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21:2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皇朝重铸
  4. 第一章 爷孙夜谈

第一章 爷孙夜谈

更新于:2018-03-16 21:52:14 字数:2407

  雨夜,伸手不见五指的长街少年显的孤寂的背影有近到远向长街的尽头走去!冰冷的雨滴不见任何怜惜的落在少年单薄的身体!雨水的冰冷刺激着少年,少年瑟瑟的发抖。

  长街的尽头是一个破落的房子!房子内没有这个年代熟悉的电灯只有微弱的烛光在那里支撑这整个房子的光明!屋内床上躺着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者。他在笑,可是他笑的是多么的狰狞又笑的如此的洒脱,好似自己即将解脱了世间所有的牵挂..........

  门开了,浑身发抖的少年进来把手紧紧的靠在微弱的烛光下,小小的烛光又怎么能温暖少年的身体呢?随着少年的少年双手掩盖着烛光,屋内一片漆黑,仿佛这里是无人居住似的!

  小天.....小天........躺在床上的老者不停的呼唤着!

  “在呢,爷爷我刚回来!”屋外的少年很快的跑到老者的床边。

  老者慈祥的看着小天“天儿,已经十五了吧!”

  “是的啊!爷爷你不会忘了吧!哼哼.爷爷竟然忘了小天的年龄,再也不理爷爷了”卢天很气愤的坐在床头不说话。

  “爷爷怎么会忘记天儿的年龄呢!”老者轻轻的抚摸着小天的头部“天儿、爷爷恐怕不行了转眼间你都这么大,爷爷也放心了”。

  “什么不行了,我要爷爷一直的陪着我”!卢天带着哭音的声音,完好无缺的暴漏了他的年龄。

  老者会心的一笑“对、对、对爷爷要一直陪着天儿”

  “天儿,爷爷今天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好”小天最喜欢听爷爷说故事了。

  风,慢慢的从外边侵蚀着屋内,随着烛光的闪闪烁烁显得屋内格外的孤寂!

  老者说着说着思绪飘到了很远~很远~

  卢霸龙今天看你死不死,霎时间一百多人挡住了卢霸龙逃走的道路

  “龙哥我们殿后你们先走”这人很是焦急。

  卢霸龙看着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卢霸龙创建皇朝已有二十年,这么多年走来!我发现自己变了,不再是你们经常念叨的龙哥了,成了高高在上的皇爷,我自认为在我的威慑下,能够主宰一切,我现在才发现我错了,而且错的离谱,今天就让我再做一次你们的龙哥吧”!

  卢霸龙说完举起双枪飞速的往前走去!嗖...嗖.....前面几个人瞬间倒地!“小文,小武,我们来世在做兄弟!你们快走!今后看到皇朝重铸希望你们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小文小武”,那两个人笑了“龙哥你回来了!”

  “可惜太晚了,想我为皇朝出生入死,却的不到你的重用,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黑衣人大吼道。

  “魏英我卢霸龙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你!我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而你只是叛徒,叛徒”卢霸龙嘶叫似的吼着。“小文,小武快走,记住我的话”。

  “开枪”!魏英满脸狰狞的大吼。

  无数颗子弹化成小雨~嗖~嗖~朝卢霸龙射去!l

  “小文,小武快跑”卢霸天边躲闪边叫到。

  “龙哥皇朝重铸时,我必拿魏英的狗头祭天”小文拦着暴怒的小武“别辜负了龙哥。

  “走”

  随着小文小武的逃离,卢霸天愈战愈勇一百多个叛徒还剩下三十个不到。

  ~嗖~嗖~两枪贯穿了卢霸龙小腿。

  魏英非常玩味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卢霸天,嘴角似笑非笑。

  突然,他抬起脚跺在卢霸龙那受伤的小腿,边跺边骂“你不是很牛吗?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皇爷吗?怎么起不来了!啊!啊!”。

  卢霸龙躺在地上没有说话,任由魏英一脚一脚的跺在他的身上,他静静的看着魏英。

  魏英看着卢霸龙那条废了的腿“早知当日又何必当初呢!那件事谁都不能做到的,安安稳稳的做皇爷,不好吗?你不为兄弟们着想,我得为他们着想”。

  卢霸龙看了看魏英“我不做那件事,谁还会做,虽然触碰了他们的底线,但我不后悔,而你只是他们的一条狗,是皇朝的叛徒”。

  “我是狗怎么样,但是我还活着,以后还有荣华富贵,而你将看不到这个红灯酒绿的世界,我最后在叫你一声皇爷,过了今日,你将逝去,而我则继续享受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魏英举起他手中的枪对准卢霸龙的心脏“永别了,皇爷”。

  ~砰~砰~

  卢霸龙最后一句话想说出来,但他恍惚了。

  “卢霸龙已经被我打死了,今后世界上没有皇朝没有皇爷,今天的事谁要说出去,他就是你们的下场”。魏英潇洒的走了!

  剩下的三十多个人看了看卢霸龙又看了看魏英的背影,然后跟着魏英的脚步走了...........

  走出这栋房子魏英看了看“放火!”

  “是,英哥”。

  看着大火瞬间把房子吞噬,魏英感慨良多,一代枭雄就这样损落了,那件事谁都不能碰包括他自己。

  “爷爷,你怎么了,怎么流泪了”卢天天真的看着自己的爷爷。

  老者看了看小天“天儿,是灰尘进入爷爷眼睛了,没事”。

  “爷爷小天帮你吹吹,”卢天迅速的吹着老者的眼睛,

  老者笑了,笑着看着小天“天儿把柜子里的铁盒子拿出来”。

  “恩恩,好的,爷爷”。卢天慌忙的跑着去拿铁盒里的东西,心里却想,今天爷爷怎么了,那个铁盒子不是不要我碰吗?

  拿到铁盒,小天跑到老者跟前“给,爷爷”。

  老者打开铁盒拿出一张纸“小天你也不小了,你明天去武阳市按照这个地址去找个人,然后把这块玉佩交给他”。

  “爷爷,我走了你怎么办啊!”卢天迫切的问道。

  老者慈祥的看着小天“爷爷这把老骨头会照顾自己的,不用天儿担心,”。说完老者又从铁盒拿出一打钱给小天说是路费。

  “爷爷,这钱是哪里来的啊!你怎么不早拿出来,这样我们就不会挨饿了,”卢天很生气的。“这钱是爷爷存下的,就是给小天做路费的在饿也不能用啊!”老者慈祥的说着。

  卢天好像理解了老者,趴在床上慢慢的慢慢的睡着了!老者看着熟睡的小天布满了慈祥的神色,不一会就陷入了沉思。这样做,对不对,对不对呢?老者反复的问着自己,忽然他坚定了,身为卢氏子孙这他必须得承受。

  晨曦慢慢的拉开了序幕,太阳缓缓的从东边升起,雨后的早晨是多么的清新。

  “爷爷,小天走了啊!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小天背着小包往车站走去。

  老者坐在床上朝小天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卢天走后老者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突然屋子的门开了,从屋外进来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来了”老者一直没有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