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50:5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海中花
  4. 第二章 接引

第二章 接引

更新于:2018-03-15 21:06:48 字数:2149

  这是一方神奇的世界,凡人可以修行,不借用其他物品可以飞翔于天际,与古中国中的世界极其相似。

  而且,对于李痕几人的到来,这里的人并不感到奇怪。

  “人族是百族中最为弱小的种族,先祖很早以前就在其他星域布下了传送阵法。为的就是接引有天赋的人族天才,从而补全种族上的差距。”

  李痕醒来不久,一名白衣青年出现在木屋中,缥缈的气息扑面而来,出尘的气质不染一丝尘埃。

  “想我们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李痕非常吃惊,难道这就是世界上常常有人莫名失踪的真正原因不成?

  “不错,传送阵法千年启动一次,只有真正有天赋的人才能传送中幸存下来,其他的失败者将会打入轮回回到原来的世界。”白衣青年耐心解释,并没有因为修仙者的身份而看轻李痕四人。

  “哦买噶,难怪这样的失踪连欧盟都无法解释,原来失败者都进入到了耶稣的怀抱。”泰龙也震惊了,这里面的信息太过庞大,几人一时还难以消化。

  “传送结束后,各门各派都将接引适合自己门派的天才回归本门,我是你的接引者!”白衣青年对李痕道。

  李痕吃惊,难怪白衣青年对自己很是亲近,自己所问的都一一详解,竟然是自己的接引者。

  “不知我将前往何处?”

  对于用一生冒险的旅行者来说,接引者所说,对李痕来说并不是自己想要归宿。门派,一听就充满了约束性。一只翱翔的鱼鹰,最怕就是有朝一日被‘抓捕’。

  “我们不会强迫尔等,若不愿随我们而去,尔等可选择平凡的生活。”白衣青年听出李痕话中的意思,却并没有强硬的态度,反倒比四人还自然,说明几人可以如凡人一般平凡度过一生,没人会强迫他们。

  “岁月匆匆眨眼而逝,凡人的寿命不过双甲而已,如果你实在不愿,我也不会勉强。”

  “我能与你而去吗?”泰龙思量片刻,抬头望向对方。

  然而,白衣青年却摇了摇头:“尔的道,非此道!”

  传送而来的人不止李痕四人,白衣青年此来只为李痕一人,言明只为接引李痕一人而来。

  “不过,尔等不会担心,百族门派万千,道法万千,尔等自稍慢等便是。”

  李痕心中更加震惊,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听青年话中的意思,这里不止有人族,还有其他种族。而且,李痕心里明白,他话中的百族,不是地球上已肤色化分的种族。

  而且,自己并不是唯一的传送者,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百族只选对应自己种族天赋的传送者,其他的传送者他们不会带走,也不会加害。

  这样的世界让人吃惊,传送阵千年开启一次,说明传送者虽然不是唯一,却也很是稀少。

  “我们可以商议一下吗?”李痕四人相视一眼,大家都是冒险者,然而这一次却要一起商议才能最下决定。

  “可以。”白衣青年点头,而后走出木屋。

  木屋位于一座高山之巅,这是一个独立的院落。传送阵就是院中的槐树之下,青年出去之后,木屋中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从外面探听不到一丝屋中的声响。

  “我决定选择一个门派加入,我很向往他口中所说的世界。”泰龙第一个表态,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不错,这样我才能去更多难以想象的地方冒险!”麦克也有这样的想法。

  “我……我也是这样认为……只有……只有成为修仙者,我……才能……见到上帝!”杰森眼中第一次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李痕眼中却出现了迷惘,这样的一个世界让人着迷,可同样让人心颤,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其中绝对还有其他难以说明的状况。

  未知的事物令人着迷而向往,同样让人望而生畏。

  最终,李痕拒绝了白衣青年,“我还要在考虑考虑!”

  白衣青年眼中有了失落,不过一切还在预料之中,走前对李痕留下了最后的忠告:“如果,你要选择,最后选择‘蜀山’。”

  “好,我记下了!”

  如同白衣青年所说,接引者并不止他一位,在他走后半个小时,另一位接引者来临。

  这是一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下的人,看不清面貌,就连声音都充满了神秘感,。

  “你可愿跟我走?”黑袍人走进木屋,就对杰森开口。

  李痕本以为杰森就算要跟对方走,也会开口询问一些信息,哪知杰森只是点了点头,就起身随对方出走了木屋。

  “放心吧,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虽然很意外,可杰森回头之时,李痕还是很肯定的向他握拳,让他加油。

  半个小时后,泰龙被一位壮硕的大汉带走,又过了半个小时,麦克也跟着一会头有独角的中年人离去。

  “希望,在生命的路途中,我们还能相会!”

  独坐在床上,李痕扫视一圈空荡荡的木屋,心中第一次竟然产生了一丝孤独感。

  半个时辰后,另一位接引者出现在木屋中。

  白袍猎猎,背负古剑,黑发如墨,一张俊俏的脸颊上剑眉横张,冷冽的气质让人望而生畏,当笑容出现时,却又感觉沐浴春风。

  “可惜,可惜!”

  来人一见床上的李痕,边摇了摇头,好似失去了很贵重的东西一般:“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身怀‘剑胆’之人,却出现溃散之象。”

  “剑胆?溃散?”随着中年人的话语,李痕心中的那一丝孤独感,竟然消散了。

  “咦?”中年人剑眉一竖,气质在变,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利剑,悬于李痕头顶而不斩下:“我乃蜀山剑修,尔可愿随我走?”

  李痕心中一凜,那一抹孤独感消散一空,下意识点头:“我……愿意。”

  “好,天生‘剑胆’虽然脆弱不堪,随时都有消散可能,但只要入我蜀山,定能大放异彩。”白衣中年身上的气势消散开去,满意的朝李痕点点头,道:“不错,这次千年才俊竟然我接引道身怀‘剑胆’之人,当我人族大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