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11: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国的谎言
  4. 第一章 封印的梦魇

第一章 封印的梦魇

更新于:2017-04-21 09:38:34 字数:10176

字体: 字号:
帝国的谎言目录
共1章
  700年前~~~~

  当火魂族人暴发了战争,巫师们强大的魔法消逝后,在赤夷帝国留下的结界屹立不倒

  于是,帝国的族人们世代相传的战争日益甚少,

  他们开始相信,彼岸的世界一如眼前的浓雾

  所谓的世界就是整个赤夷帝国,单纯的火魂族人们

  直到一天,有六武士来到美丽赤夷帝国公主---星娆的梦里

  他们告诉她一个被封印了所有记忆来路的战争

  ***劫云***

  我,劫云;我,夜封;我仑闼;我们从今天起,结为兄弟......

  我叫劫云,我为这个誓言而活,夜封和仑闼,我们共同编织梦想,填满宿命的空白。

  我习惯在天边的荒原上,点起一堆火,然后静静地看着它们妖娆地舞动,在我心中火焰是最神圣的,它们的每一次破裂,每一次寒颤,都能让我陷入冗长的思考,火焰上串起的青烟肆虐的腾滚,然后幻灭,每当这时,肜灵帝国的辽阔疆域上空都会随着缕缕飘散的青烟响起苍凉的歌声,肜灵鸟阵阵骚动,而后它们的羽翼飒飒划破黄昏的天幕,它们随着苍凉的歌声,一起埋怨或者庆幸宿命......

  我的家人都去了肜灵帝国的边疆,再没有回来,夜封和仑闼也一样,我们三个人,三个共同的宿命,快乐注定和我们无缘,真正属于我们的只有惶惑和不安,

  我们狂歌对月,想把苍惶睡去的大山唤醒......

  我们爬到肜灵帝国最高的山峰,想带回一片片雾蔼和云彩......

  我们仰望星空,想把天穹望穿.......

  我们都信仰流星,每当它划过天空,我们就一起闭上眼睛,然后说不!!!

  习惯了放荡的那些曾经,那些枕着夕露,让星辉撒下.........

  我庆幸自己,在沉沦中终究没有湮没在飞扬的尘土,因为我遇到了冰释,我崇拜她的微笑,信仰她眼中流泻的一切,我无时无刻不在问自己,对压的那种感觉该知向谁边,我会陪她发呆,聆听她的没人能懂的语言....

  那个有点像黎明的黄昏,天边飘着哀怨的黑云,在心中,命运从那时起开始转轮,夜封突然不再恍惚。

  那天他对我和仑闼说;“冰释。我的全部”

  夜里,我独自去了直耸入云的肜灵峰,对着天幕我大声喊;“我为誓言而活了过来,还将为誓言活下

  去。”

  我尝试过疏远,冷漠,可是冰释的眼睛却告诉我;“做作。”夜封。我的弟弟,我只想让他快乐,多少个曾经,我都对他说;“夜封不要恍惚,我们要一起,唤醒苍凉的荒原,如果有一天,没了朝阳,我们要笑的比朝阳更灿烂,夜封就是我心中苍凉的荒野。那让我心碎的凄清.....

  他试过笑的更灿烂,可是总是带给了仑闼更多的痛苦,仑闼甚至哭了,他说“封,别勉强,你知道吗?旷野的火焰上腾起的孤烟,只会让荒原愈加凄凉。”然后夜封转过身去,他黑色的长袍迎风飘散,他试干早已喷薄而出的眼泪,他说;“弟弟,火焰只想把原野的心温暖,他只想点缀一下仓皇睡去的荒山,他也不想......

  我是夜封的哥,仑闼的哥,我的世界他们就是所有和全部......

  我试着避开冰释.....

  试着更加温切的对夜封......

  试着曾经有试着独自忍受那莫名的痛楚....

  过的所有.....

  试着被飞扬的尘土湮没.......

  试着为了誓言苟活着.....,直到一天,夜封跑过来,

  他说:“哥,你爱她”

  “爱谁”,我问

  “冰释”

  我尽可能平静下来,我看着他的茫然的脸

  “可能吗?”,我说,

  第一次懂得说谎,原来会这么痛呃,夜封若有所思的离去后,我的心在滴血....

  茫然的几日后,我和夜封*仑闼,我们去了肜灵帝国的边疆,随行的还有两个不知名的武士,她们都有着绝世的容颜,当然也少不了冰释,它是最好的复仇使者......

  与敌人的第一次交战,我学会了发泄,我肆意的念着咒语,狂放的沐浴着敌人的鲜血,直到我冲到最后一个面前,我把手指陷进他的咽喉,然后我回眸,看见我的朋友和战士,难以置信的惊鄂挂满了他们的脸,因为整个过程,他们只有机会观战,只有机会看着鲜血成就我的辉煌.....

  仑闼和夜封走过来,扶起早已无力的我,冰释走过来,他说劫云,我觉的你好疏远我,我几乎要倒下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又活了过来,那一刻为什么没有死去,夜封惊讶的望着我,他在等着答案,我淡然一笑,“疏远,我一直都这样”,冰释蓦地转身离去后,我终于闭上眼睛,沉沉的昏睡了.........

  我有模糊看见了夜封的脸,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张脸,只有夜封才配拥有的脸,英俊的让人窒息。

  “哥,你去找她,她属于你”夜封突然说到。

  我挣扎着站起来,我说:“封啊,哥从没想过要去爱冰释”。

  冰释却突然进屋来,“劫云,没理由的,你回答我”。

  那一刻我的心在滴血,我努力想找到一条狭长而幽深的罅隙,我想我属于那个非人的国度,我沉默,以次来聚集力量站稳,然后我笑着对冰释说“我爱的是烨”。

  “我早该知道的,然后她口中喷薄而出的鲜血在我的长袍上烙印成了无数缤纷的花瓣,她脸上写满的无穷无尽的痛楚缓缓的流泻后,冰释浅然一笑,“劫云,你只是我命中的过客呵”。那一刻,我看见死灵在向我招手,我漠然的握住了夜封的刀鞘,我竭力拔出它,了却死灵的愿望,冥冥中我被喊住了,耳边回荡的是那个誓言........

  我庆幸一切该结束的时候,烨找到了我,她说:“将军,我爱你,你是怎么爱上我的”。

  其实,我当时只是在名册上看到了仅有的两个女武士的名字。

  我苦笑到:“相信我,我看见你的名字时,就注定有今天了”。我一次次的告诫我自己,不能再让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因为冰释那几欲绝望的眼睛,因为冰释那流泪的笑脸,无时无刻不像一把利刃在割裂我的心,我不在违背宿命,因为那回带来杀戮........

  夜封闯入帐中:“仑闼,那个叫着焯的武士找你,她在外面等你......

  不像我想的那样,仑闼回来时,脸上的无赖和痛楚轻轻地匍匐着,一点也不愿飘散,仑闼是个极其伤感的孩子,我习惯了他的无常,不过今天好像更加反常,我只希望心中的那丝不安会尽快消散.....

  *****夜封*****

  我,劫云,我夜封,我仑闼,我们从今日起结为兄弟............我叫着夜封,我信仰这个誓言,我和哥哥劫云,弟弟仑闼,我们同去同往,不论前面是血腥的战场还是飞扬的尘沙,我们一起或被埋没或被宿命归于沉沦....

  是劫云带给我成长,我的家人去了遥远的地方,劫云说那是个另类的国度,于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我的家人.....

  我仿佛生来就不会笑,尽管我也试过。我的出生就是命运的捉弄,我一直茫然的活着

  记忆全是劫云和仑闼教会我的那些苍凉的歌,哥哥劫云常对我说:“封,不要惶惚,如果明天没了朝阳,我们就要笑的比朝阳更灿烂,我被那种温暖深深的侵染了,他们教会我,即使宿命不可违抗,但是宿命的空白却由自己填满.......

  我喜欢在劫云和夜封熟睡以后,独自跑出去,找个绝对静谧的地方,那儿没有一丝亮光,然后我展开双臂,疯狂的扑向黑夜,我呼吸,芳香的空气,忘我的奔向远方,那会儿,我的世界单纯的就像黑夜.....

  一次次的狂奔,已不能宣泄我无穷无尽的孤寂,我试着在白天放好巨大的石块,我试着懂得解脱,一次,两次,每次都只是晕死过去,而醒来后最怕的就是还要面对这个世界,每次我都问自己,我要怎样才能死去,我要怎样才能到达那个劫云说的另类的国度,那个我的妈妈*姐姐*哥哥,他们所在的国度,那个我可以快乐着而不用去笑的勉强的国度........

  那天,我又来到烙印着我的狂奔的身影的地方,天空宣泄起了大风,我脱下长袍,让风灌满它,让它把我拽起来,那一刻,我有种预感,我就要到那个国度了,风要带我离去,永远的离去,我真的好激动,因为我会笑了,我几乎感肯定。明天,当我醒来,就会得到期盼以久的确认,确认我以离去,确认我会笑了,确认我终于快乐了.....

  模糊地听见有人想叫醒我,我好怕外面的世界又让我失望,我宁愿就这么沉沉睡去,在这氤氲的世界永远地睡去,最后我选择了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女子,她的绝世的容颜,”姐姐,是你吗?”。我问。

  冰释,冰释,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个名字....

  因为这个名字,我不再惶惚...

  因为这个名字,我不再狂歌度日....

  因为这个名字,我不再埋怨宿命....

  因为这个名字,我不再奔向黑夜....

  冰释**冰释,因为她,我试着忘记,忘记追求我曾经向往的国度,又试这留恋,留恋那段飘着冰释笑声的时光,我试着问自己.....

  为什么,已经颓败的灵魂又起舞月下...

  为什么,肜鸳鸟的歌声不再凄凉..

  为什么,紧闭的窗扉却被清风扣开..

  为什么,懂得了莫名的崇拜.....

  那天,我望着哥哥劫云和弟弟仑闼,我说:“冰释,我的全部”。

  边疆,与烈焰国的第一次交战,我看见哥哥劫云肆意的纵横在沙场,我懂,那是发泄,他把一切的痛楚留给了敌人,于时,我好后悔,因为那句自私的话“冰释,我的全部”。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哥哥劫云,他可能也....!!!!!!!!!!!!!!*************************

  ***仑闼******

  我,劫云,我,夜封,我,仑闼,我们从今日起结为兄弟..........

  我活在梦里,梦醒后犹梦,我只属于我的记忆,属于我的过去....

  我叫着仑闼,不过这是别人叫的,我没有名字,我的世界除了鲜红的梦,余下的就全部是代言毁灭的记忆....

  是劫云和夜封,他们让我知道,除了手中刺骨的剑寒,还有像火一样的温暖,和他们在一起,我可以找到为自己而活的理由...

  每当肜灵帝国的辽阔疆域宣泄起排山倒海的歌吼,我就会望着哥哥劫云点燃的火堆上空,那些跃舞妖娆的青烟,它们静静的飘散着,和西方那轮蹒跚而逝的落日一起落尽繁华.....

  多少次我颓然从梦中醒来,劫云抱着我,他说“仑,你又梦见你的死去的妹妹了,我点点头,“恩”。

  我总是在梦中见到妹妹,我很清楚的看见她被轮回帝国的人撕成碎片,而我一点也不能动,哪怕只是一下呃,

  如果有来世,我愿幻化成代言无穷无尽快乐的彩碟,永远萦绕她的左右.......

  我想,如果宿命让我在苍凉的歌声中颓废,

  如果宿命把我归于沉沦....

  如果宿命是个有死的梦.....

  我要捣毁它~~~~~~~~~~~~~~~~~~~~~~~~~

  夜封和劫云已经习惯了我的无常,他们希望我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我懂,他们想让我宣泄完所有的哀伤...

  时空像浮在天空的白云,被一缕缕柔风吹散,飘摇到撕裂.我仿佛认定了我和哥哥劫云*夜封

  ,我们将在沉沦中宣泄完所有的短如昙花的时光,然后让死来成就宿命的神圣...

  等待,等待........

  我们要去国危告急的边疆,我记下了那天发生的一切,天很暗,肜鸳鸟划过,飒飒作响......

  那天,我看见了烨,那个和我的在天国的妹妹有着惊人般相似容颜的武士,我暗暗告诫自己,如果我无端捣毁了一个与我并无仇恨的灵魂,那么一定是他让烨不快乐了,

  于是,每晚的星空下,我都歌唱,歌声不再苍凉,不再哀怨,不再哀伤,不再代言仓皇的落日.......

  那天,哥哥劫云望着冰释笑了,笑的有些苦涩,他说:\\\\\\\‘我爱的是烨,\\\\\\\‘我知道,哥哥劫云是不可能真的喜欢烨,那次交战,他疯狂的宣泄自己的怒火就能说明一切,可是为了让夜封,那个好可怜的孩子,为了让他不再惶惚,不再想去天国,哥哥他,放弃了最爱的冰释,他背叛冰释的每一句话,都会让他心痛如刀绞....

  我知道是那个誓言,所以,我选择了和哥哥劫云一样的路.....

  后来,焯找到了我,她问我,她说:\\\\\\\‘仑闼,你很爱烨吗?\\\\\\\‘.

  我说:\\\\\\\‘那只是不久的曾经\\\\\\\‘我感觉有灼热的泪从眼中喷薄而出,咆哮如泉........

  我只想对得起那个誓言,因为我们是兄弟,七身缘的兄弟.......

  ********************************

  轮回帝国的交战中,劫云为了我而永远地失去了右臂,

  ********************************

  刃极,我厌恶这个名字,就像一看见轮回帝国的旗帜,就想立刻把它撕裂,

  他的黑巫术让夜封受到控制,然后夜封挥刀向哥哥劫云...........

  劫云的手臂断裂的刹那,冰释哭了,冰释冷冷地对夜封说:\\\\\\\‘我绝不会原谅任何向劫云挥起长剑的人\\\\\\\‘.

  *烨*泪涌如泉,恨不能流泻完所有的泪水,她比冰释更伤心.

  摆脱黑巫术的控制后,夜封他出奇的沉默,他对着劫云的断臂跪了一夜后,他走了,去了轮回帝国,他要背叛一切.....

  刃极的力量强大至极,轮回帝国联盟肜灵帝国的内乱---塔罗族人,肜灵帝国的土地沦陷比我们想向的快的多,不过,我们发过誓,我们要等到这片土地上空最后划过肜鸳鸟的羽翼,要等到那段凄美的弧线随着肜灵帝国的繁华一起消散..........

  轮回帝国的军队重重围住了我们,劫云正竭力与刃极较量黑巫术,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哥哥拥有那么强大的黑巫术,就在刃极快要阵亡时,劫云因手臂的疼痛倒下了....

  肜灵帝国的军队冲向我们,焯和烨奔向了刃极,焯居然也会黑巫术,不过尽管刃极受过重创,他们的力量也绝对悬殊,焯就要倒下了,她在等着来自刃极的最后一击,烨挡在了焯的前面,刹时,刃极的长剑没穿了烨的咽喉,她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夜封,茫然地站着的夜封,她就要闭上眼睛....

  刃极笑了,他再次扣动手指,风云流泻其间,他留恋地望望焯那惊鸿之靥,他说:\\\\\\\‘焯,去吧,宿命就要开始新的转轮,死,是一种永生\‘.焯倒下了,她抱紧了烨....

  仑闼,该你了,我宣布你和你的妹妹同样的宿命,刃极猖狂的笑了,他飞奔迩来,就在她的手触到我咽喉的刹那,我看见他的胸口长出一束惨白的莲茎,又立刻绽放血色的红蓬...

  他回眸,很平淡地说:\\\\\\\‘夜封,一切远没有结束\\\\\\\‘.他折断了没穿胸膛的刀,把它完全没入夜封的头颅,冰释正全力保护劫云的安全,我拾起夜封的断刃,扑向刃极,我的目标只是刃极.向刃极奔跑中.我感觉我的一支腿和另一支愈来愈远,可是我的手,我的拿有断刃的手尚离他那么远,我知道,我已经被刃极扔来的尖刀分成了两半,颓然的倒地后,我看着不远处,我的另一半,我们笑了,笑的好开心.........

  刃极的笑突然定格了,天幕那方,出现了好多流星,向雨点般排山倒海地散落.....

  冰释已经杀退敌军,她把所有的力量给了劫云,然后劫云耗尽他的所有力量唤下流星雨....

  那些雨,那些流星,流泻我们和所有敌军,流泻我们所有人的生命.......

  ***冰释****

  我叫着冰释,我是个复仇使者,我的国家是伟大的轮回帝国,我从小就和师父刃极在一起,不知觉间,19年的时光匆匆飞逝,而我也从一个连什么是杀手都不知道的孩子变成顶尖级的复仇使者.....

  师父说,有着冷酷的面孔,只想着下手目标的杀手是最低级的杀手,正因如此,师父给我的第一课就是教会我如何去笑,他说笑甚至可杀人,如是,我就有了个好听的名字————冰释

  19年后,我的国家和肜灵帝国的战争轰轰烈烈的爆发了,我的族人,几乎所有的族人都在传颂着肜灵帝国快要灭亡的消息,也在传颂着肜灵帝国的人民是怎样的不屈

  那天,师父得到消息,来自边界的消息..

  他一直琐眉,夜深了,他唤醒我,他说冰释,是时候该你出手了...

  我不解,他说:“据说肜灵帝国正在选出一些巫术或者是剑术都士,星象上说,这可能是肜灵帝国的重振之时,我们输不起,否则将会万劫不复.

  我走了,带着19年滋生的勇气和力量...

  肜灵帝国的边界

  有风吹向我,风里夹杂着歌声,代言苍凉的歌声,忧郁的歌声..

  我见到的第一个敌人是即将死去的夜封,他叫我:“姐姐,”

  那一刻,我的停在刀鞘上的手缩了回来,我的手在颤栗,我知道,原来,我并不适和做杀手,因为我的心莫名的后怕,那种后怕。

  我看见了劫云,那个让我的师父深深琐眉的巫魂武士,就那一眼,我感觉我失去了什么,许久,我才知道,原来,我这么容易让人洞穿自己

  师傅的肜鸳鸟不时地划过这片天空,我知道是师父在催促我,而我给师父带去的理由让我都觉得荒唐,真的,如果要让劫云倒在我的麾下,那种可能性太大了,那种机会太多了,尽管我知道我是谁,我必须做什么,如果背叛会有什么后果,可是每次的努力都消散在劫云深情的回眸..

  宿命,我从不相信有所为的宿命,我是冰释........

  好长一段时间的压抑,匍匐在我心中的痛...

  好似一千年,一万年,无穷无尽的忧伤,沉郁

  终于,有一天我望着星空,看着星辉落满了辽阔的荒原,那些缤纷的星辉是为何而疯狂的陨落,是宣泄吗?,

  如此悲寂,我奔向荒原,

  身后陨落的星浪荡起五彩的涟漪....我决定了,我只有选择背叛我的师父..

  我试过利用夜封对我的痴情,来达到减小劫云力量的目的,可是劫云尽然可以为了封,故意疏远我,那时,我才想起师父说过的话,他说,不要试着用情去分开他们

  他们结下了七生都在一起的盟誓...

  我只有放弃,师父也说过,一个人最难摆脱的就是宿命留给他的那个人..

  师父,我因该恨你..

  你左右了我的灵魂....

  为何,你不聆听我的哭泣,

  我,只有背叛这才是我的宿命

  劫云,我爱你

  我当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的国家和肜灵帝国交锋了,沙场上,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亡灵逝去....

  劫云为了保护封,永远地失去了右臂...

  就这样,我们的死揭开了序

  这次战役,我的国家所有的军队被劫云瓦解了,他用我和他的力量唤下了流星雨,

  那次辉煌的战役结束后,劫云抱起无力的我,他第一次抱我,那么真实...

  我尝试不把眼睛闭上,我看着劫云,他眼中流泻出晶莹的液体,滚落到我的脸上,灼伤我的心,灼伤我灵魂...

  劫云,答应我,永远这么抱着我,好吗?

  释,等新的宿命开始转轮,我就带你离开,我愿把自己燃烧,我愿焚香感动你,释,等我.....”

  *******焯******

  我叫做焯,再我心中这是最神圣的名字,因其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可以见证我存在的礼物而神圣...

  我有个叫做烨的姐姐,她爱我,在她心中我是她的所有和全部,是她每时每刻心跳的理由...

  姐姐烨她的笑如柔媚的熵花绽开.

  她的笑倾城倾国..

  她的美丽网罗所有的惊鸿..

  喜欢躺在姐姐怀里,向她娇昵:“烨,好美”

  喜欢躺在姐姐怀里,看着西风残照下的云霭,然后说:“姐姐,你的美丽把云彩都感动

  喜欢坐在月下的熵叶上,看姐姐轻舞飞扬..

  喜欢依在姐姐身边,看她纤细的手拨动琴铉...

  宿命带给我的哀伤,姐姐轻轻捧起洒向夕阳.

  我像是阳光,姐姐是云彩,阳光匍匐在云彩上,自由地飞翔....

  我像是花瓣,姐姐是轻柔的风,风抚过花瓣,静境地有花香迷弥漫...

  姐姐说,我是她的阳光..

  我痛恨轮回帝国,是轮回帝国的巫师——刃极,我们的亲人就倒在他的麾下..

  我和姐姐试着把一切都淡忘,但我们一想到刃极,就立刻觉得我们的做法是多么不可....

  肜灵帝国又弥漫了战争的硝烟,亡灵的哀怨散入烈风,四起杀戮..

  匍匐在我和姐姐心中的仇恨萌发了火花....

  在肜灵帝国的边疆,人们再传颂着劫云,夜封,仑闼,冰释.....,这些名字的宣泄伴随着胜利的曙光...

  和他们的谋面,我们的宿命开始了转弯...

  姐姐莫名的季动,莫名的吐露我没听过的语言,莫名的不再扣动琴铉...

  直到...........

  我听见他在梦里喊到:“冰释.........”。

  我猜到了姐姐,她一定爱上了劫云,而她和我一样;我们刚学会了,因为感动的泣然泪下;姐姐说:他们要爱到天地沧桑

  劫云信仰冰释的一切,夜封。仑闼一起纠缠......他是七生缘的兄弟,为了夜封,劫云疏远了冰释,而冰释的眼泪因为劫云而晶亮,她脸上无端的忧伤因为劫云而像雾霭般消散。冰释可以等...等到天地苍惶,她像个孩子,她根本本无视夜封的情感。听仑闼说过。姐姐和他死去的妹妹惊人般相像,他把对妹妹的爱全部倾泻在了姐姐身上。我萌发了念头,我必须让仑闼消逝。因为劫云可以为了仑闼而舍去我姐姐--烨,就像为了夜封疏远了冰释,与仑闼回国的战役中,我用巫灵慑魂术召唤出了夜封的灵魂,我要借夜封的手让仑闼消失,而劫云却为了保护仑闼,他让夜封的刀陷进了他的手臂......,那一夜姐姐伤心地哭了,我从此学会了隐藏,我只想让姐姐快乐,她为了我失去了太多,我只要她快乐,我可以什么都背叛..

  在劫云手臂断裂的刹那,我几乎已经把手中的利刃陷进了胸膛,我没有理由再选择活下去了,我伤害了姐姐,是我让她涕泪成血,是我啃噬了姐姐的心......

  有仑闼回帝国的最后一次交战中我把全部的恨抛向刃极,我宁愿用我的头颅和热血换取刃极的苍惶倒下......宿命注定不该倒在我的麾下。我与他的抗争只能迎来流星的落下,属于我的流星落下.落下......,刃极向我的最后一击沉沉地落在姐姐身上,他倒下了,她真的倒下了

  她向我笑了,是那么另类的嫣然,近乎落日般苍惶......我的心痛的裂了.碎了,姐姐轻轻的走了,她的星陨下最后的光辉.....

  ******烨*******

  我叫做烨,我和妹妹焯,我们是武士,我不知道命运在轮回中究竟哪儿出了错..

  武士的命运....破落的命运.....沉沦的命运....

  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属于自己的活法..

  可是,因为焯,她的充满诱惑和感激的笑.

  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不再激励我,不在刺痛我...

  我给了焯什么?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我选择了破落,沉沦。也就选择了埋葬焯的惊世的容颜,也就选择了埋葬她迷人的浅笑..

  不....不...决不....

  焯的美,那不可抗拒的美,那无懈可击的美.

  决不能淹没在褴褛的尘世.....

  焯就是我的全部,我的全部活着的理由,因为她,我不只是...不只是存在...

  我抱着焯,她听我抚琴

  就是这两个画面,代言了我们单纯的度过的时光...

  冗长而短暂....空虚而充实....孤寂而快乐...

  我在复仇与否间....,试着忘却,试着忘却...试着....忘却...

  可是命运之轮.....轮回本就属于我们的宿命..

  带着血腥的风吹向我们,那一刻,我的心开始变的平静,从未有过的平静,我接受吧,我想,这属于我

  我们去了,很从容,或许面对宿命,人人都该这样....

  我和妹妹焯从将军劫云前走过.....

  与此同时...

  我的心疯狂跃动....

  因为,我清楚而真切的看见,

  看见我的哀伤,我的忧郁,我的水中的叠影,被另一个人表现的淋漓尽致...

  那个人他叫着————夜封还是命运之轮.....轮回我的哀伤....我注定哀伤.....

  因为夜封,他爱着————————冰释

  我知道,我已经爱上夜封...那种爱被叫着最卑微的信仰....

  从此,我不再扣动琴铉,我怕那音律不自觉的就喧泄我的快要喷薄的爱....

  我怕焯,怕她懂我后,便豪不犹豫的把刀伸向冰释,那样,我想,夜封会随她而去....那样....

  我们与轮回帝国的第一次交战我们的将军劫云,他几乎像一团喷薄的火簇,疯狂的燃烧了敌军的全部,那时绝望的力量,是发泄,是疯狂我后来才知道,劫云爱着冰释,可是他们的星情宇恋却纠缠着不知情的夜封

  我要,...我一定要...我...

  我要让夜封,我的琴声幻化的哀伤,我要让他快乐..

  ...

  他一定要和冰释在一起.....

  我于是找到劫云,我说:“将军,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我也爱你,看见冰释惊涛裂岸的失望,我得意...真的,封,她会是你的..

  战争进行的异常残酷....

  我们,就在不懂我的焯对夜封念动咒语后,劫云的手臂随之而落,我们同时被死神扼住了咽喉...

  那次战争,我爱的人和爱的人。都离去了,不留下任何痕迹,走的好彻底...

  当我挡在焯的面前,当我听见刃极手中的风云没入我的咽喉..

  我强忍着痛,不把眼睛闭上,我要封,要他带我离开

  我清楚的看见我的朋友和战士,看见他们一个个仓皇的倒在刃极的麾下...看见不远处漠然地站着的夜封.

  我知道,一开始就知道夜封只是想接近刃极....决不是背叛...

  我支持不住了,我望着风烟四起的战场,我看见一切都在分裂,一切的曾经又回到现实..我看见了焯再对我笑,看见了死去的战士们向我招手....我也看见夜封,看见他被刃极的断刃刺穿头颅,看见他轰然的倒下..

  我的泪早已咆哮如泉....我为他做的...他没机会去懂了.....

  不要....封,带我离开

  封没有听见我的呼唤,他静静地独自离去.....

  风抚过荒原......带来了焯的歌声.....

  梦的边缘无声炸破/寂寞静静缤纷而落/独自望着星空在说/我崇拜你的微笑/就像天空信仰流星的划过/美丽何所似呃/云彩都被你的容颜感动/飘啊,蓝空天末的孤星/飘啊...............

  我把手伸向焯,轻轻地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下一章(公主的仆人)更新

字体: 字号:
帝国的谎言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