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11:1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才不会成为明日学生会
  4. 1.夜晚的校园,明日的学生会

1.夜晚的校园,明日的学生会

更新于:2017-04-21 09:48:42 字数:3895

  一,二,三..

  我心里默默地记得数,身子一深一浅,双臂弯曲后立马又回到僵直。部室里静悄悄的,虽然没有掉根针都能听清的那么神奇,但我逐渐变地沉重的呼吸声却是格外清晰。

  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

  我看了看部室门口正上方的时钟,时间就要到了。

  一百,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时针的嘴角露出狰狞的笑容,冷笑着看向一步之遥的“8”。

  “不!不要过来!我还只是个数字啊!”我似乎看到发抖着的“8”哭喊着用恐惧的目光看向不善的来人。

  “休想!马上社团活动就要结束了,这学校就没有人了,嘿,你说我先干什么呐?”时针扭曲的面孔在我眼前慢慢变大,他就要抓住“8”了!

  那邪恶的闪光跃然于时针的脸上,就连他刚用舌头****过的森白口齿也好像抹上了虚幻猩红..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请用欢快且跳跃的语调富有感情地有节奏朗读)

  幸好,在他们接触的瞬间,八点的社团解散铃声使我从脑补的海洋里打捞了出来。

  我也是没想到,原来在学园的夜晚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不过正因为这样,我的力量才有了用武之地。散打小王子就要奔驰在月光暗处的阴影下了,代表着茶道社。

  对了,关于让我入坑的始作俑者是一定要介绍一下的。

  沙栗,十七岁青春少女,是住在我家楼上的同级生。随便提一下,我们现在在上高二,还有,我家住在五楼。如果问我为什么会被她知道我秘密训练散打的事情的话,那都是因为咱父辈的交情深似海。

  【“老宁,海量啊!”抱着融合****的光头大叔满脸通红的打着嗝,对着另一边略有小帅的大叔说道。

  “彼此彼此,老沙你也是一代酒神啊,呵呵..嗝!”略有小帅的大叔幸福地打了个嗝,猛地一头倒在了一盘酒鬼花生上。

  “老宁!老宁!你又醉了吧!宁家小子,快把你爸拖到床上去。”】

  恩,就是这种深似海了。

  于是乎,我玩散打的秘密就这样轻易地被老爸卖了出去。接着,我被沙栗以抄作业为由威胁进了她创立的社团——茶道社。

  然后,我才明白了,为什么上一年里学校的学生会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看到结局了!

  “为了部落!!!”

  虽然这么说有点尴尬,不过这震耳欲聋的成年男人意气风发的咆哮声正是从我的手机里震荡而出的。

  “喂?”我接下电话,转头瞟了瞟钟表,分针已经来到了“二”的位置。

  “喂你个大头鬼啊!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没下来吧!赶快!会长信物应该在操场位置,如果你来晚了明天就不要来上班了!”对面的人说完便撂下了电话,那急匆匆带着接连喘息的声音应该是因为正在跑动的缘故,而这个让我明天别来上班的人正是住在我楼上的运动系少女沙栗。

  而且我也不清楚,这样一个生性活泼的少女为什么不去参加运动部而是来创办文学社。而且,今天下午的社团活动我连她的人影也没看到,只有那个温柔如水的副社长在向一众少女讲解着心情对喝茶的重要性。

  只有我一个男生坐在社团教室的最后真是太尴尬了啊,看着副社长从零售砯红茶饮料的瓶子里倒出红茶然后神情庄严地小口抿茶真是违和度破万了啊!

  哦,说了那么多我还没有自我介绍一下呢。我叫宁意,XT学园一学院二年级生,身高一米八,擅长散打,未婚,无恋爱经历。喜欢鱼丸和牛肉,理想的伴侣是温柔的类型,但如果是副会长就饶了我吧。

  至于现在,如果问我为什么正在从三楼的活动室冲出并且双臂垂直摆动加速度的话,我只能回答你,这一切都是XT学园的选择。

  不过话说回来,其他的活动室也一个人也没有了,只有白炽灯的亮光从窗帘的缝隙间露出马脚,整个楼层不见人声,只有我跑动时的擦地声在空荡的走廊中回荡。如果是灵异小说的话,前面的转角处应该就回遇到爱.吃人的鬼了!

  还有,原来我们的学园里有一项奇怪的规定(我今天才知道)——废学生会,分两派社团,运动部和文化社。学生会的权利由社团代行。每天由一个社团担任学生会,而第二天的学生会则由当天晚上社团活动结束后的选拔赛选出。

  而这个选拔赛,就被称之为——“八点战争”!

  “八点战争”指从八点到九点之间的特别社团活动。由当天的学生会与XT学园一学院体育老师联盟共同维护。其中由学生会主持,而体育老师联盟的十三个体格健壮的体育老师作为裁判和保护者。以免发生恶性事件,如果发生了流血事件,则受伤者与施加者双方所属社团全部出局。

  而此活动的胜利判断在于拿到今日学生会会长藏在学院某处的信物,不能掩埋和离开学院范围。第一个触碰到信物的社团将会成为明日学生会,主持学生会事物。

  “跑起来,弱鸡!”在我的斜前方,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光头壮汉一边对我喊着,一边秀着身上的肌肉。那正是十三太保中的一保。夜晚的灯光下,原本就肌肉魔人的身影越发可怕起来。

  我紧跟着太保的脚步,后他一步穿过绿化带的走廊,来到了学院的操场重地。而一入我眼的便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有男有女,有穿校服的也有穿着运动服的,还有学校游泳服和女仆装,甚至还有.等等,女仆装!?怎么仔细看又不见了,难道是我眼花了?

  算了,这儿还得谈谈运动部和文化社的矛盾。你看,从名称就能看出点什么了。部社分化鲜明,就连社员的身体素质也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恩,说白了就是文化社的单方面嫉妒。毕竟运动部的部员哪个不是能跑能跳,上的了操场,下得了考场。

  且在“战争”中,普通文化社社员的作用也只有人墙和嘲讽的作用,正在有一战之力的只有每个文化社的王牌。比如我,就是茶道社新进王牌。

  其中,人数大于等于五人且被学生会承认的社团称为部和社,而人数不够就只能成为同好会,但如果人数少于三人且在一个月内无法招募齐人员的话,就只能解散,或者,成为明日学生会延迟解散期限。

  “宁意同学,这里!”在我介绍间,那个温柔可人的副社长已经发现了我并向我招手示意。我也小跑着来到了这几个社员身边。

  “抱歉,刚刚脑内剧场当主角来迟了。”我自知是错,讪笑着挠了挠脑后的短发,卖了个萌。

  “没事的。”副社长嘴角满是温和的笑意,我看着副社长微卷的长发,心生出“被治愈了”了感觉,甚至还有这就是我未来的老婆的错觉。

  “没事才怪了!”不知何时来到我身后的沙栗跳起来就给了我一个手刀。“毕竟她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五。”

  “喂!旁白的话就不要说出来啊!而且你根本就只有一米七九吧,在身高上还四舍五入的家伙最讨厌了!”只有一米六五的沙栗脸色很是不好看。

  “这是正常现象吧,只有一米七九的话会无意识地把身高拔高到整数的。”

  “那如果你有一米八一的话..”

  “社长,我们不是应该做正事了吗?”我一脸严肃地看向只有一米六五的沙栗。

  “不要扯开话题!呃.不过现在快去找信物!”单手捂脸的只有一米六五的沙栗同学向着人群走去。

  不过,还真是疼欸!那家伙的手刀。在我没加入之前,茶道社这个全女生社团里唯一有战力的也只有这个一米六五的沙栗同学了,应该说不愧是有空手道蓝带设定吗。

  “今天的信物是什么啊,副社长。”我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问道。

  “会长之前就说过了呀,是田径部部长家黑猫的金色铃铛。宁意同学,不好好听别人讲话可不会受欢迎哦。”大我一届的副社长用着前辈的口气说道。

  不过没办法啊,当时我在吃附近超市里抢到的半价便当。那经过汗水和眼泪熏陶过的胜利品就应该好好品味才对。一切都是香气扑鼻、金黄绵柔的南瓜饼与外焦里嫩、鲜美多汁的炸鸡块的错,还有橙子汽水。

  “知道了,副社长大人。”我低头表示知错。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原本安静的操场突然变得杂闹起来,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了一枚石子。安静的表面如薄镜般破碎,将隐藏在其中的火山般的灼热展现在世人面前。

  如果没猜错的话..

  “宁意同学,信物找到了。”副社长脸色如常,面带笑容的对我说道,然后便转头要往操场边走去。

  “欸!?副社长,你不去帮忙吗?”

  “呵呵,我们这些弱女子,只要在场边为那么加油并且准备好象征着胜利的红茶就可以了。”副社长微卷的发梢随着夜晚的微风飘散,身影也随风而动。

  我说,你在瞬间平移到操场边的技能不用在“战争”上真是可惜了。只有一米六五的沙栗同学知道你走位这么鲷吗?

  而就在信物被发现时,原本还在四处环顾的众人齐齐回头,各不相同的脸上有着同样的情绪——战斗,就要来临了!

  “今天的信物我们篮球部一定要得到!”这是一个穿着印有大写“7”的运动服的健壮男子的怒吼,强壮程度好比十三太保,而且还比我高了半个头。

  “明日的学生会一定是我们合唱社!”这是一个长发的学姐带着一群清丽甜美的女孩们。

  真是的,不过是个学生会而已,有必要这么拼吗?

  “当然有必要了!”跑在我身旁的陌生学姐扭头看向我,眼中盛满了战意和渴望。

  “画外音你都能听到?!”读懂人心的学姐出现了啊!

  “你是新加入的吧,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记住哦,这可不仅仅是对学生会的争夺,还有..”奔跑着的学姐看不出丝毫的慌乱,反倒还对我作出了一个神秘意味的手势,“食堂三楼的用餐机会!”

  “三楼?我们食堂不是只有两楼吗,三楼是员工休息室。”我吃了一惊,又一个不为普通学生知晓的秘密呈现在我的面前,而且看学姐在说出“食堂三楼”这个词时语气中全是向往,看来这食堂三楼不简单啊。

  “三楼是不对普通学生和老师开放的,因为那是学生会的办公地点,而且还包了一日三餐。那奇妙的味道不能以言语形容,只能靠你的味蕾去体会,那是..天堂啊!”学姐在奔跑中居然闭上了双眼,似乎在回味着过往,恬静的脸庞里流露出享受和陶醉。

  “半年前,我有幸品尝了一次,至今难忘。”

  可恶!胜利者的食物我也想吃啊!要不,我也去争个学生会当当?当然,是为了天下苍生。

  磅礴意气自体内迸发而出,我的形象也好像越发高大起来,应该有一米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