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2:03:4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异界流浪剑客
  4. 第一章 暗夜黎明

第一章 暗夜黎明

更新于:2018-07-22 18:19:24 字数:2051

  前一秒还在quadrakill境界里找回自我,下一秒睁开眼却是黑暗。周围魑魅魍魉的声音此起彼伏,听着怪吓人的,鸡皮疙瘩紧绷绷的,感觉这配音现实中一样。

  “他妈的,住在这里就是不靠谱,供电还搞贫富分化,又不是劳资不给钱,搞毛线啊,耽误劳资暴走,回头肯定被那帮龟孙子骂娘,劳资可是carry!擦”庄斯文怒骂道。

  伸手发现没有摸到键鼠,感觉却像抓着冰冰凉凉的石头,随手拉拉,脖子一紧,感情这东西挂在脖子上。有风吹过,空气里腥臭的味道刺激着鼻子,“阿嚏,不会有死老鼠吧,日他个仙人板板!就不应该贪图便宜,住到这个鬼地方,这里真是让人无语。”庄斯文站起来跳着脚言道。

  还没等到他回过神来,就看到了两只发光的眼睛,瞬间感觉身体像炸开了一样,肾上腺素蹭蹭的往上飙,来不及说什么话,慌乱抓到旁边一根柱状体后慢慢的往后退,退了有五米的距离退无可退,感觉像撞上了一堵墙,上面鸟枭乱飞。庄斯文已经咩有心思想这个鬼地方的事情,只是紧紧的抓住这根柱状的救命稻草。

  随着两只眼睛越来越近,庄斯文感觉到了大地的震颤、听到了对方强有力的心跳,这是真实的!庄斯文不自觉的凶性大发,肌肉紧绷、毛发树立、指甲突出,随时准备迎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腥臭味越来越浓、眼睛越来越近,一头牛犊大小的黑影闪电一般扑了过来,庄斯文应激性跳了起来,紧急躲开这一扑,举起棒子对准黑影的头部重重棒喝下去,黑影晃了晃脑袋,发出一阵呜咽声,趁着黑影立足不稳,庄斯文已经出离了理智,举起棒子不停的砸了下去,砸、砸、砸……一直砸到自己瘫坐在这鬼东西旁边。

  遥远,他听到了一声狼叫、一阵狼叫,庄斯文瞬间爬了起来。未几,他看到了一群饥饿的眼睛,血腥味吸引了狼群向这里靠近。庄斯文有自知之明,瞬间做了决断,丢掉棒子爬起了墙、不停地爬、不停地爬、越爬越高、越爬越高,指甲已经磨掉、磨平、精疲力竭了,这才喘口气后低头往下看了看,终于看不到狼眼睛了,然后一屁股坐在一根突起的什么东西上,靠着墙睡着了。

  骄阳初生,沸腾了这片大地。鸟鸣凄厉声吵醒了庄斯文,睁开眼睛后,他吓呆了。壁立千仞,他坐在一棵歪脖树上震颤,远处两只从未见过的大鸟正在追逐、嘻戏。庄斯文不知所措,他也是饿极了,看到歪脖树上挂了几颗颜色各异的葫芦,最大的青色的葫芦发出诱人的香气,不自觉慢慢的爬了过去,抬手摘下了一颗塞进了嘴里。还未品到什么味道,葫芦就直达肺腑,热!穿透到骨髓里的热,不自觉的吼叫起来,在这眼冒金光中,他看到了风暴之锤,他毫不犹豫的点了下去,看着这双手,庄斯文才意识到他穿越成为了流浪剑客!就是不知道此流浪剑客是否彼流浪剑客。

  两只大鸟闻听尖啸声,旋风一般冲了过来,欲要冲杀掉这个盗窃贼!庄斯文已经傻呆了,好大两只鸟啊,流星一般快速,尖嘴已经触碰到庄斯文的汗毛了,他灵机一动甩出了风暴之锤,两只大鸟集体中招,眩晕着自由落体。庄斯文意识到一个风暴之锤不可能救了自己这条小命,飞冲着往上爬,因为他看见高处的平台上有连绵的建筑物,只要躲进那里,小命才可能不会丢。

  亭台楼阁处,香烟袅袅出。庄斯文已经无暇他顾,奔跑的犀牛一样哭爹叫娘,小命都要没了,那管他香榭楼阁风光无限,顾头不顾腚式凶猛撞入朱门酒肉臭里。

  没有等来满头的疼痛,却感觉撞到了绵绵软软,“老弹牛肉面?”庄斯文自嘲。“哎呦!你这异类好大的胆子,乱入私宅还撞伤本姑娘,大宝!大宝!不用你捯饬药园子了,快来把他给我种了!种了!”百褶裙的姑娘气恼着呼喝。

  还没等庄斯文反应过来这姑娘到底何方神圣,种了又是一个什么概念,一个庞然大物突然遮住了阳光。我擦,好大个的葫芦,感情这是葫芦祖宗啊!没有多余思考的时间,庄斯文就被来了个倒栽葱,一头扎进门前的土壤里,满眼都是小星星。太暴力了,这TMD真是祸不单行啊!穿越过来,各种倒霉事情接踵而至,至于么?这贼老天!但愿这是一场梦,待我梦醒我还端坐电脑前,可这渗入骨髓里的疼痛,真是肉疼啊!庄斯文如是想。

  迷迷糊糊间,听到了一个老者的声音,好像在训斥着什么。庄斯文实在是太累了,昏倒在几个人的争辩中。

  睡梦中,氤氲密布中他放佛看到了斯温对自己不停的诉说。

  我叫斯温,俚语中的流浪剑客。

  圣骑士和暗夜精灵的后代,命中注定不是凡人。

  天灾和近卫战火席卷,丑恶和厮杀弥漫着整个艾泽拉斯大陆。

  我伴剑而生。师傅说,我掌握的不是剑,而是正义,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师傅选择了抗争,然后我就再没看到他的身影。

  我坚信正义将满洒人间,于是我四海为家;哪里缺少正义,哪里将有我的身影

  斯温转过身去,声音也随着他的离开而渐行渐远,怅然若失而又如释重负......

  好香,馥郁绵延的香。迷蒙中似睡似醒,一个唧唧喳喳的声音缭绕耳畔,让人无法集中精神。“你倒是醒来啊,我错了还不行嘛,你行行好倒是给我说句话啊,我可不想去思过崖,算我求求你了不行么?”

  开眼一个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姑娘双眉紧锁,絮絮叨叨念念有声,才发现这声音一点都不那么讨厌了,美丽的姑娘还是有先天的优势,庄斯文讪讪地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