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7:02: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侯
  4. 第二十章 先发制人

第二十章 先发制人

更新于:2018-03-16 17:37:36 字数:2259

  听到杜云礼的这一声暴喝,“刷”的一下从那乱石堆后跳出四个人来。均是身体强壮的大汉,穿着厚厚的雪衣,手里都提着把大刀。

  为首一人向前一步,横刀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杜云礼这才知道,这四人应该是这附近的山贼,这些山贼一般都是被那些门派驱逐出来的,也有是从军队里退役出来,然后又加入了这些草寇。别看眼前这四人样貌普通,应该都是修炼之人,只是到底有多高的修为则看不出来。这并不是说对方修为比自己高深,而是若没有修炼过特殊的功法,根本就无法透视修为的。

  “四位好汉,我们只是路过此地,身无分文,还望高抬贵手,行个方便!”杜云礼一抱拳,客气的说道。

  “哼!路过?我们遇到的人,哪一个不说自己是路过的?废话少说,赶紧将身上的钱物留下,免得惹上无妄之灾!”为首一人冷冷说道。

  “四位好汉,我们确实是过路之人,你看他们两个还都是孩子,再说此去数十里,你若将我们身上仅有的一点的财物都取走了,那我们如何活?”杜云礼不慌不忙的说道。虽说以他的修为,他自信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四人放倒,但是他心里还有着别的想法。那就是杜宇和秦飞年纪尚小,毫无江湖经验,今天恰好借此机会,让他们好好看看江湖的险恶,即使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会来招惹你,对付这样的流寇草莽,由不得手软,否则哪一天丢了性命都还不知道呢。

  “巧言令色,不要再废话了,把你们的包裹都留下,对了,还有那把弓应该也是好东西,就留给我们打猎吧!”为首大汉嘴里呼着白色,指着杜云礼身上的包裹和杜宇背后的黄杨大弓说道。

  杜云礼刚才和山贼的谈话已被杜宇和秦飞听在耳中,心中不禁怒火中烧,想不到刚一下山就遇到这样难缠之人,果然世事险恶啊!这些人完全是毫不讲理,若是真把自己身上所有财物都留给他们,那自己三人如何吃住,如何赶路?如何在五十里外的镇子打尖住宿?真是欺人太甚!

  杜宇心中涌上一股热血,他不喜欢这些人。同样,秦飞的手也不知不觉的伸到了裹着单刀的布袋中,看样子,他比杜宇还要忍不住。

  杜宇虽然心中愤愤,但看父亲的意思似乎还不急于和这帮人动手,自己也慢腾腾的将背后的黄杨大弓取了下来,向着那四人扬了扬,不急不慢的说道:“你们是想要这把弓吗?”

  为首的大汉看了看杜宇,心中暗自吃了一惊,以前遇到的少年,在见到他们之后哪一个不是吓得浑身发抖,可眼前这位却不一样,不仅一点不害怕,而且还能如此平静的和自己对话,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大汉心头。不过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大汉点点头,说道:“不错,扔过来!”

  看着大汉的警惕的神色,杜宇心中觉得好笑,难道这四个看起来威风的人竟然还怕自己使诈不成?

  “这位大叔果然是好眼光,我这把黄杨大弓可是个宝贝,不光黄杨大弓是个宝贝,我这里还有其他的宝贝,若是这宝贝和这黄杨大弓一起使用,那可就真是一个大宝贝了!敢问大叔,你确定要我这宝贝大弓么?”杜宇脸上带着一丝戏谑说道。他指的另一件宝贝自然就是箭了!

  听到杜宇的调戏之意,为首的大汉微微一怒,指着杜宇骂道:“一个半大的小娃娃,也敢戏耍你家爷爷!少在那里宝贝这宝贝那的,若是再有迟疑,定要将你捉了拷打,让你知道没有规矩的下场!”说着,四人同时朝前踏出一步。

  秦飞见状,立刻抽出过在布条中的单刀,同时也学着四个大汉一样向前踏出一步,以此表明态度。

  杜宇看秦飞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他,朝他使了个眼色,秦飞立刻领会的退了回来。

  “几位大叔息怒,我这就把这黄杨大弓奉上!”一边说着,一边左手举起黄杨大弓,同时右手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身后取出一支翎羽箭,以最快的速度搭在弓弦之上。

  “几位大叔,我这就将宝贝送给你们,不过那得看你们能不能接住了!”话语刚落,就只听“嘣”的一声弦响,一支箭已经射出。

  那四个大汉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半大的少年,居然敢对着自己放箭,立刻乱了分寸。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敢所要杜宇身上的那把大弓,若是换着杜云礼持弓,就算他们再自大,也不敢如此咄咄逼人。不过眼见箭只就要到跟前了,四人立刻握紧手中长刀,随时准备抵挡箭只。

  要说对杜宇的这番抢先下手的动作最为出乎意料的还是杜云礼,他本来是想让杜宇多学学江湖的险恶,然后在教他如何应对这种事情,可事与愿违,哪知道杜宇才刚说了两句话就出手,心中不禁感叹:“哎,看来这些事情根本就用不着我教啊,原来他对这种事情的处理居然如此果断。”

  杜云礼的这番心思若是让杜宇知道的话,那他多半会嗤之以鼻,杜宇早就把这四个山贼当做狩猎时遇到的猛兽看待了,若是在遇到猛兽之时还拖拖拉拉的废话半天,那恐怕早就将小命儿给丢掉了,对付这样的动物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先出手,一击毙命,否则惹得对方反扑,那才会吃大亏呢!即使是杜云礼先前和山贼的交谈,杜宇都觉得太无聊了,因为那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是杜宇从狩猎中学来的,根本就无需杜云礼来传授!

  杜宇射出之间直奔为首的山贼,当箭只刚近身前,那人挥刀一挡,恰好从中间将箭削断。大汉心中冷哼道:“区区一支冷箭也想伤我?笑话……”随即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低头往左边肩胛看去,只见箭头带着半只被削断了的箭杆已经深深的插入了自己身体,而且伤口处还传来了一阵针刺般的剧痛。

  “啊……”大汉发出一声惨叫。

  “四哥,你怎么了?”旁边三人立刻发现了大汉的状况,一边警惕着杜宇三人,一边扶住大汉问道。

  中箭的大汉怨毒的望向杜宇,一脸痛苦的低声说道:“这箭头上有真气!那把弓有古怪!”

  三人同时望向杜宇手中的黄杨大弓,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难道那是法器不成?不然为何连大汉这等聚气八层的高手都承受不住这一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