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20 19:52:2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鬼语江湖
  4. 第九章 暗夜乌鸦遇夜莺

第九章 暗夜乌鸦遇夜莺

更新于:2010-09-09 08:46:58 字数:2541

  过的二更后,我换上夜行衣,朝城东摸去。准备夜探陈家府。

  放开腿脚,我把鬼影莲花步施展到了极点,就像是一道鬼影一样,迅疾,又有点飘忽之感。如果这时要是有人出来方便,抬头望到天上一道夜影飘过,明天稳去找神婆或去寺庙烧香去。如果是普通人,在这夜色里,我又穿着夜行衣,其实连影子也不会感觉的到的。这不是我的自负,这是我的实力。

  一炷香的功夫,我就穿过整个夜城,来到了城东大街。越过了几家大院后,才找到在街尾的陈府,我绕到陈府后院墙,墙边有几棵大树。我正准备先攀上一棵树观察下陈府内的情况,突然发现异样,在距离我第四棵的大树上有人的呼吸声。

  我立刻无声无息的退到墙边,贴着墙伏下,仔细的辨认着呼吸声。我在山中修习这么多年,六感神识异于常人,稍微的夸张点说就是一只蚊子从我面前一尺飞过,我听声能分辨出是公是母。这呼吸声虽然也刻意的稍微了控制,但是还是没逃过我这耳朵,看来此人也颇为小心。听声音,呼吸缓慢,短而不促,很细也很有规律。据此推断,这人肯定会功夫,功夫还不差,还极有可能是女人。

  一想到这,我就乐了,这谁家女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这来吹啥风的,莫不是约好了在此偷情的,今晚看来运气不好被我碰到了,我还在这边兀自胡想。一道黑影从那棵大树上无声无息的飘进了大院。我立刻也紧跟着跃上了离我最近的大树上,那人影飘落地面后,停顿了一下就闪进了一片屋影中,消失了。虽只是身子停顿了一下,也没能逃出我的眼睛,娇小的身影证明了我的推断,果然是个女人。

  墙院里房屋排列鳞次栉比,比李家的还要大,果然是有钱。此次来你家也没来错,谁让我入得城来就听说你一家有钱人,并且钱财还来得不仁不义,千不该万不该的又和李家用不正当手段竞争,本想在生意场上打败你们的,今天算你陈家倒霉了,本少爷过两天要去杭州,需要些盘缠。想到这我冷笑了两声,对于坏人我一向很冷。自小我受尽冷眼打骂,所以我对自己定了一个做人的标准,对于好人我要比他对人还好,对于一个坏人我要比他还要坏。

  这时院落里零落的还亮着几处灯,基本已经沉浸在熟睡当中,安睡的庭院,是否已经感觉到危险的靠近。

  我跃入院内,摸着朝亮灯处行去。第一个亮灯的房间内,一个老太太正在念经,端坐在堂前的蒲团上,仿佛入定了般。大半夜了还在这持珠念经,虔诚之心可见一般,也不知道这老太太是陈家的什么人,要是陈家多那么几个心善虔诚的当家人,我想陈家的生意会做的更大,名称也反而会好吧。走吧,对于一个这么样的人,我是下不了手的,还是再找个其他的人带路吧。

  正在我转身朝第二个亮灯的房间摸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一个人影。这人穿着一身长衫,头戴方巾,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留着一抹山羊胡子。恩?这人半夜不睡觉,衣衫尚整,走路虽有些慌乱,但眉目四处张望不像是去茅房的样子,这么黑的道路也没有提灯。肯定和我一样,非奸即盗,不是好人。我偷偷的跟在了后面,看他意欲何为。

  他行到一处房间外,转头瞧了瞧没发现什么异况,轻轻的敲了三下门,停顿了会又敲了四下。好家伙,用上暗号了,不三不四。突然门开了一条缝,一条雪白的胳膊伸了出来,一把搂着那家伙的脖子给拉了进去,然后门又迅速的关上了。虽然离得有些距离,奈何我六识神通,想听不见都不行。

  就听一个女人道:“死人这么晚才来,我都等急了,你倒有耐性。”

  “我也急啊,老爷拉着我汇报这几天的账目,汇报完又留我在那边喝了几杯,我的心早就飞你这了,要不是六姨太催促老爷就寝,还不知道要陪着他喝到什么时候呢。”

  “哼,六姨太?在我面前你还这么称呼她,这个狐狸精,臭女人,早晚老爷纳得七姨太的时候,她也就是过时的守空床的命。”

  看来这人是个账房先生,这可让我撞到个明白人了,运气真好。我脚步移动,就闪到了房前,拿出凝霜,一下就挑断了门闩,冲了进去。漆黑的屋里,床上的两个人正在纠缠,我一步晃到床前,出手把那女的点晕,然后又一手拎起还沉浸在兴奋中的男主,这才发现床边立了个人。吓得哆嗦的问我想干什么?想干什么?你这人半夜在这干什么的。不过你干什么我也不感兴趣,我只问你我感兴趣的,带我去陈府的库房。一听说要让他带我去库房,他还顿时硬气了起来。库房?不行。我可是个账房先生哎,这有损我职业道德的事我可不干,要是传出去了,这不是砸我的饭碗么。

  嘿!你还蛮有职业道德啊,请问你这勾引雇主老婆还算是你范围之内的职责?老子的耐性可是有限的,逼急了老子,我把你们俩打晕了挂城门上去,看你明天还能看到晚上的月亮。我这一恐吓,就凑效了,你说一开始不配合,非得先彰显下高尚道德,又对结果没有丝毫作用的做无用功,这不就是贱么。浪费我时间。

  那账房先生穿好衣服,把他那姘头在床上放好盖了被子,关好房门。这才带我去库房行去,这陈家不小,拐弯没角的走了有盏茶功夫时间,这一路上我又恐吓他别想打什么主意,在发生什么突变之前我都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先要了他的命在从容的走掉。这账房先生一路上也算是老实,只是战战兢兢的走的颇慢,我也只能在后跟着,一路上也顺便欣赏下陈府的庭院花园。虽然是暗夜,但对于我这么一个六识神通的练武之人来说,影响不大。好不容易前面带路的人停了下来,指着前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屋说到了,钥匙在老爷身上,他都是随身带着的,上面不仅上了四把城里最好的锁匠打造的大锁,还有一条手臂粗的大铁链,如果没有钥匙,想要不惊动人打开房门,可不是这么容易的。我说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后面的事情你就不用挂心了。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我就随手把他点昏了过去,听没听的到我说的话对他来说也不重要。

  我掏出凝霜,跳到门前正想断开门锁,发现门上根本就没有锁,门也是虚掩着的。我推门而入,发现一片狼藉,杂碎东西扔了一地,装库银的箱子也都一个个打开着,看来这确实是库房。靠!来晚了?这时脑子里顿时出现那个先我跳进来的人影,她也是冲着银子来的?可这么多的银子,她一个女子是怎么背走的?走出库房,我朝躺在地上的账房先生踢了两脚。虽控制了力度,估计也得躺两个月才能好了。磨磨唧唧,耽误我时间,坏我大事。

  我带着满肚子的气跑回了李府,藏好夜行衣后,洗洗就上床睡觉了。白忙一晚,坏人没做成,超郁闷的。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床上打坐静修,老孟慌乱跑进我屋里说:“陈家昨晚被烧了!”

  什么?哪个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