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7:57:4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无名之作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16:06:34 字数:2406

字体: 字号:
无名之作目录
共1章
  已经厮杀了几天几夜。

  城外的士兵依然在源源不断的向城墙发起进攻。城墙上挂满了血迹与尘埃——不知是外面邹国士兵攻城时被乱石滚木砸断胳膊腿留下的,还是里面城墙上白家军被流矢射杀时留下的,大概两种都有。夜已深,明月的光辉淡化了士兵的喊杀声,却使城外一片肃杀与幽诡。

  城内,幸存的白家军没有了往日的神气。他们或靠着大树睡觉,或围坐在火堆面前。无人说话,仿佛是为了衬托深夜的幽邃。

  这时,两道身影从几处篝火中穿过,映出明暗不定的斜影。是白将军和他的长子——白雨生。

  在此地歇息的白家军没有一个向将军问好。所有人都无视了将军的存在。白将军皱了下眉,并没有说什么,径直向中心的军营走去。

  “城内还有多少兵力可以作战?”白将军开口问道。

  “算上伤残,也仅有千人。”白雨生回答,他的眉头同样微皱,“城中粮食也不多了,最多也只能支持三日左右。”

  “增援呢?都城的增援还没来么?”白将军已经沉不住气,语气不再泰然自若。

  “没来。我想,大概都城已经放弃了南平。”白雨生说,“据回来的使者说,都城已经人心惶惶。我们还是另想办法。”

  “没办法了。你也看到了,军队已经丧失了斗志,更何况军队数量相差如此悬殊。很快,南平甚至昭国就会成为邹国的土地了。”白将军叹了口气,“雨生,不要再坚持了。”

  “我宁愿为国而死。”白雨生语气平静。

  “你还年轻,不应该死在这里。这里有我来把守就足够了。而且你还有弟弟需要看管,你不是一个人。”

  “他们我已经安排好了。再有一个时辰,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白雨生说,“我不会逃。”

  “白雨生,这是军令!我是将军,你没有资格来反驳我的决定!”白将军花白的头发根根竖立,“你必须逃离这里!”

  白雨生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的向城墙走去。月光照亮了他的脸,黑色的瞳仁没有一丝闪动。苍老的将军在后面望着,眼中是无法言喻的失落。

  白府。

  白家的府邸已经失却了往日的森严肃穆。再没有一个士兵在此守卫这延续了几百年的院落。府内灯火闪跃,白家的人都在为这次逃离做着最后的准备。

  白玉生也在其中。他是白家排行第二的儿子。此时他站在屋内,手中折叠着打算带走的衣物,不知在想什么。

  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溜进了屋中,他蹑手蹑脚的走向了白玉生。

  “二哥!”那小小的身影忽然一声大喊。

  “小点声。”白玉生没有回头,继续整理着衣物。

  “二哥真没意思。”本想恶作剧一番的小孩失望的低下了头。他是白玉生的七弟——白落羽,方才五岁。

  “落羽,不要闹了。一会该走了。”白玉生说。

  “啊?为什么啊?”小孩有点不情愿。

  “因为城外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啊。”白玉生这么回答。他不想让弟弟不高兴。

  “才不是呢。”小孩学着大人鄙夷的口气,“是因为外面邹国要把南平攻破了。”

  “知道你还问。”白玉生装作没好气的样子,心中却是一阵悲戚。

  “确定一下啊。”白落羽嘻嘻一笑。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白玉生将叠好的衣物放在包裹里,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白雨生登上了城墙。

  在他眼前的战场上,邹国的士兵举着高高的战旗,踏着无数的血迹,依然不知疲倦的冲向这摇摇欲坠的城墙。

  白雨生很平静。已有几次几个邹国士兵冲到城墙上,但都被他一剑斩杀。

  他唤来了城墙上仅存的将领,是一个年轻的面孔。白雨生没有说话,只是递给他那把刚杀完人的佩剑。上面还沾染着温热的血。

  “谢将军。”年轻将领愣了一下,接下了佩剑。他知道这把佩剑的分量,那是整个白家军的性命。

  白雨生转身,不再回头。他已下定决心——他要出城一战。但他忽然感觉到胸口的冰凉。白雨生吃惊的回头——是那个年轻的将领,用的正是他刚刚赐下的那把剑。

  白雨生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可笑的错误,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世界在他眼中迅速变得黑暗,只有年轻将领歉疚的目光留在他的最后的意识中。

  他死在了城墙上。

  年轻将领颤抖着拔出了那把剑。他举起剑,鼓足了力气,喊出了自己这一生最懦弱却又最勇敢的宣言:

  “我们投降!”

  但也就在此时,邹国的军队攻破了这曾号称“无人能破”的南平城。士兵如黑色的海潮涌入城内,伴着令人胆寒的阵阵喊杀。

  年轻将领瘫坐在城墙上,没有人再去理会他。唯有数支箭矢划过夜空,穿透了他尚且稚嫩的胸膛。

  白玉生正抱着弟弟,随前面的一行人疾行。

  这里除了他和七弟白落羽,还有他三个弟弟和他的母亲——除了他的三弟白决明,白家剩余的人都在这了。

  据南城门还有大约一刻钟的路途,但后方原本若有若无的喊杀声却明显清晰了起来。

  大概城已经破了。在逃的每一个人都想到这一点。但这个猜测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增添了一丝紧张。

  好像是为了印证他们的猜想,声音不减反增。白玉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抑感,他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但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尽管心中的声音告诉他,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尽力来逃跑。

  小半个南平都在燃烧,照亮了这个只有月光为伴的夜晚。嘶吼,尖叫与火光混杂在一起,隐隐透出邹国士兵们纵马飞驰的身影。

  白玉生知道事情变得糟糕了。不仅他们无法顺利逃走,父亲和哥哥也是生死难料。想到父亲和哥哥,他鼻头一酸。但他咬紧了牙根,没有说出来。

  “大家分头跑!邹国攻过来了!”先说出这句话的不是白玉生,而是他几乎跑不动的母亲。

  白玉生的四弟白天涯最先反应过来。他一把拉住母亲,左拐进一条小道。其他人也都分头跑进了不同的岔路。

  白玉生抱着白落羽,在小路里飞奔。马的嘶鸣声不断响起,让他的心里极度不安。一直吵闹着的白落羽此时也安静了下来。

  似乎就要到南城门了。他心里安定了一些,眼前的道路走起来竟有几分轻松的感觉。

  但此时已经安静了很长时间,让白玉生错以为已经睡着的白落羽忽然发出了声音。

  “二哥,前面······”

  白玉生一惊,抬头。

  眼前是几个骑兵。俊秀的白色战马,鬃毛是奇异的红色。马上的骑手身着钢盔,全身只有双眼露在外面,手里是锋利的长枪。

字体: 字号:
无名之作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