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4:2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御神之初
  4. 第四章 血信引人丶白影救生

第四章 血信引人丶白影救生

更新于:2018-03-18 09:26:08 字数:4674

  咕咕儿……

  一声嘹亮的鸡鸣打破了早晨的宁静!

  卖包子嘞……又酥又大又甜的包子……炸..油..饼!炸..油..饼!

  ‘咣’不知是谁踢倒了铁皮桶,传出一声‘哎哟’的惨叫。

  ‘啊呜’……睁开朦胧的睡眼,孩童揉着自己的鱼泡眼,对着窗外的行人发出了另一声‘啊呜’,看来还没睡饱。

  “少爷,醒了啊!”蓝伯走到孩童身边,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然后转身给他打洗漱水去了。

  ‘啊呜……为什么外面的世界那么吵,比在家早起了1小时,啊呜……啊呜……呼’

  洗漱完毕,松垮的眼皮又想合上了,揉揉,再揉揉,啊呜……

  “少爷,醒了啊,我们来了。”

  ‘啊呜……啊呜……’

  琳看到少爷打着哈欠的可爱模样,在年轻人身后捏了捏他腰侧的软肉,引得年轻人转身看了她一眼,看到琳呶呶嘴在年轻人耳边说到“好可爱,我上去抱抱他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额呵呵”“你去试试啊,干嘛要问我,小心吃不了兜着走。”“一点情调都没有,看我去抱抱他。

  轻轻的走到孩童身边,然后一只手顺着脚弯,一只手放到身后,正面把孩童抱了起来,感觉到有人好像抱住了自己,孩童伸手1双小手捏着琳的双腮然后手臂伸直,好像想看清楚这人一样,琳感觉到小手捏住了自己的脸颊,然后把脸颊一鼓,小手仿佛没有捏紧一样顺着耳朵下侧划过,顺带2个脑袋狠狠撞在了一起‘啊哟’一声惨叫!‘咪呜’一声迷糊。

  站在门口的男子右嘴角不自然的跳动了俩下,那声惨叫太迷幻了,迷糊音好像又舒爽过头了……。

  听到惨叫,一股风擦过年轻男子,蓝伯站定在躺在地上的琳身边,少爷已经爬倒在了琳的胸脯上,估计再不说什么就要睡着了。琳纤细的小手摸着自己的鼻子,痛苦的发出呜呜声,眼泪花已经滚满了眼眶,马上就要顺着眼角滚落在地板上了,看来是强忍着。

  “飞,过来扶我一把,好痛……”琳躺在地上无助的喊道,随着话音一落,本来快睡着的小脑袋一抬,‘嘣’‘哎哟’‘咪呜’……

  飞扶起琳,抚摸着她的后脑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哭着‘呜呜……痛!’‘都告诉你了,小心吃不了兜着走你不信’‘你为什么不拦着我,光说有用啊’飞无奈的耸耸肩膀。琳摸着自己被撞的鼻子和下巴,伤心的‘呜呜’细哭。

  “姐姐怎么哭了,是不是大哥哥欺负你了,一下我帮你教训他。”经过这场闹剧,孩童终于醒来,被蓝伯抱在怀里。

  “没,没什么的,他不敢欺负我的。”斜眼瞪了一下飞,飞无奈的把琳更紧的拥抱进自己的怀里,刚估计真的痛的不行了。

  看到俩小拥抱的在一起,蓝伯咳嗽了俩声,这里还是还有少儿的哦,那种少儿不宜的事情不能那么早的让孩子接触到。听到咳嗽声,拥抱的俩人赶紧分开,无奈的对视一眼,然后转头看向让自己早上来找他的小主人,不知道一下他要和自己说些什么。

  “姐姐哥哥,你们的事情处理好了没?”

  “恩,已经好了,那些伙伴也不想我们走的,不过考虑到昨天大哥说的话,我们也横算了一下,看来真的不能既然和他们一起了,虽然很对不起他们,不过这就是人生吧,那我们现在过来小主人要和我们说什么呢?”飞开口说道,看来昨天的伤估计是找了祭祀医疗过了,虽然看着还有些虚弱,不过做点轻活说说话已经没什么事了。

  “我就是觉得出门在外无聊啦,你们陪我去悟神学院好不好,我们走着去,然后呢,我去上学,你们和蓝伯帮我去搜集财宝,虽然昨天和你们说不想你们去冒险,不过你们也都事武者了,蓝伯带着你们去会比你们自己去冒险要更安全一些,这样我在学院也不会太无聊,你们要多去和我说说冒险的经历,听说无神学院进去了会无聊死人的,除了学还是学。”小主人边说边埋怨的说。

  “那,好吧,我和琳就跟随小主人了,反正我和琳现在也无家可归了,就在小主人手下做点事吧。不就是去寻宝,这是我们的家常便饭。”飞直接开口答应到,一点也没含糊。

  “你们找到了好的宝物,蓝伯会看的,到时候你们也有钱拿的,这样大家都有宜不是嘛!呵呵呵”孩童听到他们答应了自己,开心的笑了起来。

  中午时分,4个人走在不算高,不算密的丘林中,时不时看到一些0-1级的小动物们跑过飞过自己的眼前,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叶,让林中更多了一点点的迷幻光彩,走在前人开出来的山道中,也多了一些安全的感觉,至少这里看起来是不会遇到什么高级的动物或者魔物。

  孩童开心的走在前面,手里拿着一根细小的树杈,边走边舞,时不时还发出‘哼啊’的声音,孩童突然站住不动,小眼睛盯着前方不远处,只见一只毛茸茸的雪白毛球在哪里滚动,好奇的走上前,用小树枝捅了捅,‘咿唔’雪白毛球发出一声,然后迷幻般的消失在了众人眼前,孩童转身迷惑的看了下蓝伯,希望他给自己解答一下迷惑。

  呵呵,看着孩童祈求的目光,琳好心的充当了解说员,因为孩童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忍不住说道:“那是幻雪,一种1级聪明的小东西,现在很少见了,因为太过可爱与幼小,早年被抓去做宠物,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他的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会出现在这里!”

  “真可爱,我也想有一只。”孩童撅撅嘴不高兴的说到。

  一个小树的脚下,一团小小的白色紧紧的盯着远处的几个人,绒毛在风中轻轻的舞动,白球中一对小眼睛时不时的忽闪出精光,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看着山顶下那一望无际的丘陵,估计每个2-3天走不出去,几人只有抓紧时间赶往林中的一些补给点。

  傍晚时分,众人进入了林中的补给点。

  “好冷清……”孩童抱怨到。

  “是有点冷清,估计现在走路的都是穷人了,有钱的骑马一天就过了丘林何必在这种中途的补给点补给,人少也正常。”

  “去那家小店吧,我看了一下,这里连过夜的店都没了,去问问吧。”琳埋怨的说道,这里太冷清了,冷到好像人都没有。

  走进小店,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孩童赶紧靠近蓝伯身边,小手紧紧的抓着蓝伯的后衣角,小脑袋四处张望。很怕突然出来什么怪兽一样,紧张的气氛推到了极点。

  孩童盯着墙角露出来的一节肢体,扯了扯蓝伯,指了一下那个方向,蓝伯感紧靠近那个方向,只见一中年男子斜靠在墙角,七窍流着血迹,双眼无神的看着众人,就算救治也不行了,看来是有什么事困扰着他让他坚持到了众人的到来。

  “咕……”一声咽东西的声音出自中年人的喉结,然后细不可闻的声音在他的喉结蠕动了几下之后终于能听到了一点,蓝伯赶紧凑近他,想听到中年人到底有什么要说的。

  “老…人家,这里有宝…宝物出世!那些人武力很高,没能得到宝物,见人就杀,生怕宝物被不经意时带走,趁现在……咕……他们刚走没多久,你们赶紧离开吧,以免遇到那些歹人。我有一事相求,请老人家帮帮我,我快撑不住了,求你……”说完,中年人颤抖的手捂过胸前,多了一封带血的书信,和一张影像照片,眷恋的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小可人,中年男子伸手把东西递给蓝伯,蓝伯敢想伸手去接,中年男子头一低,手也紧随垂下,东西占上了男子身旁更多的血迹!

  蓝伯弯腰捡起东西,看着照片上笑得灿烂的女孩子,应该是中年男子的女儿吧,孩童看到蓝伯把照片递给了自己,也看了一眼,真可人,这是孩童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顺手把照片递给跟随的人,大家都看了一眼。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中年男子,估计他就是为了这个孩子,让他坚持到了其他人的到来。

  书信被打开了,蓝伯轻轻的念叨,只有周围人能听到的声音缓缓的传出:“恩人,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请你帮帮我,到悟神学院去找苗月儿,她是我的女儿,天赋极佳,被保选到了悟神学院,家里很穷不能负担她的开销,她应该在那里会受苦的,请恩人把我积攒的钱给孩子带去,我1年多没见到她了,去了2次都没能见到她,请帮我!店里还有一个小家伙,是我给月儿的生日礼物,可是,我不能亲手送给她了,我把它放了,好希望能把那小家伙给月儿送去,那是月儿从小最想要的幻雪,可我没钱给她买,好不容易遇到一只肯主动跟随我的,可我,却不能给最爱的孩子送去,我,愧对于天,对不起孩子了。恩人,代我和我女儿说一声,父亲不能再为她担忧了,要坚强的活下去,实在不行就去求那女人吧,父亲对不起你,找了一个不能给你爱的母亲。对不起……”念完了书信,蓝伯捏了捏手里的7张金卡,看来这就是男子一辈子的积蓄了,转头把东西放好,然后领着孩童和其他俩人赶紧离开这里,毕竟少一事会更好一点。

  众人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补给店,看来今天晚上要在林里过夜了,大家紧了紧衣领,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但愿不要下雨,众人脑海中都想到了一起去了。

  “站住……”

  蓝伯停下来看着前面的黑衣蒙面的众人,眼神中透露出迷惑!

  “你们怎么那么晚了还在赶路,后面的补给站难道没地方住吗?是不是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蒙面人中体格比较高大的一位发出询问,看来这个人是这伙人中的首领。

  “各位大人,小的刚刚路过那里,那里已经不能住人了,小的害怕,随爹爹孩子内人一起连夜赶去下个补给店,求大人高抬贵手!”飞紧张的看着前面的蒙面众人。

  “原来是一家子,给我们搜了身,如果没那东西就过去。”蒙面大汉随眼多漂了一下琳,琳虽然算不上多出色,不过该好的地方都已经不错了。

  “大人,我内人是女子,放她一马吧,求你了。”飞低声下气的和蒙面人打着商量。

  “女人更要搜,女人藏东西可是一流的,给我自己搜,特别是哪女人,看她一脸不惊的样子,估计就在他们身上。”蒙面大汉盯着镇定的琳向周围的众人发出了命令。

  琳镇定的看着蒙面大汉走向自己,如果不是面纱挡着,估计都能看到大汉的yin笑了吧!琳捏了捏自己的衣领,终于脸色有了变化,无助的看着飞,飞眼红的看着琳,好像在传达出诀别的意思,宁愿他死也不让琳受到委屈。

  ‘啾唧唧……’一道白影飞过蒙面大汉的额头,大汉捂着额头一声惨叫,众蒙面人赶紧围上来查看,只见大汉的额头裂开了一道眼睛大小的伤口,都能看到骨头了,白肉翻卷,一滴滴血珠参透出来。

  众人看向白影消失的方向,只见一道寒光在林中黑暗之处一闪!一股可怕的气息压向众人,蒙面人感受到那弥漫的杀气,打了一个寒碜,扶起头领赶紧脱离气息范围,蓝伯也赶紧拉着小主子脱离开去,飞拉着琳默默的跟着蓝伯快步跑在林间小道上,心里感激那道白影,如果没有它,估计刚才他就要上去拼命了,感觉那些蒙面人应该都是高级武士吧,就算自己去拼命也拼不过的,自己只有顶峰武士的能力。

  跑了一阵后,看到蒙面人也没追来,众人拿出预备的水喝了几口缓解一下干燥的嘴唇和喉咙。

  蓝伯看着大口喘着气的情侣,想想刚才飞的眼神,估计那白影不出的话就该自己出手了,要不准出人命,那些蒙面人能力最高的也就高级武士,不足畏惧。以防后面还有高手追击,众人稍作休息后继续赶路,不过这次不敢走大路了,抄了一条小道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如果继续向前估计会遇到其他拦路的吧,这是蓝伯的一种预感,他不想去惹太多的事,只好转道向一个相反的方向走去,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那里应该有一个小村落,世代在那里种植农务。不过按大家的脚程,没2-3小时的小跑估计也到不了,不过总遇到那些麻烦比较好。

  跑了好久,终于看到了那个小村落,比以前大了不少,蓝伯想到。

  众人冲进小村,这里没有一丝光线,农家都按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运作着,这么晚肯定没人的,都在休息了。蓝伯轻轻的走到一家比较大的小屋旁,伸手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众人焦急的等了一会,‘吱’门开了一条缝,一个花甲老人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打开门让大伙进去。

  “细佬,我是小蓝,好久没过来看你老人家了。今天遇到了一些事来这里暂住一夜。”蓝伯赶紧和老人说道。

  “嘘,小声点,快去休息吧,明早一起跟我们下地去,找个机会就走,这里今天有人来查过,估计出了什么大事了。”老人不惊的说道,看来他也知道众人是为了什么躲避到这里。

  ……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