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9:41:5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水流今生
  4. 第二章 离村

第二章 离村

更新于:2018-03-18 20:22:37 字数:3175

  李志身体被这黑气所入侵,只觉得身体中如同受了百虫撕咬一般,身体不禁蜷缩起来,口中痛的嗷嗷直叫。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李志才从这痛苦中解脱出来。

  只见李志此时浑身上下竟附着着一层厚厚的黑色杂质,周身远看仿佛是一个黑色的虫茧一般,竟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臭味来。

  李志此时也顾不得太多,立马跳下旁边的小溪中,擦洗起身子,边擦边呕,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身体里,为何会有如此多的脏东西。等他洗完再看李山时,只见李山已从一开始初见的中年模样变成了一副白发苍苍的老年模样,仿佛在这李志疼痛的一个时辰里,他竟度过了几十年一般。

  “我时辰不多了,你随我看看这天。”此时李山的声音竟也是有气无力一般,他说完便不在发话,只是一直看着天空,李志不敢造次,取了一个铲子,便开始挖坟。

  等李志挖完之后,已经是两三个时辰之后的事了。“前辈,前辈。”李志大声呼喊着李山,见李山毫无动静,确认李山已然逝去。死者为大,李志便将其埋入坑中,立碑之时,李志想了又想,刻下了“无族人李山之墓”,这是李志第一次见人身死,以前的人死时,李志只在远处,而今近前看到一个人的生死,不禁感叹生命之短暂,李志想起李山说的仙人之能,便在心中立下了长生不老的愿望,在李山的墓前拜了三拜,收好李山交给他的三件东西,便撑了竹筏回家去了。

  时间已是黄昏,野雁成群乱飞,正如李志此时的心智一样,不知如何向养育自己多年的义父说出自己想要放弃去京城赶考,而去踏上那未知的仙路的事情。但不知不觉间,已到了村门口,李志心想不如走一步算一步,但这一路走来自己求仙之心不觉间竟愈发坚定起来。

  “老头子,我回来了”,李志摸摸了自己身上的储物袋,便独自回房中去了。村长看见了李志这个样子没有搭理他,独自抽着水烟,吞云吐雾起来。李志回到房中,在一个抽屉中取出一个碧绿的玉佩,那玉佩是某一年李志在山上某个地方捡的,李志一看就是一个好东西,便取回家中藏了起来,准备以后变卖了当做孝敬老头子和去京城的路费。如今遇到这个所谓的仙人李山,就像是上天让他追随自身的命运一样,去寻找父母丢弃他的证据。至于那血誓飞虫他并不当心,凡人不过百年寿命,遇到一个大病,或者一个饥荒,也差不多是四五十年的时光,同样是死还不如拼上一拼。他虽未成年,但幼年的颠沛流离的生活,使得他的心智比起同龄人可说是坚毅百倍都不止。

  说完他离开房间,盯着村长老头子不知该如何开口。村长看到李志这踌躇不定的神态,问道:“过了一天你怎么如隔壁家王寡妇的女儿一样,扭扭捏捏的,不似个大男子汉啊。”李志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一天的,索性把心一横,说出了自己这一天的巧遇那儒生道人,并被其下了虫蛊之事,并答应那道人为其复仇的事情。

  不料村长听完之后,却哈哈一笑,摸着李志的头,说道:“我们罗云村从三百年前起便有了仙人之说,如今你亲自遇到仙人,便是你自身有这缘分,我与你相逢也是缘分,你又怎可因为我这缘分,放弃你这缘分呢,爷爷明白这小村子留不住你,今晚我带你去见个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把这壶酒喝完,哈哈。”

  李志心中不觉得奇怪起来,这村长老头子自打抚养自己起,便未曾和自己说过修仙之类的事情,唯一有些关联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抛弃自己寻仙之事了。今日自己本以为,不说是棍棒相向,起码也得是一顿骂才是,他都准备若是老头子不信,便带他前去李山墓前,不想老头子竟一口答应了下来。

  到了夜深之时,沿着蹒跚的山路,二人一路走上了罗云山,夜间的罗云山此刻却是格外的冷,但竟不觉间有些仙气缭绕之感。李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村长手中提着一个皮袋,布满老茧的双手依然紧握着那个皮袋子。李志心中满是疑惑,从他到这村长老人的家中已有足足十二个年头,但不从未记得这布袋。

  李志不禁发问:“老头子这破袋子从哪里摸出来的,这么宝贵,拿的这么紧。”村长老头子答道:“到了那里我再告诉你。”看到村长老爷子难得的正经起来,李志只好按下自己好奇的心,接着看路了。

  到了一片松树下,老村长从那个布袋中取出一个画着八卦符文的竹筒,将其中的八个竹签一次按着方位立于土中,等着做完这一切,按着李志的头便是三个大响头,口中念道:”不孝子孙李鹏海,携义子李志见过老祖宗。”

  这是李志第一次知道村长老头子的真名,之前并不是没有问过,但是每次一问都被老头火恼的打断了。李志不由得重新打量着这眼前的松林,只见地面突然颤动起来,李志一不当心摔了个大跟头。这罗云山的山顶上竟然时一片墓穴,只见那碑上书写着金丹道人李志英之墓。这墓穴很是讲究,李志不敢造次,立马跑到村长老爷子的身后,道:“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老爷子你的真名,不想老爷子你还有这神通啊?”

  “这哪是什么神通啊,只不过是祖上传下来的祖坟的开门口令进去吧。”说完便拉着李志走到碑前“我之前不告诉你我真名并不是我不愿,而是我这祖上有规矩,但凡未找到祖宗传人,便永不显露真名,修仙之路,步步为艰,稍不当心,陨落入土,仇家上门,这是常有之事。修仙与人斗,与天斗,与地斗。我这一脉原也是修仙世家,只可惜后辈人丁不旺,到了我这辈更是断了香火,我原想继承,但奈何天不从人愿,修仙需要逆天的资质,百人莫存一,千人莫存十,你可知仙路之坎坷?”村长李鹏海看向李志那坚毅的又稍显稚嫩的面孔,只见李志坚定着朝着自己点了点头。

  “我本来原以为你不肯入仙路,也不愿勉强与你,奈何你仙缘深厚,竟然有此一劫,此乃天数。我虽未踏上仙途,但也有好好参悟祖宗留言,自知天命不可违,你我也算父子一场,我便给予我这家传吧。我祖上也曾出过金丹老祖,留下数本修仙功法,但这八百年来也都慢慢遗失,灵石丹药也未有留下太多,你小时我喂你吃下的便是最后几粒,那乃是“培元丹”,有固本培元之效,你以后迈上仙路便知其可贵,这是其一。其二便是我这手中的乾坤袋,也叫储物袋,这小小袋中有足足十米见方的空间,这储物袋就是凡人也可催动,以后收好,记住财不外漏,等闲不可视人,明白了吧。爷爷教你这储物袋口诀之后你便可自由收纳物体,但其中不可留活物,只可存死物。其三呢就是这灵虫袋,这袋中有我族中留下的黄级三品的死人蝶,此物需要人血喂养,一月一次,此物乃是我李家家传密宝,五步之内取人性命不是难事,但要小心别被人将这死人蝶毁了去,以后你身入仙路不免争斗,此物需好好保管,不过需得我李家的口诀才能催动这群蝶虫,你要记好。”

  说罢,拿出一把刀,取了一些李志的鲜血涂在那袋子上,口中念念有词,念完,脸上一白,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吐于袋上,“好这灵物已经重新认主,以后别人也动不了你这袋子了,那乾坤袋中有着些许银两,本事留着让你去京城赶考成家立业只用,而今便原你这仙梦吧,我解了这灵物袋的血印,怕已是时日无多,你我虽不是亲生父子,但我是一直把你当亲儿子看待着的,往后你的路爷爷再也不能陪你了。”村长用力说完后,便也去了。

  李志心中不免悲恸不已,早年吃遍百家饭,直到遇到李鹏海,才过上有个家的生活。而今又只剩他一人了。李志将灵物袋,乾坤袋都一一归好。抬头一看这松林竟也是个鸟语花香的僻静之处,索性就近让村长入土,在坟前拜了三拜,又取了些野花种子埋在附近,道:“不孝子李志未能报答养育之恩,只得望义父死后在这松林花草只间有个好归宿吧。”说完这片庞大的墓穴又沉于地下,李志拿起乾坤袋中的铲子用泥土将这一切埋了起来。李鹏海并未传他开启这墓穴的口诀,李志心想估计是不想自己过于痛苦,值得在墓穴所在的松林呆了七日,心想守了头七也算是还了村长老头子的养育之恩

  干完这一切,已是第二天清晨,他又问村中的乡亲拿了些兰花种子种在那儒生道人李山的墓前,在道人墓前庄重立誓,必修得真仙为其报仇云云。拜了几拜,便独自回到居住了十二年的家中,取出所有能用之物,一把火把,将其屋子点燃,离开了罗云山。李志拿出道人给予自己的地图,看了看日出之地,认清了方位,寻着图上的地址便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