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6:26:3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十四话:长生之歌

第十四话:长生之歌

更新于:2016-06-14 22:19:40 字数:2401

  14长生之歌

  一城烟沙漫天;

  吟歌之悲,伤之;

  士兵之心,归思之乡。

  “报!皇上!收到前线之急报。我城之西边境界之地被袭击。请皇上明旨。”

  朝堂之上,一士兵跪礼之道之;

  “哦?是何国之兵士?”

  秦异人言之惊道之疑颜;

  “回皇上!此番袭击之徒,未打杆旗号而来,只是个个颇有一股野蛮之劲。凶猛得很。”

  士兵之言,众卿之惊颜论色之过;

  “野蛮之劲?这七国之中既有如此这种人物。寡人从未听闻,众爱卿,可有听闻?”

  秦异人之惊疑;

  “回皇上!臣,曾越之其国,有闻南方之境,常出没于南蛮之奴;此匈奴手段残忍之极,凶猛无比;皇上!需防之。”

  吕不韦之言而鞠身之礼之;

  “哦!这七国之天下之外,既还有如此这般凶残之奴?可为何却要袭之我秦国而不袭之其弱之国?”

  秦异人言之疑言;

  “回皇上!此凶奴性情历来都是十分之古怪,,对于他们之想法,臣,未能猜透。”

  吕不韦礼之过,而行之于言;

  “哦!既然如此,那唯有击退便是了;众爱卿,谁愿出战击退南蛮之奴?”

  秦异人之言,宣于殿前;

  良辰久之,众臣士之议论纷纷;

  “回皇上!臣愿出此之战。”

  柳长生言之礼行;

  “哦!柳卿家;......好!那寡人便派之一名猛将,做你左右之前锋如何?”

  秦异人之言;

  “谢皇上之恩典。”

  柳长生之言行于礼之;

  “好!那柳卿家,你先暂且回去吧。待午时已过,你便可出发吧。......李治听命,寡人即刻封你为上将之军,护柳卿家之安全,寡人祝你们得胜旗开。”

  秦异人之言而道;

  “李治遵命!”

  李治之言,行于礼之;

  巍巍王城,大殿于内;

  雪花片片,扰之民城;

  长生之歌,迎雪而踏;

  御甲之卸,堂皇之壮;

  在一山峰峡谷之路,那一马车与之军队格格不入。

  “此番前行定能立之军功,秦兵之心,该磨历磨历。”

  柳长生望窗之言,而定色之中;

  “你如此有把握,却为何要呼之其李而来?领之其功啊?”

  莲衣言问之道然;

  “呵呵!军中之事,我本就不喜欢;这次所行,全然为之新政而立于威严罢了。”

  柳长生道然之所,示明之意;

  “我听闻南蛮之奴凶残之猛厉害之极,可放至你眼中,却不置一屑。你为何有如此之把握?”

  莲衣疑言之道,而惊于颜中;

  “呵呵!这有何之难解;我且问你,我们所战之地是何处?”

  柳长生问道;

  “连坡山峡谷,这有何之疑问?”

  莲衣惊言之色而道之;

  “呵呵!连坡山峡谷,其地形险峻危岩,易守而难攻之;山谷之中,更是藏身之好处所啊!对付如此之南蛮之奴,稍略施小计便可击退。无需作多之余力之军。”

  柳长生言之道意;

  莲衣闻言而喜之;

  “没看出你即也会行军之战;看来十年前之一别,换之他人。”

  莲衣言道之意而笑之;

  马车之上,言谈之论中,行驶于百里之地。

  “停!......”

  李治之言,军之兵止,马车与此停下;

  “相国君!我们到了!”

  李治下马之余前,言之道然;俯身之礼而过之。

  “嗯!你且先安排军士们息之吧!待明日之安排。去吧!”

  言道之此,柳长生掀之帘起;

  “是!相国君。”

  李治应之,回身之首而道;

  “众军士听令,相国君有令,今日暂作稍息,养神之身,明日再作安排;军士们,都安营扎寨吧。”

  闻李治之言,众军便开始了营造之业;

  观之其兵,望之其景,柳长生放莲之下而回身于内;

  “黎叔,你且先驾于马车前行一里,待我观之其景赏阅一片;这连坡山峡之谷中之景色。”

  闻言,黎阳疑迟之顿,缓才慢慢驾马车行之。

  “驾!......如此之形势,公子且还有心赏景,呵呵!看来黎阳不得不服之老了。”

  黎阳之举马车缓缓而行驶前之;

  连坡山峡谷:乃如其名约;山连之山,坐峰其严峻,行走为艰难,处处可见岩石之危。

  “吁!......”

  马车之行,停之于一崖前之处;

  “公子!到了;你且可下马观之其景之峰。”

  黎阳之言回首之于帘前;

  “嗯!知道了!”

  柳长生言之行之而下马车,缓步之余走前;

  “如此之宏观险峻之崖峰,美极!”

  莲衣缓步前行来;

  “如此之景观壮之,清风之余,挥袖执前,我心之坦荡。已然之!”

  柳长生直观望前,缓步于此;

  “是啊!如此大好山河,却要遭之其罪。叹之!悲之!”

  黎阳停之马车,回身于前来之;

  “公子,明日你可有其之安排?”

  黎阳之言,疑颜之中;

  “且先观之其景色再言,可否?”

  柳长生言之笑道之余,俯首观之其景;

  “公子,切莫儿戏啊!老黎戎马前生,甚知战场之残酷。你如此这般模样,老黎纵然担忧啊!”

  黎阳之言,忧神之郁;

  “黎叔!你就不能让我好好欣赏一下这崖峰之风景吗?再说了,我不都已经安排好了吗?黎叔,呵呵!你就放心吧!”

  柳长生言笑之意道;

  “黎叔!你就安了这个心吧!既然长生已然之,必有他之计策。你与我,静可观之便是了。”

  莲衣之意言,笑之过余;

  “黎叔,你前去把李治给呼之即来,我且有事吩咐之余。”

  柳长生言之道意,回首之前来;

  “是!公子;不知公子呼之李治何事?”

  黎阳之言意,疑颜之神色;

  “你不是说战场之残酷,需我认真待之的吗?现在我便认真对待去做此事啊!”

  柳长生之言而行于此;

  黎阳回身之首而走之;

  良辰之刻,赏景之峰;

  心舒坦之;

  “李治前来,不知相国君有何事之吩咐?”

  李治上前,鞠身之礼而行之;

  “李治听之,今晚呼之士兵起来;待我之安排。

  柳长生言行之过道之;

  李治闻之,惊颜之色,片刻之间才缓过来;

  “不知相国君这是为何?”

  “欸!你且照做就是了!其他的你就不用过多担心就是了。”

  柳长生言笑之意,道然之举;

  “是!...”

  李治应言,鞠身之礼而退之;

  凉风之景,晚于雪夜之中;

  雪花漫漫,入冬之风;

  一石崖之上,几身影站立于雪夜之中;观之天下之峰,

  雪漫山峡峰,夜月凉之路;

  长生安之歌,我心归塞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