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38: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云龙佩
  4. 第二章 飞雪城、秦氏

第二章 飞雪城、秦氏

更新于:2018-03-17 08:47:52 字数:3382

字体: 字号:
  秦榛闻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他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长袍上向着一些风华贵的黄金色丝线,配上中年男人俊逸的脸庞,看起来显得十分的合身。不过他给人的印象最深却又不是他俊美的外表,而是一身散发出来的无尽威严,即使他出去大街上隐藏在人海的摩肩接踵当中,普通的人也可以察觉到他迥异于普通人的气场。

  此时秦秘脱去了平常作为飞雪城城主是散发出的威严气势,取而代之的是初为人父天生的对儿子的爱护。秦秘看向躺在自家夫人旁边哇哇大哭的秦榛,不由地露出了一丝慈爱地笑意,眼神里秦榛看到了掩藏着激动。

  秦榛也是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这应该就是我的父亲了。”

  秦榛黑溜溜的小眼睛对视着这个男人,很快就从他眼神里的疼爱和激动中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不过他乌黑的眼睛里还有这一点点的泪水,看起来十分的可爱,顿时将正要抱他的秦秘逗乐了。

  “嘿!这个小家伙,难道刚出生就学会了认人?”秦秘一脸的欢心,他与妻子都是超过三十岁的人了,早就盼望着有一个儿子来为这个平静已久的家庭增添一丝热闹。毕竟他现在是事业有成,还有一个相爱的妻子,自然也想要有一个孩子,这样才像一个完整的家庭。

  秦秘抱着自己小不点的孩子,轻轻地摇晃着。秦榛则是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用力的努力地会起来,小手触摸着秦秘下巴的胡子,不时地停下哭声发出咯咯欢笑。他也是格外珍惜历经两世,而等来的这份来之不易的父爱。

  “孩子,舒服吗?”秦秘抱着秦榛摇摆着手臂问道。

  其实这也就是秦秘一问而已,没指望秦榛可以听懂。没想到怀中的婴儿秦榛还真的就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好像是在说自己很舒服。

  “哈哈。夫人,你看到了没有,这小家伙居然还能听懂我说话,而且他好像是很喜欢我的胡子,”秦秘顿时激动了起来。

  凌玉真无时不刻地盯着自己的心肝宝贝,这么会没有看到?

  “夫君,这孩子还真是聪明,快扶我起来,我还没有抱一下这我们的儿子。”凌玉真也是很激动。

  秦秘将凌玉真扶了起来,凌玉真抱起秦秘递过来的孩子,看着这个刚刚来到世间的小生命,而秦榛也是看着抱着自己的美妇人,对着他挥了挥手,也眨了一下眼睛。

  秦秘夫妻逗了秦榛一会儿,便停了下来,因为秦榛好像要睡觉的样子。

  “好了,你么都出去吧,等下我命人给你们分别送去赏礼。”秦秘对着还在旁边躬身等候的几位丫鬟还有吴妈淡淡道。

  吴妈等人大喜,城主大人送的赏礼肯定是很丰厚,毕竟如果是飞雪城的一城之主送出去的礼物太寒酸了,那完全就是掉城主府的价。

  “是。”她们躬身道。

  等她们出去之后,凌玉真这才提醒道:“夫君,我们还没有给孩子起一个名字呢。等下宗人府的人很快就过来,为我们的儿子登记造簿。”

  所谓的宗人府就是秦氏家族专门管理宗族谱的机构,他们会将秦氏宗族里的每一个人从一出生就登记在册,并且在他的一生之中记录下曾经对家族做过的杰出贡献。而在所登记的人死去之后,秦家的后人会根据宗族谱中记录的生平主要功绩以及最后做出的评价,评定最终会以怎样的安葬等级。这一切都是十分的严格,宗人府的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一些族内德高望重的老者,全族成年人一人一票选举产生。所以不管谁死后,即使是秦家的族长也不能干涉死者的评价标准。

  秦秘虽然是日理万机,但是怎么可能将这一茬给忘掉,他对着妻子道:“呵呵,夫人莫急,这事我早就想过了,但是我还是去问了一下族长。”

  凌玉真有些惊喜道:“哦,难道族长为孩子取了什么好的名字。”

  “族长对我说,自古几千万年以来,榛木花一直就是代表着无尽的气运,更是象征着冥冥之中的无上至尊,所以族长为我们的孩子取了一个寓意着以后前途一片光明的名字,叫秦榛。”一提到秦家的老族长,即使是作为秦家第三高手的秦秘也是显得十分的崇敬。

  秦家的族长不但是整一个秦氏宗族的掌控者,更是在他成为族长的上百年日子里,用他的品格影响着这一个秦氏宗族,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他所用引用的榛木花是一种十分有名的花,同时也是代表着灵魂的高贵,自古的几千万年间,榛木花就一直被看作是祥瑞的代表。

  本来差不多就要入睡的秦榛一听到父母要为他取一个名字,而且新为他取得的名字还不是一般地熟悉,顿时硬是止住了睡意听着父母的交谈。从秦榛内心来说,他自然是很希望叫回他以前的名字,除了有对于前世的怀念外,其实更重要的是,如果是其他的名字他必然不习惯,甚至是有很强烈的抵触心理。

  “秦榛?”听到这个名字,凌玉真也是颇为欣喜,她虽然只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但是却没有一点儿的陌生感。

  “族长说这只是他的一个参考,最后要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还是要我们拿定主意。”秦秘接着说。

  “夫君,我认为这个名字很好听啊,而且寓意也是很好。依我看,不如我们孩子就按族长取的名字,叫他秦榛吧。”凌玉真对着秦秘道。

  秦秘本来就十分的喜欢这个名字,他这样一问,除了要看下夫人有没有什么意见,还有就是这也是尊重自己的老婆的意思。

  “那好,我们以后就叫他榛儿吧。”

  自此,秦榛在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后,最终还是被叫上了熟悉的名字。

  在秦家,整个家族的体系有些复杂。秦家掌控着这一个飞雪城以及其周围的三千里领域,成为这方圆几千里范围内的绝对霸主,上万年以来,自从秦氏的祖先统领了飞雪城始,在这看似漫长的时间里,秦氏族人一直在壮大,虽然近几千年来其壮大的速度十分的缓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秦氏对周边的影响力上升了很大的一个台阶。

  而飞雪城则是秦氏宗族的大本营所在地,秦家的嫡系子孙一般都是住在飞雪城中,受到秦家的庇护。当然也是有其他的嫡系宗族子弟不在飞雪城中生活,有的人是因为不想再飞雪城被秦家的规矩所束缚,还有些是因为要在外面闯荡,接受风吹雨打的考验,还有的是因为要经商,不得不常年生活在外。

  秦家是一个传承了上万年的大氏族,什么都要有人干,有的宗族子弟负责秦氏全族的护卫工作,有的人则是负责运转整个家族的日常运转,因为每一天秦家各方面的消耗都是十分的惊人,要维持秦家的繁荣,家族的生意也是遍布了方圆几千里地。

  到了秦榛他们这一代,秦氏宗族的传承已经是超过了三百多代。但是不要以为秦氏的嫡系弟子很多,事实上,整一个秦氏嫡系弟子只有一万多人,只是相当于秦氏广大的领土上最小的镇子人口的一半而已。但是也正是这一万多的人组成了秦氏的栋梁骨干以及最上层。秦氏的嫡系子弟每一年不是由血统来决定,而是由能力来决定的。

  在秦氏上万年的屹立当中,历经了数代族长以及族中长老的改革,形成了十分严谨的选拔人才制度。在族内的每一个孩子十岁之前,那些孩子可以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但是只要一到十岁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在

  每一年的年末,凡是年满十岁的小孩子,必须要接受族中的天赋测试,而且是以后的每一年都会有考核,直到十八岁。当然每一次考核的标准是不一样,但是只要到了十八岁的最后一次考核都通过了,方才会被允许成为一个嫡系弟子。

  在这样的大前提之下,族中的人才制度也体现灵活的一面,族规中明确规定,只要是成为先天武者,不管年龄大小,一律自动成为嫡系弟子,其原先的待遇也是提高到与地位相符合。

  但是,但依靠秦氏弟子和后代,其力量和发展规模终究会受到限制。所以在三千多年前,秦氏家族在遇到了一次几乎灭族的危急中,但是秦家的族长横空出世,帮助秦氏度过了那一次危机。随后,他在长老团的会议上,力排众议,拿出了莫大的魄力强行要求族内设立护法制度。

  这是一次很伟大的改革,几千年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影响最为深远的改革之一。

  其所谓的护法并不是由秦氏的族人担任,而是在秦氏周围三千里的苍茫大地上选拔。通过选拔的人就可以成为秦氏的十大护法之一,当然其选拔的条件十分的苛刻,但是一旦成为了其中的一个护法,不但可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还可已有很多的资源修炼,以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修为。

  而这些护法平时有很大的自由,几乎不受到什么约束,但是只要是秦氏宗族遇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护法们必须尽会同秦氏高层,尽最大的能力保住秦氏的根基。

  这几千年以来,即使是强如秦氏这样的大宗族也是屡次陷入了灭族危机,由此可以想象一下生存在天阳大陆这块不知边际的浩瀚阔土上,又将会是多么的不容易。

  而那几次的危机证明了三千多年前的那次伟大的改革是正确可行的,因为那些曾经被认为是浪费资源闲养着的十大护法,在最关键的时机点上爆发出了令人惊奇的实力,最后保得秦氏得以继续生存下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