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37: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夜陵传
  4. 第二章:金色的骑士

第二章:金色的骑士

更新于:2018-03-18 08:05:53 字数:5673

  “当——”犹如山间清晨寺院的钟鸣一般清脆的声音响起了,夜晨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此时出现在他眼前是一位金色的骑士。厚重的金色盔甲,宽大的金色盾牌,近两米长的金色大剑,金色的头发,金色的胡须,一切都是金色的!那附有冲击力的形象使人第一眼看见就不由联想到教会里的圣骑士。

  巨大的金色盾牌挡住了怪物的袭击,这金色的骑士一手拿着巨大的盾,一手拿着接近两米长的骑士大剑站立在夜晨的面前与那怪物交力。“一会我有许多的问题要问你,现在待在这里别动。”他说下这句话之后,一个蓄力就将那一直顶在盾牌上的怪物顶飞了,之后他向那怪物冲了过去与它站成一团。

  金色骑士的身高大约有两米多高,但在那怪物4米多的体型下也依旧如同幼儿一般。但是明显是他占据了上风。每当怪物的巨爪挥向他时,他都如同事先预知到一样躲避了过去,实在躲不掉的他就用那巨大的盾牌挡住,那金属的利爪每每击到盾牌时都会四溅出红色的火花,而这时他也会用那巨大的金色长剑向这怪物砍去并带起一道道黑色的血液滑翔在空中,他们两就这样快速的战斗着。

  由于他们动作太快,在夜晨的眼里只能看到金色与黑色的光影在不停交锋、碰撞,红色的火花与黑色的鲜血在四处的飞溅。不知为何他们两又突然的分开了,那怪物的身上虽然被砍了很多剑,但身上却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它那纤细的身躯被他的那把大剑砍一下就应该成为两段的,但是在身受了数剑之后身体上却没有丝毫的伤口。

  金色骑士的眼神好像变得犀利起来,之后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将大剑高高的举了起来,“势·真魂”大喊出了类似于招式名字的东西之后,剑的身体开始发光了,发出了人的肉眼所无法直视的光辉就像太阳一般的耀眼。将剑向怪物的方向挥去巨大的金色的光柱如破晓的晨光一般,向前袭去。毁灭了那怪物的身躯之后也没有丝毫的停止,沿着之比直的大道向那处在地平线的月亮冲去了。

  怪物总算是被消灭了,忘着那金色的骑士的背影夜晓的意识开始渐渐的模糊了,他开始慢慢的合上了双眼,在彻底昏迷之前他好像听到了些有趣的声音:

  “本小姐才不会像你们这帮笨蛋道谢的呸~~(吐舌头的声音)”这是?手机铃声?

  “是!我是加罗特。”这位金色的骑士的名字的叫加罗特吗?“抱歉,这次的依然是使魔,没有找到本体。”他好像很抱歉的样子,但现在他说话的样子就好像是公司里的小职员在讨好上司一般。“啊!那是不可抗力啊!就算是使魔,不知道为什么力量到了第六感觉醒的状态,只靠第五感的状态完全无法净化啊!”小职员向上司阐述自己错误的样子。“不不..我当然没有质疑大人你的能力了!”小职员生怕不小心惹恼上司的样子。“在这次的任务当中,有一个地球人类少年闯入了次空间战场。”小职员想向上司转移话题的样子。“嗯?是吗?交给我好了,我会让他成为出色的战士的!”小职员终于从上司的手中逃脱出来的样子。

  加罗特将手机挂掉之后终于松了口气,他朝这此时已经完全昏迷的夜晨走去...

  “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的人生变的有趣一点就好了!”在这个正值7月的盛夏的夜晚,这个算不上愿望的愿望实现了,之后在夜晨面前的所展现的是他无论怎么幻想都无法想象的奇妙世界。

  渐渐的夜晓睁开了双眼,腿部断裂的巨大痛苦和流失了过多的血量让他昏睡了很长时间。“这里是?”刚刚苏醒的夜晨这样喃喃的低语到,环顾四周之后他才发现这里是他自己的房间。“是梦吗?”双腿还完完整整的长在腰下,但那清晰的记忆依然在夜晨的脑海里不断浮现,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那么的真实。

  就在夜晨还在发呆的时候他房间的门被打开了。金发,金胡须的,酷似圣骑士的,两米多高浑身肌肉的大叔出现了,而且冒着热气沾着水珠,只是在腰部围了一条毛巾的,一边用手上的毛巾擦着头一边对夜晨说:“终于醒了吗?恢复的太慢了!”

  “你..你..你是..那个....”过于强大的冲击感让夜晨暂时的丧失了一些语言的组织能力。“自我介绍一下,毕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一起同居一段时间了!”

  “在下是东天区陵帝挥下的骑士团,第二大队队长卡斯达尔·陵·加罗特。以后为了帮助你的觉醒和修炼,让你成为一个出色的战士我会和你同居一段时间。”就这样一边翻着夜晨家的冰箱一边介绍到的加罗特彻底将夜晨对怪异事物的幻想击碎了一大半。

  “同居?”总算反应过来的夜晨开始发出了疑问。“我从现在开始要将你训练成一位出色的战士,最起码要让你成为第五感的觉醒者我才会离开,所以在这之前我会与你一起居住一段时间,就是这个意思你能明白吗?”说完,加罗特终于从冰箱里找到了自己想喝的饮料“百事可乐”2L大瓶,十分自觉的喝了起来。

  “这个......”一阵诡异的沉默。现在的情况夜晨大概的明白的一点,这个现在在他家里毫不客气的男人是属于非现实世界一边的人,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是会带领这他走向和现在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人生,那么这个还有有什么犹豫吗?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刚一下定决心的夜晨就从床上爬起,跪在地上五体投地行了拜师大礼。“噗——”正在喝饮料的加罗特明显被吓的不轻,一口碳酸汽水就喷到他脸上了。

  “你这是什么情况?”

  “拜师啊?”

  “你是那个年代的人了啊?”

  “21世纪四有好青年!”...........

  将身上的汽水擦干净的夜晓和终于穿上衣服的加罗特坐在了桌前,“那个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在夜晨的记忆里他最后应该是昏倒在地才是,而是在这个到处都是高大住宅楼的郊区加罗特竟然可以一下子就带他到自己的家,这一点也十分的令他感兴趣。

  “那个?简单的很啊!有这个就行了。”说着加罗特将短袖的衣领拽开从里面掏出了一大串钥匙,找出里面一个最普通的一把对夜晨这样解释到,还有就在此时夜晨对所谓空间道具的幻想也顺带破灭了。“这个?不就是一把十分常见的钥匙吗?”的确是一把十分普通的钥匙,如果到配钥匙的店里去看着大概就属于那种3块钱最便宜的那种了。

  “‘迷途者回归’由陵帝大人亲手打造的法则型道具,全天区可只有5把哦!”加罗特十分自豪的向夜晨解释到,但是在夜晨的脑海里此时正充斥着一堆问号。

  “陵帝?天区?这些又是什么东西?”看来这也许是一个庞大的设定也不一定哦。“忘记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啊?算了我从头开始解释一遍给你听好了。”

  “陵帝呢!就是东天区的守护者,也是整个天区仅有的四位第八感觉醒者。其他的三位分别是西天区的尘王、北天区的狱皇、南天区的赤君。当然他们也是相应天区的守护者。”

  “第八感觉醒者?那是什么?”接二连三出现的奇怪名词让夜晨更加的迷糊了。“不要插嘴!”被狠狠的训斥了,“我会从头解释给你听的,好好听好就行了!”

  “生灵的定义就是拥有魂魄之物。每个人的魂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每个人都会拥有独一无二的能力。不断的挖掘、修炼,直到可以使用出自己那独一无二能力的人就被称之为第五感觉醒者。第五感觉醒者既肉体达到五感通彻,自身力量可以达到完美巅峰并可以清晰感觉到自己魂的存在而且可以加以运用的人。”

  “而第六感觉醒者是在第五感觉醒后,魂进一步的壮大,可以使用魄的人。魄更加简单的说明就是力量的来源,是宇宙根源所产生的最基础的力量,是一切生灵存在的最基本动力。用树叶来比喻就是,魂使每一片树叶都各不相同,魄使树叶充满了活力。没有了魄的树叶只是快枯死的腐物罢了。觉醒了第六感的人能用魄来强化自己的魂,如果说魂是枪的话,那么魄就是弹药,而且只有足够多的弹药,枪就可以发挥出相应的力量。输出足够多的魄就算是普通的小火球,也会变成灭世的火焰流星,这可是完全对等的交换,魄越多,魂越强大。”

  “魂是独一无二的,世上不可能有完全一样的魂。而魄是构成宇宙万物的基本力量,所以会有许多人会拥有相同属性的魄。而且大致上只要是宇宙中原本就存在的物质都可以成为相应属性的魄。不同属性的魄也要不同的效果,就像游戏里角色所专修的属性的样。”

  “第七感觉者,是在觉醒第六感后,一种对魄的理解,一种对宇宙本源的感悟。是量的变化,觉醒了第七感之后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强者。在地球上人类对第七感的理解是阿赖耶识。阿赖耶,一切生灵的潜意识结的感悟也可以理合体,是可以与宇宙中所有星球意识的结合体盖亚相抗衡的存在,神灵中的神灵。觉醒了第七感的人也的确可以被称之为神灵了。对宇宙本源解为架起了通往根源的桥梁,无限制的使用魄,无限制的强化自身的魂,拥有不会枯竭的力量,及时是毁灭一个星系,毁灭一片星域也是十分容易的事。”

  “还有顺带提一下,我也是第七感的觉醒者,如果不是因为陵帝的封印,力量全开的我毁灭这个宇宙也不在话下!”加罗特是这样说到,但是夜晨可是完全的不相信,因为在怎么说好不费力的毁灭这个无限的宇宙也太夸张了。

  “为什么陵帝要在这片设下封印?”虽然想问的是别的问题但是很明显,夜晨打不过加罗特而且他也不想找抽。

  “那个…是因为陵帝大人怕麻烦。”加罗特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感觉很是羞涩。“麻烦?”

  “该怎么解释呢?”貌似连加罗特都无法完美解释这个问题,他一只手摸着那金色的胡须一手掐着腰思考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阵严肃的沉默的过后。

  “不要小看这个星球啊!”加罗特突然这样说道,“地球?”“没错!就是这颗蔚蓝的星球!这个处在东天区边缘的超低等级连最低评级都无法达标的文明星球可是圣地啊!如果就从另一种角度去看这颗星球的话完全可以算作传奇级的存在了。”

  “千万不要小看这颗星球,各个天区各个星球上的强者都会来地球上进行修行,去领悟由那两位大人所留下的印记,其中不乏有些强者的年龄比地球诞生的时间更为久远,但是他们还是会从这浩瀚星空的各个角落来到这颗偏远的星球。你看要是他们不小心发生了什么矛盾,就算是稍微的发一下火,也不是这个实质上连等级判断都没有的星球可以受得了的,也许银河系都会一下子被毁灭的,所以当然要设下封印之类的东西了。从颗星球开始半径为200亿光年的星域最多只能使用第五感觉醒的状态,所以我在对付那个邪神的使魔时我才会花费那么多精力啊!”加罗特不断的抓着头发着闹骚,看了那可真是一个讨人厌的封印。

  “整个东方天区的守护者,全天区唯一已知的根源实体化——暗。这两位就居住在现如今的地球上啊!他们在这个星球上随意所留下的痕迹,他们所到过的地方,都会因为他们曾经存在过那里而被附加上了可以领悟根源的因果,只是曾经路过的地方都会成为圣路一般的存在!”加罗特狂热的说到,充满了那难以描述的敬仰之情。

  “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抱歉!太过于激动了。”整理好了情绪的加罗特开始重新解释起来,“为可以之前不是说过吗,在这无限的宇宙之中所谓的第八感觉醒者只有四位,东天区的陵帝,西天区的尘王、北天区的狱皇、南天区的赤君。他们可是堪比神话一般的人生,已经完全不能用强大来去形容了,如果说第七感的觉醒者是活着的神灵的话,而那四位大人的完全可以成为宇宙的本源了,他们的意识就是这个宇宙的意识。第七感强大的原因是可以无限制的从根源之中提取魂加以使用,那将第八感就是称之为那根源也不为过,总之是难以形容的强大。”

  “而根源的实体化,是指在那宇宙深处记载着一切的,拥有着一切,创造了一起的万物之源,有一部分实体化了,以可以与生灵交流的形式从那概念上的存在形成,实实在在的降临到了我们所存在的空间里来了。而现如今地球上的这一位就是实体化的根源——暗,全天区一切魄的属性是暗的人,他们力量的源泉,他们一切存在的记录都在那位大人的身上。”

  “是这样吗?”夜晨也学加罗特的样子摸了摸下巴感叹道,“这样解释你就能明白了吗?”对于夜晨可以迅速理解这些设定加罗特也感觉十分的惊讶。“嘛~只是理解了一点点而已。”“算了,反正现在和你解释这么多以后对你也不会有什么用处的,如果你真的能走到哪一步的话就用自己的双眼去理解这世界上的一切吧!”

  “接下来就带你去看一些有趣的东西吧!”话音刚落,加罗特又从刚才拿出的那一大把钥匙当中挑出了那把在普通钥匙店只值3元的法则型道具“迷途者回归”,向空中伸去,这时从钥匙的头部伸出了许多的光的线条,这些光以某种很奇特的规律在空中四处的游走,然后组成了一扇门。那钥匙正好插在了门的钥匙口处。加罗特就像普通开门一样的扭动了钥匙,门就这样在虚空中打开了。

  之后他抓住夜晨的衣领就向里面跳去,柔和的光顿时充满了整个世界如怀抱一般让人无法脱离,当光辉撒去夜晨大概看见了他那短短17年人生之中最为壮丽的风景——浩瀚星辰!!!

  无尽的宇宙,无尽的空间。当人们提起地球以外的生命之类的话题大概都会一笑而过,地球之外的空间是多么的宽广,地球所存在的这片星空是多么的浩瀚,大概许多人都无从得知。这样说也许过分,毕竟这世上还是有很多的人在不断的探寻着星空的奥妙,但是他们的能力也是有限的——200亿光年,以地球为轴心向外半径200亿光年的距离就是现在地球人类所能看见的宇宙边缘了。

  在这颗湛蓝的星球上居住了60多亿的人,而太阳所存在的银河系之中就有1000亿颗以上与太阳类似的恒星,在人类所能观测到的200亿光年之中类似与银河系的星系更是数不胜数,如果再将眼光放到那无数人类所无法观测都的宇宙之中那这个数字就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了。

  在地球上居住的人类并不是不知道这世界的宽广,而是无法理解。居住在只有十几万千米的星球上的人们怎么会理解1光年94605亿千米的距离啊!居住在只有50亿年历史的星球上的人们怎么会理解连光都要永不停息疾驰百万亿年的旅程啊!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了却无法理解,这就是的人类的悲哀!

  当一个人真正的站在了一个星球的面前会有这样的感觉?现在的夜晨大概充分的理解到了,比蝼蚁还要渺小的无助感。哪怕那是已经死亡的行星也一样.....

  灰色构成了这里的一切,视野里可以看见的一切都如以死去一般。金色的巨大气泡保护住了夜晨让他在这一切都已经死去的宇宙空间之中存在着,加罗特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与夜晨刚开始见面时的那套盔甲。站在气泡外面的加罗特凝视着这片以死去的星空许久,而夜晨也因为无数星球的巨大压迫感而呆滞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