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2:15:0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末时代游侠
  4. 第一章:死而复生(一)

第一章:死而复生(一)

更新于:2018-07-02 21:16:36 字数:3429

  “我擦!这是什么鬼地方!”

  杨杰伸着舌头疲惫如丧家之犬,在望不到边际的废墟中没命地狂奔。十几架高速飞行的机甲在身后穷追不舍,从推进器中喷薄出的气流锐声尖啸似无形的薄刃,凌迟着双耳。他在疲于奔命之余不时地左顾右盼,打量着眼前陌生的世界。

  铁灰色的天穹和覆满尘埃锈迹的废墟是杨杰目光所及的一切。一幢幢高楼在时光经年累月的冲刷下,残留一副破败的轮廓,仿佛风化的沙丘,随时都有可能轰然倾塌。

  “我擦!未来末世?难道是传说中的穿越咩?”

  除此之外,杨杰再也找不到更合理更科学的解释了。

  一声凄厉的嘶鸣,划过长空。

  沿着坑洼的道路,撒丫子狂奔的杨杰耳廓微颤,大脑神经倏忽闪烁着危险的信号,身体本能地向前跳跃,双腿刚刚腾空,一束雷射光束接踵击中地面,生与死相差一线。腾空的双腿来不及着地,背后一阵轰然巨响,爆炸的余波似千层巨浪,冲击而来,将他狠狠地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条流畅的抛物线。

  急坠中的杨杰眼看着就要撞上坚实的地面,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本来就不帅,若再摔个破相,下半“身”的幸福估计也要跟着完蛋了!

  面对即将到来的与坚实地面的亲密接触,杨杰内心发出了无力的呐喊。

  “老子可是穿越者啊,说好的主角光环呢!!!”

  嘭!

  闷响过后,一篷尘埃弥散开来。

  ……

  杨杰,男,二十五岁,本是公元2015年一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丝”。最大的兴趣爱好是玩游戏和“研究”岛国文艺(包括岛国动漫,岛国爱情动作片)。人生最大的理想:

  “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摘自《万万没想到》台词)

  理想虽然很丰富,然后现实却是骨感的。

  万年小职员的他,只能两眼泛光,望着丰胸翘臀从身边摇曳而过,迎着袭人的香气,口水潺潺……

  寂寞难挨的岁月,在左手与右手的交替中,日复一日。

  杨杰这朵长在路边的野菊花,终于在他二十五岁的那一年,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他从高中时代就倾心爱慕的女神在几经“高富帅”转手之后,终于看破“红尘”,蓦然想起杨杰这一副尘封日久的备胎。

  于是,在杨杰二十五岁那个炎热的夏日,初坠爱河的他像被人灌了两斤二锅头似的头昏脑胀地从银行卡里取出了积存了小半辈子的五万块钱,与心中的女神携手共游“三亚”。

  入住酒店的第一晚,在二十五年生涯中,未逢一滴甘霖的杨杰,急不可耐地将“女神”按倒在床上,当冗长的前奏结束,即将进入正题的前一刻,“女神”却挣扎着将他推开。

  “你的套呢?”

  杨杰顿时被浇了一盆冷水,懊悔地拍着脑袋。

  “你妹的!我竟然忘了买套了!”

  “女神”的立场很坚定,杨杰软磨硬泡未果,只好硬着头皮,三更半夜上街买套。

  就在杨杰买套途中,一颗天外陨石倏忽坠落,像长了“氪金狗眼”似的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

  当巨大的黑影压顶而至,心生警觉的杨杰仰头凝望巨大陨石坠落的一瞬,脑子里闪过生平最后一个念头。

  “开房一定要记得买套,不然要遭天谴啊!”

  随后,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陨石的坠落并没有对地面造成撞击的效果,当它砸到刘康烨之后,空间微微扭曲了一下,竟然消失不见了。

  如鬼魅般袭来的陨石又如鬼魅般地消失,悄然无声地带走了一条微不足道的生命。此时此刻,躺在软床香被中的“女神”,也决然想不到,灯光昏黄的长街上正上演着一幕“套套引发的惨案”!

  就在下一个千分之一秒,陨石穿越了空间,落在珠穆朗玛峰顶。而杨杰的下场也并非被这块似长了氪金狗眼般的陨石砸成了血肉模糊。在陨石与他头顶发丝接触的一刹那,他的整个身体以不可思异的急速融入了陨石中。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不科学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总而言之,那块陨石就如同《西游记》中的“补天神石”一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降临在珠穆朗玛峰顶,渐渐被冰雪覆盖,无迹可寻。经年累月,陨石的内部,缓慢地形成一个人形轮廓,如同包裹在怪异**内的胚胎。

  春来秋往,物换星移,转瞬千年……

  ……

  “呸!呸!呸!”

  杨杰撅着屁股从巨大的坑陷中爬了起来,吐着满嘴的尘埃。他检查了一遍手脚,确定自己的四肢健在;再摸摸脸,容颜英俊如故,不曾破相。

  悬到嗓子眼的心,缓缓回落胸腔。

  “咻!”

  空气中再次划过一声长啸,一束紫光穿过灰色的尘幕径直袭来,杨杰双腿一蹬,腾空跃起,又一次与死亡擦踵而过。

  身体再一次划出弧线,坠向远处地面。

  “呸!呸!你妹啊!当老子是皮球吗?”吃了一嘴尘土的杨杰很郁闷。

  惊魂稍定,鼻翼捕捉到一丝怪异的气味,循着微弱的气味徐徐转过身来。

  随着尘埃缓缓散去,杨杰的双眼越瞪越大,几欲眶夺而出。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仿佛刚刚撸完一管,四肢虚软无力,裤裆里一片湿热。

  头顶“主角光环”的杨杰哥,很不争气地吓尿了!

  ……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都他妈的没长耳朵吗?实验标本要是少了一根毫毛,老子砍了你们这帮蠢货的脑袋!”

  周魁是一支雇佣兵的首领,三个月前接下一单生意,带领手底下一百多号兄弟,深入杳无人烟的荒原,在一处隐秘的实验室中担任警卫。

  这个实验室建在地底深入,与世隔绝,周魁已经整整三个月没碰过女人了,憋了一肚子邪火。一日三餐吃的都是合成食物,嘴里都快淡出鸟来!

  日子过得是苦了点,但佣金丰厚,干完这一票,足够让他在红灯街的温柔乡里泡个一年半载的。

  今天早晨,实验室突然发生了一场意外,一直关在培养槽里的实验标本狂性大发,一拳击碎了槽壁,逃之夭夭。

  那可是能够阻挡螺旋穿甲激光束的超高强度合成玻璃啊!也不知道这位“猛兄”的拳头是什么做的,竟然一拳就把它击碎了!

  这位“猛兄”从培养槽里出来后,一路横冲直撞,逃出了实验室。周魁临危受命,带领十几台机甲,追捕逃走的实验标本。

  上头的命令,是要将实验标本完好无损地带回实验室。所以挂载在机甲上的各式武器,俨然成了摆设不能动用。

  周魁一直没有想出制服“猛兄”的有效策略,只能命令手下不许开火,希望这位“猛兄”体力耗尽,乖乖束手就擒。

  忽然间,不知是哪个蠢蛋竟然连续射击了两次,万一在“猛兄”身上射出一两个孔,实验室里那帮老混蛋又有削减佣金的借口了。

  “老大,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小心……”

  通讯器里传来一名手下唯唯诺诺的声音。

  他的这十几架机甲是早在五十年前,“圣域”军方退役下来的老古董。经过改装,加载了一些先进的雷射激光武器,却是采用十分原始的按键加摇杆的操作系统,操作难度比新一代的神经感应机甲复杂了几百倍,倒是难为了手底下这帮看到女人就流口水的蠢猪。

  “老大,老大,前方发现一座生化母巢!”

  周魅内心顿时像砸落了一块千斤巨石,险些一口气上不来,活活闷死。

  “巢穴面积多少?”

  “至少有五六百平方米!威胁等级为红色!老大,我们……我们撤吧……”

  周魁嘴角微微抽动,恨恨咬了咬牙,“撤退!”

  一声令下,十几架机甲喷薄着螺旋状的气流,齐刷刷地华丽转身,片刻功夫不见了踪影。

  周魁用力地推动加速杆,脸色阴霾。他空手而回,丰厚的佣金自然也成了泡影,但钱再多,也要有命花才行。那帮老混蛋要是逼得太过份,大不了把实验试洗劫一遍,反正这年头的雇佣兵,扛起战旗叫雇佣兵,放下战旗就是一群土匪!

  老子是土匪,老子怕谁!

  ……

  “我擦!!!这是‘神马’?生化危机咩?”

  杨杰哥面色铁青,四肢僵滞,脑海里不停地闪烁着逃跑的念头,双腿却像浇灌了水泥似的迈不动步子!微微颤动的视线内,三头血肉鲜红如恶犬模样的怪物,缓缓走出尘幕。龇牙咧嘴,粘稠的液体从牙缝中渗出,垂挂在嘴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

  闪念瞬间,一头“生化恶犬”朝杨杰扑了过来,巨嘴张开,身体沿着嘴角撕裂开来,身体中布满密密麻麻的森然利齿……

  杨杰头皮一阵阵发麻。

  “可误啊!身体动不了……又要死了吗?咦……为什么这个‘又’这么的奇怪!”

  生死一线。

  一道银光划过,扑来的“生化恶犬”凌空停滞了一瞬。下一瞬,血水滋滋飞溅,仿佛迸射的红色烟火……

  与此同时,一束黑色绸缎般的长发在空中甩出一道修美的弧线,长发盈空的身姿,在半空中蹁跹若蝶,曲膝落回地面的一瞬,绷紧的臀部展现出令人心悸的完美曲线。

  被腥臭的血水溅了一脸了杨杰哥努力瞪圆双眼,捕捉到了这一幕惊心动魄的瞬间。

  “好圆,好翘,好挺的密桃臀……”

  鼻腔一阵温热,两道鼻血缓缓流出。

  许是在荷尔蒙分泌异常的催化之下,杨杰哥绷紧的神经终于短路了,两眼一黑,倒地昏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