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9:13: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天神界
  4. 第一章 小镇肖凌

第一章 小镇肖凌

更新于:2017-04-21 09:10:16 字数:5539

  清水城下的几十个小镇之一,陈家镇一大宅内

  “小东,大东。你们过来。”尖脸长发的华服少年在厅内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一肥一瘦两青年整理衣衫走入厅内,

  “小少爷,有什么事吗?”瘦的那个说

  华服少年说“小东,你和大东把这封信塞进那废物的门下,记住不能声张,虽然那废物现在应该在修炼,但小心为上,别坏了我事情。”

  华服少年递给小东一封信

  大东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小东掐了一下大腿,暗叫一声

  小东抢着说“是的是的小少爷,我们肯定会把事情办好的,放心吧。”“恩,送完信回来这里,快去吧”

  “是少爷”两人齐声说后便转身出了厅门

  华服少年看着他们的背影,咬牙切齿道“肖凌,不把你赶出陈家,我陈锦誓不为人,如果你不走,别怪我了!”

  陈家镇街道上,大小二东正朝陈家镇最偏远的地方走去

  “弟,刚刚你为什么掐我大腿不让我说话呢。”胖大东说道

  “哥,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问小少爷那废材是谁啊.”

  “你看这不就对了,你这样一问少爷肯定发怒,在陈家说起废材是谁人尽皆知,怎么你就不知道呢?就是不姓陈的那位”

  “哦,对对对,原来是肖凌那小子,幸亏你阻止我,不然小少爷又要责骂我了,不过弟弟,小少爷为什么那么讨厌肖凌呢,我看他已经找过肖凌很多次麻烦了,”大东笑着说

  “嘘,小声点,被小少爷听到我们斗胆议论他,我们会很惨的,要记住我们可是陈家的下人”小东做嘘声状,然后接着低声说道

  “不过就我们两兄弟过过嘴瘾还是可以的,说到底啊小少爷就是嫉妒肖凌呗。”

  大东一脸疑惑地问道“啊,肖凌吗?不可能啊,我听说他练武十年了,现在武者还没踏入,连个六十斤的石头都举不起来的,我都能举八十斤了,更不用说小少爷了,小小年纪已经是武者三星了,随便都能力举过百斤,少爷怎么会嫉妒他呢。”

  “哥,你不懂,男人在世无非争两样,一是面子,肖凌他是一修炼废物连我们下人都不如,经常沦为其他家族的笑柄,语言间颇多讽刺陈家,小少爷是陈家名门之子,被其他族少爷暗讽过不少,气不过啊”

  “二是女人,俗话说得好,傻人有傻福啊,肖凌虽是废物,但却得到陈滢滢小姐的青睐,处处维护肖凌,而少爷又是自小喜欢滢滢小姐。每每滢滢小姐维护肖凌,我看到少爷那扭曲的脸,简直是想把肖凌给千刀万剐。”

  “这一来二去的,少爷能不讨厌肖凌吗?简直恨到骨子里了。”

  “弟弟你说的对,那这样肖凌可就惨了,本来就是一个练武的废物,这下不知道少爷又想怎么弄他了,我记得上次少爷可是支人毒打了他一顿,那身子全是血但硬是不肯低头,一句话不说,要不是他是个废物,我都有点佩服他这身硬骨头了”

  “哎哥,人生啊须低头时要低头,要骨气有什么用,他那是笨啊,他越是这样,少爷越恨他,没实力还要装硬气,这不少爷一次次要弄他,都是他自取的,要是我早求饶了,不求饶也可以离开陈家,哪有那么多事。”

  “恩恩,也对。他太笨了,弟弟,前面就是了。我们快到了”

  大小二东停在陈家镇最角落的一处简陋平房前,然后把信鬼祟的塞进门里,便连忙离开。。

  肖凌刚结束了每日的练武正在回来的路上,他的面容清俊略带稚气,额头渗汗,,他的双唇紧紧闭合着,脑海中拼命重播今天他连那六十斤的石头都举不起的画面

  十年了,足足十年,他每天不停练武,但身体力量却早就不会增长分毫,他试过很多方法,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莫非自己真的是个永远不能练武的废物?肖凌悲哀的想到

  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自己废物的天赋让自己受了多少白眼欺辱,

  如果不能变强,何立于世?

  他不愿活得每日受辱,但也不愿逃避,人活一口气,如果不能变强争一口气,还不如死去?

  想到这里,肖凌握紧拳头

  半刻后,肖凌回到自己的平房,打开门看到地下的一封白纸信

  肖凌打开信,里面写了一行字,

  “肖凌哥哥,收到我的信时你应该刚练武回来,今晚我在西边的那个小沙丘上等你,务必请来,有一事相告。滢滢”

  读完信,肖凌忍不住心中一暖,自己一个外姓人,在这陈家受尽冷眼,只有滢滢这丫头对自己一如既往的好,在自己最饥饿时送来饭菜,在自己最寒冷时送来被褥,患难才见真情,她如雪中的火炭,一直温暖着自己

  冲洗完身体,换了身衣服,肖凌便急急推门而出,半时辰后便到了那个小沙丘

  夜已漆黑,只有月光银霜,沙丘上空无一人

  ”滢滢,我来了,你在哪?”肖凌喊到

  “滢滢也是你叫的吗,肖凌你个废物。”

  陈锦从暗处走出,大小二东从肖凌后面的树林走出,三人成包围之势

  “陈锦,是你?我不想和你争吵。”肖凌转身欲走,大小二东随即上前拦住

  “你什么意思?陈锦”肖凌说

  “没什么意思,只是和你稍微闲聊几句而已,听完我的话再走不迟。”陈锦来到肖凌面前说

  “我是来告诉你以后别再缠着滢滢了,别给脸不要脸,那天滢滢亲口对我说了,“她对你好仅仅是因为你小时救过她一次,她碍于恩情才对你好,她还说你其实就是一个废物,跟你走在一起都不好意思”

  肖凌听到这番话如遭雷击,身子僵直,半响后才咬出三个字

  “你说谎!”陈锦一脸不屑道

  “我说没说谎你一问便知,我何必如此,还有的就是我劝你马上滚出陈家,你这样的废物在我们陈家丢我们陈家的人知道吗?”

  “我在陈家是为了陈老的遗愿。我绝不会就这样离开陈家。”肖凌坚定道

  “呵呵,陈老?那个领你回来的陈老嘛,我知道,一个老废物又领了个小废物回来我们陈家一起丢人现眼的,还说什么你叫肖凌?他死的好啊,说什么遗愿我看他是被你也这么废物给气死的。”

  “你胡说!”

  肖凌听陈锦这番话后眼角欲裂,他大喝一声举拳打向陈锦,但被陈锦轻松挡下

  “呵呵,废物生气了?就你这样的水平还想打到身为武者的我?”陈锦推开肖凌便一拳打向肖凌,武者全力一拳百斤,随便也有五六十斤,打得肖凌当场躺在地上嘴角出血

  “你这样的废物也配和我动手,先打赢我手下再说吧,废物”

  陈锦说完对小东说

  “把他狠狠的收拾一顿,我看他还敢不敢嘴硬。”

  二人便对肖凌拳打脚踢起来,肖凌抱头缩腰,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两人都打的累了,肖凌身上已经血迹斑斑了

  陈锦走上前来,装作和气的说道“好了,如果你不想吃苦头,就听我的话,明天就向族长说要离开陈家,毕竟你也不是我们陈家人,干嘛死皮赖脸的在我们陈家呢?你在这里会让滢滢也丢脸的,是不是。”

  肖凌挣扎着身子站起来,昂首道

  “陈家我不稀罕,我也不相信滢滢是那种人,但我的尊严在陈家丢了就要在这里拿回来,你今天这样对我,明天我会百倍还你!我绝不这么屈辱的离开陈家。绝不!”陈锦一脚踢到肖凌大怒道

  “你这个废物!给我往死里打。”

  “肖凌,你给脸不要脸,不要怪我们哥俩,你死了也只能怪你自己太倔了。”小东说完就和大东一起拳脚相加肖凌

  打着打着,大东停下手说道

  “他好像真的不行了。你看他不会动了。”说完还踢了肖凌一下,

  “去看一下”陈锦说道

  小东俯身探肖凌脉搏后说“还有微弱的脉息,估计快不行了。”

  “死了活该。你们收拾一下这里,我先走。”陈锦说完便走,眼中有一丝慌张

  等陈锦走远,大东说

  “弟,赶紧把他埋了吧,也算个阴德。”

  “好,肖凌可别怪我们,做鬼也别来找我们,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小东说

  刚想走上去,只见肖凌居然动了起来

  “他没死!弟。”

  “那只是回光返照吧,流了那么多血,应该是要死的了。”

  肖凌颤抖的站了起来,然后摇摇晃晃的往自己家走去

  “怎么办?弟弟”

  “走吧,别管了,要是他能死在家里更好,我们就可以推说不是我们打死的了。”

  “对,走吧,”

  看着肖凌远走了,大小二东也离开了小沙丘,他们边走边说

  “话说少爷说的滢滢小姐的事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少爷只是断定肖凌不好意思去问而已,你会不会去问“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废物”这样的问题吗,人要脸树要皮嘛”

  “哦,原来如此,少爷真的好卑鄙啊。”

  “嘘,你是不是想死了”

  肖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小平房,满身是血跪在房内一个灵位前,灵位前有一个黑铁球,那是陈老给他的遗物,说是他亲生父亲留给他的

  肖凌伸手去拿了一只高香点燃插在灵位前,又拿起铁球,抱在怀里,慢慢的合上眼睛

  “我要死了吗?”

  “到泉下陈风爷爷应该也会原谅我的把。至少我不是懦弱而死,但我没能完成他的心愿,在陈家为他争一口气”

  “也许这样也不错,不能练武,受人屈辱而活,不如死!”

  “只是。。。

  滢滢你真的觉得我丢你人了吗?”

  慢慢,肖凌的世界被黑暗吞噬。。

  只是肖凌没有注意到,他怀里的生锈铁球竟然吸纳了他流出来的血,慢慢褪下表面的铁锈和铁皮,露出里面如水晶般晶莹的材质,然后开始转动形变,从一个圆铁球伸展成一个水晶小塔,并在黑夜里发着莹莹幽光

  小塔将肖凌身上流出的血都吸收进去,然后传入肖凌身体一股更为精纯的气血,这股气血奔流在肖凌的身体里,传遍全身,之后小塔上飘出一个老者,只是他的身躯虚幻,如烟如雾,他看着跪着的肖凌

  突然叹息一声,这一声叹息犹如来自远古洪荒,沧桑古朴

  不知过了多久,肖凌突然间觉得自己身体完全不痛了,眼皮能微微感觉到光,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自己的家,而家中还有一个对他点头的老人家

  老人点头说“你醒了,孩子。”

  肖凌感到事情极度的诡异,心里疑问重重

  自己身体的伤完全好了,而且还有一个如烟如雾的老者飘。。在半空?

  肖凌试探问道“老人家,你是谁?”老人家思索一下答“你可以叫我无极老人,至于我的名字,我自己都忘了。”

  肖凌又问“我死了吗?”

  “本来你应该死了,但它救了你一命。”老人指着水晶小塔

  “你说这个塔?它为什么要救我?”肖凌疑惑的看着怀里的小塔

  “倔强的孩子啊,因为它选择了你,”

  老人又叹息一声、心里那句“但却不知这是福是祸。”没有说出口

  肖凌认真观看水晶小塔起来,突然他发现自己身下有些铁锈,而且小铁球也不见了,肖凌忍不住问

  “老人家,这塔莫非是我的小铁球?"

  老者点了头道

  “这个小塔名为灵塔,他失去主人后会变成你之前所见小铁球模样,认主后才变成现在的水晶小塔,我是他上一任主人,而你是它这一任主人”

  肖凌脸上惊讶道”真神奇啊,我一直以为它仅仅是一个十分硬的铁球。”

  老者说“灵塔的神妙你以后自有时间慢慢领悟,我的时间不多了,无法一一为你详解了,你我有缘,而且灵塔选择了你,我现在要传授你“极限修炼法,”,“极限修炼法,我自创并经多年完善的修炼方法,是与灵塔配合最适合你的修炼法,你必须认真谨记”

  肖凌抱拳道“老人家请讲,我定谨记于心”

  而在老者话音刚落,肖凌的脑海里出现无极修炼法

  “吾观天下修武,现尽皆呼吸吐纳之法,拓筋成海,从而发掘人身体的潜力,但天地初生之时,古修武者却并没有系统的呼吸吐纳之法,纯粹炼体锻骨,但竟可移山填海,手裂天地,吾参悟多年,得极限修炼法,此修炼法瞻前顾后,合并两家之长,殊途同归。。。。。”

  “此修炼法仅两字精髓,便是极限,极限修武,极限修武有大收获却也有大风险,吾得灵塔才作此修炼法,后世人须谨慎为之。。。。”

  “吾亲身实验修炼法其可行性,效果甚好,但憾吾已时日无多,并没有把此修炼法发扬光大,望后世人竞完吾愿。。。”

  肖凌读完无极修炼法,他的眼界似乎一下宽广不少,心里震撼,

  半刻肖凌拱手道“谢老者赠法之恩,我必谨记,而且定要完成老人家的心愿,把此修炼法发扬光大。”

  老者微笑点头道,”现在我们来做最后一件事吧“

  只见老者凝眉喝了一声,

  慢慢聚成一点,然后进入肖凌体内

  啪一声

  肖凌只觉身体似乎有一把锁打开了,天地间的气如泉急忙涌入他的身体里,肖凌觉得从来没有那么舒坦过,身体似乎充满了力量

  他想到一个可能,肖凌激动的满脸通红,全力一拳打向墙上,石墙上居然有一个拳印,

  “这一拳起码百斤。。。。我难道是武者了?!十年苦练终见光明!”

  抓紧拳头,不知多久没流过泪的肖凌,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肖凌朝空中抱拳躬身道

  “多谢老人家再造之恩。肖凌没齿难忘。可否给晚生一个机会报答大恩,即使万死也不敢辞”

  老者重新幻化而出,他认真的看了看肖凌,把肖凌身上的秘密压在心头,他叹息道

  “孩子,你要报恩就给我拼命修炼吧,因为极限修炼法是我的心血,若你能发扬光大足以告慰我在天之灵,而假如有一天,你能到达武天神界,你自然看到我看到的事情,做我辈应该做的事。“武天神界?”肖凌心中暗暗记住,但不敢打扰老者的话语老者继续道“关于灵塔,切记别让其他人知道。”

  “最后告诫你一点,修炼之途漫长,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现在这个起点和资源不算什么,切记骄躁,要脚踏实地,拼命修炼才是变强最厉害的法宝,争取到达那传说的武天神界!

  最后就是,灵塔是已经生灵,里面有一个塔灵,它虽性情古怪,脾气暴躁但却有大用,你与之好好相处

  老者说到这里,小塔里突然传出一把粗犷声音

  “老头,你说的脾气暴躁是指龙大人我嘛?哼?要不是你现在已经是一息魂念,我不捏死你?”

  老者不为所动继续说

  “它说的不错,我只是残留世间的一丝执念,随风去吧,再见了,倔强的孩子。”

  说完老者再一次认真看了看肖凌,就彻底消失了

  肖凌分明感到老者话里有一种沧桑和豁达的力量,震撼着他的心灵,久久不能平复

  肖凌朝空中拜了拜

  “所谓苍生为己任就是这种境界吧,老人家生前必然是有大境界之人。拜谢再造之恩!老人家说的有理,拼命修炼才是变强最厉害的法宝,我一定会的,不敢愧对你在天之灵."只是不知老人家说的武天神界到底是什么地方,?”

  看看陈爷爷灵位前的高香还在点燃,只烧了一半,肖凌知道刚才只过了一会而已,但他却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还得到奇遇

  “既然解决了练武的麻烦,接下来,等着我,陈锦”肖凌抓紧拳头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