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6:56:2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十一话:诛心明志

第十一话:诛心明志

更新于:2016-06-10 23:38:33 字数:2325

  11诛心明志

  君可言,立之过;

  臣之策,明之择;

  于君之歌,诛心之明志者勇之;

  一朝堂之上,众臣士之礼过相交;

  “诸位大臣,今日之早堂,论之天下;不知道诸位又何之看法。”

  秦异人言之道行于过;

  “回大王,依吕不韦之话,且可欲观其变之天下。”

  吕不韦上前言之道礼;

  “哦!那其他之爱卿且有言之说道的?且快快道之。”

  秦异人再次言于行之;

  “回大王,长生觉得,其静不如其动,其观不如其行;所言之天下,行于千里,观之天下,事必之末。如今之大秦,乃七子之首,何不动之过于天下而行之陌路。”

  柳长生言之礼观之其政;

  “放肆!如今之大秦,虽乃七子之首,但却言行不一,缺之战术;你这般呼之大王,行之天下,有何之居心之举?”

  吕不韦言之怒道;

  “吕丞相,言重了;长生何来的居心之举啊!你可言观之行啊!莫错怪之于我。”

  柳长生言过之论之;

  “错怪于你?哼!我吕不韦一生阅人无数,何来之错怪二字。你堂堂一客卿之士,却教之大王行之天下,你敢说没有如何之居心?”

  吕不韦怒言直呼;

  “呵呵!吕丞相,勿动气之;我对大王之心,清刻之底;其所然叫之大王行之天下,是时势之利之过,并非吕丞相口中所说的居心之举。吕丞相,言重了。”

  柳长生言过礼之;

  “哼!回大王,千万莫听其之言说而错之。大王!三思啊!”

  吕不韦礼行之过于言之;

  “好了!好了!今日之说本就是论之天下;而并非于行之。寡人累了,今日之堂论之事,就此结束吧。”

  秦异人起身言明而行之离去。

  “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之言,礼身之过之;散之于宫廷之内;

  今日之雪,余漫遮天蔽日!

  一府地之殿前,吕不韦言之气怒;

  “混账!堂堂一客卿之士,即敢如此大胆出言顶撞本丞相;好!本丞相就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吕不韦怒言之道,回身于前旁;

  “吕伯公,你去安排一下府中的一些能人之士,今夜我要你务必将柳长生此人之人头送于见我。”

  吕不韦挥袖之举,颜之厉色;

  “是!丞相大人!我这就去安排。”

  鞠身之礼,吕伯公回身于退之;

  雪漫于天,归隐之于瓦檐之下;

  月色之皎洁,明亮于一庭院之中。

  “今日之事,你却被吕不韦刻之死亡名单之上;而你却还有如此之阅景之心。你就无惊之色吗?”

  莲衣缓步走于阁院之前来;

  “呵呵?君臣之道,本就充满死亡之气息,我又何须多虑。”

  柳长生言之回首于前,观之莲衣;

  闻风之举,踏雪而无痕之;

  夜悄悄,静兮兮;

  一夜之梦,惊之;

  “来了!......”

  轻声之语,藏于暗处;

  月色下亮之古盏,黑色之身影,穿梭于庭院之中;

  那树下之人~柳长生,观之其静,景之越人;

  瓦片之间,檐之屋下,动之;

  寥寥几身人影,穿之阁院轮廊,疾风之身法飞至柳长生之前。

  忽之,一长长之利链至击呼欲其人影;黑月之身影闪之而过,片刻之间,在阁院之轮廊上,动之其态万千!

  轮廊之暗处,寥寥几人身影,始终没有观清其利链之出击所在位置。

  “呯!啪!,呯!啪!”

  兵刃之声色,响于阁院之轮廊之中;

  瞬间之久,便有二人倒于地上;

  血溅于轮廊之暗处,观之不清,

  凄惨之声响此处,其余之人影,隐约之间,见之其脸孔;惊色之颜,恐之;

  忽之,翻墙之越,穿之轮廊之间;一长长之利链随之而来;

  “嗖,嗖,嗖,”

  伴着响声,直穿于暗中之人影;

  “啊!”

  惨痛之声响于轮廊之中,鲜血染之轮廊之柱上;

  乌云散之,轮廊那一暗处之道,亮之;

  血染于地上,墙柱;几几身躯却躺之地上不动。月色之明亮,照之;莲衣缓步而走出于轮廊之道;那一张美艳之颜却呼于之静之;

  “呵呵!你还是那般模样!微风轻轻拂过我脸颊,那思念之人却在天涯;伊人桥,我心生之梦迢迢。看来这天下是注定不会太平的了。”

  柳长生言之呼于望之过;

  “诛者明心,清之高;唯之权力,而独行于天下之。”

  莲衣之道,齐肩之过来;

  “呵呵!未必;智者之心,谋士之定;我乃以一人之心横之天下之轻重。我唯我也。明之?”

  柳长生挥袖回首于前,观之其人;

  二人之谈,论之言;

  “公子,是否回之礼过?”

  黎阳之前来,鞠身而言之;

  “不必了!回礼之事,下次再言吧!你先退之。”

  柳长生挥手之意,轻风迎雪之过;

  “是!......”

  黎阳之礼,鞠身而退之;

  “为何不还之礼过?你若怕之,我可代之。”

  莲衣之言而明之;

  “礼,是一定会还之;只是看你怎样还,有利益之礼才算真正的礼尚往来,你可懂之?”

  柳长生直注于夜空,星辰之万变,观之天下;

  雪花片片刻刻,随夜之而去!

  晨雪之初,阳光之映照于城;

  一阁院之庭院,柳长生站立于此,观之其城。

  “雪花飘落白玉城,路人引邀脚湿印;观之其景色之家,赏这一片路折花。黎叔,该出门了!”

  柳长生言之呼之,回首于前;

  “莲衣,是时候了!”

  唤之欲来,行之路!

  观之前言,叹之意;

  呼言之过,齐于门之;

  马车之余,缓之街上;

  热闹之市集,民之意言;缓之人杂,各色之特喜。

  马车之内,二人之论;商之前后,某之其过。

  “等到了吕府之后,黎叔,你便带着一众人马偷偷寻之军饷之藏处,并之全部偷偷的带走。莲衣,你便随我左右便可。”

  柳长生言之道过;

  “哦!好!我听你的便是。”

  莲衣之言,望之马车之窗前;

  “是!公子......”

  驾之马车,黎阳应之道过;

  “今日之礼,可真够分量的哦。哈哈!”

  柳长生言笑道;

  午时之久,马车才缓缓停之一府地之门口;

  雪安于檐,门槛之过;

  风之轻轻,我袖之举;

  诛心明志,思之观透;

  天下有道一家桥,上下梁之道过檐。

  我心之向往城中,拥之众生皆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