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6:59:18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八话:百家争鸣

第八话:百家争鸣

更新于:2016-06-08 01:23:55 字数:2449

  08百家争鸣

  翌日之初,雪掩埋于城中;灰蒙蒙,白茫茫;晨临初窗,不见阳;寒暄之后,几回趟!

  阁院之楼,雪漫于天;一言厅之内,人言其敬;茶香飘道,雪炉藏;

  “诸位之伟人,聚集此地;研之国理,政之法。荀子之礼过了。”

  老先生言谈之论,礼行之过;

  “俗说:荀子之帝王之术,严之厉之心;老子言过了!”

  一朴实之着服之人,起身言之,礼过;

  “哪里!哪里!有道言:老子之德经,浑全之朴,众妙之门!这方之教德之典故。”

  荀子言之笑之;

  “依我之言,都不如我阴阳家之五行之术。观之天下,参之人心。”

  一身着五行八卦之服之人~引冥,起身言之;

  “这有何之本事!还不如我巨子的机关之术厉之;可将人体直于粉碎,如何?”

  又一人起身言道,行装之服却十分之精密;

  观之晨过,取之心;

  大言莫道,非君臣;

  见之百家之主,言争之论,柳长生言笑苦心;

  “好了!好了!今日谈之国之政理,治之之法;不是论之哪家之强敌之故。如今之天下,乱世之举;何来之安之!诸子百家,分之其政,各有所长。又何须如此这般计较得失之过!”

  荀子言训严理,其人不言其事;

  “大雪纷飞,落至屋檐之下;赏之心静安神之思,且言之欲道之。”

  柳长生言之,观之院庭之雪下;

  众家之举,随之观望;

  “雪下之掩埋,世间万物;且有归去之期,重见之日;一样,天下之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理之。”

  对于柳长生之语言,众之之惊色;

  “七国其主,乱世之争霸;谁骑之最高,后者可言畏。”

  荀子言之行,礼之道;

  “继言之过论,商之家道;民之意!可惜之。”

  老子之言论之过;

  “如今之天下,乃齐之强敌;其国之弱之。”

  阴阳五行之术引冥言之过道之;

  “未必,燕之国,兵之强,民之壮,则乃一国之主。”

  巨子言论礼过;

  “错之,七国之论;乃属赵国之人才之挤挤;应属七国之主,方是。”

  道家之德,伯仲也;

  “如今之天下,论国论才,都不过言罢。喝茶,喝茶,稍作片刻再言罢!”

  荀子之言,举茶之杯,碰之,礼过;

  众百家之长,饮之,品德;

  雪,漫天游之地,路心见脚印;

  一阁院之上楼,柳长生望之观切;

  “雪花飘飘,落地敲;路人行走,伴湿脚;我观之,奈何桥。”

  望畏于空,举杯之首;我心之静,思之;

  “好诗!好诗!哈哈......如何?对于这一堂课。”

  荀子缓步来之,笑之于颜之;

  “勿以善动而小之,其言也善而大之;”

  柳长生望之眼前,回首言谈之意过;

  “接之,才算精彩之论作。饱满之春秋之作;侯之。”

  荀子之言,回身于步行去之;

  午时之过,言之论始;

  茶之香清气,明暖于手心;

  院庭之外围,雪白一片丹心。

  “如此之雪下,何时才能归之;”

  老子望言情意之深之;

  “思家之乡,闻者落泪!我又何尝不是。”

  巨子言论之大,关注庭外;

  “哼!国之法,行之政;有国才会有家;明之?”引冥之话语,刺之伤人;

  “那又如何?人之悲情伤之心,念之家,归之国。本就伤人。”

  荀子之道,望之却步;

  “今日之国论,为何却经之家物之事?”柳长生言之论礼,数之过。

  “言罢!言罢!......”

  荀子之言,笑之过;

  “如今之天下,乱之;人心可畏!凤栖廖廖,草边巢;日落西山,东斜阳;故名之此,何为分之善恶之一念差距。”

  柳长生言之道,礼而行;

  “天下分之七子,乃母一体之过;却尽悲过。”

  老子起身而言,观之庭院之外景;

  “那又如何?人心之类;亲故此有分之,兄弟之有明账,何居之国呢。”

  引冥之言,狂之过野;

  “分之就分之,何惧之有啊!其罪在天下,不在之民身之上。”

  巨子之言,且理之所在;

  “天下分七,百家争鸣,诸子之家,诸多之举。尔与我,却何须介之意过。”

  荀子之言,归至于心;

  “如今之势利,乃居者可言,而不喻其表之。属尔我之文士,可观之天下之治道之理法。呼呼!”

  柳长生直言明之,望之庭院之雪,落之飘道;

  “洞悉天下,观其之理;明身智者,可握之天下。”

  荀子之言,且欲之望过;

  雪落至檐,化之湿水,滴之于地,穿之过岩。

  大雪茫茫,路人旁;观者之心,伊人同桥。

  晨之过半,言论之谈而举之;

  呼呼之北风惧之,所此之言谈,归至冬夜之眠,散之。

  所言之论,举世之名;百家之争,隐之归鹊。

  寒冬腊月,雪花飘落,冻人之冷暖,触人之心弦。

  庭院之雪,掩檐藏瓦之过;

  柳长生站立于此地,静观其心;

  “今日之百家之长,受之良多,为何如此之伤怀?”

  莲衣之举,缓步而过之;

  月色幽幽,雪漫长;

  柳长生望之过眼,回首之余;

  “虽说如此,那又如何?人言之心,智者见智,又何须之长?言不过之见识罢了。”

  柳长生望言之举,叹息之道间;

  “如此之百家争鸣,你却言不过语表。可敬,可佩!”

  莲衣缓步望前,月之悠悠,风之清透,乃雪之梦花。

  “如此之夜,如此之雪,美景之前得已佳人,此生而无怨。”

  莲衣道之言语之过;

  “人过逍遥自在,乃自身自立之安之;此百家之争鸣,我乃无言之过,却又如此之虑之。秦之秦,愿之其子,争之重也。”

  柳长生望言不过于檐前之下。

  “踏破前檐寻常梦,一世芳华少洛图;不为名,不为利,只身欲演安之家!明日,那招贤纳才之事,你却撇之了之?刑法之政,固然之重要;但贤才之士便不可少啊!”

  莲衣回首于前,望之之过;

  “呵呵!世事之无常难料,谁又能如何?棋之天下,人之如子,善者可言,恶者可居?错之;乱世之中,唯智者之安定。”

  柳长生之言,缓手之出,雪花飘摇,落至于掌心中。

  “万物之本,尘归尘,土归土;乾坤之颠倒,众生之平等。何乐之为?”

  只见柳长生忽之,缓步而走出庭院;夜雪落无声,肩之湿布衣;

  长留之足,印之道道;

  莲衣随之而跟来,

  “雪花片片伤伤,飘飘忽忽,随风之处,落地就化。而你我之间,人来人往!。”

  望雪落城,受之冷暖;人间之处处可见,那一片白色之衣纱。

  二人之举,受之于晨光之间;消失之尽头!你若之如此,我便不再之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