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52:57
  1. 爱阅小说
  2. 短篇
  3. 残阳陂
  4. 第一章 荒草枯坟

第一章 荒草枯坟

更新于:2018-03-18 10:42:13 字数:2320

字体: 字号:
残阳陂目录
共52章
  大巴迅驰,窗外的景色一闪而过。

  科技为人类建设加快了步伐,但我依旧喜欢慢节奏的生活,看一朵花如何盛开,看一片云如何散去,看一滴露水如何凝聚成形而又被太阳蒸干,只要用心,就能在生活中发现各种美好的事物。

  时间在走,思想在飞。家乡的一切在我脑海中激荡,村头的那棵老槐树应该还活着吧,上面的鸟巢恐怕早就被那些无良少年一锅端了。

  小时候,我也算是无良少年中的一员,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幼稚邪恶的心,也曾捕过老鼠,抓过斑鸠,端过鸟巢。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每当看到这样的情景,总会忍不住想起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

  一起玩耍的人很多,但我的朋友却极少,他——柳明序,是唯一的一个,从幼儿园到小学结束,我们都在同一个班,上课时各自认真听讲,到课后就成了哥俩好,整天黏在一起。

  每当他说起自家的故事,都使我深受触动,天下间的人情冷暖,都被他们无一例外地尝遍了。“有这么夸张吗?跟谱小说似的。”我全然不信他所讲的一切,直到我亲眼目睹之后,才明白这个世界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完美。

  “如果现实中真有这样的素材,你愿不愿意替我把它写进书中,一来可以了却我的心事,二来也可以借此引发人内心最深处的省与悟,毕竟忠孝礼义永远不会过时。”明序这样建议我,仿佛他已经能预料到,未来的我将会与写作结下不解之缘。

  “倘若现实中真有其事,我一定接受你的建议。”这是我对他的承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为我今天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车子急刹车,乘客们被撞得头昏脑涨,同时也将我彻底拉回现实,山路崎岖不平,生在农村,就应该有受颠簸的觉悟,我揉了揉眼睛,正看到满山翠绿,与冬天萧条肃杀的形容毫不搭调。

  大雪过后,麦苗青青,像是吃饱了养料,以可见的速度疯长。山路弯转,景象陡变,一片坟地被道路隔开,白茅草顺风摆动,数千座枯坟如小山般,有的野草盖过坟头,年久塌落,有的却白纸飘扬,威武气派。

  买不起墓碑的人家,就连坟头都显得冷冷清清,光秃秃的墓地什么也没留下,有钱人家就不一样了,高大的墓碑迎风傲立,铁钩银划的字迹说尽他们家庭的荣耀与辉煌。

  一块空地上,两座新坟甚是抢眼,既没有高大的墓碑,更没有任何描述生平的文字。之所以说它抢眼,是因为新的有些落魄,除了各种颜色的纸钱外别无它物。

  “谁家办丧事,真小气。”车上有人大发评论,附和之声也此起彼伏。

  几分钟后车子进村,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出时,远远就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老妈和明序早就知道我要回来,特意在此等候。

  “尘儿,你回来了”,老妈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无论生活有多艰难,她总是一个人扛起,把最美的笑留给我和姐姐。

  我笑着点了点头,还未等逐一问候,明序走上前来径直在我的胸口捶了几下,我们是铁哥们,这样的招呼方式彼此都不会介意。“走,尘哥,难得相见,咱们一定要‘会须一饮三百杯’。”明序倒也爽快,只怕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壶清酒,两碟小菜,很快地,我们又像小时候那样开怀大笑,时间并没有带走什么,多年的感情依旧还在。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增添了彼此的追忆。

  从少年聊到成人,从云山聊到雾海,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但是却没有说破。黑夜如幽灵一般,吞噬着人的灵魂,一张张老照片,仿佛把我们带到从前。

  最后,明序含泪请求,要我为他已逝去的爷爷奶奶写点东西,家道清窘,无法为他们树碑立传,唯有这样才能让二老长存在记忆中。

  我没有拒绝,这本是我对他的承诺,多年前种下的因,酿造了今日的果。为死者歌颂倒也罢了,生者呢,为什么不放过那些悲辛往事,这样做无疑只会给活着的人留下无穷无尽的伤痛。

  “如果老天能再给我五年时间,哪怕三年就好,我也能让爷爷奶奶过上好日子。”这是明序的自信,同时也是他对“孝”所做出的承诺。

  爷爷奶奶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即便与他没有关系,但他却终日自责,恨自己没有出息,恨自己不能早早赚钱,如果能做最好的治疗,或许爷爷奶奶还能多活几年。

  东山坟场,明序双眼猩红不动如山,望着两座新坟呆呆发愣,我还能说什么,再多的劝谏也起不了大的作用。

  “尘哥,你知道奶奶弥留之际说了些什么吗?”明序问道。

  “哥们,刚回家的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即便说谎也一时间编不出来,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我没有隐瞒,在好兄弟跟前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慢些走,等我……再相见,黄泉路上,我怕你一个人太过孤单。”明序说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赵奶奶是抱着必死的念头,要下去陪柳爷爷啊。”我一下子怔住了,老病缠身,生活的重压并没有将他们拆散,生要一起,哪怕是死也要不离不弃。

  一时间,我感觉鼻子有些酸痛,我向来是不太相信所谓的轮回、不相信有黄泉路、奈何桥之类的存在,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整天接触的都是唯物论、辩证法,至于鬼神一说,从来就觉得幼稚可笑。然而,二老的死却让我心酸之余多了几分莫名的感动。这便是书上所写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见我有些心不在焉,明序无奈地笑了笑道:“事实就是如此,那可是爷爷奶奶的约定……”五十年风雨飘摇,即便生活带给他们无限创伤,老来被病痛纠缠,但他们始终没有抱怨。

  听了明序的话,我又一次陷入沉思,我们的上两辈人都“中毒”太深,封建思想的遗毒害人不浅,即便科技改善了现代生活,上天也没有剥夺他们规划身后事的权利,黄泉路上见,若真有灵魂鬼怪之说,我倒希望他们能够并肩上路。

  枯坟荒草,在风中摆弄柔姿,我与明序并排站在坟前,为死者献上一杯清酒,寒冷的风吹打在脸上,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凉意。

  看着枯坟,我思绪万千,究竟是什么样的约定,能让一个濒临死境的老人深深记挂。意念稍纵即逝,我似乎心有察觉,但却琢磨不透。

  阴阳难测,生者永远猜不透死者的心,但愿我的理解不是自作多情。

字体: 字号:
残阳陂目录
共5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