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4:17:2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龙与现代社会
  4. 第二章 相亲

第二章 相亲

更新于:2018-03-17 19:29:22 字数:3475

  回到家,李莲亭将李振财扶到床上,李振财惊魂不定,喝口水,瞪着眼问道:“那个龙头长啥样?”

  李莲亭给他形容,李振财道:“你别乱说,谁也别说,就当今天没这事。”

  李莲亭道:“爹来,到底那个龙家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李振财摇头道:“不能说,不能说。”

  第二天,李莲亭骑着小磊的摩托车去镇上,小磊是他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拿着借小磊的手机,拨通那把电话,只听那个舅老爷在电话里说道:“啥?你都到啦?行,小孩你等我一会,我这就到。”

  等了半个小时,那个舅老爷才慢悠悠的出现,李莲亭连忙掏烟:“来,舅老爷,抽颗。”

  舅老爷笑道:“行,小孩怪会说话,一会准给你相上。”

  李莲亭道:“那是,有舅老爷出马,绝对办了,来,上车吧。”

  舅老爷瞥了眼摩托车,慢悠悠上来,道:“小孩走吧,哎呀,路上可冷哩!”

  李莲亭蹬开摩托车,道:“舅老爷,坐好了。”

  在车上,那名舅老爷絮叨开了。他在后面喊道:“小孩,你不能穿这么烂,人家谁相亲不穿牌子,你不能不当回事。”

  李莲亭道:“知道了舅老爷。”他哪有什么衣服,今天穿了一身白色旧运动服,已经洗的发黄。别人相亲他知道,都开轿车,里面有漂亮的方向盘和仪表,那座椅是真皮的,这个舅老爷有些不愿意坐摩托车,他心里知道。

  舅老爷问道:“小孩,你多大了,兄弟几个?”

  李莲亭道:“二十啦,有俩哥。”

  舅老爷道:“都结婚啦?”

  李莲亭道:“二哥还没结婚,也快了。”

  舅老爷道:“不行,到那人家问你不能这么说,要说他们都结婚了,都分家了。”

  李莲亭放慢摩托车,不解道:“为啥啊舅老爷?”

  舅老爷道:“那还用说,你哥都没娶媳妇,你爹咋舍得给你花钱?人家闺女不愿意跟你。”

  李莲亭道:“噢,知道了,舅老爷。”

  很快就到了万花庄,舅老爷进去了,李莲亭在外面对着反光镜梳理头发。把烟拿在手里,准备随时递给别人。娘的话浮现脑海:“去了闺女家,叫人口甜点。”

  李莲亭心想:“见了他娘就叫大娘,他爹就叫大爷,要是见了女孩叫啥,叫姐姐还是妹妹?是不是有些不好听?”

  还没等他多想,一名中年妇女走出来,李莲亭连忙递上话:“大娘,你在家呐。”

  中年妇女道:“嗯,来到了,冷不,快来家里坐坐。”

  李莲亭道:“不冷,大娘在家里忙啥来?”这时候舅老爷也出来了,道:“都进来拉呱,外面怪冷哩,这小孩可不孬。”

  随着进屋,李莲亭打量客厅,装饰和自家差不多,想这或许是自己的媳妇的家,心神有些恍惚。

  中年妇女倒上茶水,道:“没忙啥,地里的活都干完了吧?”

  李莲亭道:“都干完了。”喝着茶水,一时不知说些什么。也没看到女孩和别人。

  中年妇女发问了:“小孩,你干什么工作的?”

  李莲亭道:“大娘,我刚高中毕业,准备年后找我哥干活去。”

  中年妇女道:“怎么没上大学?”

  李莲亭道:“我感觉上大学也不一定找到工作,现在工作说不定能比那些上大学的发展要好。”说这句话是他心中隐隐滴血。

  中年妇女‘嗯’了一声,问道:“你哥干的什么工作?”

  李莲亭道:“他在J市工地上干活。”说完这句他发现那个舅老爷瞪他一眼。心中一凛,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舅老爷连忙圆场:“你别听他瞎说,他哥在J市包工地,可趁钱了,他一家人都很好,咱家慧慧过去不受委屈。”又道:“再说闺女相中了,咱做老人的也不能干涉,你说是不?”李莲亭顿时对这个舅老爷充满感激。

  中年妇女道:“小孩你家里有门市吗?父母在干啥?家里盖房子了吗?”

  李莲亭道:“没有,俺娘就在家里干些农活,俺爹跟俺哥一样也在工地,房子么,这两年就盖。”其实现在他二哥都没盖房子,别说他了。

  舅老爷连忙道:“行啦,喊来慧慧,让他俩拉呱,他们比咱们有那个......共同语言。”

  中年妇女道:“哎呀,这死闺女,今天又去县城了,要不你们先回去,等闺女来了,我再给你们打电话,行不?”

  李莲亭不知所措,舅老爷道:“那行,小孩你先出去,我给你大娘拉会呱。”

  李莲亭就去大门口等着,一会舅老爷来了,满脸笑容,道:“她娘说你挺实在,以后再说呗。”李莲亭十分兴奋,蹬开摩托车,这时候中年妇女也来了。李莲亭连忙道:“大娘你回去吧,外面冷,俺先走了。”

  中年妇女道:“不再喝点水啦?”

  李莲亭道:“不啦。”说着使劲蹬摩托车,这时候摩托车怎么也瞪不着火,中年妇女道:“现在他们相亲都开轿车了。”

  李莲亭心中发酸,眼泪哗哗的流,也不费劲蹬了,推着摩托车就走,舅老爷颤颤悠悠的跟在后面。

  好不容易打着火,舅老爷上来,笑呵呵的说:“小孩,我给你说,那闺女不孬,长的白,双眼皮,有模有样,娶媳妇不能很漂亮,很漂亮不中用,光挂家里当挂历看啊?”

  李莲亭道:“那是,多亏了舅老爷,她留电话了没?”

  舅老爷说:“留了,一会给你记下。”

  回到镇上,舅老爷道:“不行,我有点饿了,咱们吃点饭去。”李莲亭摸了摸兜里,有一百块钱,道:“行,咱吃几个包子。”

  舅老爷道:“吃那干啥?今天办的是喜事,小孩你得大方点,请舅老爷吃点好的,到时候抱儿子时候就知道感激我啦!”

  李莲亭道:“那行,我今天带的钱不多,咱找个饭店。”

  在一家名为‘迎春酒楼’的地方停下摩托车,两人向里面走去,李莲亭找到老板,道:“哥,你给弄几个菜,一百块钱标准。”

  老板客气答应了。

  舅老爷找了座,李莲亭给他倒茶,舅老爷道:“你小孩得抓紧,你不知道现在姑娘多抢手,前两天我给刘家村孩子相的,上来就交三万六,还有的地交六万八,还得去县城买衣裳手机,还有三金。”李莲亭忙点头。他家拿不出这么多钱。

  舅老爷道:“你不该给她妈说工地的事,人家看不起,不好好说就娶不上媳妇,你不知道现在媳妇多难娶,长的不咋样的,还都抢哩。”

  李莲亭道:“那是那是。”

  菜上来了,鱼香肉丝,猪蹄,豆腐皮炒肉,还有几个素菜,舅老爷道:“不行,今天是喜事,我得喝点。”问老板:“有啥酒?”

  老板道:“您老想喝啥?”

  舅老爷道:“来瓶老村长吧,我看你这孩子挺实在,不多吃你的。”

  李莲亭赔笑,心中盘算自己兜里钱够不够。借上厕所,他找到老板,问:“一共多少钱,你给算算。”

  老板道:“我这挺忙,一会吃完了算就行。”

  李莲亭道:“我今天带的钱不多,怕不够,你给算算。”

  老板道:“那好,这菜加上酒......一共一百零八块。”

  李莲亭道:“你给便宜点,经常来你这,我初中就在一中上的,你不能坑我。”

  老板道:“我可没坑你,便宜店,嗯,你给一百吧。”

  李莲亭将钱给他,又去陪舅老爷吃喝,他只喝水,看对方吃,只偶尔夹几筷子。

  吃完饭,舅老爷将手机号留给李莲亭,夸了他几句,晃晃悠悠的走了。

  回到家,冯秋兰正在屋顶上收拾庄稼,在屋顶迫不及待的问:“咋样,小闺女长的咋样?她家里咋样,都问啥了?”

  李莲亭老实道:“问我工作和咱家情况。”

  冯秋兰紧张道:“你咋说的。”

  李莲亭道:“就那么说呗。”

  冯秋兰道:“什么那么说呗,你得好好说,你看人家家东的小龙,隔几天就领来一个闺女,现在都结婚了,你得跟他学。”

  李莲亭道:“我可没他会拉呱。”有些烦躁的走了出去。

  摩托车还人,手机还人,李莲亭独自躺在床上,手里的手机号码翻来覆去,倒着都会背了还不舍得丢。

  第二天,他又借来手机,编辑一条短信发过去。

  “你好,我是昨天去你家的。”

  发完后紧张兮兮的坐在床上,一会又蹲着,过了会还不见有回的,去趟厕所,回来看到一条未读短信。

  他手有些发颤的打开,只见上面写着:“噢,是你呀,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李莲亭双眼瞪大,暗想:“老天爷,她什么意思?对我有意思?有戏!”

  但是回短信不能太过激动,编辑写道:“我怎么会忘了你呢?我那天回来就没和别的女孩见面。”

  过了一会,短信又来了,只见:“噢,我也没见面,你现在干嘛呢?”

  李莲亭想女孩应该喜欢学习的人,就发送写道:“没干什么,就看些书。”

  那边又回道:“没想到你这么爱学习,我听俺妈说你不去上大学,为什么不去呀?”

  李莲亭想实话实说,又想起舅老爷的话‘你不好好说就娶不上媳妇’,昧心写道:“不去上大学有别的原因,我去济南有更好发展,能赚更多的钱。”

  沉默一会,那边又发来短信:“噢,你是个有远大志向的人,明天我和妹妹去城里买衣服。”

  李莲亭暗想:“她是在暗示我陪她去吗?”手中编写道:“好,我能不能陪你们去?咱们正好认识认识,你们去也不安全。”

  过了老大会,才见回道:“那好吧,你还挺会关心人的,拜拜。”

  当晚李莲亭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手中紧紧握着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