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20:55:16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十八话:止战之殇

第十八话:止战之殇

更新于:2016-06-23 11:39:16 字数:2189

  18止战之殇

  遥遥相望人间过;

  安生之处心何方;

  悲之,安之!

  战火蔓延,烽火连天,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最后的战役,停止在这一刻的旗杆之扬上。

  剩之寥寥无几的南蛮之奴军,全被押之关之。

  如此之战役过后,马车缓缓行驶而到城中。在一城门之外处,李治押之石史,石晋之兄弟二人,及一众南蛮之奴。

  马车停之,柳长生破帘而出;观之眼前,忧之眉间。

  “如今之战后之地,本不是我想要之结局;......”

  柳长生言之道然,观之其人前人后。

  “如今已再次被你所擒,我已无话可说,他日若有来生,我定会让你死于我手中。”

  石史怒言之道之;

  “住口!不得对相国君无礼。南蛮之奴,你已被擒之,还有余话之说?”

  李治一旁言之道道;

  “哈哈哈哈!如今我们已是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好怕的?你们杀我同胞,这仇唯来生再报。”

  石晋忽然大笑之道;

  “人生如此之战役,本就该这样;你又何需愤怒。”

  柳长生言之道严;

  “哼!如你所说,如此之战局,我本无言之过之。可,我就是不甘心。如何!”

  石史之言之过道;

  “呵呵!心有不甘!哈哈!哈哈!如今!我可放之你族人同胞;但,你兄弟二人且得跟我回去面见皇上,如何?”

  柳长生之言,李治,黎阳,莲衣,听之,都颇感意外;就连石史,石晋,兄弟二人听之都是不禁惊讶起来。

  “你当真可放之我族人?”

  石史言之疑虑;

  “呵呵!这有何难之;在这里,我说的算。只要你兄弟二人且乖乖跟我回去;我保证,我秦兵绝不会伤之你族人一分一毫;但前提是,你的族人不可再侵犯我秦国之界兵将。如何?”

  柳长生言笑之过,而望着于前;

  “相国君!万万不可啊!这南蛮之奴狡猾多变,如放之,怕日后难擒之过啊!相国君!三思啊!”

  李治言之劝道,鞠身之礼之;

  “是啊!公子!如今我们的兵马,被南蛮之奴杀之遍地尸野,死伤无数,如今就这样放过他们,这如何对得住死去的同袍战士兵将啊。”

  黎阳前步行来,急言之过;

  “如今止战之殇,何人还愿之争战。这如此之局面,还需观之吗?”

  柳长生言之行道,而观之其后;

  “此事若皇上知道,你猜结局会怎样啊?三思而行,你可谨记了、”

  莲衣之言,提之醒;

  “这问题,你且大可放心!我竟然敢放人,皇上那边,我自然会有对策。”

  柳长生言之而过,

  “相国君!李治不明?为何你硬要放之南蛮之奴?你若不能言明服臣,恕李治不能言听计从。”

  李治言之硬道;

  只是柳长生,望之眼前,尸野遍地,血流成河,如此之惨痛之局面,颜之破皱眉间。

  “如今这已成定局,却为何要这般痛苦?呵呵!李治将军,你且看看这遍地之处。”

  言道,柳长生挥手而指向着四处;

  “你看这遍地的尸体,血染之地面之色;难道,这还不够惨痛吗?为何一定要赶尽杀绝?我们都是炎黄之孙,为何要如此这般冷眼看待。如果一定要是这样,长生做不到。”

  柳长生言之道明,回身观之南蛮之奴。

  “如今你们已成为被俘之奴,你们的生命掌握在我们的手里;我只有一个条件,我放了你们,你们得答应我,离开这里,以后都不得进犯秦国之地界,如何?”

  对其之言,石史,石晋,兄弟二人相互观之一眼,齐齐而道;

  “好!我们答应你们!我们兄弟二人跟你们回去,但是,你们得向我们保证,不得杀尽我族人,放我族人安全离去,我们也向你们保证,以后不会再进犯秦国之地界。”

  对于石史,石晋,兄弟二人之话,柳长生笑之;

  “好!一言为定!来人,放了所有南蛮之奴。”

  柳长生之喊言,却引之众士兵之惊疑;相相观之其颜而不明之;

  “相国君!三思啊!......”

  李治言激之鞠礼之;

  只是柳长生稍观之下,其颜怒道;

  “众士兵听令,我以皇上之命,命令你们放之所有南蛮之奴,违令者,杀!”

  此话一出,众士兵无奈之举,而乖乖放之南蛮之奴。

  望着南蛮之奴,纷纷而离之;

  石史,石晋,兄弟二人,观之而笑之;

  “如今我已遵从了你们兄弟二人之意,现在你们兄弟二人可愿之与我归去?”

  柳长生言之;

  观其之色,笑颜之意;鞠身之礼,行而过之;

  “放心!你既答应放之我族人;那我兄弟二人也不会食言,定会跟你们归去。”

  石晋之道之;

  “没错!你答应了我们的要求,我们也不会食言于你们;不就一死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十八载春秋后,又是一条铁汉子。只是,你放之我族人,你不怕回去后,你们的皇上会把你杀头吗?”

  石史之言之;

  “哈哈!哈哈!石兄弟,这你大可放心。好了!既然我已放了你族人,你们兄弟二人就跟我回去吧。”

  柳长生言道,转身而走;

  只是其黎阳,李治,莲衣,不明之举而疑之;

  众士兵之疑,迁怒之颜;

  良久之刻,整顿之军;柳长生站于一城头之上;观之其景,望之天下;

  “你如此之举,引之众军之怒;就连李治将军也怒之其色。你却还有心在此观光之景色。”

  莲衣缓步而过来;

  回首之举,笑之其颜;

  “呵呵!那又如何?我做事历来问心而过,不求他人之明;你岂是刚认识于我?......其言之天下,他们也没有错,错,只错在了他们不该生在这乱世。”

  柳长生言之道前;

  “呵呵!生之乱世?这岂是你我可选择的?在这乱世之地,命运本就如此,岂是你我能左右?”

  莲衣缓步齐肩,观之城外;

  “那就得看这个人的能力有多大了!我相信,这个人一定会出现的。一定!”

  柳长生观之城外之远方,那眼神之中,更是专注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