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6:37:25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十二话:夺金之主

第十二话:夺金之主

更新于:2016-06-12 14:18:50 字数:2193

  12夺金之主

  其政之言,欲之旧梦;

  一马车之缓缓而停于一门旁石狮之边处;

  下马之余,柳长生整之服饰之衣缓步走于门槛之前,莲衣随步而之;

  看门之兵士,齐剑亮之;

  “柳长生前来拜见丞相大人的,还望军爷前去通报一声,可否?”

  双手之礼,鞠身之意;柳长生观之其然。

  “你在此等候,我这就去通报一下相爷。”

  一士兵之言,其步而行之;

  片刻之间,前后;

  待那通报之士兵回之,怯怯言之;

  “柳公子,相爷有请,里面进吧!”

  举手示意之过,士兵站好原地之处;

  轻步之路,走于大厅之殿前;

  “柳长生拜见丞相大人!......”

  柳长生礼过之意,鞠身于前之;

  “哦!柳卿家何风之意,迎来之新啊?”

  吕不韦言之过于意表;

  “拜相爷之福,长生前来谢之心意!”

  柳长生言之过礼;

  “哦!何解之意?”

  吕不韦言之定色之过;

  “吕丞相,可曾听过,乾坤之颠倒,世间之万物,根本就是相生相克之道理。”

  柳长生言之过,而行之道!

  “不知柳卿家说的是何意?还望柳卿家言明之意思;可否?”

  吕不韦言之道行之;

  “吕相爷,可否容长生与相爷玩之一游戏?”

  柳长生言之道之:

  “游戏?不知是何之游戏?”

  吕不韦言之问道;

  “呵呵!其实,游戏的本身很简单,只要相爷与长生各拿出一枚金币,握于掌中,任其猜之便可。赢之,可言呼于之方;输之,则应之赢者之言行,明之?”

  柳长生望之于吕不韦;

  “荒唐,本丞相岂会与你柳卿之客,玩之愚蠢之游戏。你若没事,便请回吧!”

  吕不韦言之怒色之道;

  “呵呵!相爷言重了!长生不过是想着与丞相娱乐一下而已,望相爷莫怪;动之气!”

  柳长生言之于论,笑之礼过;

  “敢问丞相大人,你可知鱼雁之故事?可有听说过?......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河溪之里,住着一条小鱼;它每天都重复的做着同样一件事。一天复一天,年复一年,终于,在过去的第三个年的时间里,在河溪之边缘飞落下一只灰色大雁。面对于如此陌生之大雁,小鱼却是非常的愤怒;于是,小鱼就试着去逐赶着大雁。第一天,小鱼成功的把大雁赶跑了。第二天,大雁又飞落了河溪之边缘;同样的,小鱼见着还是非常的愤怒的去逐赶着大雁;最后,小鱼又是成功的把大雁赶跑了。第三天后,大雁还是飞落到河溪之边缘;小鱼见着,又是同样的心情;非常愤怒的游去逐赶着大雁,可就在它正当游之过去之时;忽然,大雁一个展翅飞翔之余,一嘴便把小鱼叼了起来,飞起而远离了河溪之边缘。故事,就这结束了。相爷可知,这故事之寓意?”

  柳长生望之言道;

  “如此之故事,错之;当今之天下,乃权力之威;握权之人,必然而不同。”

  吕不韦言之道意;

  午时之过,雪满于城之屋檐下。

  “吕相爷,未必如此哦!呵呵!”

  柳长生言之笑过;

  “相爷!长生奉劝之道;君若臣知,民天下;有的时候,权力这东西是会随形势而变的哦。相爷!可要当心了。呵呵!长生还有事情要办,就此别过了。”

  柳长生鞠躬之礼行之于前;

  “那吕不韦就不送了,请!”

  客气之言,怒之心;

  随而柳长生缓步而去,莲衣随后跟;

  目之柳长生之离去,吕不韦视之颜怒;

  “相爷!可否派人途之刺杀?”

  这时,一旁的吕伯公前行言之;

  “不必了,哼!小小一客卿,本丞相岂会放之眼里。”

  话说至此,吕不韦怒眉挤紧,思虑之过;

  “报!......丞相大人!不好了,军饷不见了!”

  一士兵急言惊恐之道;

  “什么?军饷不...不,不见了?”

  吕不韦惊言之色,怒之于前;

  走前一步,一脚把士兵踢之倒地;

  “柳长生!......”

  吕不韦咬牙切齿之怒颜,字字之道;

  “相爷!我马上派人前往追赶夺回军饷。”

  吕伯公言之礼过之道行;

  “不必了!......”

  吕不韦挥手之余,怒之回身;

  “柳长生,这一笔账,我定会让你加倍奉还。”

  吕不韦言之怒色,紧握之双拳;

  雪,漫余檐下之行之;街道之市,人行之稀;城墙之砖道,故作一番新之;

  一马车缓缓行于市集之街上;

  “公子,事情已经办妥了!”

  驾驭马车之人,回往于厢内;

  “嗯!......知道了,回去吧。;”

  柳长生之言,闭之目;

  “如此之神定,不愧之凤鸣。接下来如何之做?”

  莲衣微之言笑而道之;

  “明日之局,看之朝堂之上。”

  柳长生言之过而神色缓之;

  马车缓缓而行于街市之尽头。

  雪漫于夜空,飘之过道;

  一庭院之中,柳长生披着长袍静观

  之其雪。

  “此树之雪,亮之夜色之中;我心之所向往,那一份平凡之乡。人之天下,也不过如此。罢了!罢了!这世间那个不爱财美酒之色。”

  言叹之论,柳长生挥手执后而仰望观之其大树之中。

  “如此之悲之,乃何今日不同?”

  莲衣缓步走来,雪漫于肩上,映之美貌。

  “天道苍茫,留生安;观之其尘,眼之道世啊!悲之却,何人知我心之忧!”

  柳长生之言,望之莲衣;

  “明日之事,可有错之?”

  莲衣道之;

  “呵呵!明日之事,你待静观其之便好;鱼雁之故事,乃双利之收。”

  二人之心,齐肩余目,观之星辰,动之天下,静之仪态。

  “天下有道,唯智者明见,愚者受过;我乃这天下之其善道之恶士。”

  柳长生望言之过,

  “善恶之间,本就一念之错之;谁又能说谁是善士谁是恶士之过分之呢?”

  莲衣之言过而不已之呼也;

  雪漫于天飞,寒夜迎冰来;

  君不见于心,寥寥道道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