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6:0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驱魔之世
  4. 第一章_神耀殒落,天人永隔。

第一章_神耀殒落,天人永隔。

更新于:2018-03-16 15:43:58 字数:6288

  楔子

  从前在元素之源浑沌内诞生一个神只,後世人们称祂为浑沌之神,祂将自己的神魄分割创造两个生命,後世人们称祂们为造物之神与赋灵之神两位神只。过了数十万年後在赋灵之神的无聊提议下,祂让造物之神创造了力量仅次於他们的神族与魔族,而赋灵之神将灵魂放进两族体内时,祂们便知道自己犯了大错。

  两族之间的意志不同之下开始了争斗,争斗渐渐转成大规模的战争,开始威胁到其他生命的存在,两人便插手此事各掌一族造物之神掌神族.赋灵之神掌魔族,在造物之神与神族建立天界後祂耗尽神能陷入沉睡。

  而赋灵之神所创造的魔域才刚有雏形,由於造物之神与赋灵之神祂们是共同生命体,在造物之神陷入沉睡後赋灵之神也跟着陷入沉睡,赋灵之神沉睡後魔族顿时失主开始扰乱凡界,天界众神为了保护凡界,便开始寻找有能力的人们,传授魔力与元素抵御魔族。

  这样的大大小小的争斗过了几千年後,人们为了更能接收神族的讯息而建造了天梯,天界的众神透过在最顶端的圣门来传达讯息或给予祝福,而在天梯内居住一位能够解读神语的大贤者,在天梯的周围住着掌握魔力与各式元素的驱魔师,他们抵御魔族的侵犯保护凡界。

  但某年...因元素之神与魔神之主相恋,天界主神得知後退去元素之神的神位收回神能将他囚禁,远在魔域深处恶炼狱中的魔神之主得知後,便释放被封印在魔域森林深处中七大遗迹内的弑神魔器七罪恶,他们入凡界後蛊惑人心,凡界四处起了叛乱与纷争,最後魔神之主让惧魔们入凡界,诱惑怀有魔心的驱魔师成为堕魔者。

  魔神之主带领魔族与堕魔者攻打天梯,企图进入天界内救出被囚禁的元素之神,天界众神与驱魔师力抗魔族的侵犯,这场进行数十年的神魔之战,在这战火乱世中大贤者眼看着世界将走入灭亡之际,奉献自己的灵魂唤醒造物之神。造物之神的苏醒远在魔域深处的赋灵之神也跟着苏醒了,两位神只耗尽神能将七罪恶与魔神之主的魂魄,封印在封魔石板上无法转世,再在这场神魔之战死去的生命赋予元素与魔力重生。祂们并将自己的神魄铸成二十四把元素封器,将元素封器四散在大地,筑起环世结界保护重生後的人们,在灾难战争後高达十四层的天梯,在战火中受到波及剩下七层,在天界监狱内的元素之神在监牢知道魔神之主已死也跟着自尽。

  重生後的人们分为六族,梵族.灵族.兽族.龙族.羽族.幽族,由六族族人所选出的宗主在环世结界内共同建起国家阿尔提斯,并在天梯建起的首都-贝诺克,被选出的六贤者则成为天梯的管理者。

  首都启动後六族开始招集人们选出适合当任驱魔师的人,六族为了守护元素封器,在元素封器的周围建了十二座城市,每个城市都掌握着一种元素。

  这十二座城市分别是,光元素圣音城.金元素金属坑.木元素丛林镇.水元素深水殿.火元素火柱镇.土元素异岩都.暗元素夜影城.雷元素寂雷殿.风元素弩风镇.幻元素幽灵居.冰元素冰雪陵.毒元素毒沼村。

  六族每族掌握两座城市的运转,渐渐人们的生活上了轨道,过了一万年後的生活越来越来繁荣,但是由於五千年前的事件...

  位在阿尔提斯王国夜影城的南方,有一个名叫伊尔村的小村庄,这是个纯朴的小村庄,村庄里的村民约数百人,而在村庄的南方就是南魔域森林,那里栖息一些对一般常人来说比较无害的魔物们。

  一个年约三岁的男孩指着天空「妈妈你看天空,有一个人从天上飞过去。」

  羽族女子听到孩子的声音,抬头望向天空「啊!这是羽衣驱魔师,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羽族女子有着不好预感,立刻抱起小孩跑进屋子打开地下室的门「小夜你待在地下室,我没说可以出来就别出来喔。」

  小孩依依不舍抓着她的手「妈妈那你呢,要去哪里?」

  羽族女子握着小孩的手「小夜要乖乖听话,妈妈会马上就会来接你喔。」

  小孩点了点头「嗯,要快一点喔。」

  羽族女子离开地下室,对着地下室的门施咒结界後,走出房子他看到一个羽族老者正在撤离村里的人「震魁村长你先带其他人去避难,我有不好的预感我去看看状况。」

  她将自己身上的一条项链给了震魁「这个给你,如果我回不来,请你去地下室接蓝夜并收留她好吗?还有这项链交给蓝夜。」

  震魁推开这条项链「雅芬大小姐你!蓝夜她还小你这是何苦,南魔域森林的骚动公会的人会去处理你和必插手呢。」

  雅芬硬是把项链塞进震魁的手中「震魁村长你就别说了,我感觉到那不是普通魔物的魔力,我得过去看看。」

  震魁叹口气後,接过项链「我知道了,我会遵照你的意思去做的。」雅芬展开羽翼,释放魔力织成了羽衣飞向南魔域森林。

  到达南魔域森林後,雅芬看到那魔物的身影後,收起翅膀降落到地上。

  他降落之後,躺在地上的驱魔师一看到他後,作势要赶走他「你是谁!为什麽来到这里,这里没你的事快点走!」

  雅芬走到他身边,探望他的伤势「你没事吧,我是来帮助你的。」

  那名驱魔师回应着「你是公会派来支援的吗?我没什麽大碍,只是那魔物太强了。」

  雅芬将那名驱魔师撑起来後,将他扶到树下休息并用圣光元素第三技-圣光守护筑起结界「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在雅芬释放魔力後,他身上的羽衣散发出神圣的光辉,见状的驱魔师惊呼「啊!是神辉,」驱魔师在後头喊着「神辉驱魔师大人你要注意,牠的级别是惧魔的冰…」

  雅芬在侦测到魔物方位後,立即瞬间移动到魔物前面,见到魔物的他惊呼「是惧魔!冰魄魔皇,他不是在魔域森林深处的恶炼狱吗?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冰魄魔皇一见到雅芬的出现,翻了翻白眼说着「我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神辉级别的驱魔师啊,这下任务就达成一半了,接下来只要...」

  雅芬立刻召岀神器.飓风甲胄{斗弓}附上风系列元素後,对准冰魄魔皇问着「说!你来到这个地方,有什麽目地!」

  冰魄魔皇指了指雅芬的怀里「为了什麽?就你怀里那块石板。」

  冰魄魔皇话一说完,他的一个轻弹指的动作,竟然让整片森林居然变成冰天雪地。

  雅芬见状立刻跃上天空施展弓术第七技能-流星雨箭,无数的魔力凝结成箭,如流星雨般,从天空殒落覆盖整片天空,在降落到整片森林。

  过了一会,雅芬施展风元素第二技-暴风气息,将森林的寒气吹散,看到一道雪墙「居然一瞬间用雪墙作防御,惧魔五皇的冰魄魔皇果然不容易解决。」

  雪墙崩落後,现身的冰魄魔皇「这一招可真厉害啊,换我出招了。」

  冰魄魔皇在轻弹手指後,地上的雪凝结成冰柱,一挥手无数的冰柱射向雅芬。

  雅芬在闪开一部分冰柱後施展弓术第八技-箭玉炸弹,用魔力制成的箭凝结成的巨球,在炸开後朝四面八方射去,每一箭都有着炸弹般的威力,炸掉所有冰柱。

  在炸掉所有的冰柱那一瞬间,雅芬降落到地面立刻锁定冰魄魔皇施展风灵星素第二技-腐蚀之风加上弓术第九技-凶地箭山,整片森林刮起微风,森林中的雪跟树木都开始被腐风侵蚀着,还有无数的箭从地面射出,冰魄魔皇的身体被箭射穿後被腐风侵蚀。

  冰魄魔皇口中吐血指着雅芬「好狠毒的一招啊,但是要死也要拖你当垫背!」

  冰魄魔皇才刚说完,雅芬的背後突然出现一道次元裂缝,从里面飞出一柄长枪刺穿她的胸口,次元裂缝里有道冰冷的声音说着「冰魄魔皇你不会白死的。」

  雅芬倒地後从次元裂缝出来的人拿走她身上的石板,他准备要走的时候,雅芬抓住她的脚「你是堕魔者!那东西你不能拿走。」

  堕魔者踹开雅芬的手,他抓着雅芬的头发「我不拿走它,冰魄魔皇的牺牲不就白费了。」

  雅芬在口中开始凝结魔力後,奋力说出六个字「那!同!归!於!尽!吧!」

  堕魔者惊觉不妙,正要跳进次元裂缝时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

  原来在他抓着雅芬的头发的时候,雅芬对他施展死雷元素第二技-残雷电缚,散发死亡气息的雷电,让堕魔者毫无自觉已被束缚。

  雅芬凝结口中最後的魔力後,立刻施展风灵星素第三技-神叹哀风,他的一个叹息刮起一阵风,整座森林闻风起舞,跳起一个名为哀伤的舞。

  在风停下後整座南魔域森林也从大地上消失了,这时又一道次元裂缝展开,一个身穿黑色法袍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他拿走地上的石板跟有着一颗眼睛的那柄长枪。

  在伊尔村内的村人看到,那一瞬间南方森林夷为平地後,看到此景的村人们开始纷纷避难,一个年约六十的羽族老者,在人群中逆向朝一间屋子奔跑。

  老者跑到屋子门前才正要开门,屋里竟然散发出一道奇异的魔力光柱,从屋子射出撕破天空贯彻云霄。

  震魁赶紧开门跑进屋子,敲了敲地下室的门「小夜…小夜,你在里面吗?我是村长爷爷。」

  在地下室里的蓝夜回应着「村长爷爷我在里面,妈妈呢?妈妈不是说要来接我?」

  震魁立刻拿出解除结界的物品「小夜你离门远一点,村长爷爷这就帮你开门。」

  在确认蓝夜离开门後,震魁立刻解除结界打开门「小夜来快出来,跟村长爷爷一起出去。」

  那男孩的身上缠绕着魔力光辉走了出来,震魁惊讶的抱住蓝夜哭了起来「这是!先天满魔源,蓝夜居然是先天满魔源,才三岁就是先天满魔源,天才…天才啊!」当震魁抱住蓝夜的瞬间,雅芬交给震魁的项链立刻吸光缠绕在蓝夜身上的魔力。

  此时蓝夜感到呼吸有些困难,开始在震魁的怀里挣扎「村长爷爷我好难过喔,可以先放开我吗?」

  震魁听到後把手松开,背起蓝夜「小夜走!我们先离开这里。」

  蓝夜看着震魁「为什麽要离开这里,妈妈呢?妈妈不是说要来接我?」

  震魁虽然哭过,但还是表面笑笑的「小夜你妈妈有事情不能先来,所以他委托先来接你。」

  蓝夜露出那天真的笑容说着「嗯!可是村长爷爷你怎麽又哭又笑呢,你怪怪的?」

  蓝夜这一个天真的笑容,有如刀子划着震魁的心,他背着蓝夜「我们先出去吧…」

  同一时间首都.贝诺克的天梯上第七层有着三个身穿不同颜色法袍的人,身穿白袍的男子看到中央的石柱上,一颗宝石光芒黯淡了下来後惊呼「糟了!风神玉光芒消失了!」

  身穿绿袍的女子一听到,赶紧跑到石柱旁问他「怎麽可能雅芬他陨落了?」

  再远处的一个身穿紫袍的女子大喊「对啊!老羽你别瞎说啊,雅芬她可是这世界唯二进入95级後神魄的人,她还是神器选上的人,除了天宇还有谁打的过他。」

  白袍男子推了推眼镜推测「我也知道他不可能那麽容易被打倒,除非…」

  紫袍女子对他的猜测,感到惊讶「他复活了,不可能啊…太早了…比上一次还早。」

  绿袍女子走到紫袍女子身边说着「对啊!再说他的灵魂在五千年前,神末之战中被死亡之神诅咒了,无法投胎转世啊。」

  这一瞬间突然一道黄色身影的出现大声喊着「不好了!刚刚去夜影城的南魔域森林侦察的人回报,雅芬他与冰魄魔皇战斗中被堕魔者偷袭,最後他用神叹哀风同归於尽了…」

  绿袍女子听到这消息後,高分贝的尖叫後晕倒在地上,白袍男子立刻跑过去扶起她「冰魄魔皇与堕魔者…不可能能把雅芬逼到使用神叹哀风啊…」

  黄袍男子充满惊恐的表情,有如身历其境「但是…回报的人说,堕魔者用有着一颗眼睛的长枪刺穿雅芬的胸口。」

  黑袍女子听到後,惊恐说着「是那个东西!是弑神魔器七罪恶,傲慢的托卡尔贝!」说完後全身颤抖蹲下来。

  白袍男子突然想起来什麽「糟了封印石板!梵贤者你先通知其他神辉叫他们先过去回收石板,我先带灵贤者跟幽贤者去休息,」

  「我知到了羽贤者,他们就有劳你照顾了。」梵贤者一说完就施展瞬间移动离开了。

  羽贤者使用魔力浮起两位贤者後,满脸忧虑「想不到这麽早就来了」也跟着施展瞬间移动离开。

  在伊尔村内震魁背着蓝夜走出屋子後,他发现村外天空多了两道身影,震魁放下蓝夜在他们降落後,震魁走上前去「请问两位驱魔师大人,是公会派来支援的吗?」

  身材壮硕的兽族男子理都不理,就自个走掉了。

  另一个身材姣好的羽族女子走了过来「老爷爷我们是奉公会之旨前来支援的,你好我叫萧玉铃,那个没礼貌的叫做夏库诺。」

  震魁一听到他们的名子,震惊了一下「萧玉铃跟夏库诺,你们是神辉驱魔师。」

  玉铃一脸得意的笑了笑「你认识我们?」

  转头对着走掉的库诺喊着「库诺他认识我们也,去!又不理我。」

  玉铃突然回头一脸严肃说着「说吧!老爷爷一般人不可能知道我们,你在那听到的。」

  震魁立即回应玉铃的问题「我以前在云羽宗从事,在宗主老爷那听来的。」

  玉铃听到後,一脸惊讶「你认识霸翼那死老头?」

  震魁听到这个名子有点吃惊问着「请问小姐您跟老爷是什麽关系?」

  玉铃赶紧跟震魁解释「我小时候就跟母亲一起住,所以没有跟我父亲来往,你没见过我是正常的。」

  震魁听到後就单跪「难道说您是二小姐,我没见过您,有不礼貌之处请您见谅」

  玉铃向前扶起震魁「老爷爷你别这样,我不想承认他是我父亲,所以你不用跟我行礼,还有叫我玉铃就好了。」

  震魁看到玉铃的行为感到欣慰「玉铃小姐你真像大小姐,让人感觉不道老爷的那威严感。」

  这时库诺拎着蓝夜向他们走了过来「你们嘘寒问暖完了没?这小鬼很烦人啊!」

  震魁跑向前抱走蓝夜「小夜你怎麽乱跑呢?你如果出事我怎麽跟你妈妈交代。」

  这时候玉铃突然把库诺推到一旁,他对玉铃吼着「玉铃你干嘛推我」

  玉铃回头对库诺说着「嘘!你给我闭上嘴等着!」

  库诺心想(干嘛这麽凶,不就一个小鬼…等等!难道她又发作了。)

  玉铃蹲下看着蓝夜「你叫小夜啊,好可爱喔。」

  摸了摸脸後,他突然抱住蓝夜「呵.呵..呵…好口爱喔!」

  库诺立刻抓住玉铃「喂!你又发作了,这个死正太控。老爷子顾好小孩!」

  震魁被这一幕吓着,立刻抱着蓝夜。

  这时蓝夜看了看玉铃,在问了震魁「村长爷爷什麽是正太控?」

  震魁一下子无法回答蓝夜的问题,在一旁的玉铃用一拳将库诺击晕後走过来「小夜正太控不是什麽坏事喔。」

  震魁看到刚刚那一幕感到心惊(二小姐怎麽有那麽大的力气,这可真的跟大小姐很像啊。)

  玉铃在震魁眼前挥了挥手「老爷爷这孩子是我姐的小孩吧,我姐的事情我刚刚接到梵贤者通知,我知道大致的情况了。这孩子他还小等他十二岁的时候,让他到圣音城找我吧。」

  震魁还被被刚刚那一幕吓傻着,他听到後赶紧回答「喔…好!,我知道了。」

  玉铃蹲下对着蓝夜挥了挥手「小夜你好我是你妈妈的妹妹,也就是你的阿姨喔。」

  蓝夜还被他刚刚那些奇怪举动吓着,躲在震魁脚後说着「阿姨你好。」

  玉铃他突然捏了捏蓝夜的脸「我才20岁耶,别叫我阿姨叫我玉铃姐就好了。」

  玉铃站起来後,对着震魁说着「老爷爷就有麻烦你,先带蓝夜避难去吧。」

  然後玉铃走向库诺,朝她肚子一踢「喂!起来了,还睡!」这一踢吓的震魁赶紧抱着蓝夜离开这里。

  库诺咳了几声,爬了起来「你一定要这麽暴力吗!」

  玉铃冷冷的笑着「你还有力气抱怨啊,要不再补几下,好不好?」

  库诺听到这句话,立刻向玉铃放软态度!?「唉呦…大姊别这样,我们不是还有任务吗?先去南魔域森林吧。」

  玉铃施展魔力後,抓住库诺的手「抓紧了!别放开手喔,我们瞬移过去。」

  库诺一脸惊吓「这点距离要瞬移?那麽…」话还没说完就瞬间移动过去了…

  他们一到了现场,库诺跪倒在一旁呕吐(这个死正太控,明知道我对空间移动技能过敏还这样做,一定是故意的。)

  玉铃走到库诺的背後,冷嘲热讽「唉呦!我们神辉驱魔师大人兼神器-海源动力{长枪}的持有者,怎麽这麽一点瞬间移动就吐了呢?」

  库诺听到後怒火直烧,站起来反击「你这个抖S、正太控、腹黑女,你一定要这样折磨我吗…呜恶…」才说完又吐了…

  玉铃看着库诺吐成这样也不忍心,使出光元素第二技-光疗异常,治好库诺的异常呕吐。

  玉铃再治好库诺并召出神器-圣判罪者{战锤}「我去那边找看看石板,库诺你在这附近看看,记得先召出神器,好应付突发状况。」

  库诺接到命令後也召岀神器-海源动力{长枪}「我知道了!」

  过了一会…玉铃接到羽贤者的心语,通知他们立刻回去首都。

  玉铃跟库诺说完後,再次…使用瞬间移动回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