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1:08:2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龙晟天下
  4. 第二章 茶楼对弈

第二章 茶楼对弈

更新于:2018-03-18 11:19:37 字数:2727

  许立夫妇得了一子甚是欢喜,两人对许晟是疼爱有加,但也从不娇惯许晟。

  时间过去了八年,许晟八岁,当年送许晟来到许家庄的那两位夜行人这八年间再未曾来过许家庄。

  许员外在家中花重金请了多位师傅教授许晟,但从不强求,许晟自己感兴趣的便学,不感兴趣的便不必去学。此时的许晟在同龄的孩子里早已无人能及,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唯独一样,许晟从来不曾想学过武,家中也请了有名的武教头,但许晟对此从来不感兴趣。

  这时的许晟已经是远近闻名的神童了,平日里许员外与夫人虽然对他行事非常小心谨慎,但也不忌讳家中的仆人丫鬟们把许晟与下人们的孩子一起照顾。

  在许家庄里许晟常和仆人们的孩子一起下棋,但就算比他大的孩子也不是他的对手,慢慢的许晟开始和大人们下棋,也是常难遇对手。

  常有来庄上做客拜访许立的达官贵人们听闻少庄主棋艺了得,也常有与其切磋的,但也都是输多胜少。

  这一日许晟来到正堂上请示父亲:“父亲大人,孩儿听闻璞玉县城来了为棋艺了得的棋师在福满茶楼摆擂,想去见识见识他的棋艺。”

  “噢?呵呵,你想去便去吗,多去看看甚好,这天底下的能人雅士多的是,免得你以为自己的棋艺了得了。去吧,我叫王管家安排人与你随行。”

  “父亲,我要说的便是此事,平日里我外出时总是有一大堆人前呼后拥,玩得太不自在,见到的都知道许家庄的公子来了,还得总与人问候,我今日只想自己好好出去玩耍一番,要你不放心,让彭斌陪我一同前去。”

  彭斌是许家庄一位管事的儿子,与许晟十分要好,天天形影不离,许立请的师傅教授许晟的时候他也学去很多,但彭斌特别爱好习武,所以他也经常去请教那些武教头,许晟没学会但他反而练得了一身好武艺。

  许立听了,左右思量了下,心想璞玉县城想来也是非常太平,城中也有自己的许多店铺,那的人可以照顾,再有彭斌随行,应该并无大碍。

  “好,那为父就依你这一次,但要记住,不可多事,玩够了就速速回来,不可贪晚。”

  “知道了,父亲。”话音未落,许晟已经跑出很远了。

  许晟与彭斌一行,这瞧瞧,那看看,沿街来到了福满茶楼。

  此时,福满茶楼已经里外堵得水泄不通,人们看着一楼中竖起的一丈见方的大棋盘连连叫好。

  许晟与彭斌被人群挡在门外,什么也看不到,两人便在人群中向着前面挤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来到了人群的最前面,直接可以看到在棋盘两边对决的人,和他们后面高高竖起的大棋盘。

  看对决的两个人,一个是衣着光鲜的老者,另一个是一身白衣道袍的年轻道士。在此摆擂比试棋艺的便是这年轻的道士。

  许晟十分欢喜,但彭斌对下棋没有半点的兴趣,他想的只是不能让少庄主出什么意外。

  他看出来这位老者与自己的棋艺相仿,但完全不是那年轻道士的对手,道士可以轻易的取胜,是故意将棋局向下进行,似乎想摆出个什么似的。

  许晟看着看着入了神,全然听不到了这茶楼里喧闹的议论和叫好之声。

  棋盘上的棋子越落越多,许晟看着这棋局就像感觉不到了自己的存在,似乎看到许多别的场景,有时是山野间的春色美景,有时是俯视的宫殿楼阁,有时是血腥暴烈的沙场,但一会又回到了这棋局之上。

  这时,老者正要落子,许晟不由自主的喊出了一句:“慢,落三阳之上。”

  这一句出口,许晟仿佛大梦初醒,突然落到了地上一般的感觉,这才反映过来自己在这众多人面前失言了。自己也马上回想刚说出的话,自己也不曾知道什么是“三阳”。

  在场的众人先是一愣,顿时整个茶楼里鸦雀无声,随后便是嘈杂一片,有议论的,有说许晟不是的,有在一旁哈哈大笑的。

  正在对弈的两个人也都看向了许晟,老者感觉甚是不快:“你这是谁家的小娃娃,在这瞎喊个什么?……好了,不下了……。”老者拂袖而去。

  许晟愣在那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恨不得自己马上能飞出去。

  那年轻的道士看着许晟,没有半点表情,而后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小公子可否愿意与我对弈一局?”

  此话一处,全场一片哗然。

  “这道士怎么了,要拿个小孩子开刀?”

  “定是这孩子惹恼了道士。”

  “有好戏看了,看这娃娃有什么本事。”全场的议论之声不断。

  许晟愣了好一阵子,自认为下不过这道士的,但自己还是想着刚才看棋局的感觉,又一想,下不过便下不过,我只是个小孩子还怕他赢我不成。

  “好,我就与你对弈一局,一局定胜负。”许晟边说边往台上走去。

  “公子,你一定能胜他。”彭斌还不忘了说上一句,但胜不胜的他是看不懂了。

  全场的声音更大了,但许晟上了台跪坐在道士的对面看着道士后仿佛听不到了这吵闹之声。

  “没想到你一个大人还与我这小孩子计较,你胜了我你脸上也不光彩。”

  “小公子,你刚才一句正中要害,定是你参透了刚才的这棋局,你我下上一盘,你大可放手一搏,不要看重胜负,也许你能得到个意想不到结果。”

  “好了,不多说了,我是小孩子,那让我先行。”许晟说着便落了一子。

  道士随后便把目光落在了棋盘上,缓缓的也落一子,说到“首阳”。

  许晟思考片刻又下一子,道士似乎是自己在摆棋子一般,好像全然不顾许晟落子在什么地方,缓缓又落下一子,随口说道:“阳明”。落第三字的时候继续说道“少阳”。

  而后两人各自落子在棋盘之上,道士也不再说什么了。

  许晟的每一次落子自己都看得感觉很惊奇,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也下得如此神妙。看到棋盘上的子越来越多,自己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此时他全然忘了输赢胜负,只有这眼前的棋局。

  渐渐的许晟又像刚才失去自我一般,在各种场景中游离,仿佛过了很久,一回想又好像只是一瞬。

  突然一声响亮的锣声将许晟拽了回来,他又回到了这对弈的座位上,又看到了对面坐着的道士,又听到了满场的嘈杂。

  “棋局结束,此局未分胜负。”刚才敲锣的那个人大声的宣布着。

  许晟自己都难以相信,为什么有刚才的感觉,为什么自己未曾像平常一样的搏杀还能和道士战成平手。

  “你看,你放开了胜负输赢,自然会有和自己想象得比一样的结果。”那道士看着许晟慢慢的说道。

  “我……”许晟自己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小公子,今日你我对弈就到此为止,明日我便上府上拜访。”

  “好,明日我便在家等候您的大驾,我先走了,道长,告辞。”许晟向道士行了个礼,下到台下,拉上彭斌出了茶楼便向许家庄走去。

  “公子,你慢点,我快跟不上你了,刚才你可真够厉害的,那棋下的可真够神的。”

  “你又不懂下棋,你怎么看得出来的?”许晟站定了问彭斌。

  “呃……,我听旁边的人说的。”

  许晟听了,转头又向前走去。

  回到了许家庄,到了晚上,许晟趟在自己的床上,想到了那道士说要明日来拜访,自己笑了笑,连我的姓名家在哪里都没问怎么能来拜访,定是那道士随口说说的。

  但许晟心里还是一直放不下今天的这局棋,一直左思右想,慢慢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