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9 17:29: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授之路
  4. 第一章 天授

第一章 天授

更新于:2017-04-21 13:30:29 字数:3392

  上古之时,部族林立,年年征战不休。各部族为了生存可谓是血雨腥风,尸横遍野,大地无边怨气直冲天斗。

  直到绝代天骄厉勿邪如大日降临,自号天帝,横扫六合八荒,统合部落,建立天武王朝,疆域亿亿里,可谓是雄踞天下,威压八方,一声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自此,宇内升平,百叶齐放,姓氏部落终于大一统步入了王朝时代。

  此后王朝代代相传,于第十六代天帝厉弑天在位时,一代狂人燕狂徒横空出世,挑战各路宗师,转战天下近百载,大小阵仗近千场,竟未逢一败。

  深感寂寞如雪之下,夜闯王城斩杀天帝厉弑天于王座下,经此一役被天下群雄尊称为古今第一狂。”

  天武王朝受此巨大耻辱,动用王朝上万年来所积攒的底蕴,倾巢而出,围堵燕狂徒于黄山之巅。

  此战天昏地暗,血流成河,燕狂徒当场陨落,可仍然斩杀近七成的王室高手,而天武王室经此重创已无力掌控四合八荒。

  天下野心之辈终窥的虚实四下并起,只区区数十载偌大王朝就分崩离析。

  至此迎来了门派世家割据十方,共掌天下的局面。更在数百年前,三大惊惶其二推出天地二榜,排名六合八荒各路英雄。

  而人生一世不为名利者太少,所以天下有志之士莫不以登榜为荣。

  可整个天下人多若繁星,登榜亦如登天,在数百年繁衍至今,榜单已不单单只有天地二数,种类甚多之下终能适应于各个阶层之中,正可谓群星灿烂,闪烁星空。

  中原大地最南是为柳州,而州内最南横断南荒有一片缠绵群山,听闻只要翻过此山向南前进月余,就可步入那蛮荒之地,一片仍留上古风俗的神秘之地。

  群山之间有一秀美之山,山名天连,山如其名,高耸入云,虽高但不陡,越是其下越是平缓,而在山根脚下正有一沿山围搭起的庄子。

  庄子占地甚广,庄前一片片整齐的麦稻果林,常可看到勤恳的农夫挥汗劳作。在庄墙之内房舍众多、屋宇林立、股股炊烟袅袅,童闹犬叫好不热闹。

  看这平和温馨犹如一片世外桃源的盛景,谁能想到?几十载前这里还只是稍可游玩的偏僻之属。

  三十年前的某一日,一魏姓青年突的结庐于此。在其后的岁月内,诛土匪、斩强盗,行侠仗义不胜之举,引得百里之内的流民散户纷纷向投。在时间的推进下,逐渐演变成今日这巨大的庄子。

  天蓝云舒,竹翠柳青。

  风尚好。

  魏家庄内演武场,过百的汉子挥汗的打熬身体,声响浩大气势壮观。

  广场北角一排杨柳之下,有一青衣中年。中年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高鼻阔目,英挺之极。青衣中年对面站着两位少年,大的十五六许,身材瘦弱貌秀不凡,小的十二三许却身材壮实虎头虎脑。

  中年人正是魏家庄庄主魏连天,年少时得有奇遇,在这天连山游玩时误入一兽洞,在洞深处得到小半本武学秘籍,秘籍缺头缺尾,他依山而结庐,亦改名为魏连天,靠着残谱三十来年硬是达到了惊涛境,可惜往上以无力为之,只好把希望留在了下一代。

  两位少年大的名为魏君今年已十六,是魏连天长子,因十多年前有凶人抢庄,虽最终击退来敌,可他娘当时却伤了胎气,因而早产。经过这些年的调理,虽已无大碍,可毕竟出生时先天亏损,武路基本已封。

  而小的名为魏动,今年十二,武学天分甚是不错,随其父修习两年已步入武学成长之路,细雨十二景中第二景。

  此时魏连天正为两兄弟讲解武学上的一些特点和经验,因魏君身体不适练武,基本上是魏连天在讲魏动在听。

  魏君看着父亲和小弟之间的问与答,心里不羡慕是假的,他亦有一颗武压天下之梦,亦有一颗行侠仗义之心。可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只能徒之奈何。

  好在他天性乐观豁达,虽有时想起心中会痛,但大多时候总能平静面对。

  魏君暗自想着心事,没发现父亲与小弟早已说完,直到小弟喝喝练起,才慌忙回神。心神刚自归来,就发现父亲柔和的看着自己。

  “君儿,不要胡思乱想了,为父已收到消息,一月后,阳朔有一场交易会,其中森罗万象殿也有东西挂卖,好像就有百年血参,到时就算倾家荡产为父也要把它抢到。”魏连天说着说着眼神渐渐锐利了起来。

  看着父亲那锐利的眼神,魏君打心里都能感受到那是父亲对自己的爱。但为了小弟亦为了山庄,这么做是不值得的。

  魏君忙回到:“父亲,不值得,就算得到了百年血参调养好我的先天亏损,就算我武路今后畅通无比,可是小弟今后怎么办?庄里的叔叔伯伯怎么办?那东西可是天地奇珍,估计把山庄这三十年所积攒的一切压进去都未必能得到。”

  魏君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小弟,溺爱之情无以言表,“小弟资质甚高,咱家的资源如全留给小弟,也许今后。。小弟真的能超越父亲,真的能步入金玉榜,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高手。”

  魏连天看着自己的儿子,颔首道:“君儿,你真的长大了!不过为父还是要去看看,要去试试,因为这是一名父亲应尽的责任。”

  魏君看着父亲决绝的表情,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只希望拍卖会上没有那天地奇珍,这样一来,父亲也就没有机会了。

  他知道这些年父亲为了自己,四处寻求一切能改善体质的灵药奇珍,看着父亲这些年为自己的付出,他既心痛亦无奈。

  “爹呀,我也练了两年了,啥时候才能到细雨第三景?”突然虎头虎脑的魏动一路小跑过来。

  “你小子,别偷懒,好好给我练,咱家武学是练外生内,不怕吃苦不怕疼,听到没有。”

  魏动小嘴一撇道:“爹,你说了好多次了,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魏连天看着魏动那不屑神情,怒火止不住的往上升,脸色一沉道:“你小子看来皮又痒了,想找抽是把?”

  魏动看到父亲双目圆睁猛瞪着他,呐呐着说不出话来。心头只一个劲的道:“这老头太偏心了,对大哥永远和声和气,对我永远这么大声,午后去问问娘,我是不是捡来的。”

  魏君看着父亲和小弟那样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指着小弟说深表同意道:“你小子,别老跟父亲对着干,哥哥今生武学无望,以后娘和庄子还要靠你保护呢。”

  魏动看着这个最疼爱自己的哥哥,眼神一黯,深吸一口气,身体绷直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哥子,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娘和庄子,还有哥子你!我保证!”说完斜瞄了魏连天了一眼,闷闷的道:“顺便还有爹。”

  魏连天端详了一阵,哼道:“我还不需要你这臭小子保护,只要你不偷懒,比什么都强!”

  “三十年前为父在这连天山上游玩,意外得到了无名的半卷秘籍,为父资质一般就靠着残卷苦修了三十年,因这残谱多数是修炼一双臂膀,所以为父起名为摔碑手。”

  说完又是一声长叹,想了一下,便又道:“人力终有穷尽时,但如自身不努力,那么一切全是空谈。小动啊,你只是资质甚好而已,咱家这摔碑手也毕竟不是那绝世的武学。”

  魏动一本正经的说:“爹你放心,我可不是偷奸耍滑的人,我可要超越你成为本州玉榜高手呢。”说完嘿嘿一笑:“爹,你起的名字真烂。”

  “哼!”魏连天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与魏动纠缠,瞪了一眼:“滚过去练武去,不到晌午不准停!”反身柔和的对魏君道:“君儿,你先回屋歇息吧。”

  魏君看着魏动那甚是不忿的神情,摇头笑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小动你要好好练。”

  说完他一步步缓缓出了广场,拐入一硕大的三进院落,院内正堂一位成熟抚媚,雍容大雅的女人见他到来,温柔的招手道:“君儿,来。以后莫要这么早起,陪那爷俩疯了。”

  此人正是魏君之母张小柔,原是阳朔的大家闺秀,魏连天摔碑手刚有所成时,曾多次挑战阳朔内的前辈名宿,哪个女儿不怀春,就这样一路跟着魏连天走到如今。

  “娘,陪着父亲小弟练武,我也很开心的。”魏君笑呵呵坐到母亲旁边,陪弟练武、陪母家常、看书品茗这就是他的一天,宁静平淡之中又处处有情。

  深夜,虫鸣起伏,声虽响,但不吵,那起伏有规律的声奏,诠释出夏夜所带来的万般美好。

  小屋内书桌前一壶香茗,一本通史志,寂静悠闲。可椅上的人早已魂游天外。直到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低头嘲弄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手修长而白皙,可掌心掌背疤痕众多,这是他五年来刻苦修习摔碑手的代价。摔碑手练的就是手,锻炼其手由外生内,可是自己用五年时间尝试,每当修炼过勤必得一场大病,除了满手的伤疤,竟什么都没有得到。

  每到深夜,魏君总是心情不得平静,这个年纪正是热血沸腾的年纪,他热血冲动,他好高而骛远,他亦刻苦可依然放弃,他不甘心但又要认命。

  少年人就这么表情时而愉悦时而狰狞,东想西想之下,时如流水,终抵挡不住困意,趴伏与桌上。

  睡中有梦,梦有美好。他脚踏四海,掌天握地。

  而他不知的是,天灵渗出七彩之光缓缓包裹身躯,轻柔如水,梦幻如蝶。

  “在梦里我还真是。嘿嘿,不过确实够劲。”一觉醒来,万般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