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19:04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重回三国之朕为刘备
  4. 第二章 第一次桃园三结义

第二章 第一次桃园三结义

更新于:2018-03-18 09:59:48 字数:2434

  第二天一大早,刘备拉着刘母来到了集市中心,当着刘母的面重现他的商人天分,不到2个时辰就卖出了50双鞋,刘备用他那锋利的言辞,激情的演讲打动了众多路人,什么买三赠一,满一百返十文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演讲才是刘备的大杀器,他让涿县父老感觉刘备卖给他们鞋完全是为了他们好,如果不买刘备的鞋出门就会踩钉子。刘母早在演讲刚开始没多久就被刘备给推回家编草鞋去了,不到一个月,涿县父老穿的都是刘备的草鞋,刘备也获得涿县鞋王的称号,逐渐也积累了一笔不小的资产。

  时间飞快,一个月后的一天,刘备躺在靠椅上享受余日的阳光,这时后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你好,请问你知道刘备刘玄德住在哪里么?“刘备回头一看,只见两个大汉带着数匹骏马站在夕阳之下如同天神一般,刘备起身答道:”我就是刘备,不知二位何许人也?”两个大汉闻言相视一笑,一人答曰:“我是张世平,另一人名为苏双,我二人皆为中山商人,贩马路过此涿县,发现此县父老皆穿草鞋,且形貌一致。问曰才得知涿县刘玄德,也就是阁下您如此善于经商,我兄弟二人仰慕至极,所以来此叨扰,渴望与阁下一叙。”

  刘备心里嘀咕:张世平,苏双?没印象,应该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不过看来也有些资产,也罢就陪他们唠唠嗑,说不定还能挣些外快。于是回答道:有缘千里能相见,相见即是缘分,请二位随我进寒舍一叙。张世平和苏双引马与刘备同行数步,拐过一个街角只见原先的草房已经成了石砖碧瓦的宅院,大门口一个硕大的烫金字牌匾悬挂当中,上书两个大字:刘府。苏双心道,在這小小涿县能有如此家业,此人小视不得,走廊之上,满园桃花已盛开,美不甚收,那多多桃花映日而红,似乎暗示着什么。

  进屋入座,刘备率先说到:二位千里从中山而来,背井离乡,千里经商,商人本不易,辛辛苦苦为国家创造财富,可仍然无人认可,真不知道朝堂为何昏庸至此,却苦了二位了。张世平听闻此言蹭的一声就站起来了“先生可知自己方才所言为何?重农抑商乃历代朝廷治国之本,我等虽然辛劳,但仍能过上富足的日子,怎能责怪到朝堂之上呢!”刘备心道,我去你身为一个商人给我说重农抑商好,鬼才信呢,也罢就让我与你辩上一辩。

  苏兄,商人本分为何?

  自然是经商贸易。

  经商贸易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撑起家业,刘兄你不要拿鄙视的目光看着我好么,难道你不是么?

  不不不,张兄,我玄德经商,非为自己而为天下,为汉庭,为黎民。

  世平心道,为他人?为汉庭?你蒙鬼呢,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答曰:愿闻其详。

  只见刘备起身,踱步道:张兄请向,我们商人经商,需要用的交换媒介是什么,没错地球人都知道,是钱,我们每成交一笔,国家就能获得一定的交易税,也就是说,我们交易的越多,国家的财富也就越多,所以从這一点来说,我们经商就是在为国家创造财富,我们是在用自己的一生千里奔波为国家谋幸福,所以首先,我们是国家的功臣,第二,人生在世,从出生就有需求,小到糖果,大到房屋,万物皆有商人提供,我们是为了满足百姓需求而活,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同时,我们也是百姓的生活依靠,拿我来说,我就为能给涿县,甚至将来给天下人提供鞋子,保证他们行程安全舒适而骄傲。再者,当我们生意做大时,一个人肯定照顾不过来吧,如果我们一人不能满足顾客的需求又该如何,自然是招工了,当我们每招一个伙计时,就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份工作,给予了他们生活的资本,他们为了给其他人提供优质产品而工作,而我们则给予他们相应生活的资本,所以从這一点上来说,我无愧于百姓,无愧于黎民。不知二位以为如何?

  世平和苏双两人早已经被刘备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谈所震惊,一向因商人地位而自卑的两人,听到刘备这番言论,心中五味杂陈,因为这番话第一次让他二人打心里感到作为商人的骄傲,不过毕竟是中山巨商,心里素质远非常人可比,苏双平复了心里的波澜,起身说到:“仅从玄德兄方才一袭话中,不难看出玄德兄为天下之奇才,此番言论,我苏双不敢擅加评价,但我敢保证,此后天下商人都将因玄德兄今日之言而自豪,我二人不才,虽无倾国财富,但二人皆略有薄产,此行本为前往荆南贩马,携六百匹,今日欲取其半作为见面礼赠与玄德兄,欲与刘兄结为异姓兄弟,不知玄德兄是否愿意给我二人一次机会同玄德兄一起为天下人谋福?”“就是就是,苏兄说的对,正好玄德兄府上桃花盛开,我们不如就此结拜为兄弟,玄德兄你就答应我们吧。”

  此时的刘备表示心中很蛋疼,脑中飞快的计算着利弊,尼玛,三个人,结拜,还在我家桃园,虽说我身为刘备命中注定有桃园三结义,但我历史学的再差我也知道我刘大爷是跟关二哥和张三爷一起结拜的,但现在为毛是跟你们啊,我要跟你俩小商贩结拜了,哥哥我以后的左右大将怎么办,难道让哥哥我再结一回?嗯!再结一回也未尝不可啊,谁也没说我不能桃园两次三结义啊,况且300匹骏马,抵得上我卖三年草鞋了,况且离黄巾之乱也不远了,战马现在都有价无市,有了这三百匹战马,招募些乡勇,最起码哥哥就有自保的资本了,送到嘴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嗯,就這么愉快的决定了。

  想罢,刘备面带微笑的说了句:能与二位结拜,亦乃玄德福分,就应张兄所言,于我桃园中结拜,二位以为如何?

  张世平和苏双早就被刘备的言谈举止深深折服,况且又是自己提出的结拜请求又怎会不答应,此后三人即按照年龄大小结拜为异姓兄弟,苏双为长,刘备次之,张世平垫底。于刘家桃园中结拜“我大哥苏双,我二哥刘备,我三弟张世平,今日自愿结拜为异姓兄弟,歃血为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皇天在上,厚土为证,有违此誓,天诛地灭!”说罢,三人滴血饮酒,就此奠定了未来天下三贾的桃园之情。当夜,三人推杯换盏,一醉方休。

  第二天一大早,苏双和世平与刘备在村外长亭分别,“二弟,二哥,保重!”“大哥三弟保重!”言罢苏双,世平带着剩下的马匹和数十仆从,向南而去。

  刘备站在长厅中,伴着晨曦黎明的曙光,负手而立,心道:黄巾的风雨就要来了,是时候建立一支自己的武装了,大哥三弟保重。不过话说回来,我的关二爷和张三爷现在又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