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23:4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修炼大时代
  4. 第一章 一梦二十年

第一章 一梦二十年

更新于:2017-04-20 18:38:29 字数:2165

似昏似沉,似梦似醒,迷迷蒙蒙,眼前如有幻色闪烁,五彩霓虹,又转黑白灰三色。

  时而为人,时而为马,时而为长河,情景变幻不定,似一幅幅泼墨山水画,叙写春秋,横笔天下。

  一道光,要开天辟地,破开迷雾,让王归一的意识逐渐恢复清醒,却感觉身上沉重,像鬼压身。

  晃晃脑袋,驱除迷意,王归一神智清楚过来,右手向下一按,接触到了坚硬的地面,左右一模,一股刺疼钻心。

  脑中残留的一点昏沉,一扫而空,以矫健的动作,王归一翻身而起,却感觉大脑阵阵疼痛,用手一摸,一片湿润。

  “血!”

  手上沾满红色,不知是手上伤口流溢而出的鲜血,还是额头伤口淌出的血,沾染了一手,红的刺眼。

  不知是流血过多,身体虚弱,或者自身晕血,当看到这一片刺目的红,王归一脑袋微微一晕,身形踉跄了一下。

  头重脚轻,才要跌倒,王归一见机得快,连忙一手撑住旁边的墙壁,身体徐徐靠了上去。

  缓了一缓,轻轻吐出一口气,王归一感觉身体好受了些,脑子却反而更加混乱,像正在搅动一团浆糊,稀里糊涂之极。

  “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来了这里?”

  奇怪自己此刻的状态,王归一借着略显昏沉的天光,看清这是一条脏乱的小道,地面并不平坦,高低起伏,坑坑洼洼的。

  此情此景入眼,给了王归一一种熟悉感,凝神思索之下,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是自己初中生活过的柳树镇吗。

  初中三年,王归一在柳树镇的柳树中学学习,对这里还算比较熟悉,尤其这一条小巷子,每日放学都要从这里过,如何能不熟悉。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许多丢失的记忆,自然而然的浮出脑海,满头满手是血的缘由,也想起来了。

  毫无疑问,他这是和人打架了,在中学时期,王归一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好学生,学习成绩虽然还可以,迟到早退和打架之事却也不少。

  这一回打架的缘由,已记忆模糊了,甚至那个人,也记不得名字,只记住了一个姓,应该姓高。

  尽管头破血流,形象狼狈,王归一却丝毫不在意,他现在没心思想这些,只感觉震惊与不信。

  脑中真切的记忆告诉王归一,他早已大学毕业十余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满身疲惫,尚无多大的成绩,一身锐气,已尽消磨。

  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比了比矮了一头的身高,王归一不得不信,他确实重生了,回到了二十年前,正上初中,正值青春年好。

  带着残存的震撼,晕晕乎乎的走在过往走了不下千百次的小路上,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家门口。

  透过门缝,见厨房门大开,其中有人影晃动来回,王归一知是母亲在做饭,不敢惊动她,忙轻手轻脚的回屋。

  于盆中清洗,擦尽额头血,略略梳理一头乱发,露出一张有几分清秀的脸庞,一张王归一熟悉到了骨子里的脸。

  看到年轻二十岁的自己,一张幼稚、青嫩尚未成熟的脸,王归一再一次确信了,这不是梦,是真的回到了二十年前。

  凭着记忆,王归一去翻日历,正值新旧交替时节,一九九九年走完,千禧年刚冒头,中华正在发生剧变,国势在一日日变强。

  这是一个好的时代,也是一个坏的时代,固有的制度纷纷被打破,新的机遇层出不穷,只要可以抓住,不难脱贫致富。

  奈何,王归一就是那一波没有抓住机会的人,蹉跎一生,一事无成,工资只够糊口,生活清贫。

  由上学时的满腹憧憬,到毕业时的冲劲十足,再到工作时的一身干劲,直到义气消磨、斗志成空,一天天挨日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震撼、惊愕、不信过后,王归一心中生出了窃喜,以及一丝兴奋,觉重生也不错,多少遗憾可以弥补,多少错误可以纠正,多少机会可以抓住。

  “重来一回,一定不要再活的那么失败,再过的那么憋屈,中华富豪榜上,会有我一席之地。”

  王归一在心中发出了呐喊,也可以说是誓言,重生一回,自有许多优势,给了他诸多信心,必会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从来只有人说,人生不可以重来,无处去买后悔药,少壮不努力,一生唯清贫。

  上天眷顾,王归一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今后二十年的人生,都在心里,世界的走向,亦有所了解,再无自信,他真白重活这一回了。

  “不错,不错,长的一如既往的帅,可惜..”

  对着镜子臭美了一番,王归一的表情有点小得意,不过,当抚摸上额头的伤口,神色黯淡了几分。

  额角上一道狭长的伤口,有些破坏王归一清秀的面容,望之刺目,让其颇感懊恼,不过,这只稍稍坏了些许他兴奋的心情。

  与重生这种千古难有的好事相比,破一点相又算得了什么,再说,待结疤去疤,只会留下一处淡淡的痕迹。

  王归一向来不是靠脸吃饭之人,重生而来,依然不准备靠脸吃饭,倒没在破相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很快就看开了。

  收拾好自身,用长发遮住额前伤痕,王归一悄悄来到厨房,到了门口,不自禁的放缓了脚步,稍显踌躇。

  他的心中,竟有了一点胆怯之意,似游人归乡的近乡情怯,明明只有一步,却犹豫再三,踏不出去。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王归一虽然没有这么夸张,却也有两年多没回过家,没见过母亲了。

  漂泊十数年,手中无一钱,或出于男人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或想多挣点钱,王归一长年漂在外,很少回家。

  犹记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母亲,二老已经六十多岁了,颇显老态,白发已不止长在鬓角,曾经记忆里的满头黑发,有一半转白。

  二十年前的母亲,会是怎么样,会如何年轻,王归一脑中有所印象,却已模糊,他真的急不可待,想见到年轻时的母亲。

  ——————————

  新书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