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6 20:55:1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征途大陆传说

更新于:2017-04-21 15:44:21 字数:10950

字体: 字号:
征途大陆传说目录
共1章
  “导师,最近那个地方的封印好像又有了松动的迹象,据看守在那里的龙骑士军队汇报,每天晚上都能感受到强烈的震感,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要是让里面的东西跑出来了,那么整个大陆将又会陷入一场无法预料的浩劫之中啊......”在一间装饰得十分古典的房间内,一个中年人恭敬地对着身前衣饰华丽的老者说道。“这事非同小可,马上发通告通知各国派遣龙骑士军团前往驻守,如果封印真的是开始松动了,那么就说明是里面那些该死的鬼东西想突破封印冲出来,这那么就必须向神魔两族汇报此事,你先下去忙吧.....”说完,老者身形一晃,顿时消失在原地。中年人眼眸中掠过一丝艳慕的神色,即刻退出了房间。

  格兰镇

  “下一个,林清,过来接受测验。”在测验场中,一个中年测验师手捧着本子和笔,面无表情地说道。“是!”林清大声应着,从人群之中挤开一条道,跑到测验师面前。“林清把手放到一块石碑面前,石碑微微闪烁着红光和白光,中年测验师看了林清一眼,随即公布了林清的级别:“斗气一段,火属性,光属性,下等资质

  ,不符合资格。”测验师冷淡话音刚落,无数的声音随之而来,“拥有双属性才斗气一段,这也太丢人吧。”“是啊,我才一种属性,都已经三段了。”“真是不公平了,居然给了这么一个废柴两种属性。”“这,真是有点可怜。”“双属性才斗气才一段,老天真是不公啊。”“废物就是废物,两年以前是一段,估计再过几年也是一样吧。”“哈哈,双属性才斗气才一段,那家伙真是天生的废柴”......

  无数声音纷至沓来,有奚落的,嘲讽的,婉息的,当然,更多的是鄙夷。

  林清听着测验师公布的结果,眼眶瞬间也红了,自己努力修炼了两年,难道没有任何回报吗?为什么?难道自己注定就是废物吗?难道这是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挣脱的命吗????

  “不!不可能!”林清大吼着跑出了测验场,这一次,所有人都让开了一条道,因为,他们不想被一个疯子沾到自己的身上,他们怕脏!

  林清一路狂奔,漫无目的地,他知道,自己真的是到了绝路了,父母对他报预的期望,他自己没法完成,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对自己抱着极大期望的父母。而且,他也无法忍受周围异样的眼光,他受不了嘲讽,更受不了怜悯。

  不知不觉间,林清跑到了不归崖前,不归崖是格兰镇三大禁地之一,因为不归崖深不可测,从上面掉下去的,几乎没有人能够生还,所以才被列为三大禁地。林清低头望着崖底,在平时,自己连靠近不敢的不归崖,现在却敢站在这上面,忽然间,林清有些自嘲,原来只有在最绝望的时候,才有了所谓的勇气。望着深不见底的下边,林清毫不犹豫地,林清纵身一跃,从高高的崖顶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测验场虽然因为林清的突然发疯掀起了一场小风波而导致了短时间的暂停,但总归还是继续下去,毕竟,总不可能因为一个人的事情耽搁的今天来的数百人,今天对于这些来的人说,意义非凡,虽然,他们的年龄普遍在14岁左右,但今天却是决定他们整个人生的命运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天抒学院三年一度的招生峰会。天抒学院是整个皓月帝国最负盛名的学院之一,从各方面来说,都是皓月帝国最优秀的,尤其是在师源方面,更是其他的学院无法比拟的。

  与此同时,测验场虽然因为林清的突然发疯而导致了短时间的暂停,但总归还是继续下去,毕竟,总不可能因为一个人的事情耽搁的今天来的数百人,今天对于这些来的人说,意义非凡,虽然,他们的年龄普遍在14岁左右,但今天却是决定他们整个人生的命运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天抒学院三年一度的招生峰会。天抒学院是整个皓月帝国最负盛名的学院之一,从各方面来说,都是皓月帝国最优秀的,尤其是在师源方面,更是其他的学院无法比拟的。因此,每一届天抒学院的招生都是皓月帝国的头等大事,国家会专门通知各个市,县,镇,由上而下地挑选,再通过层层选拔,最终挑选出一百三十二名成绩优异,资质异禀的学员,不可谓不严。当然,林清的目标也是天抒学院,但是,在最初级的测验上,他就已经被筛选下去了,并且,天抒学院对于学员的年龄要求非常苛刻,只要是大于十五岁的,一率排除掉。这是因为,在十五岁之前,斗气的存在其实是很微弱的,分为五段,这阶段的斗气虽然不强,但却可以用来衡量一个人的资质。一般来说,十五岁时斗气达到五段的,说明这个人的资质非常优秀,也称为上等资质,四段斗气也属于上等资质,三段斗气和二段斗气为中等资质,唯独一段斗气为下等资质,而一段斗气对于七八岁的孩子来说虽然是很高的,但对于十五岁的来说,那简直可以称为废物了。在十五岁之后,则很难提升斗气的段次了。其他的却不同,例如二段斗气的,到了十五岁之后,会有一个真正破茧成蝶的过程。在满月之时,二段斗气之上的,都会有一次极大的突破,虽然过程极为痛苦,但只要能挺过过去,就能直接跳阶进入青铜级(斗气一般分为初级斗气,(初级通常会被省略),青铜级斗气,白银级斗气,黄金级斗气,圣光级斗气,每一级都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巅峰,每期可以分为九段),这就意味着,他们也开始了真正的修炼之途。然而,修炼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一个好的学院往往能让你快速地提升自身的实力,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这都是流传于整个魔法大陆的至理名言。

  不过,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天抒学院,被挑选出来的符合魔法师资质的,将会成为一名魔法师学员,这才是所有想进入天抒学院的人的梦想,因为在皓月帝国,只有魔法师才是最受人尊崇的,因为魔法和斗气完全不是同一个范畴的,学魔法的前途远远大于学斗气,在战争中,魔法师所造成的威力远远大于斗气师,因为魔法师是借助于外界元素,将元素聚集在一起,凝聚成强大的魔法技,控制着魔法技攻击敌人,这样一来,魔法师的优势很自然地就显现出来了,在远攻,人家现怎么虐你就怎么虐你,在近战,人家同样可以拿起法杖敲你。再说了,能成为魔法师,近身装备肯定少不了。所以说,魔法师几乎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魔法师的阶级与斗气师一样,但是,魔法师和斗气师也是有一些区别的。因为在成为魔法师的时候,护体斗气会变幻成防御罩,召唤方式也比斗气师简单。再有就是工会了,每一个国家几乎都有十几二十个魔法师工会,魔法师工会因为是由国家直接管理和建造的,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它所产生的影响远远大于其他工会。

  “下一个,叶紫嫣,过来接受测验”中年测验师看了看名单,就只剩最后一个人了,心里暗自吐了一口气,毕竟板着面孔在这里站了将近一天了,饶是有过几次的经验了,也还是有点累了。“是!来了。”一声清甜的声音传来,测验师抬起头看了一眼,映入了一张清秀的脸庞,虽然有点稚气,但不可否认,以后必然会出落成一个大美人的。到这时,测验师冷淡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些松动,叶紫嫣把手放在石碑上,耀眼的蓝光浮现在石碑上。测验师顿时激动不已,连公布结果时,嘴都在微微颤抖了:“五段斗气,水属性,上等资质。”周围瞬间惊哗起来了“五段啊,你听见了没有,真是天才啊,我想她进天抒学院绝对是小菜一碟的”“好像这个皓月帝国能在十五岁以前达到五段的也不超过二十人吧?”“十四岁就已经五段了,真是了不起”“不愧是叶家的多年辛苦栽培的,以后叶家行运了”......

  满场的惊叹和称赞,叶紫嫣并没有在意太多,因为现在她的心思已经全部放在刚刚跑出去的林清身上了,刚刚那一幕她也看见了,虽然想跟着林清跑出去,但她的父母都在她旁边,拉住了她,因为她还没有接受测验,虽然她的父母表面上是为了测验的事,但是她也知道,她父母在以前就让她别和林清在一起的,现在林清看起来想疯了,那就更不可能了。但是,叶紫嫣和林清是青梅竹马,虽然两家家世相差很大,但是她并没有在意这样,因为她已经喜欢上叶清了。

  趁着父母还沉醉在喜悦之中,没有注意的空当,叶紫嫣一溜烟地跑出了测验场,直接跑到了叶清家。不过,紫嫣并没有找到叶清,反而是叶母问紫嫣叶清的测试结果,紫嫣也不想让叶母难过,因为她也知道叶清的父母对叶清抱着很大的期望的,但说谎这事她也做不来,内心挣扎了几下,紫嫣只能对叶母说:阿姨,刚刚场上太吵了,我没有听见,不好意思啊!”“没事,没事,等小清回来了,我再问他,那孩子真是的,测验都完了还不回家!”“可能是他还有什么事情吧,阿姨,那我先走了。”

  告别了叶母,紫嫣火急火燎地找了几个叶清经常去的地方,但都找不到叶清,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叶紫嫣只好先放弃了找叶清的念头,走回了家。“叶清,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紫嫣暗自在心里念道。

  不归崖底

  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林清不禁痛呼了一声,因为林清全身几乎都快散架了,抬头望了望挂住自己袍子的树枝,林清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什么老天就这么爱作弄自己,连死的权利都不留给自己!

  松下挂住自己衣袍的树枝,林清瞬间失去了支撑的作用力,碰的一声,从几十公分高的树上掉了下来,林清艰难地爬了起来,那股忽然想死的冲动,不知为何,却淡了下来。

  看了看四周,林清有种很无奈的感觉,自己最想死的时候,偏偏不给自己死,而在想死的感觉淡下来以后,却只能在这里等死了,看来老天真的是和他有仇啊。因为,不归崖底,是一个被不归崖和三座山峰围成的,而上面,则是高不可测的天空,爬上去简直是做梦,而御空飞行,他只在梦中幻想过。

  看看越渐暗下来的天空,林清不得不先暂时抛开该如何才能离开的念头,要知道,有些夜行性的飞行魔兽可是喜欢在一些深渊深涧建造它们的窝,要是待会天色暗了,被这些魔兽发现的话,估计会沦为它们的腹中之食。所以,得赶在天黑之前找到个能过夜的地方,再不然,就只能等死了,虽然林清并不怕死,但被魔兽果腹,林清想着也不禁后背发凉。

  顺手从旁边的一颗树上折下一根树枝,虽然作用不大,但是要真倒霉的遇到魔兽,起码也可以当成一件武器,虽然这只是一根树枝.....

  一步步地走着,突然间,林清的眼角看见了前面山崖边的一处断壁,一道极大的豁口,一直延伸了数百米,像是被人用蛮力劈开的,林清不由呆住了,能生生把一座山劈开一道这么大的豁口的人,在镇上还没有谁能够做到呢,究竟会是谁呢?林清不由想到了镇上人们经常讲的:在一些深山高崖通常会居住一些隐世高人,这些人追求的不是名利,也不是富贵,他们一心修炼,寻求长生不死,也为了到达传说中的超越圣光之外的境界。虽然大多数人都没能超越圣光而抱憾而终,但是也有人成功地超越了圣光,成为神的传说。突破了圣光境界的人类,会被

  大陆中部的神族接引到神界,成为整个大陆都敬仰的存在。而他们的修炼的洞府,则是许许多多人都觊觎的,因为在这些洞府之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他们在修炼时所留下的装备和武器,运气好的,说不定还有一些卷轴(卷轴是一种承载武技或魔法技的特殊记载书籍,一般来说,卷轴都是魔法师用灵魂力量所编写的,一些灵魂强大的斗气师也能用灵魂力量来编写,所写的也都是自己所领悟出来的,或者是从原有的武技或魔法技改进,完善该技原本其不足),要是幸运地得到了一卷,那么,也就意味着你以后的修炼之途绝对比现在好上十倍,因为无论是武技还是魔法技,想要完全学习起来都是非常困难的,更不用说去改进或自创其他的了。

  不过,想归想,这里可是深不可测的底渊,虽然坏境不差,但是比寻常的山林差多了,估计会选这个地方清修的,也不是什么高人。再说了,高人,高人,能不能安然无恙地下来还是个问题呢,别下来后成死人了,在林清的记忆里,虽然见过会飞的人,但都飞不高,既然不高,怎么会远?这可是万丈深渊,从上面飞下来想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不过自己从上面跳下来却没摔死,这也只能说是个奇迹了。

  眼看着天色就要暗了,林清心也兀然紧绷起来了,要再找不到地方能过一夜,晚上就惨了。

  就在林清胡思乱想着的时候,后面倏然闪现起了两道红光.....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林清不得已只好用体内微弱的斗气燃着了手中的树枝,才从黑暗中挣脱了出来。不过林清也发现了不远处有个小小的洞穴,在里面呆一晚还是可以的。就在林清刚想过去的时候,咻的一声,一团极快的身影从林清面前掠过,顿时,林清重新陷入了黑暗。“吞火鼠?”林清惊讶不已,没想到如此深的崖底,居然有这种魔兽的存在,吞火鼠生性温顺,对人类基本不构成威胁,但是,吞火鼠却极爱吞吃火焰,并且也只有吃火焰才能进化,与其他魔兽相比,这也算是一种奇特的魔兽了。不过,按照吞火鼠的习性来讲,只有火山附近或炎热的沙漠里才是它们的最爱,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吞火鼠呢?林清一时间无法想通,不过他更纠结的是,吞火鼠把他用来照亮的火吃了,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要是被夜行性魔兽发现了,那真的就得沦为果腹之食了。可要重新燃火,又得被吞火鼠吃了。可那洞穴又不远,就差那么十几米,现在只能试试自己的运气了,林清一边想着,一边调动体内那微弱的斗气,不一会,一束火焰亮了起来,不过林清知道,这是自己能召唤的最后一束火焰了。毕竟自己才是一段,体内能贮存的斗气只有那么点。林清快速向洞穴跑去,旁边,吞火鼠身形犹如离弦之箭抽了出去。在跑出几米后,火焰又没了,自然而然的,一切又变成黑暗,不过林清在趁着火焰熄灭的那一霎那,把洞穴的前面都看清楚了——没障碍物!林清心头轻呼了一声,慢慢地凭着感觉摸索着向前面走去,虽然只有将近十米的距离,林清还是走了很长的时间,因为他怕把方向弄错了,在一片漆黑的环境里,一个成年人都不见得能在十米的距离摸准位置,林清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虽然走的时间很长,但最后,他还是摸着走进了洞穴。原本林清以为是个小洞穴,但林清用手往里面探,却摸不到壁面。乌漆吗黑的,林清也不敢继续走进去,只能摸索着在一个像是拐弯角的地方坐了下来,盘着腿开始修炼起来,因为他要回复刚刚用完的斗气。不过,一整晚,各种夜行性魔兽怪异的吼叫声,让林清着实害怕。

  担心受怕地在洞穴里过了一夜,毕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洞里听着那么多奇怪的声音,换了平常人,会受不了地疯掉都有可能,不过,林清却对这个洞穴充满了好奇心。现在好容易挨到了白天,视线也清了起来,黑乎乎的洞直通往里面,林清不由得想到了以前听镇上人们常说的,该不会这里真有人在这里修炼吧?想到这里,林清便迫不及待地想进去一探究竟了,不过,里面肯定照不到光的,必须得去拿跟树枝当火把,还得找些吃的东西,毕竟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林清又不是神,当然受不了了。

  从洞里出来,太阳的光透过厚厚的云层也照射下来,林清伸了伸腰,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吃的果子,但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里连吞火鼠这种稀有的魔兽都有,那其他的寻常魔兽岂不是也有?林清想到这就有点害怕了,以他的实力跟魔兽干,就连一阶的魔兽随随便便都能都能把他给杀了,虽然想不明白这么深的崖底为什么会有魔兽,但林清还是觉得必须小心谨慎,昨天的吞火鼠是个例外,因为吞火鼠除了火焰以外,什么东西都不吃,而别的魔兽就不同了。这个地方的灌木丛异常地多,看到这些灌木丛,林清忽的有了主意......

  林清把折下几支大的灌木,用衣袍的带子拴在身上,把自己完全掩盖起来,再用一种逾松树的分泌液涂在身上,这是格兰镇几乎所有的佣兵都惯用的伎俩,这有利于隐蔽和靠近目标猎物而不被发现。这样子,避过魔兽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大多数白天活动的魔兽视觉都很差,但嗅觉和听觉却异常灵敏,林清不知道的是,魔兽对于能量波动才是最敏感的,但是林清体内斗气实在过于微弱,大多数魔兽都无法察觉,除非的一些高阶魔兽才是捕捉到。不过,这个地方似乎并没有高阶魔兽,不然早在昨天林清肯定就成为魔兽的果腹之食了。

  或许是林清过于谨慎了,穿着伪装走了老半天也没发现一只魔兽,林清不禁有些无奈,没有魔兽不才是最好的么?难道希望魔兽出现了,再发现了自己,然后把自己给吃了?林清想到这,甩了甩头,把这些荒唐的念头抛在脑后。从旁边的树上的摘下几颗果子,再折下一根能当火把的树枝,就朝着洞穴的方向走去。

  在洞穴里,越看向里面越黑的林清不由得有些兴奋,这种感觉甚至抑制不住,林清知道,里面要真的是某个隐世高人的洞府的话,他这辈子都会因此改变。用体内的斗气燃起那根树枝,瞬间,林清附近太阳照射不到阴暗瞬间亮堂起来,尽管里面还是阴暗无比。林清举着火把一步步向前走去,林清每走一步,都会传来哒哒的声音,虽然知道是回声,但是林清还是有着微微的恐惧感。不一会,便走到了尽头,一扇石门映入了林清的视线。林清顿时兴奋起来,这果然是隐世高人的修炼洞府,而只要打开了这扇门,林清以后的命运将会因此改写,林清明白,任何一个洞府留给他的有缘人的,都将是一生受益无穷的。

  林清举着火把仔细地观察这扇石门,他知道,这一定是有机关的。不过,似乎这扇石门并不给林清面子,林清在门上捣鼓了一阵子,都没有发现什么能开门的机关。

  两天后

  林清彻底气馁了,整整两天的时间,门的任何一处都被林清摸遍了,林清还是没有能找到开门的机关。林清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石门一阵震响,慢慢地开了。林清呆住了,自己弄了两天都没有开的门,怎么就自己开了呢?林清也不多想,直接钻了进去,进去里面,林清真正地惊呆了,里面是一个石室,石室四周都有夜光石(一种永远都会发光的石头,由于稀少的缘故,因而十分昂贵),中间石台上放着三个盒子,石台下刻着一行字:有缘人,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是一个有毅力的人,你有资格传承我的衣钵和未完的事业——

  木清羽

  木清羽!这是木清羽修炼的洞府!林清心里完全被震撼住了,木清羽是皓月帝国中唯一一位成神的隐世高人,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传说三千年前,木清羽成神时只有四十五岁,是整个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神者,成为大陆上所有人最尊崇的神。这几千年来,找寻木清羽的洞府的人不计其数,但也没有人能够找到这个传说中的成神者的洞府,而现在竟然让自己找到了,林清激动不已,迫不及待地把跑到石台上,双手颤抖地打开了第一个盒子,盒子中静静躺着一枚古朴的灰色戒指,林清禁不住喊出来了:“纳环!”(纳环,一种具有开辟独立空间的戒指,能够储存除了活物以外的任何东西,材质十分罕见,所以在大陆被奉为珍品,上等纳环基本上属于无价之宝。)纳环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纳环里面有上千立方米的空间,中等纳环里面有上百立方米的空间,下等纳环里面有数十立方米的空间。林清虽然不知道这个纳环的级别,但是能够拥有纳环的,在镇上除了叶家,就没有任何人,因为他记得紫嫣曾经偷偷从家里拿出过纳环。当时,紫嫣就告诉过林清纳环的作用和判别方法,因为还记得这件事,所以林清才能看出来这是纳环。不过,林清虽然有了纳环,却不懂得使用的方法,只好把纳环套在指上,接着打开了第二个盒子。

  第二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卷卷轴,黄褐色的卷轴上浮现着古老的雕纹,卷轴中间赫然浮现着四个苍劲的大字:火舞功法。不过林清并没有接触过功法,也不知道功法是什么。但是,林清凭着自己的感觉觉得,这东西将来对自己必定有很大的作用,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把卷轴收了起来。

  收好了卷轴,林清旋即打开了第三个盒子。

  第三个盒子放着两本技能书,一本是关于魔法师的,而另一本自然是关于斗气师的。林清不由得翻起来看,虽然两本书的内容大多艰涩难懂,不过林清经过一番琢磨还是读懂了前面一小部分的内容。里面所记述的,都是一些高阶的技能,至于后面林清看不懂的那些,估计可能会比高阶技能还要再厉害。而比高阶斗技还要再厉害的,林清就想象不出那些技能具有的威力到底能有多大了。

  把两本技能书收好,林清双膝跪在地上,向着石台叩了三个头,自打出生以来,叩头这种事林清还是头回。不过林清心里存在着对木清羽深深的感激,才向着石台叩了三个头。

  正当林清叩完头站起来的时候,石台周围忽然一震剧烈的震动,瞬间塌了下去,连带着来不及逃开的林清....

  或许是林清过于谨慎了,穿着伪装走了老半天也没发现一只魔兽,林清不禁有些无奈,没有魔兽不才是最好的么?难道希望魔兽出现了,再发现了自己,然后把自己给吃了?林清想到这,甩了甩头,把这些荒唐的念头抛在脑后。从旁边的树上的摘下几颗果子,再折下一根能当火把的树枝,就朝着洞穴的方向走去。

  在洞穴里,越看向里面越黑的林清不由得有些兴奋,这种感觉甚至抑制不住,林清知道,里面要真的是某个隐世高人的洞府的话,他这辈子都会因此改变。用体内的斗气燃起那根树枝,瞬间,林清附近太阳照射不到阴暗瞬间亮堂起来,尽管里面还是阴暗无比。林清举着火把一步步向前走去,林清每走一步,都会传来哒哒的声音,虽然知道是回声,但是林清还是有着微微的恐惧感。不一会,便走到了尽头,一扇石门映入了林清的视线。林清顿时兴奋起来,这果然是隐世高人的修炼洞府,而只要打开了这扇门,林清以后的命运将会因此改写,林清明白,任何一个洞府留给他的有缘人的,都将是一生受益无穷的。

  林清举着火把仔细地观察这扇石门,他知道,这一定是有机关的。不过,似乎这扇石门并不给林清面子,林清在门上捣鼓了一阵子,都没有发现什么能开门的机关。

  两天后

  林清彻底气馁了,整整两天的时间,门的任何一处都被林清摸遍了,林清还是没有能找到开门的机关。林清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石门一阵震响,慢慢地开了。林清呆住了,自己弄了两天都没有开的门,怎么就自己开了呢?林清也不多想,直接钻了进去,进去里面,林清真正地惊呆了,里面是一个石室,石室四周都有夜光石(一种永远都会发光的石头,由于稀少的缘故,因而十分昂贵),中间石台上放着三个盒子,石台下刻着一行字:有缘人,你能来到这里,说明你是一个有毅力的人,你有资格传承我的衣钵和未完的事业——

  木清羽

  木清羽!这是木清羽修炼的洞府!林清心里完全被震撼住了,木清羽是皓月帝国中唯一一位成神的隐世高人,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传说三千年前,木清羽成神时只有四十五岁,是整个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神者,成为大陆上所有人最尊崇的神。这几千年来,找寻木清羽的洞府的人不计其数,但也没有人能够找到这个传说中的成神者的洞府,而现在竟然让自己找到了,林清激动不已,迫不及待地把跑到石台上,双手颤抖地打开了第一个盒子,盒子中静静躺着一枚古朴的灰色戒指,林清禁不住喊出来了:“纳环!”(纳环,一种具有开辟独立空间的戒指,能够储存除了活物以外的任何东西,材质十分罕见,所以在大陆被奉为珍品,上等纳环基本上属于无价之宝。)纳环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纳环里面有上千立方米的空间,中等纳环里面有上百立方米的空间,下等纳环里面有数十立方米的空间。林清虽然不知道这个纳环的级别,但是能够拥有纳环的,在镇上除了叶家,就没有任何人,因为他记得紫嫣曾经偷偷从家里拿出过纳环。当时,紫嫣就告诉过林清纳环的作用和判别方法,因为还记得这件事,所以林清才能看出来这是纳环。不过,林清虽然有了纳环,却不懂得使用的方法,只好把纳环套在指上,接着打开了第二个盒子。

  第二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卷卷轴,黄褐色的卷轴上浮现着古老的雕纹,卷轴中间赫然浮现着四个苍劲的大字:火舞功法。不过林清并没有接触过功法,也不知道功法是什么。但是,林清凭着自己的感觉觉得,这东西将来对自己必定有很大的作用,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把卷轴收了起来。

  收好了卷轴,林清旋即打开了第三个盒子。

  第三个盒子放着两本技能书,一本是关于魔法师的,而另一本自然是关于斗气师的。林清不由得翻起来看,虽然两本书的内容大多艰涩难懂,不过林清经过一番琢磨还是读懂了前面一小部分的内容。里面所记述的,都是一些高阶的技能,至于后面林清看不懂的那些,估计可能会比高阶技能还要再厉害。而比高阶斗技还要再厉害的,林清就想象不出那些技能具有的威力到底能有多大了。

  把两本技能书收好,林清双膝跪在地上,向着石台叩了三个头,自打出生以来,叩头这种事林清还是头回。不过林清心里存在着对木清羽深深的感激,才向着石台叩了三个头。

  正当林清叩完头站起来的时候,石台周围忽然一震剧烈的震动,瞬间塌了下去,连带着来不及逃开的林清....

  就在林清掉下去的那瞬间,林清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次死定了.....

  格兰镇叶家

  “紫嫣,以后不准再和林家那疯子来往了,就他一个废物还想攀你这条高枝,简直是痴心妄想。再说了,你的资质这么好,与那废物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还有,虽然以你的实力进天抒学院有九成的把握,但是,你也不能掉以轻心,所以,从现在到比赛开始的这段时间,你必须呆在家里好好修炼,不许踏出家门半步。”叶家大厅内,叶城冷冷地说道,他知道,如果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和林清断绝来往,那么自己女儿的大好前途说不定会因此断送的,再说了,叶城也看见了林清在测验场突然发疯的情景,叶城当时就已经把林清当成了疯子,叶城断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跟一个疯子有什么牵扯,虽然知道紫嫣和林清是青梅竹马,而且俩人之间彼此都萌生爱意,但叶城觉得毕竟紫嫣毕竟还小,这种感情只能算是依赖,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渐渐地淡忘的,因此,现在作为父亲地,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不得下狠心。

  但是,心中一旦产生了爱意,即便是朦朦胧胧的,也会因此一发不可收拾,即便是当了十几年乖巧女的紫嫣,也不例外。紫嫣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内心已经下定了决心,哪怕是天涯海角,她也一定要找到林清。

  叶城见紫嫣默默地不说话,以为她已经默许了,也不由得叹了一声,女儿,我这是为了你的前途着想,你可不要怪你爹啊!叶城心中想道。挥了挥手,示意紫嫣出去,叶城看着女儿走了出去,从袖袍中拿出一块通体发红的晶石,往里面灌注些斗气,晶石受到能量波动,闪现出红色的光芒。叶城对着晶石说道:“看住小姐,别让她踏出府中半步,还有,派出护卫队,务必找到林清,然后提他的人头回来见我。”

  此刻,如果紫嫣还在叶城面前,就一定能发现她父亲的脸有多么的狰狞......

  “痛.....”这是林清醒来时的第一感觉,林清只觉得全身都要散掉了,不过,既然有痛楚的感觉,那么就可以说明自己没死,虽然很痛,但总比死掉的好,从林清在石室中得到木清羽——传说的最伟大的成神者的认可,林清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成就一番大事业了,他可不想在没兑现以前就挂了。这也让他明白了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只要自己死不了,就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

  试着动了动身子,旋即一阵剧烈的痛感传来,几乎连神经也有种锥心的痛楚,林清立刻僵住了身体,再也不敢动了。林清就这样躺了几个时辰,等身体上稍微好了些,再重新试着动了动,虽然还是有阵阵的痛感,但比原先好了不知有多少倍了,林清无暇去顾及其他的,一阵困乏的睡意袭来,林清也就随之渐渐睡去了。

  第二天,当林清睁开双眼的时候,刺眼的阳光瞬间让林清的眼眸里成为一片白光,林清不得不闭上了双眼。过了一会儿,眼睛逐渐地恢复过来了,林清也不敢轻易地把眼睛睁开。

  挣扎着翻了个身,林清缓慢地睁开了眼,让自己的眼睛先适应周围的坏境,一会之后,林清终于才仰躺在了地上。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林清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朦胧的意识中,林清终究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活着下来,那仿佛没有尽头的下坠,林清能肯定,自己从石室中掉下来的高度,绝对远远超过了自己从不归崖上跳下来的高度。虽然很讶异自己为什么还能活着,不过既然想不透,林清也不会刨根问底地去想,因为林清知道,就算自己想破了头,也还是没有什么结果的。

字体: 字号:
征途大陆传说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