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08:4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姬神诅咒
  4. 第一章 幻燐鼓动

第一章 幻燐鼓动

更新于:2017-06-14 10:17:05 字数:3390

  “上古时代,一场人与魔的纷争就在此刻我们脚下的大陆展开,一边伫立着的是美丽的人类王女姬将军,而在另一边逡巡的是可怖的人魔混血——半魔人之王!”

  古老的神殿内,千百年未曾湮灭的断垣与白发苍然的老者同样诉说着当年的故事,而一群稚嫩的孩童紧随其后,目光炯炯地倾听着大陆传说。

  “邪恶的半魔人首先发难,抢掠玷污了王国的三公主,割据大陆东南,对中原虎视眈眈。姬将军一为其妹复血亲之仇,二为人类续种族之脉,北抚众妖,南联诸国,聚九国之力东征,扣关伐魔!”

  老人讲到慷慨激昂处不禁须发横指,孩子们也聚精会神,摩拳擦掌,他们都不是普通小孩,多来自王室贵族。而其中一位金发少年却站在角落,默默伸出左手细抚着破败的石墙,其上雕刻着久经沧桑的壁画。这本是不被允许的,但老人碍于他的身份只能默许。

  石墙上的断痕还清晰可见,绝非伤自凡间利刃,而是神兵的剑气所致。指尖流,少年眼中神色萧然。

  “然而姬将军却败了……”少年蓦然道。

  众人一惊,代表正义的人类齐诸国之力竟会败于魔族?一帮孩童不敢亲信同龄的少年,转而向老人求证。

  “正如殿下所言,当年一世无双的姬将军虽有合纵连横之智,更身兼万夫不当之勇,但九国之内各怀鬼胎,北方众妖陷于内斗而束手不前,南方诸国更是奸细频出,未能合力,最终被魔族个个击破。王国倾覆,将军身死……这便是这壁画上所讲述的,3000年前的幻燐战争。”老人讲到此处,一声长叹。

  “人类败了?这天下岂不是魔族肆虐,永无宁日?”

  “大英雄怎么会失败?”

  “不过是神话传说罢了……”

  众人议论纷纷,只有金发的少年默默无语。

  “这座姬神神殿,便是当年姬将军殉国之地!”老人伸手指向神殿深处,那里寒气凛然,蓝光氤氲,与外殿的暮气沉沉,灰败残破决然不同。

  “你们要同我进去看看吗?王女授首台?”老人俯下身,慈眉善目道。

  “真的可以吗?”

  “还……还是不要吧,那里有好冷好可怕的感觉!”

  “对,父亲说过不能去的!”

  “这座神殿本来就是禁地,我们不该来的……”

  “一个******的传说而已,这年头那些暗通妖魔的奸贼最喜欢编织这样的传说来散播传言,动摇人心了!”

  老人听得这帮王子皇孙的分析,不禁失笑,竟将自己讽为暗通妖魔的奸贼。

  一番吵闹之后,众人纷纷无趣离去,只剩下老人与金发少年还留在殿内。

  “老师,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少年突然发问。

  “当然是真的。”老人看着少年,眼中藏着欣慰。

  “我知道你从不妄言,但若真如你所言,人类又是如何翻身的呢?”

  少年直盯着老人,老人却转身朝神殿深处走去,少年也紧随其后。一路蜿蜒而前,神殿深处的石墙上竟都镶嵌着蓝色的水晶,璀璨生辉,极为华贵。

  “殿下,你虽贵为王子,有凌云之志,此刻却并未显超人之姿。”老人领着少年在迷宫一般的神殿深处千回百转,口中却诉说着似乎无关的故事。

  “并非殿下不够勤奋聪颖,而是您过于年幼,陛下特叮嘱为师,不可早授机宜……”老人在转入一座大殿后便停了下来,这里的蓝光更为浓郁,也更为阴冷。

  “哦?难道如今本殿下已经不年幼了?”少年王子轻笑一声,身体却绕开身前的老师,他已经看见大殿中央的石台,石台侧面一道骇人的裂缝似要将其一分两断,而石台上似乎还躺着一个石化的女子身影。

  “难道那就是姬将军?”王子下意识地想靠近查看,老人也并未阻止。

  “并非如此,只是老夫学之所至,不露于人前便觉浑身如万蚁撕咬……嘿嘿!”老人在与亲传弟子独处时竟露出可爱一面,说着真如蚂蚁上身般浑身扭动。

  “等等,老师,此人……未必是姬将军吧……”王子打断了老人。

  在绕着石台转过两周之后,王子已瞧出些许端倪。

  “老师你看,这女子身着华丽女袍,虽然石化看不出色泽,但并未穿着铠甲,且伤在胸腹,甚至并无悲伤痛苦之状,倒是死得颇为安详……若是久经沙场的姬将军必是壮志未酬,死不瞑目啊”

  “哈哈,殿下观察细致入微,老夫欣慰啊!”老人抚掌而笑。

  “老头你莫再虚与委蛇,此处遗迹千年不坏,刀劈斧砍也难伤其分毫,可是你看,这大殿之中柱台崩碎,一片狼藉,究竟是谁有如此神力?数千年前又都发生了什么?”

  “哈哈,殿下你这问题可是很多啊!老夫穷一生之力专研古学也难还历史一本来面目,对这3000年前的遗迹更是一片茫然。石台上之人是否为姬将军本人也难以确定,但神殿一战之后,姬将军便人间蒸发,再未露踪迹,只能断言她已葬身此处……”

  国家存亡,万民生计系于一身,若她尚余一息之力,也必会挺身而出,与魔族决一死战!

  王子这样想着,正如他自幼听闻的历史上无数在与妖魔的千年生死鏖战中那一个个光辉的名字一样,3000年前的姬将军,也是那样一个伟大的人物吧。

  “只可惜,你如此英武,如今却连记忆都已凋零……”

  王子喃喃着,目光不禁注视起那沉睡了3000年的脸庞——“斑斑花岩阻隔,断不了倾城之色,悠悠千年回响,难唤醒皓月双眸,但见柳眉轻锁,似有辜负之情,朱唇微扬,了然一生夙愿。”月光洒下,眼前静谧之人,王子竟看得痴了,不禁吟起一首古调。

  “3000年前……王国倾覆,佳人赴死,如今竟已难知其中原委……”王子不禁叹息。

  老者仍有意与弟子探讨往事,但王子心思已全在姬将军身上。对王子而言,这不过是一处传说遗迹,而传说总离不开缠绵悱恻的佳人情史。

  “殿下竟如此留恋3000年前一具女子皮囊……”老人也无奈一叹,“毕竟还是个年轻小子,千年秘史又怎比得声色犬马令他上心?白费我一番苦心。”

  在对着先人遗体一番饶有兴致地评头论足之后,老人带着弟子离开了遗迹……

  数日之后,老人门前,多日不见的王子突然来访。

  “老师,老师!”王子不顾礼仪直接冲撞而入。

  “何事如此着急?”听闻弟子喊声,正在书房临摹古人字画的老者正要询问,王子已经寻迹闯入。

  “老师,3……3000年前究竟……”王子心急,而身体尚幼,此刻已是气喘吁吁。老人见他提起3000年前之事,心中暗喜,先嘱咐王子莫要着急,慢慢道来。

  “老师,为什么我遍览古籍,只追溯到2000年前,再往前皆是神话传说,且无一处提到姬将军字样?”

  “那是自然,王子年幼,如此艰涩的历史不在王室课程之中,你自然接触不到。”得知王子数日间竟在暗地追索,老师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可我向其他大学士询问,他们有的讳莫如深,有的又似乎毫不知情,所透露的消息也不过与老师当日所讲一般无二,再没有丝毫进展。”王子苦恼不已。

  “殿下为何如此上心,可是为了那石台上的姬将军?”老人调笑道。

  “并……并非如此!”涉世未深的王子显得有些许慌张,但很快又正色道:“如当日老师所言,姬将军身死,人类倾覆,魔族当道,可是并无丝毫记载表明,3000年前有魔族肆虐人间之说,其后更没有出现过一个所谓的人类复兴时代,若老师所言非虚,唯一的答案岂不是……”

  王子欲言又止,老师却饶有意味地示意他接着说。王子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声音,在老师耳边细语道:

  “岂不是说……魔族一直统治着人类?”

  说完,王子再也藏不住惊恐的神色,而老师依然淡然地笑着。这让王子再也无法淡定了,他看看老师的白发,又看看自己的双手。

  “3000年前确实是半魔人率领的魔族击败了姬将军,只不过他们并未为害人间,而是奇怪地与人类和平共处,而后千年人魔之间的种族隔阂逐渐消散,最终融为一体……”

  “这怎么可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王子几乎是咆哮着吼出这一句他自幼信奉的格言,每当说出这句话,他总会想起他的爷爷,他的王兄,还有教授他剑术的导师……他们全都战死在与边境妖魔的战争中。

  “没有人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幻燐战争的结局是确定的,那是人类唯一一次彻底失败!”老人的语调没有丝毫波动,可是却诉说着如此惊世之语。

  王子也并非等闲之辈,在震惊过后,他很快平复下心情,毕竟已经过去3000年。身为王子,他不该让太多不切实际的情绪左右自己太久。

  “那,按照成王败寇的逻辑,魔族彻底统治了人类,我们今天也算是魔族后裔,如今老师又为何如此赞扬姬将军呢?”

  “哈哈哈哈!这便是老夫与你父王的心病所在了!”说罢,他低下头凑在王子耳边低语道:

  “我们想让姬将军复活……”

  不难想象王子脸上的震惊,可老人只是拍拍他的肩膀。

  “我也知道你会难以理解,毕竟你还在学院之中,不知边境之苦。人类啊,又要到3000年前的生死绝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