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20:03:3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十六话:连环之计中

第十六话:连环之计中

更新于:2016-06-17 07:56:32 字数:2185

  16连环之计中

  雪,漫于石崖之壁上;

  那一行行痕迹,积累了多少个故事。

  被擒住的南蛮之奴,纷纷押至一谷地之阔处,待之受审之理。

  面对着如此之败徒,李治言之笑道;

  “你们这些南蛮之奴,现之我大秦之厉害了吧。说,为何要袭击我大秦之国?”

  闻言,石史大笑之道;

  “哈哈哈!为何?成为败寇,多说无益,现已被你们擒住,要杀要剐,随你们处置,其言不必说之。”

  闻石史之言,李治怒道;

  “你!...死到临头还嘴硬是吗?我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观之石史之颜,李治大怒之下,挥动手中之兵器,直指于石史;

  “今日,我就送你去阎王!”

  说道之处,李治手中之兵器挥之而起;

  “欸!住手!我且有说过要杀了此人吗?李治将军?”

  柳长生言之道,行于步中而来;

  观之其石史,柳长生忽笑之静;

  “相国君!此人杀死我们诸多军士,若不杀之,怕会引之众军士之怒啊!”

  李治言之道,而礼之过;

  “呵呵!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此简单的道理,将军,不会不懂吧!...此人虽杀死我们诸多军士,但是,我们还不至于这么滥用私刑吧?此事,若是给皇上知道了,将军你猜会有什么后果呢?”

  柳长生言笑之余,行步走前来之;

  闻之柳长生如此之警告,李治急之而礼罪之过;

  “相国君恕罪,李治一时糊涂,还望相国君大人不计小人过,宽之李治。”

  李治余礼之行,鞠身而言之;

  “呵呵!李将军言重了!长生只不过是想提醒将军,别犯无谓的错罢了!”

  言之,柳长生挥袖于前;

  “是!李治谨记相国君之意!”

  李治之言,随柳长生而身后。

  观之南蛮之奴~石史之颜色,

  柳长生笑之过意;

  “你就是南蛮之奴的主将?”

  柳长生言之,挥手直指于石史;

  “哼!如何?如今已被你们擒住,话多无用。”

  石史怒之,回首于一侧;

  “哈哈!哈哈!像你这般说来,你是不服之意咯?”

  柳长生之言,笑之道;

  “当然!你们用如此诡计引我进入你们设好之陷阱,这才导致我败北;你们若是真有本事,大可放我回去,待我领兵来再战。”

  石史之言,怒之于颜色中;

  柳长生笑之,其步之行于左右;观之其色!

  “好!我答应你!如若你还是再败于我的话,到那个时候,你可就无言可说之咯!”

  柳长生笑言之道之;

  只是身旁之李治,黎阳,莲衣,还有一众士兵,闻之惊色;

  “公子!万万不可啊!”

  黎阳急言之道之;

  “是啊!相国君大人!如此之荒唐之事,你便不可答应啊!”

  李治随言而道之,

  “你可有想清楚了?此计策之路?”

  莲衣缓步而言之,观之其南蛮之奴~石史。

  “呵呵!放之如何?不放之又如何?缘分天注定,如若他与我有缘便自然会再见;如若无缘,此生也再见也难之。来人!把所有擒之的南蛮之奴,全部放了;不得有误。”

  柳长生之言,众军之惊愣之了。

  许久,才缓缓逐一放之南蛮之奴。

  观之南蛮之奴,连着数放百千余人,众军之心中颇感不爽之意颜上。

  “今日且放你们回去,他日如若再落入我手之中,可就不会像今日之时刻放之了。呵呵!走吧!”

  观之众百千余南蛮之奴,柳长生言笑之道意;

  “哼!你今日放之我回去,如你他日落入我手之中,我可不会放之你归去。”

  石史之言,怒之色中;

  众南蛮之奴,其死伤无数,纷纷搀扶之而离去;

  “相国君大人!李治不明,为何放之南蛮之奴?如若相国君大人不能直言说服李治,那就不要怪李治得罪了。”

  观其背影,李治之意,而言之;

  “你是想要杀死他吗?”

  莲衣之言,脸色之变得凶利之之;

  “欸!...呵呵!李治将军无需动怒,好戏且还在后头呢!李治将军听令,你且带之五百士兵,前行跟着他们,不得给他们发现你们的踪迹,等追查到他们的军事之地后,便可回来与我们汇合,其余之军士且在到,前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到二十里路便会有一密林,你们且埋伏在那里侯着,等待攻击的机会。”

  柳长生严之道行,挥之令牌;

  “是!李治遵命!”

  李治之鞠身军礼,回首带余百人,便立马前行之追去;

  “公子!我不明你这是为何?”

  黎阳疑言而道;

  “钓鱼且有耐心之余,则还需策略之计;如若想钓之大鱼,那就必须得言行谨慎之过。稍有不慎,便可掉之河里去的哦。到那个时候,威胁到的就是自己的生命了!黎叔,你可懂之?”

  柳长生言之笑意之过,而行前几步;

  “众军听令,今日势必要按我之计划执行,如若有何之疑问,待打完这一场胜战,我便自会解释。”

  柳长生大言之道,军士之严厉;

  “众军听令!...”

  众士兵,齐言之呼之;响于山峡之谷中。

  “呵呵!原来如此之计策!我懂!”

  莲衣缓步笑之意;

  “呵呵!你看穿我之计策?”

  柳长生言道之;

  “呵呵!放之归去;则是想知道南蛮之巢穴之处所。待知道之后,便可略施小计,一举歼灭之道。如此之连环之计中,且你想之出来。”

  莲衣释言之道之;

  “哈哈!看来以后不能小看莲衣了!你除武功了得,智慧可也惊人啊!

  有如此美貌智慧并全之女,我柳长生此生而无憾之过了。呵呵!”

  柳长生言之笑道,行之前步;

  “呵呵!原来公子有如此之计策,为何不前说明,非藏之心中不言?”

  黎阳之言,问之其过;

  “且看天下,欲言不语;观之天下,其言不道;世间万物,乃之草木根本,何须执言意之过。”

  柳长生言之望之眼前之景;

  山峡之谷,马车之缓行前;

  悠悠荡荡,风光之情,我心之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