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8:00:20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谛凤珠
  4. 第一话:凤鸣于山,回响于世;

第一话:凤鸣于山,回响于世;

更新于:2018-03-18 16:53:29 字数:2143

  01开篇:凤鸣于山,回响于世;

  天道寥寥,天下亡;

  聚散无常,长空望;

  七世之道,百家唱;

  长歌朝安,吟悲桑;

  “岂哉!岂哉!……”

  黄沙滚滚,边疆之境,黄昏之近处,城墙之威严;一辆马车缓缓地向着前方的城池行驶而近。“吁!……公子,我们已经到了秦国的地界,是否要进城?”驾驭马车的是一位白发老者,朴实的穿着打扮,却是神采非凡;在马车的左侧边窗口,那一纱布之帘随之被掀起,那半张脸孔,却如此的俊美动人!

  “进城吧!”听马车里头之人的谈吐举止间,尽显的如此的平凡,安静!

  “是,……!”

  就这样子,在黄昏的落日余晖下,马车缓缓地行驶进城了。

  翌日,晨起之日,出于东方;炎日之热,正于午时;巍巍王城,屹立而起,;在这王城之高处,正有一人俯瞰着整个天下之前后。

  “大王!该用午膳了?”一太监微微言道;凉风习习,吹过那人头顶上的官冠,那一排排的碧玉名贵珠子吊坠,沙沙作响。

  “退下吧!”

  那人手势轻轻的挥摆了一下下,名贵的丝绸手袖,随之飘摇而起;

  “俯瞰天下之道,观之天下之仕臣;

  仰空长望而轻叹,却不知为何我伤;”

  看着远方,那人始终不肯离去;

  眼神郁郁寡忧,思念之远方之亲。

  正午时分;

  正所谓,叶落知秋;在一阁院里,那一片片落叶,随风而飘逸,纷飞;一少年站立于树下,抬头仰望于长空。静而久之,久而静之,叶落无声而知,思而后言之。落叶满天,终归于根底。良久,少年方才缓缓伸出一手来,等待着那一片春秋,囊入手中。

  “天下之道,吾分七家;不知所云,尔等之主;”

  看着掌心之落叶,少年淡然之神情,窃窃而言语着。“寓言;天下世间之道,一切都原于法则之规矩。”

  风悠然而起,那一白色发带随之跟风飘然而动之;

  “公子,已经到了午膳的时间了,请公子到偏厅用膳吧。”一朴实穿着打扮的白发老者轻言细语着,自若生怕惊扰了少年的赏阅之心。

  “落叶之至,起风之处,触人之心,感人之悟。”少年回眸之间,一抹浅淡之笑容,一掠而过;只是,那俊秀之脸颊间,那一双不沾世间之凡尘的双眼,透露着淡淡的聪颖。一身青色的文仕礼服,在风起之时,轻轻地飘动着。

  “知道了!......”

  平淡的言语间,少年回身迈步而行往走于阁院之中。只是身后的那一挥袖回首之间,仿若三秋之事,隔至于世间上。

  白发老者,随跟而去;

  剩下空寂的阁院里,风幽幽深长,那一片落叶,漂浮于人世间之道上。

  晚间,城门之灯火,照亮了黑夜。王城之内,宫廷之深幽。月色如皎,夜空如色,乌云如布,繁星如灯火;那一处皎洁之明月,映照在阁院之中。一少年寂静的坐落于阁院之内,观看于天下之忧。晚风之秋,思故而过于悲伤。

  朗朗之夜,楚楚清风,一清朗的脚步声,回响于阁院之中,越来越近。黑夜里,阁廊中,一如皎月之般美丽动人的女子出现于此。

  “莲姨(莲衣)你来啦!”

  黑夜里,明月之色,少年淡然而道之;阁廊之暗,掩埋了女子之色;

  “你终究还是来了!......”

  “天下之道,分之七雄,乱世之秋,决战于中;你为何要卷入这其中?”

  阁院之暗处,女子缓步而出;月色之娇下,貌似之美艳。

  “呵呵!......”

  淡淡的笑之,少年起身而行走于阁院之中;止步不前而望于夜空之月色;举止的优雅,动作之为规矩。

  “天下之道,分之七雄?乱世之秋,决战于中?......”

  少年仰望于夜空之眼神,更是专注了几分;

  “天下之久,分之必合,合之必分,这,是自然之法则。......世间之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一切都只不过是它的规律之道而已。莲姨,你又何须多虑?”

  少年回眸于女子之身上片刻,又长仰于夜空而轻叹之;

  “踏破长空停于此,观之天下心为之,不为虚名而为心,他作繁星尚人间。”

  少年之轻谣,女子缓步而齐肩来;齐破于夜空,道于之心。

  “恩师之教诲,曾有此之曰;凤鸣于山,回响于世。天下之忧,长生于留(柳);你终究还是走上了这天下人之道。”

  女子之言,故其之名;与其之道,同其之心。

  “若恩师还尚在人世,想必他也会同意的。”少年之言,颇感之深情。

  “明日,落花亭一见;与君之道,共君之事,你可熟悉。”

  女子之话,在黑夜之中却掩埋了它真实的一面。

  “伴君如齿唇之边缘鱼肉,慎知之重;我已然。莲姨,你多虑了!”少年之言道,轻轻回首于眼前之人。

  “站立于此时之久,我始终没能渗透,你为何择秦而弃于其国?”

  言谈之间,女子回身于轻步而离之;

  晚风凉席,夜帘于枕;故梦作玄,遗留之世;月色之皎洁,明亮于人心;

  少年看着女子消失于阁院中,却又轻轻仰望于夜空;

  “天道寥寥,苍生涂涂,大地之道法,我心已然;木已成舟,珏已成杯,水色之酒已,天下,便没什么可难之事了。”

  少年,挥袖留影,寂空之静,晚风之夜,一轮秋月落于阁院之中。

  此番之语,言谈于世,他们的故事,要开始了吗?

  尾声:

  战国之春秋,分子七雄;乱世由起,郡侯各政,各位其主,瓜分于天下;七雄之争霸,战立于中原。吾已为君,尔已为侯;如你之名称,动息之天下皆战。

  以一人之心,横量于天下之轻重!

  本故事纯属虚构,并非于事实;

  如有雷同,纯属于巧合之作;见谅!

  历史之路,长久而远之,虚拟于真真假假之中,不必过于较真!且望君汝海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