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29:5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怒放的艺术
  4. 第一章 怪梦

第一章 怪梦

更新于:2018-03-18 12:18:16 字数:4125

字体: 字号:
  楔子

  2015年9月4日,深夜23点45分。

  仁和小区,一栋五层楼房的顶楼,顾雨站在打开的窗户前,茫茫的细雨充斥着夜色。

  今夜,是顾雨失眠的第五天。

  她安静的抽着烟,回想着这些天的事情。吃饭的时候,耳朵里突然听到另一个人咀嚼的声音,甚至汤勺碰到碗边,也会发出两声像回声一样的声音。

  早上起床的时候,耳朵里可以听到一些人嘈杂的吵闹声,眼前似乎能看到一个老人安静的趟在床上,床边跪满了哭成一片的儿孙。还有快下班的时候,突然听到的一声小猫的惨叫声,她吓得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却马上出现一只小猫奔跑着过马路的画面。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应该休个长假去看看医生,也买了一些药回来吃,却都没有效果。她没有心情吃饭,没有心情再去关心窗台上的花是不是该浇水了,没心情理会那只总是喜欢在窗台下躲雨的小猫又两天没有东西吃了,甚至洗干净的衣服晾在外面被雨水打湿又晒干她都没心情理会。

  当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无能为力又无力反抗的时候,她的恐惧会逐渐的变成愤怒,她强迫自己不去睡觉,喝很浓很浓的咖啡,很浓很浓的茶,还是很困的时候就割破自己的手指,幻想着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可以让自己清醒一些。

  就这样痛苦的过了几天,直到有天回来的路上,看到有只小猫死在小区门口的马路上,门口的小保安告诉她,傍晚的时候刚刚被一辆疾驰的货车撞死了。

  上楼的时候,听到很多人的哭声,送快递的小哥走下来的时候,告诉她,二楼东户的王奶奶去世了。顾雨走过二楼的时候,正好那户人家的门是开着的,她站在门口朝里面看了看,拥挤的小房间里,老人躺在床上,很多人跪在地上哭成了一团。看到眼前的一幕,她一下子呆住了,因为眼前的画面是那么熟悉。她走过去,安慰了一下站在门口的小孙子,王奶奶的小孙子小凯,比顾雨小不了几岁,平时见面也总是笑脸相对,眼下,已是哭的两眼通红,“我奶奶昨天下午还好好的,夜里说不在,就不在了。”小凯哽咽的已经说不出话了,低着头闭着眼睛很是伤心。

  顾雨回到家,打开电视,重重的坐在沙发上。电视里叽叽喳喳的演着一些让人生厌的节目,她想着刚刚小凯的话,王奶奶是昨天晚上去世的,奇怪的是,她在前一天,听到和看到了同样的事情。

  还有门口的路上,下午刚刚被撞死的小猫,难道也跟自己之前听到的猫的叫声有关系吗?难道我有预知的能力?顾雨瑶瑶头,“这怎么可能?”她把头埋在沙发里,用力的揉着脑袋。

  第一章怪梦

  顾雨睁开眼,房间里已经暗下来了,她起身把房间里的灯都打开了。

  她打开洗手间的水龙头,快速的拨了些水在脸上,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忽然觉得有点陌生。

  耳朵里传来一个女人喃喃的自语,她害怕极了,堵着耳朵蹲在地上。大概过了几分钟,那个声音才消失。其实,这些天让她最怕的就是这个女人自言自语的声音和那个总是重复出现的梦。

  这天夜里,那个梦又出现了。

  那个女人依旧一言不发的站在房间的角落,它的脸总是和黑暗混在一起,只有垂下的衣角被窗外的风吹的微微晃动,偶尔划过角落里的电脑桌面,电脑屏幕总会伴随着一些细碎的声音微微的闪烁。

  那声音粗糙极了,无论如何去听,都不能知道它说的是什么。只是感觉发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跟空气有着巨大的摩擦。

  梦里的她,只能安静的躺着看着听着。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在那个女人重复的出现在她的梦里之后,她甚至开始期待,它的脸可以移出黑暗,在闪烁的电脑屏幕的余光里让她看到轮廓也好。

  即便是在梦里,这种好奇也没有停止过。不得不说,这个奇怪的梦已经干扰到了她的生活,不管是清晨醒来对着豆浆油条,还是午后手指绕着一杯咖啡打转的下午茶,她努力的回忆着梦里的每一个细节。

  可这枯燥情节的怪梦,既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也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着实让人头疼。

  但它却真真实实的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这种无法解释的“诡异”和日益膨胀的好奇心,让她不由的在心底升起一丝愤怒。

  雨后的D城总是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初秋的天并没有给人带来秋高气爽的感觉,在床上躺了几天的顾雨,疲惫感剧增。随着阴雨天气的褪去,她的情绪开始稳定下来,只是还不想上班,不想出门,整日里盖着被子蜷缩在床上。她起身把窗子全部打开,屋子里的空气显然已沉淀了太久,对流的风吹起许久未动的窗帘肆意的蹿进来,房间里萎靡的气味一下子被冲淡了很多,只是地上的饼干盒和零食袋还死气沉沉的躺在那里,让人一看就头痛。

  这段时间,顾雨没少头痛,或许是在房间里待了太久头总是时不时的疼上一阵。

  她在床边站了一会儿,一阵凉风吹上她的脸,她觉得拖鞋变的有些重量,不得不慢慢的挪到窗前。雨后的凉风用力的吹进鼻子里,似乎都可以嗅到它因为太过用力的钻进鼻孔,以至于和她的鼻子摩擦时发出的味道。

  旁边打开的玻璃窗印出了她的样子,那张脸颓废极了,暗淡的眼睛,蓬乱的头发,消瘦的脸颊,锁骨也更加明显了,整个肩膀瘦弱的好像稍微一动就会从她身上这件松垮褶皱的大T恤里掉出来。

  她低下头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轻轻的吐出窗外。

  “或许那仅仅只是一个梦,只是出现的频率多了一些而已“,

  想到这,她不禁冷笑了一下,深深的吐出一口青烟,那股青烟很快的向前飘去,却并没有和她预想的一样融进前面的薄雾里去。

  这之后的一个月里,或许是太过忙碌,一连接了三个策划案。夜晚总是伴着咔哒咔哒的键盘敲击声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那个梦也再没有出现过,偶尔闲下来的时候,再想起那个梦,不禁有些嘲笑自己。

  ”下班有事吗?一起吃饭吧“陈总已经一只手拿着包一只手搭在她的办公桌上。她回过神来连忙起身。”这次的策划案做的不错,走吧,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餐厅味道不错。”刚刚的邮件还没来得及看就赶紧关了电脑。

  ”好的,我收拾一下“”我在门口等你“。说罢便转身出了门。

  餐厅的装修很特别,到处都是石头和木头,灯光倒是她喜欢的暖暖的黄色光线,只是有些幽暗。

  陈总没有问她就直接选了这里的特色套餐,这倒是符合他的风格的。等餐的时间有些久,本以为我们要展开一场策划案的讨论和分析了,可陈总却一扫常态,

  “我们今天不说工作了,不如我给你讲个段子吧”他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正襟危坐在她的对面,手也是端端正正的放在腿上,脸上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样看起来很正式的样子显得他的眉毛一高一低。

  他此时的样子,光看着就带着一种幽默感。

  陈总是个离异的单身男人,据说妻子有了外遇被揭发就带着孩子和家里的全部财产走了,平时似乎也没有什么个人爱好和消遣,最多的时候就是在公司里和前台的漂亮姑娘打个趣什么的。大概就是这样染上”自嗨“的习惯了吧,她自顾自的想着,但看着对面一个一向严肃的40岁男人边讲段子边极力的表演,除了时不时的发笑,根本插不上嘴。

  服务生端着餐盘走过来,陈总停下来喝了口水,转头下意识的看向服务生来的方向。他的脖子上有一个圆圆的红红的伤口,在暗淡的灯光下被领口小心的盖着。

  “陈总,你的脖子受伤了”

  他原本嬉笑的脸忽然停住了,整个画面像段流畅播放的视频突然卡住了一样,他转过来,轻皱了一下眉头,他的眼睛慌乱的扫了一下四周,然后把目光收在盘子里。

  用餐的时候,他没有再说一句话,顾雨也不敢再说什么,一边低头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一边疑惑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原本美好的晚餐就这样在这种过分安静的气氛里尴尬的进行着。这顿饭,像是吃了一整天的感觉。

  顾雨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了。

  虽然有些疲惫却全然没什么睡意。只得又打开电脑,找些事情来做。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忙到深夜,一下子停下来,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对着屏幕用鼠标不停的在桌面上画方块,索性把每个文件夹都打开看了一遍,连回收站都没放过。当然,这种无聊的事情也会有做完的时候,她放下鼠标趴在键盘上,试图找找睡意。

  这些天不都是这样,感觉键盘有一种类似磁铁的吸力,最后不胜吸力的脑袋就贴在键盘上昏睡过去了。难道现在消磁了吗?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可笑了。

  大概是刚刚趴下的时候压到了快捷键,邮箱一下子蹦出来了。想起下午有封新的邮件还没来得及看,快速的输入密码登录后,用鼠标点下那封未读的邮件,网页刚要弹出来的时候,一闪电脑就黑屏了。

  用手机百度了几种强制开机的方法,都没有效果,只能等明天送去找人修了。她呆呆的对着黑色的屏幕坐了许久,房间里只有墙上的时钟“咔。咔。”的声响,大概是无聊的事情做的太多了,竟然有些困倦了。

  那个梦终于还是又出现了,在她已经要遗忘它的时候。

  梦里我仍然有清醒的意识,仍然像四肢打了过量的麻醉剂动弹不了。只是这一次的情节似乎跟之前的不太一样了,那个女人并没有再站在那个角落,而是在她的桌子前,坐在她的凳子上,电脑屏幕是亮着的,伴着那个细碎的声音一闪一闪的余光,使整个屋子有种让人晕眩的光线。顺着闪烁的余光我看到了那个女人背影的轮廓。

  它有着跟她一样长长的头发,端正的坐姿,头发随着衣服不规则的摆动着。

  如果说,这个画面让人脊背发凉,那细碎的声音更是让她的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刺眼的阳光晒着她的睫毛,她下意识的忽闪了几下适应了下光线,定了定神,才发现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地上去了,窗户也大开着,清晨的凉风虽然清爽可也带着几分凉意,她那刚到大腿的大T恤给她带来的温暖已经不能和这清晨的小凉风对抗了,裸露的双腿的让平日里只有手脚冰凉她终于恒温了。

  她起身捡起地上的被子胡乱的扔到床上,也懒得再去找件外套披上,径直来到桌子前想要拿桌子上的半杯水润一下有点微痛的喉咙,突然注意到旁边的电脑屏幕是亮着的。

  “昨晚明明坏掉了,怎么自己又好了。”

  她拿起桌上的半杯水,边喝边疑惑的坐下来,敲了下空格,屏保打开后,一封邮件出现在屏幕上:

  “9月27日,幸福路231号”

  顾雨慢慢的靠在凳子的椅背上,仔细盯着这封只有一句话的邮件。

  “是谁要发这样的时间地点给我?”幸福路231号她一点印象都有没有,除了偶尔堵车会绕到那边去,只知道那条老街住的老人比较多,车少人少。

  顾雨努力的回想着跟这条路有关的人和事,慌忙的查看发件人,那一栏只有两个字“胡月”。

  看到这个名字她忽然一阵耳鸣,却也是陌生至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