疑惑。盯着我到让我有点心虚,毕竟过县城的时候也听说过儿的商道算是最太平的,已经有好多年没出过客商被害的事了。

  道是一句谎话要用很多句谎话来圆,我仔细的想了想,只好一脸苦相的自嘲,”过细水涧的时候的时候,一时小解,回来之后就发现货被别人给挑走了。“

  所谓大事是劫杀,小事则是偷摸,我衡量了下轻重,决定避重就轻将此事给遮掩过去,毕竟人家这么的热情的把我当作客人,我再有所无理就有点不讲道理。

  ”那还真是不小心。“田大哥面上稍稍点难堪,毕竟小偷小摸的要找出来,可比找劫匪要难得多,而且这事情的严重性也低了许多。倒是我不好意思了,却也是打算岔开话题。

  ”我丢失的也只是一些宣纸,一个画架和一些颜料罢了,值不了几个钱。下次回省城在补些就是。“

  货郎背的扁担里竟然没有山货这也是不合常理,这田大哥却也是见过世面。

  “你是学生?”毕竟画架一类的西洋品会出现在这地方,除了野游的学生找不到其他人。我也是准备端着着这个身份,之前倒也算入省师范,有一份学生证明,便也是顺手拿了出来。

  深秋慢慢的快沉入黑暗,女孩却是端着蜡烛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读书人,这也是个蛮稀少的职业。

  听到她哥的话,女孩脸上似乎有了一点拘谨。她的影子倒映在墙上倒是有点瘦削的虚幻,像是舞动的爪子一样。没合拢的窗户突然吹进来一阵疾风,将蜡烛的光影给哗的吹灭。

  “呀!”女孩子好像不小心被蜡油烫到,似乎没有拿稳,蜡烛掉到了地上,黑夜中倒也是有几分夜光,我立马开始戒备,门却吱呀的被拉开,仅仅只是一场虚惊。

  “王家出事了?”进来的是个人,他也是没注意到我这个客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气对着保安队长说道,“王家的大女儿摔到了井里,大伙都在帮忙救人,可是绳索不够!”

  “大女儿?’田大哥似乎有那么几分懵然,可是救人要紧,他迟疑了片刻便立马站起来,跑去后屋取出一卷麻绳直接背在背后匆匆的赶了出去。

  这男人倒是不怕我和他妹妹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出什么事,我还是真像老好人。可惜危险并不只来源于我,这世间最大的恐惧便是未知,风声中能够闻出点腥臭,那是腐烂到极致的味道。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女孩终于摸到了蜡烛,点开来,却也是一片蒙蒙的。

  到底是吊脚楼,坐西向东。呆着的地方是堂屋,从外面隐约能看到点点亮光,更远的地方模糊成了一片。

  ”学生啊,省师范学美术的。“我答过之后却是准备下楼去王家看看,到底是直觉,我觉得王家很有可能是这场祸事的源头。却是不经意,一阵冷风从窗外呼来,迎头浇的我有点透心凉。

  呜呜呜的风声像是小孩的呜咽一样,时断时停,山风邪,山里的人在往常这时候倒也算会紧闭门户,毕竟这是雨水要来的先兆。快入冬的时节,这儿常常会有冻雨,一下起来就会冷得很,所谓落水成冰,这水洒在身上绝对会认为自个像个傻瓜。

  似乎少女还问了我什么,我却并没有仔细的听清楚,转过身去,差点骇然。我到底还是多管了闲事,从口袋中取出一卷鲛绡慢慢的沿着少女眉眼擦下去。

  少女却有点羞恼,脸红红的,却也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倒是我毛手毛脚的好像冒犯了姑娘。这是煞气,诅咒开始的预兆,我机警从模糊的影子中看到少女的影子下面还有一副重影,张牙舞爪的慢慢要和少女的影子重叠。我倒是多事,慢慢沿着鲛绡慢慢的将重影抹去。

  回过神却是发现自己的手放在人家大姑娘脸上,擦完之后手拿开也不是,接着画也不是,有那么几分尴尬。

  ”你脸上有点蜡。“我也是不好意思去找个借口,女孩子瞪了我一眼却也没说话,手上的鲛绡却是慢慢袭来一阵幽香。

  两人静静的坐在堂屋,听着山风,听着秋雨淋漓,都是默不作声。我也是稍微懊恼之前的唐突,把打开的鲛绡慢慢的折卷重新放入口袋。

  少女顾盼之间,明眸善睐,欲言又止。我也不好解释,总不可能第一次见面就说关心爱护什么的,那么太失稳重了。却是鬼影幢幢,诡异横生,窗外的明火一下子全灭掉了,反而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丹丹,开下门。”传来的是田大哥的声音,然而看这模样却不像活人,我刚想起身阻止,却是两眼猛然一黑。到底这具身体我并不是唯一的主人,在这个封印中,人偶会代替我去做一些事情。

  “你不该和诅咒有瓜葛的,一旦陷入诅咒,你也只能找到诅咒的开始才能脱困。”我睁开眼睛后已经是白天,倒是自然醒却还是有几分疲惫,人偶的话我还是听不进去,虽然人偶是另外一个我,但是我并不喜欢按他的意思去生活。

  屋内倒是空无一人,太阳照进来有点懒洋洋。起身之后却是看到堂屋的桌椅都没人收拾,乱糟糟的还像是昨天的架势。看样子人偶操纵了我的身子也让鬼物认为我是死物却没将我拉进诅咒,少女还是将鬼物迎进了屋子于是自己也陷了进去。

  这个村子里的人都要死绝吗?我扶着干栏一脚从台阶上跳下去,山里的小屋并不高,所以不耐烦的我却也不想拾阶而下。下了一个晚上的秋雨地上倒是湿漉漉的,踩下去鞋子黏着土终究有点难看。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所谓珠,指的便是鲛人泣珠。刚好我还是留了一盒珍珠,品质恰恰也是上好,在这里布阵倒是能将这个村子彻底的隐藏起来。

  我不干涉诅咒的杀戮,因为死寂才是最好的安眠之所。每过百年我就要长眠一次,算了下上次长眠的时间,到底还差了十年的光景。

  古墓是最好的长眠之所,然而我并不喜欢,毕竟海市蜃楼才是海族最喜欢用的手法。我在吊脚楼下安放了一颗珍珠后,到底还是将珍珠重新纳入盒内。

  “你真的打算解开这个诅咒吗?“人偶似乎有点悲伤,这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我终究还是不知道。

  越是靠近村子中央,死气也越浓厚,即使是不小心踩到泥水都能看到裤脚上的血泥的鲜红。秋雨果然萧瑟,肩膀却是有人猛地拍了下我。

  ”你怎么来了?“田大哥倒是一脸的诧异,他后面跟着一个道士也是满脸肃然。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