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0:17:2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鬼语江湖
  4. 第二章 栖霞晚照归云里

第二章 栖霞晚照归云里

更新于:2018-03-18 13:48:33 字数:3126

  天边夕阳垂挂,山风也渐渐的凉了。

  天将黑之际,我收拾好行装,恋恋不舍的告别待了十六年的山庐。

  天晚山野无人,下的崖峰后,我和老孟均放脚狂奔。我习得师父的鬼影莲花步十年,天天腿上绑得铅块练习脚踩莲花,攀崖登峰,虽不能说比

  的上师傅,但也比师父差不到哪里去,这剩下的距离就只能靠日后在不断的使用过程中揣摩生巧了。看的老孟脚步转换腾挪的姿势也是习得师

  父的鬼影莲花步,但是脚步转换间的方位寸距及呼吸气运间的配合和我所学的都有些许的差异,他踩三步的距离我两步就可达到,所以一路行

  来我颇为轻松,而老孟就气喘的有些厉害,脸也有些憋红,快接近大道的时候,我们就放慢了脚步,朝城里行去。

  在路上听老孟讲了些师父年轻时的事情。原来师父家世代都是富商,而师父在不到十岁的时候被一个路过的异人收去做了徒弟。十年学的一身

  本事归来,年少气盛的师傅在江湖上闯荡了几年,也闯出了一个响亮的名号。但是师父却一直不愿娶妻生子,直到师父的二老都逝去之时也没

  能等到师父给送来一儿半女的。直到二十年前师父却突然回的家来,并且说以后都不会在离家而出了,在城南的山峰外寻的那处地方结得草庐

  而居,只有老孟每月两次去草庐送平时生活用品及看望师父。每次去都会发现师父比上次苍老几分,而且越来越颓废,整天无精打采的,本来

  好好地风流倜傥的一人只用一年的时间就成了一个像是经历沧桑巨变的老人。老孟看着只能干着急,却不知道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草庐

  蹲了一年之后的一天,师父突然说他要出去寻个资质好的徒弟回来,以继承他的一身本事。这一出去就是三年才把我带了回来。

  我听了这些之后直乍舌,师父寻了三年才碰到我,乖乖,这三年的时间他得跑多少地方,找寻了多少人啊,怪不得师父当年见了我之后高兴地

  手舞足蹈上蹦下窜。三年的苦苦寻觅,终于找到了一个有希望能接过他的耻辱,帮他了结半生遗憾的人啊。在想碰到师父那时的寒颤样,一个

  被两只大黄狗追着狼狈逃窜的小乞丐,呵,师父这慧眼也贼亮了,要是多眨下眼把我给瞅漏了,这不就和师傅擦肩而过了么。那我说不定这时

  还是个乞丐,而师父还不知道啥时能找到一个令他满意的接班人呢。唉!天意啊,一切皆是天意,既然老天选了我,自然会帮我完成师傅的遗

  愿的。

  又向老孟问些师父当年闯荡江湖时的事情,老孟所知不多,年轻的时候倒跟着师傅闯荡了两年,后来就回了老家来帮师傅打理家业。而师父对

  他以前的事情却是只字不提,我也旁敲侧击的打听过,甚至有时候是趁人之机,趁师父喝醉的时候缠着他让讲些他以前的事情,可是连个屁都

  没弄出来。师父一身武功是出神入化,想必他以前肯定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更是会有很多脍炙人口惊心动魄的经历,就是胡老头讲他的乞丐生

  涯时光彩的事迹都可以吐沫横飞的讲个三天三夜讲不完,更何况是师傅这么个英雄人物,但到底是为什么师父从来不讲他的过去呢?

  一路就这样聊着,不觉间就跟着老孟进得城来,城里的街道就是不一样,对于我这在山里呆了十六年的人来说,整天和些只会拉屎的鸟呆一起

  ,早就淡出鸟来了。要不是整天埋头沉浸于苦练,我早就偷跑下山了。城里的感觉就是这么的熟悉,繁华,热闹。我望着灯火斑斓的街道,眼

  光逐渐有些迷离起来,老孟走在前面把我落下老远我都没感觉,就像是一个离家走失十几年的孩子然后又回到了家门口一样,那种感觉......

  我正在努力用心的去感受迎面扑来的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时,突然一只手拉着我就往前走,差点没把我的感觉给整岔路了。老孟一边拉着我

  往前赶,一边说道:“少爷,天不早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家吧,我一早出门这么晚还没回去,家里会乱成一团的。”我就这样被老孟拖着往前

  赶。我则忙不迭的用两眼收装满大街的灯火通明,花花绿绿,莺莺燕语,连在卖的臭豆腐都直直的撇去两眼。

  拐了几条街道之后,停在了一个大庭院门前。我还没来的及打量一下,老孟就拉着我上前敲门,马上就有一个老汉打开了门,看是老孟,慌忙

  让开路,说道:“孟总管总算是回来了,这么晚,家里都急坏了!”

  老孟嘴里应了一声“嗯”,然后转身对那老汉介绍到“这是咱们老爷的徒弟,李天无少爷,以后就是我们新的老爷了!”“李天无”,呵!这

  老孟可真会安,这刚认识半天就给我安个姓,不过这想来倒也不错,他可能本就知道我是一无姓孤儿,跟着师傅姓也没什么,或者这是早就打

  算好了的,只是不知道这是师父的意思还是他个人的意思。可见这老孟帮着师父打理这么大家业几十年也不是无能之辈,只此就可见他必有过

  人之处,老孟在我心里的形象分立马又涨高了不少。

  说完,老孟马上侧到一边引手让我进去,开门老汉也忙在边上躬身说声“老爷好!”,充满了敬意。我也不客气的挺了下腰杆,大步垮了进去

  。入得门来,才知庭院的广阔,外面高墙大院,不知里面深到几许,一旦入得门径,满眼皆是庭阁环廊。这么多房子能住的完么,多浪费啊。

  这有钱的富户就是不一样,我以前乞讨的时候朱门大户倒是见了不少,但是里面到底是啥样的,连老胡这么个资深老乞丐都不知道。这一旦入

  得富贵门还真是不知是人间啊!要不是身边站着俩老头,我还真以为我是进的天庭了呢,天庭肯定不是用老头看门的。

  呆立了一会,老孟在边上催促我进去,忙从痴呆中拽回弥游得神识。深呼吸一口气,跟着老孟进去了。心里暗骂自己一顿,见了这庭院就惊呼

  不已,真是让人见笑,但又转念一想,自己这二十多年来要不是乞讨,要不就是在深山中度过的,哪有机会进的这样的深庭大院啊,并且这些

  又都是属于我的了,哪能不惊呆一下。这样一想,就把刚才的窘态感觉抛到了九霄云外,心里乐不可支。一路上也碰到不少家丁用人,老孟把

  我都一一向他们介绍,那些人也都满心敬意的向我打着招呼,可见平时老孟的管理有方。

  老孟把我带到一间朝南的房前停下,然后推开房门让我进去,说是十几年前我被师父带回来的时候,他就准备好了这个房间,随时等我回府。

  问我看还有些什么需要添置的,有什么不喜欢的,他都会马上添置调换。说完这些就下去给我安排洗澡水换洗衣服了。我进屋在房间里循望了

  一圈,外面是一个厅,里面是卧室,厅的中间摆放一张红木小圆桌及四个小凳,做工精致别样。上边悬挂一盏红木八角方灯,外面罩着薄薄得

  白陶瓷灯罩,灯罩上描绘的山水图案,配上精美的镂雕牙板,红色的垂穗。而吊灯在我们进来之前就被点上了,朦胧的灯光笼罩在灯罩内,映

  的上面的图案极具动感,十分的漂亮。

  正在我观注精美的吊灯的时候,两个大汉搬来大的澡盆,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水冒着热气,让厅里顿时笼罩在了一片雾气中,变的朦胧起来

  。旁边的椅上放着叠放整齐的白色长衫,东西准备的真是迅速。我脱掉穿了不知多少年,破旧不成样子的衣服,跳进澡盆里,水温正好合适,

  一阵舒适感立马袭遍全身。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洗过几次这么舒适的热水澡,以前在外行乞时想也没想过,在山中都是在瀑下的水潭里解决,夏

  天时还想整天泡在里面,但到了冬天时就彻寒欺骨,师父说,练武之人不畏寒暑,逼的我往里跳,一开始时都逮着我往里扔,随着武功基础的

  不断建立,慢慢也能一年年的适应了。不过,大冬天哪个人不想洗舒适的热水澡啊,就是畜生也想啊,这一想不对,不就等于说师父连畜生都

  不如了么。呸!呸!刚才无意亵渎师父的啊,师父您老人家可要莫怪,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在心里默念了两声。这一想起师父,心里就有些

  难过了,师父他老人家把我养育成人,教了我一身本事,就算死了还把庞大的遗产交给我,我要是不能完成师父的遗愿,一雪师父半生耻辱,

  就真对不起九泉之下的他老人家。

  由于这几天的悲痛,加上这半天的赶路劳累,不觉想着想着就在澡盆里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