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5:3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五话:焚梁烧瓦

第五话:焚梁烧瓦

更新于:2016-06-04 20:50:24 字数:2653

  05焚梁烧瓦

  月如廉,水中倒;重重影子,斜坡梁;晚风秋,窃语墙,心隔至言夜中凉。

  蔡府之地,一房之卧内;一盏明灯,亮于空;灯前之影,更衣而寝之。

  蔡权之举,行走于床前;

  明月清风,遮云之蔽,雨檐而下之瓦片间;重重叠叠,影隐引之;穿墙之过,则房之卧进;隔窗之帘,观之;黑影之击,沉于空。

  “啊!......”

  卧房之内,声动于梁之;血迹于墙地之处,蔡权则直眼而躺之地面。

  雨随云而散之,月重而返之,照之;蔡府之地,瓦檐之处,梁于火;

  飘飘忽忽,燃而烧起。大火瞬间之变,明亮于街市之道上;

  良久,

  灰烟蒙蒙,冉冉上升;趋势日初,迎新送旧。一片炭灰,随风飘散落于尘间。

  所然;此事之举,惊于城中;呼家知晓,幽冥之令,逐之。

  大殿之上,众臣之律,言乱之惊呼;

  “众卿,此为何事?”

  秦异人言之问道,

  “回禀大王!此乃幽冥之令一案,祸及于蔡大人之全家。一夜之间,整个蔡府便化之乌有。”

  吕不韦直言露色之意,礼行之前;

  “又是幽冥之令一事?柳卿,尚未办好?”

  秦异人言直明名,责之;

  “回禀大王,此事虽尚未办好,可是很快就会有答案了,还望大王莫过于急躁。”

  柳长生言论之语,兴之礼于前行;

  “哦!此事尚未办好,却又快知答案?柳卿,何解之意?”

  秦异人疑言而语之,

  “大王!明日便可知晓!属卿之过,望大王凉之。”

  柳长生直言隐之,

  “哦!......即卿明日便揭晓于答案;那寡人也不过多急之。待明日晓知一切。”

  秦异人放言之道,

  “谢大王!......”

  柳长生躬身之礼行于殿前;

  “大王!此事尚有不妥吧!谁知柳卿之客,明日又会变之奇招;所曰:今日事,今日去;为何拖至他日?这明知晓呼,大王为何应之?吕不韦不明白,还望大王详之一二。”

  吕不韦直言无忌而怒之,

  “诶!吕丞相,寡人不是说了吗?明日便可知晓,何必急于此时;倘若明日柳卿不可办之,寡人自当会定其之罪;若明日便可揭晓之答案,那岂不是责寡人之过!吕丞相,就不必过多言之,寡人自有分寸。众卿,若无他事,便可退之。”

  秦异人言之道而行于身;

  “大王!属吕不韦斗胆,大王与柳卿之客,并非亲故;为何处处帮之?莫非大王与之柳卿之客有之不为人知之事?”

  吕不韦直言明心之过,

  “放肆!吕丞相你这是责君,责备寡人之过错,你可知罪?”

  秦异人言怒之举,挥手拍于桌台;

  众臣惊色之过,跪地而言之;

  “大王息怒!......”

  “吕不韦并非有错,不愿跪之;大王,若要责备吕不韦,吕不韦不服。”

  吕不韦言着之道,怒之行举;

  “大王!吕相爷!勿动气昂,伤于肝,静之,静之;不如让长生做东家,我们玩个游戏吧;如何?”

  柳长生言道之意而理之,

  “何之游戏?......”

  吕不韦怒之道行;

  “呵呵!游戏的本身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每人手里拿一铜钱,然后回手藏于左右掌心中,其两人不知晓,全凭猜着,猜中则算赢,反之则算输;不过别忘了,输的那人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至于何等之惩罚,全凭赢的那一人算之;谁都不要忘了,记住了,这可是一个三人行的游戏哦。吕丞相敢之?”

  柳长生言明之道,行于前,乐之;

  “如此儿戏!吕不韦不愿择之;”

  吕不韦怒言道之;

  “即吕丞相不愿参之,那就此作罢吧!大王!为此事之力辨;长生愿携大臣之众卿赴之蔡府之地,告知答案如何?”

  柳长生礼行之道,颜之真定;

  “哦!众卿,可愿随寡人一同前去?”

  秦异人道之,众臣随之道言;

  ”愿随大王同去!......”

  大殿之上,至天地遥遥相望,近水之日月同辉;

  蔡府之地,一片灰尽;众臣皆随君,君随长生,观之;

  一片狼藉之地,只是见柳长生缓步行于一梁尽灰然之处,一手拾起一把土灰;观之之久,缓手之出;随风而散,留尘之迹;

  柳长生言笑之道,回身望于君;

  “大王!你猜猜我手中之物,是为何物?”

  观之其卿,秦异人颇疑之意道着;

  “莫非你手中之物,便是那幽冥之令?”

  “哈哈!正是!如大王所言,我手中之物,便是那幽冥之令。”

  柳长生之言,众臣之惊而举望于前;

  “你说是就是啊?随手抓起一把土就说是幽冥之令;客卿之家也未必太过果断了吧!”

  吕不韦一旁言之直呼,怒之于颜;

  “吕丞相言是,不妨让我们的吕相爷试试真假!如何?”

  柳长生言道笑之;

  “荒谬!你随手抓起之土灰,便可让我吕不韦试之,也未免太过于傲视于人了吧!”

  吕不韦言谈怒起;

  “吕丞相言重了,长生之言过,望吕丞相凉之;......其实,我手中之土灰,也并非不是;”

  随而柳长生回身行于一未然尽之柱梁之旁;取火之势,燃之瓦梁之处;

  柳长生从怀处取之一包色料,众臣见之,疑而不言之;观之,色料倒于瓦梁之处,火势之暗微之至;然之,柳长生取之水来,倒于色料之处,火势燃之旺起;伴之一香气,飘飘四处,形之暗沉之天日。

  良之,

  无数之幽魂之军兵,挥刀于起前,攻之众臣,君主;

  惊悚之面,现乱之地;言之叫喊,齐齐呼之;

  随后,风然然而来;一片清明净后,众臣之君主,方才安然之举于静之;

  “如何?这一场焚梁烧瓦之戏,各位大臣,君主;各都安好?吕丞相,你可安好?”

  柳长生言之尚礼,步行于众前;

  “柳卿之客,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戏弄我吕不韦,惊扰大王!你可知罪?来人!给我把柳卿之客拿下。”

  吕不韦言之怒道,挥袖于前;

  “且慢!吕丞相不必过于急虑,寡人正有事言知柳卿;柳卿,方才之幻境,是为何?请你一一言明,不得欺君。”

  秦异人言之过道,明之;

  “是!大王!方才之所幻境,全只因我手中这包色香料,名曰:诱魂香;诱魂香,乃是一种很神奇之香料;有着催眠之效果,可以让人错失心智,从而产生幻境。这是前期鲁国之稀有之物,至于为何会出现在秦国,大王,长生还未查明真相。望大王凉解!”

  柳长生言之礼过,鞠身于前;

  “前期鲁国之物?……为何现之秦国?”

  秦异人言之疑颜,思之于虑;

  “大王!依臣之见,此物未必于鲁国之物。没准乃是柳卿之客谎话之言,骗之君臣。大王明鉴啊!”

  吕不韦怒言之疑,则明之;

  “此色香之料属不属之鲁国,并非重要;依长生之意,眼下最为重要的是,查明此诱魂香之出处便是当前之重要之事。”

  柳长生言之礼过于行之;

  “此事尚后再说吧!摆驾回宫;寡人累了!”

  秦异人言之道行,挥袖于身转之行过;

  “恭送大王!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之礼行于过处;

  天地之廖廖,众苍生之命过;悲也;喜也;且欲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