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3:57:26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十五话:南蛮之战

第十五话:南蛮之战

更新于:2016-06-15 20:39:12 字数:2391

  15南蛮之战

  雪夜之漫而过于晨时之初;

  寒暄之后,初阳之升至于杆头之上;

  忙之一夜之士兵,颇感之倦惫;

  息之之余而后仪之论之;

  “如此之一夜过去,众士兵也累了!今日不战,轮之站岗执勤。警惕敌人之偷袭。李治,你且安排吧!”

  柳长生言之行道而后之;

  “是!...”

  李治执礼行之回首于前;安之轮岗,执勤之职之;

  “你且一夜之间吩咐众士兵埋之陷阱,挖之刺坑,绑之石头至半崖之上,这是何之计策?”

  莲衣缓步前行而跟随后之;

  “待明日你便可知晓,走!随我走走;看看这连坡山峡谷有何之景色之美!”

  柳长生言道而行于前之;

  “如今之初,我却看不透你葫芦卖之何药!不过,随你而行,但走走也无妨!”

  道之,莲衣随步而来;

  “公子!你这是要去何处?如今大敌当前,你却还有如此之雅心?你,你,老黎实属愧对于先帝啊!”

  黎阳之举起言之忧道之;

  “呵呵!黎叔!该做的我都做了;你且让我观看之其山峰之形势好做之战之势啊!黎叔,你且安心观之便可。无需多担忧!”

  柳长生言之笑道,便步行于路前;

  “公子!......”

  黎阳之劝言,无奈可行,而目之柳长生行之消失眼前。

  寒风凛冽,雪飘之过;

  烟囱之冉冉升起;

  一日之计,便就此过去了。

  在一山峡之阔地军中,柳长生缓步而前行之;

  “众军士们!今日之战,输赢全托于你们手中了。在此,长生且吩咐于你们该做之事,需谨记了;今日之战,我们只需假装败北落荒而逃之;待引之敌人进入山峡之谷中之后,我们便可回头发动回击,给他们杀个措手不及。大家可有明白?”

  长生之言,威之其严;

  “明白!...”

  众军士之声响于山峡之谷中;

  “李治,你带领三千人马前去叫阵;记得,上前与之打数十余回后,便可假装落败而逃,引之进到山峡之谷中后,方可回头大杀之。而我会待你们引之敌人进入山后,便会现身劫杀。”

  柳长生之言之;

  “是!相国君大人!李治遵命!”

  俯首之礼,军人之范,李治回首带领三千余人便可前行叫阵。

  大雪呼呼,停于战乱之中;

  山峡谷之出口处,一平原之地;

  李治大言之道;

  “李治在此,南蛮之奴,快快出来受死。”

  其言之呼,应之其奴;

  片刻之间,狼烟四起,一路人马滚滚而来;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一领头之人,其颜威,怒之道然;

  “李治在此,你是何人?为何屡次进犯我秦国伤我秦兵?”

  李治言道之意表之;

  “哈哈!哈哈!我乃南境之人民,名曰:石史;有道言:天下之地,乃强者居之。我带领我族人今日势要拿下你秦之地界。如何?”

  石史之言,道之理在;

  “好一句:天下之地,强者居之;今日我便要你有来无回。驾!”

  李治之言,挥鞭之骑进;

  “呵呵!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驾!”

  石史之言,便也驾马前之;

  “呯!砰!”

  兵刃之声响于山峡谷中,其双方之军,士气傲然;

  只是看他们大战数十余回后,李治便慢慢处于劣势。

  见之南蛮之奴~石史,越战之勇之,李治便勒马回首,奔之军中;

  只是好战胜功的石史,即时驾马之前追;

  “众兄弟们,都给我冲啊!杀啊!今日一定要灭之秦兵。”

  石史之勇,大喊之余,众南蛮之奴兵,便统统举兵器于手中,急勇之猛,冲之前去;

  回首望之,如此之猛军直涌而来,李治大喊之余下;

  “众军士们,南蛮之奴杀到,赶紧逃之,速速退回山峡之谷内去。”

  李治之言,众秦兵纷纷置兵器一屑,落荒而逃之;

  望颜喜之,南蛮之奴,见秦兵如此胆怯懦弱,落荒而逃之,便趁胜追击之道。

  “兄弟们!你们看!秦兵弃兵器而逃命去了,如果此时我们趁胜追击,给他们杀个措手不及。回去后,统统有赏。”

  石史之言,南蛮之奴更是勇之前行,士兵之气士也随而傲然之骨;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在山峡之谷中,秦兵却早已埋伏置好,只待猎物进之擒下。

  随柳长生之计策,李治引之南蛮之奴,一步步走进了设好之陷阱中。

  就在一大峡之谷地中,南蛮之奴追之秦兵,忽之不见踪影;惊色之余,荒之起来。

  就此时之刻,在众南蛮之奴前方,李治拥兵现之;

  “如此胆小之秦兵,只会躲藏起来,如同鼠类之辈,有何之不同。”

  石史大怒之道,挥之手中之兵器,直指向李治。

  “哼!死到临头了还嘴硬。不妨告诉你们,现在的你们就好比瓮中捉鳖了。你们已经进入我陷阱之中,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哈哈哈!众军士们,出来吧!”

  李治之言,山峡之谷中,草丛密林,严崖石壁之上,一带士兵,纷纷涌之。

  望之如此之多秦兵,士气高昂;南蛮之奴惊色慌之;知道已经中计的石史,荒之之心,四处寻望之过;

  只是此时之刻间,李治挥之手中兵器,举于高空之中。

  瞬间之刻,无数块大石头,滚滚而涌下崖壁,直击于南蛮之奴。

  “砰!啊!...”

  撞击声,惨叫声,在此刻之时,响于山峡之谷中。

  “众兄弟们!赶紧后退!后退!”

  石史之言,驾马回首;众南蛮之奴,纷纷乱之退去。

  就此时之刻,在山峡谷之路口,秦兵涌之而出;

  观之前后之秦兵,石史慌之过乱;

  “众军听令,活捉南蛮之大将~石史;都给我上啊!”

  李治之严令,众军之士瞬间挥动手中兵器,直击向敌人。

  片刻之间,兵与奴,混之;鲜血余流,染之地面,崖壁;

  而在一高处之崖上,柳长生观之而颜喜之意之;

  “如此简单计策,竟有如此之效果;呵呵!看你城府深沉善掩饰内心世界啊!”

  莲衣之言,观之其景;

  “呵呵!我乃一清秀之书生文士,何把我说得如此狡诈之徒?悲之!悲之!”

  柳长生言之笑意,视之崖下;

  “清新书生也好!狡诈之徒也罢!总之,此战胜之漂亮。老黎我服之公子之计策。哈哈哈!”

  一旁的黎阳,观之崖下,开怀大笑之过;

  混乱之战中,秦兵缓缓而控制了整个局面;

  而南蛮之奴士,却逐一被擒之;

  缓缓之雪花,落至于悬崖峭壁之处;

  冬至之战,争之必然;趋势之前后,动之天下。

  南蛮之战,胜之谷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