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3 02:40:2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此身化为腐朽
  4. 第二章 人见人爱

第二章 人见人爱

更新于:2017-04-21 11:33:28 字数:2612

  ‘赫利贝罗’,被称作伊雷奇亚帝国最喧闹的城市,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路上随处可见嬉戏游玩的贵族,牵着名贵的猫或狗在平坦整洁的大道上闲逛,关于安保,在赫利贝罗市如今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身手不凡的卫士(蓝袍)和城防卫戍军组成的联队像一行行伫立在路边的行道树,全面确保市民的人身安全。

  装修豪华的舞厅,珠宝行,美术馆,赌场,大大小小的酒馆,以及琳琅满目的商品勾勒出繁华的色彩,人们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在他们的人生中只存有欢声笑语,看不到苟延残喘的流浪汉和饥寒交迫的下层贫民,这些有碍城市风貌的垃圾,早就被隔绝在厚重冰冷的城墙外了。

  威廉和米兰达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身份卑微却能生活在赫利贝罗里,同样也是不幸的,作为交换的代价,他们的手上已经沾满鲜血,再也无法做回一个普通人。

  在赫利贝罗的中心地带,是整座城市的经济枢纽,因为,有一座大的可怕的建筑物在那里,名义上是对外开放的营业性娱乐设施,实际上却控制着全市的经济命脉。

  它便是由伊雷奇亚的公爵——法兰西斯·杰森,建立的休闲,娱乐和艺术三位一体的歌剧院——【人见人爱】。

  正如其名,每一个人见到那座高耸宏伟的歌剧院时都会叹为观止,不知不觉连内心都会完全被它俘获,因为它正是‘财富’与‘欢乐’的代言词,被金漆粉刷透亮的墙壁,在摇曳的街灯下异常壮观,顺带一提,【人见人爱】附近的灯,全是由魔力供能的,类似常见的魔法【荧光术】,但光泽更为明亮。

  歌剧院共九层,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巍然的城堡,外形也是与众不同,像一座横放的巨大拱桥,它是唯一一个可以与伊雷奇亚皇宫并肩其名的建筑,歌剧院的里面,伺候着各地的贵族,名媛,还有挥金如土的富豪,享受整片国家最为奢华的服务——美女如山,佳酿绵绵,音符跃动,恰似神仙。

  人见人爱的名气在国内业已到了路人皆知的程度,这座歌剧院出名的原因不仅在于奢华的构造,更重要的是汇集了各地有名的艺术家,他们是剧院的灵魂,至今辉煌不跌的原因。

  理所当然的,保证艺人的安全是杰森首要考虑的问题,在九层高的巨堡中,下面四层可供贵族玩耍,上面五层囊括了艺术家们衣食住行的所有起居,既满足了自身安全,又保证了出场的便利。

  盛装舞会在柔美的月色下如期进行,大厅里挤满了人,一个个貌若天仙的美女在华丽的舞台上一展迷人的风采,大家笑着,喝着,跳着,比皇家庆典还要热闹几分,桌子上摆列的都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高档酒,连盛放液体的酒杯都是真金白银。

  两个熟悉的身影,在守门人的簇拥下走进了这场别开生面的聚会,他们正是刚刚在伯爵家做客的贵宾,威廉与米兰达。

  威廉冷漠地从人群中穿过,途中有很多貌美的名媛贵族朝他示好,但他连瞧都不瞧上一眼,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而她身后的米兰达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边拿着香槟对饮,一边跳起妙曼舞姿。

  歌剧院的一层的正中央是椭圆形的舞场,旁边有两扇左右对开的门,为了维持正常秩序,其中右边那个主要供客人出入,而左边的是剧院内部人员的通道,威廉在米兰达的推搡下向左边的门走去。

  在威廉将要离开嘈杂人群的瞬间,一名贵族打扮的男子朝他呼喊。

  “在外面玩的愉快吗,那个叫威廉的。”

  像是嘲笑的语气从他的喉结里蹦出,男人坐在大厅里极不起眼的圆形桌子旁,身边还有几位婀娜多姿的女性躺在他的怀里。

  “没有回答你的必要。”威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但胳膊随即被男人沾满香水味的手掌拽住了。

  “别那么冷淡嘛,让我身边的美丽小鸟给你助助兴,如何?”男人的观察力极其敏锐,他发现右边的女人假装趴在胸口熟睡,实则已经在外套的口袋里摸索无数遍了。

  说罢,男人拉起那名女子就往威廉的身上推去,很多【利特尓】从她的手上飞落,被化妆品修饰的脸蛋顿时渗满红晕。

  (利特尓:最上级的货币,材质为伊雷奇亚稀有矿石,其拥有者大多都是富贵之人,与金币的比例为一比十。)

  “呀!!”女人尖叫,她的手腕被威廉死命握住,他看女人的眼神就像垃圾桶一样,生怕被污秽沾染衣襟。

  “离我远点。”快速,不屑的说完这句话,将女人重新扔回贵族男人的胸里。

  酒杯被粗鲁的动作碰倒,里面红得像血一样的葡萄酒浸涌在贵族男人的衣服上。

  “少得意忘形啊,下三滥!”男人奋然起身,拳对拳,手对手,他和威廉板在一起,二头肌隆起,试图用强劲的臂力把威廉扭打地上,但两人的力道可谓是分庭抗礼,就这样僵持在一块。

  “停下!格拉汉姆,再继续无理取闹下去,我可不会袖手旁观。”发现情况不对的米兰达抄小路赶到他们的身边,刚才满是快乐的脸上笑意全无,发出予以警告的冷酷声音。

  叫做‘格拉汉姆’的贵族男人,听到米兰达的警告后,反射性地减少了力度,接着,他注意到越来越多的目光聚集在他们两人身上,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情愿的把手松开了。

  “下次,我会连本带利一并奉还的。”格拉汉姆呷了一口酒和威廉怒目相对,不过多了份厉笑,这两人就像天生一对冤家,认真起来的话,会把对方折磨到死才罢休。

  “这句话应该是我的台词——”

  “好啦好啦,咱们走,不理他。”

  当威廉准备要说下一句话的时候,米兰达陪着笑脸,硬是把他劝住了,两个既亲近又显得疏远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左边的通道中。

  通道并不狭窄,甚至有市内的人行道上那么宽,可一到晚上就免不了座无虚席的情况,因此雇来很多佣人,威廉和米兰达在他们中间行走着,尽管步调减慢不少,但那些佣人似乎对这两个人有一种特殊的敬畏之情,很礼貌地把道路让开,然后继续工作。

  就这样顺利到达了二层,那里是专门为一些高雅客人准备的古典乐演出,总算从喧闹嘈杂的环境中解放了,威廉目不斜视地向三楼走去,乖如温顺猫咪的米兰达朝那些客人扫了一眼。

  “克里夫好像回来了。”她轻声轻语的说,脸上带上一丝莫名的喜悦.

  “没兴趣”威廉继续走着,两手稍微整理了下被格拉汉姆弄乱的衣领。

  米兰达摆出失望的表情,对威廉抗议起来“喂,威廉,他来的话,咱们就是【假面舞会】最强三人组了喔。”

  (【假面舞会】是法兰西斯·杰森名下的皇家阵容演艺团体,共五百六十七人,专门为各地的权贵提供一流的演出,大大小小的庆典,宴会,私人派对,甚至伊雷奇亚大帝的子嗣庆生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由此可见,任何艺术团体都撼动不了【假面舞会】的霸主地位,但其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杰森在暗地中组成了一支神秘力量,包括威廉与米兰达在内,一共七名契约者者形成了就算和军队硬碰硬也绝对不会被击溃的存在。)

  听到这,威廉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