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6 21:45:00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数千万年之后的某天
  4. 第一章 幻想世界001~真实世界002

第一章 幻想世界001~真实世界002

更新于:2017-04-20 21:17:01 字数:5481

  幻想世界001

  无聊,空虚,寂寞……现在,我所面对的究竟是什么呢?

  但无论是哪个,都不能解决问题,忙绿,充实,或者人与人间的感情,都不是我想要的。

  那么,我想要什么?

  力量。

  不过,这个世界的最强力量,已经全部聚集在我身上了,除非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与神祇之相遇,否则在这世界便没有更强大的力量去追寻了吧。

  而且,力量不是答案,我知道的。

  那么,我为什么无论在何时,力量是唯一的,仍然对能我保有哪怕最后一点的吸引力的事物呢?

  那是……永远在追求更高的人类本性吧?

  是本性吗?

  总之,我在追寻答案,一个不知道的问题的答案,虽然不知道,但如果那种问题真的存在,应该是某种非常终极的问题。

  例如,意义?永恒?无限?本质?尽头?类似这一类的词汇?

  我不知道。

  即便是花了110年走遍大陆,以局外者的身份去观察和思考所见所闻,以代入者的身份去体验和分析所感所受,我仍然不知道。

  除非问题本身不存在。

  但是,问题本身是否不存在,无法证明,亦无法伪证。

  退一步说,如果它不存在,那我该怎么活下去?

  活下去的理由是什么?

  什么都不想做,仅仅坐在这里,但思考不可能停止,如果什么都不想的坐着,那是与死亡无异的,正如没有运动,时间的概念便会消失,没有物质,空间的概念便会消失。

  可是,思考什么呢?魔法?武技?音乐?绘画?雕塑?小说?地理?宗教?国家?爱情?友情……都很无聊的,吧。

  无聊的事情怎么可能有兴致思考下去呢?

  但是,如果一切都没意思了,那么我又是为什么理由在继续活着呢?还是所谓的生物生存本能?

  我似乎确实不想死。

  所以我需要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那是一个答案,一个尚不清楚问题内容的答案。

  “回忆”是我目前认为可行的一个解决方案,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就这样沉浸在回忆中,那似乎不属于“无聊,没意思。”

  但是那不应该是答案。

  所以作为第二方案暂时保留。

  首先,应该尽我一切努力寻找作为第一方案的答案。

  我在寻找着。

  ----------------------------------------------------------------------------------------

  真实世界001

  Acher在查询联邦数据库,因为他需要的仅仅是十个世纪的世界数据,而且限定范围,所以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在每秒115MB的速度下用了4331秒完成全部下载,事实上,如果Acher的脑构造更加坚韧,搭配B2级接口这个耗时完全可以降低到十分之一。

  Acher查询的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年代,甚至老到已有国家但科学概念尚未出现开始,一直到初级信息时代。

  因为资料已全部存入大脑,读取速度与进行视觉阅读是十倍乃至百倍之差,不过那也仍然是需要漫长的几十年才能消化的庞大资料,大型计算机联机或许可以提高逻辑思考和运算速度,但对提高对陌生信息的理解速度并没有太大帮助。

  Acher花了一个月获得了一个大概总况。

  Acher发现那时的人类与现在有非常多的不同,例如,那时的人类对“个体”的感知方式,如果面前有一个自己站着,那么他会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对面站着的那个自己是冒牌的自己,又或者,如果一个人将自己的思想编辑为程序在计算机中运行,然后自杀,似乎他不会认为自己进入了计算机,再或者——渴望解脱的自杀者。

  对于进入克隆时代,记忆记录时代的人类开始,以上的同样事件将演变为:如果面前有一个自己站着,那么,他相信这两个都是自己,当然,根据法律,不能有两个同样的人同时存在,于是一个人会去死,他不会害怕,因为他从不认为自己死了,而是免费体验一次假死亡,至于这两个人谁去死,取决于很多因素,但通常来说不会发生一个“自己”拒绝死亡的事情,因为他深信自己并没有死。

  对于第二种情况,是类同的。

  对于第三种情况,他绝不会认为自己跳楼就可以解脱了——医院会克隆一个他出来,所以自己从来就没有死。

  对于第三种情况,假设同样知道会被克隆复活,但相比新人类,古老人类的看法会是:“我就是我,我现在死了,解脱了,那个克隆出来的我关我什么事?”而新人类则不会这么想,两种人类其相互的想法在相互看来都是不能接受的。

  那时的法律规定:“通常,记忆相似百分之99.75,可以判定为一人,如果相似度低于此,则需要按相关法律程序判定销毁其中某个体”“一个个体在世界上同时只能以一个意识体形态存在,如果有复数意识体形态非法存在非法拒绝销毁,则由政府按相关法律程序强制执行对其余的销毁”

  古老人类与新人类之间的这种差异,实质上是对意识个体感知方式的差异,前者关注于整个从起源开始的,整个时间段的物质存在(一个人从出生到意外死亡,现在克隆一个完全一样的,记忆无缝的,其家人未必接受这个克隆体是自己的孩子,他们关注起源,而起源于机器中的生物不被他们认同),后者关注于其记忆,思维方式的构成,只要此点符合条件,他们便能接受该意识体以多少数量,何种形态进行存在。

  当然一切不是绝对的,Acher发现在古老人类时代也有相当数量的古老人类倾向新人类的个体认知方式,在新人类时代同样有相当数量的新人类倾向古老人类的个体感知方式,而在更后期,超信息时代开始,每个人类的思想越来越精密开始,他们则更能同时认可两种感知方式并按自己意愿让自己更倾向于何种——事实上,后期大量思想精密的人类做到了自我掌控,按古老人类的说法,大概超信息时代的个个都是心理学家,哲学家这样的吧。

  抛开个体认知方式,Acher发现有那时的人类还有非常多的不同,这些不同本质上来说是时代,科技等多种因素的差异所造成的差异。

  但是,Acher在寻找答案。

  当文明发展到巅峰的时候,某些方面,并不见得比那些古老人类高明多少。

  现在,Acher尝试从古老人类的文明中寻求答案,或者,至少是参考,提示,或者更多的可分析数据。

  但愿能有所进展。Acher在心中祈祷。

  -------------------------------------------------------------------------------

  幻想世界002

  九千层台阶的世界之巅,仿佛触手可及的明净天空,无边无际的空间向四面八方延伸构成广阔苍茫的世界。

  视线越过山顶,无论向哪个方向,都只有模糊一片,绝对的高度禁断了除模糊的地平线和海平线之外的一切景象。

  对了,这里的夜晚偶尔会有极光,彩色的幕带横仰头顶,如梦如幻。

  不过,再宏伟,再美丽的景象,在时间面前也将失去它的魅力,坐在世界之巅,我仅有的活动只是看着虚空浸入思考,和每天一次的进食,食物是用冰系魔法阵储存的足够一年量的猛犸肉和一些蔬菜水果类。

  但现在,似乎有些意外。

  有人来了。

  刚刚注意到这一点,剧烈的白光便充斥了整个视线,空气在翻滚,身体受到了每秒125点的灼伤伤害,规则同时提示“目盲7秒”。

  胸部的剧痛,“穿透伤害334,耐力恢复速度减百分之75”

  脸部如同被高温能量冲过,“灼伤,致命一击,击晕2秒,伤害350”

  箭矢在刺入,刀剑在划过,冰冷,电击,火焰,削弱,召唤,以及各种武器附魔的生命吸收,魔法吸收,剧毒侵入……3400的生命在不到7秒间降到500以下。

  很痛,非人可以想象的疼痛,同时受到这么多种种类繁杂的攻击,我绝对是史上第一人。

  但是,这样就可以结束了吧。

  我没有自杀的决定。

  但如果是来自外界他人的,只要我不反抗,便,可以消失了。

  那样的话,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过去,现在,未来,知道的,不知道的,拥有的,没有的,全部都将结束,离开一切,甚至可以借唯心主义说,世界在我死亡之时便随之消失了,来增强死亡体验呢。

  不过现在看起来可不是什么很好的死亡体验呢,剧痛,表情大概也是狰狞的吧……目盲渐渐解除,生命205进入濒死状态的我抬起头看向这些不友好的访客——大约40多人,各种年龄各种职业都有,并且实力大概全部是人类中精英级的。

  那么,动手吧。

  还是说,要折磨我呢?

  “沃顿·费杰夫斯,种族诺德人,身份龙裔,多个领地的贵族,冬堡法师学院前首席法师,雪漫战友团前成员……于纪元3005~3007间以黑暗兄弟会身份刺杀多名各国高层12名,以盗贼公会身份大型作案46起,可靠情报称曾与多名邪神达成合作,并曾经追求亡灵力量血腥屠杀整个石湾村……等罪行!现在,全大陆对你进行讨伐!”

  那么,快点动手吧。

  “真棒的表情啊!没想到有今天吧!与邪恶为伍者的报应!”

  表情很糟吗?不管了,总之你们快动手吧,这超级痛的唉……

  “带回去!由帝国对你的罪行进行审判!”

  啊啊,那可不行啊,走整个审判程序没个3,5天估计结不了,而且大概也不会死,帝国会考虑我剩余的利用价值之类的……

  不过被打到这个程度,就算是我也没法面对40多强者绝地反击啊。

  啊,真是没办法,那就这样吧……

  接着,没有任何预兆的,风景切换了。

  血红的雾气,怪异的大树,疯狂魔神谢尔格拉赋予的能力,精神幻化世界。

  一切是如此突然,可见度不足一米,屏蔽探测魔法的血雾,圣灵系魔法快速治愈的默发恢复100HP,脱离濒死状态,100级的潜行滑翔瞬间后退,面前的一名战士和法师立刻反应向前攻击,后方一排附魔的箭矢瞬间构成一片范围的无差别打击。

  100级潜行屏蔽所有声音和气息,狼人变化施展,无差别打击中HP急速下降至35点,狼人状态免疫濒死,速度不减继续逃离,恢复施展,隐身施展,在100级幻术下所有魔法全部是无声释放。

  血雾是常规手段难以驱除的,所有可以施展无差别打击的人都在数秒间反应过来,释放各个方向上的无差别打击,但我已经远离攻击范围之外。

  HP不断恢复,MP急速增加,我没有携带任何装备,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我所掌握的魔法,武艺,天赋和魔神的赐予。

  地狱,恶魔战士召唤。

  熊熊的地狱烈焰,三名全身战甲的恶魔手持地狱炽热之剑向前冲去。

  “彭——”雾气被驱散,似乎是对方一名占星师,比想象的要快。

  此时我已在与恶魔战士的相反方向,HP恢复至890,MP现在剩余400,不多,不过,还有龙吼。

  “——!!!”晦涩的龙语,不卸之力!一切吾等面前之物全部推开!

  绝对的力量,即便是重盾战士也无法抵抗的,面前正方向的20多人全部进入至少1秒的摇晃状态,并全部跌向恶魔战士那边。

  这样,就差不多了吧?

  右手凝聚幻术系魔法,左手利爪聚集着地狱恶魔之子赐予的剥夺血光前冲。

  最后的一次战斗爽快吧。

  “刺——!”颈部的剧痛,“穿透,电击,致命一击,伤害560,撕裂伤害每秒38,持续10秒。电击麻痹2秒。”

  我倒在了前冲的路途中。

  更多的攻击接连而来。

  那么,终于结束了。

  ------------------------------------------------------------------------------------------

  真实世界002

  Acher一直没有找到很有价值的信息。

  其实Acher一开始就预料到这种结果,但哪怕一线希望,Acher也要去尝试。

  Acher不希望自己的导师抛弃人类身份。

  为了这个意愿,Acher可以进行一切可能的尝试。

  半年的消化吸收,虽然消化的不足总资料的十分之一,但Acher的内心已经承认那不可能了。

  一开始就知道的,古人类与自己这一代人类的一个关键性不同是寿命。

  不超过150年,事实上,从20岁开始大脑就开始衰退了,在中年,老年后这种衰退会更加明显,可被观察。短暂的生命让那些古人类碰到这种事情的几率很小,而实际上,即便是碰上的那些古人类,也算不上真正的碰上,因为他们碰到的那些是可被解决的。

  Acher自己尚未碰触到那个极限,只能从理论上理解,最多进行一定程度的感受,但始终不完全。

  Acher打算再去见见自己的导师,再听一遍整个理论,还有整个文明的现状。毕竟50岁的Acher还很年轻。

  关闭私人世界的运行,Acher进入了公共世界,判定最优路线,Acher进入了管道,前往导师的私人世界。

  当一片虚无中视觉信息等感官信息重新接入时,Acher知道到达了。

  这是一个三万平方的小世界,河,湖,海,山,森林,沙滩,荒漠……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被微缩化的,其实Acher的导师所分配到的资源不止这么一点,不过导师说他不喜欢太大的世界,他不希望这里是一个规模等同真实的世界,而希望一切是被微缩化的,只有一万平方的海,只有一千平方的森林……这样微缩化的生态系统,让导师觉得有着一股他喜欢的浓浓的实验室感觉。

  不过,Acher的导师不是只研究生态系统一门课题的,事实上,漫长的,甚至可以说无尽的生命让他们有时间去研究无数的课题,花一千年研究高速运动,花一千年研究绘画,再花一千年研究微观生物学是完全可以的。

  Acher已经向导师发送了信息,不过导师说他有一个实验正在进行,稍微等一会。

  当然,这个实验不是进行在这些虚拟世界中的,是在外部的真实世界,毕竟,虚拟世界中的每一个规则都是人为设定的,如果在世界程序中设定一个时间概念,空间概念,光全部使用一个没有光速参数的瞬间光照系统软件,那么在这个虚拟世界中你永远别想研究出相对论了……所以研究某些未知的东西还是要在外部真实世界中研究最好,因为你不确定是不是把宇宙中的所有参数纳入了你的虚拟世界设计中。

  Acher在沙滩上等待着,海风拂过面庞,淡淡的,很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