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11:58:5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剑走悬崖
  4. 第三回 夜行人

第三回 夜行人

更新于:2017-04-21 17:08:32 字数:2710

字体: 字号:
  两瓶杜康很快就被喝光了,高碧水作揖道:“傅兄,喝完这点我就要走了,不能再喝了,来日方长,定与你喝到雨来,一醉解千愁。”傅秋扇笑道:“到时我可不希望看到愁云如你,况且,一醉可不能解千愁。”“那什么能解千愁?”高碧水狐疑道。傅秋扇笑道:“一睡解千愁,哈哈哈哈。”高碧水楞了一下,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在一旁的林诗诗也捂着小嘴笑起来。这时,三个汉子从门口走了进来,好不威风,好不气派!其中一个走在最前面,他身穿青衣,腰系玉带,左手拿着一柄长剑!他的两只眼睛就像金鱼的眼睛那么大,那么凸。而鼻子又小得几乎看不见了!高碧水见状,当即做好准备御敌逃跑。而傅秋扇伸出右手阻挡了他,然后站了起来,对着进来的三个人道:“请坐!”而三个人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看到傅秋扇后,立刻作揖道:“傅兄!”“坐吧!”傅秋扇道。那人随即坐了下来,旁边两人却站在旁边。傅秋扇也不再拖拉,立刻从怀中拿出装有千年人参的盒子交给那人。敢情那人就是青龙峡的峡主万重山。万重山接过盒子,不看里头是否是人参,立刻伸起右手,后面其中一人登时从怀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包袱交给万重山。万重山接过包袱,立刻双手呈现给傅秋扇。傅秋扇笑道:“阁下请收回这包袱吧,在下只想尽一点绵薄之力,又哪是贪财之辈。况且在江湖中,大家互相帮助,这也是应该的。”万重山笑道:“傅兄,你就收下吧!不然万某可心有不安!”傅秋扇道:“今日就是青龙峡峡主连续叫了在下几声傅兄,至少也值这人参的价格了!你如果执意要给我重金,那就是太看不起傅某了!”万重山呵呵笑道,收起了小包袱,道:“小二,上三瓶即墨老酒!”“好咧!”小二习惯性的笑着,屁颠屁颠的跑去拿酒。万重山道:“今日与你喝到雨来!”说着,他又看了看傅秋扇旁边的林诗诗与高碧水,然后叫道:“啊,是采花大盗高碧水!”千钧一发之际,高碧水立刻五指紧握剑柄,蓄势待发!傅秋扇赶忙说道:“峡主,你...”话没说完,万重山笑道:“诶,万某也知道林啸天现在正到处抓高碧水,只是不知道,傅兄怎么跟他就合上了?”傅秋扇笑道:“这事说来话长,孩子没了娘。以后有机会定详细告知。”这时,小二拿来了三瓶即墨老酒,一一放到了桌子上。万重山若有所思,道:“流星镖局世代跑镖,大江南北,朋友无数。阁下若想活命,万某倒有一个计策!”“说!”高碧水不冷不热道。万重山沉吟,道:“那就是到万某的青龙峡避一阵子风头,待浪尖退去,江湖上的人不在注意阁下时,阁下再与林镖头的女儿远走高飞,如何?”“你为何要帮我?”高碧水警惕道。万重山也不生气,看了一下傅秋扇。这意思很明显,我只是受了傅秋扇的恩,现在傅秋扇想保住你,我就顺水推舟,好还了这个人情。而傅秋扇也明白,万重山要的是他开口说一句麻烦了。不再犹豫,傅秋扇道:“那可要麻烦峡主了!”“好说,好说。”万重山哈哈道。紧接着,傅秋扇对高碧水道:“时间不早了,你尽早跟万峡主去吧!”高碧水也想过,假若现在不先找个地方避下浪尖,要逃离天下英雄的追击,那几率可不大。但若是去青龙峡躲起来,那可是难找得很了!可是,青龙峡峡主信得过么?他不知道,他只是望了下傅秋扇。傅秋扇看出了他的疑虑,背对着万重山小声说道:“放心,万峡主是笃信之人,放心去吧!”高碧水点了点头,对万重山与傅秋扇作了个揖,道:“大恩,来日再报,麻烦了!”傅秋扇与万重山一齐回应:“好说,好说。”高碧水放下手,道:“什么时候走?我想越快越好,免得夜长梦多。”万重山点头道:“就准备走,但是你们这样子走太明显了!”说完,他又对两个弟子说了几句话,那两个弟子立刻拿出一个包袱,万重山继续说道:“这里头有两套青龙峡弟子的衣服,你们先勉强穿一下吧。”“不勉强,不勉强。”高碧水答道,然后接过包袱,与林诗诗到楼上换衣服去了。这时,万重山又对两个弟子说了几句话,两个弟子“是”一声,就走掉了。不多时,高碧水与林诗诗已经穿上了青龙峡弟子的衣服,下到了一楼,对万重山道:“师傅,什么时候走?”万重山哈哈笑道:“现在就走!傅兄,万某先走了!来日方长,喝到雨来!”“好!高兄,我等你还钱!哈哈哈哈。”高碧水与林诗诗也笑了起来。不多时,万重山与高碧水跟林诗诗走出松鹤楼,然后转身,道:“保重!”傅秋扇也作揖道:“保重!”说完这句话,万重山他们已经到了马背上,“驾”一声,不见踪影。傅秋扇松了口气,喃喃道:“但愿你们无事,天下有情人终成父母。”说完了这句话,他准备叫小二过来取马走人。没想到远处突然骑来一匹马,等马靠近时傅秋扇才看到,马上的人竟然是龙潭峡的峡主施小明。他是个侏儒,总是流着鼻涕,吊在半空,也不见掉下来。傅秋扇本想等他走后就骑马走,偏偏他骑着马在松鹤楼门口停了下来,抱拳道:“阁下可是傅秋扇?”他说话的时候鼻涕差点就掉进了嘴巴,但是偏偏没掉进。傅秋扇抱拳道:“正是!不知阁下有何指教?”施小明笑道:“指教是没有的,不过阁下刚才可看到万重山那衰样?”傅秋扇回道:“阁下可否明说?”施小明不再卖关子,道:“阁下刚才可看到万重山脸上那条伤疤?”“伤疤?什么时候的事?”傅秋扇问道。施小明哈哈笑道:“就前几天的事,被我用刀划的,哈哈!”“这我可没看到。”傅秋扇笑道。施小明吸了下鼻子,鼻涕还是挂着,他狐疑道:“不可能,才几天的事!就算好了,也会留下伤疤的!除非他是假的万重山!”傅秋扇准备抱拳告别时,突然想起了什么,急道:“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千真万确啊!”施小明得意的笑道。“糟糕!”傅秋扇突然想了起来,万重山要是假的话该怎么办?他要是林啸天的帮手,那高碧水岂非自投罗网!不再犹豫,傅秋扇立刻呼来小二,道:“牵我的马过来!”小二急忙去牵马。施小明问道:“怎么了?”傅秋扇无心回答:“没什么,敢问施峡主来此有何贵干?”施小明笑道:“天色已晚,来这里睡一觉。”这时,小二已经牵了马出来,傅秋扇不再拖拉,当即骑上马,奔腾而去。只留下了一声“施峡主,来日再见!”夜幕降临,只见一匹马上骑着一个少年正在夜色中奔腾。“怎么办?虹妹还在等我回去。可是,我又不能陷高碧水于不义。虹妹等我,我很快就回去。”傅秋扇在心里想道。马奔腾出三里后,傅秋扇又想起万重山走时悄悄对他的两个徒弟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个徒弟就先行告退了。会不会是叫徒弟先去把高碧水在某处的消息告知林啸天?越想觉得越有这种可能。等老马奔腾了五里之后,傅秋扇才想起,假如施小明才是假的呢?但施小明是个侏儒,每天鼻涕牛牛,谁冒充得了他?可是仔细一想,他身为一个龙潭峡峡主,怎么就孤身一人出门,这不合常理啊。再三考虑,傅秋扇转回马头,又向松鹤楼跑去。他大喊“驾”一声,老马好像会听人话似的,听到傅秋扇喊了一声后,赶忙加快了脚步。(欲知结果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