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0:32: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巨妖传
  4. 第二章 白龙浮尸

第二章 白龙浮尸

更新于:2018-03-17 09:56:33 字数:3698

  元日的白龙河并未封冻,河面上漂浮着大片大片的浮冰。凛冽刺骨的寒风呼啸着卷起一团团的泡沫。灯火通明的镇北候府就坐落在这条大河边上。

  漆黑如墨的夜空看不见一丝亮光,只有黑云滚动。河岸边模糊的站着许多人影,大大小小的火光在风中摇曳。

  原来是几十个穿着青衣小厮,此时正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个身穿锦衣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两旁。面前的沙地上还有一个人形在蠕动。

  ”你们听好了,咱们后厨有五百名杂役,以前李总管做你们的大总管,李大总管仁慈,对你们之中许多人小偷小摸的行为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如今他老人家高升了进了内院做大管家。承蒙他老人家提拔让我做了这个总管的位子,我自然得是尽心尽力严加管理,不辜负他的厚爱。所以你们给我记住,今后若再让我发现有偷窃钱物者,云兴这小子就是你们的榜样!”

  这在地上不停呻吟,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不是别人正是云兴。他心里苦笑,合着这位新上任的王总管早就盯上了自己,就指着今天杀鸡给猴看,收慑人心呢。这王成王总管云兴也算认识,原本只是跟在李总管身后的一个小管事,整天点头哈腰阿谀奉承,不过平时对待他们这帮小厮们却还算和气,现在看来全是装出来的。真是人心难测,今天是难逃一死了。

  死也得有个样子。

  云兴用肩膀杵着地艰难的翻过身来,两只手臂早就被打断了森森的手骨都露在了外面,不过他也感觉不到疼痛,死猪似得仰面躺着一动不动,眼中看不出一丝光彩。

  王总管看了一眼地上的云兴,嗅了嗅鼻子面无表情的摆摆手。

  他身后便窜出两个小厮,一头一脚的将云兴抬起向河边走去。

  ”云小哥,你死了可别怨我们啊,要算你就算在那王总管头上,千万千万别怨我们。”这两个小厮,低声对云兴说道。

  二人见云兴没有反应,也不再言语。径直走到河边,抡圆了用力一甩,只听得扑通一声河面上溅起一团小小的水花随后便再也没了声响。

  王总管满意的点了点头,背着手踱着步子向侯府走去。一帮小厮赶忙跟在后面。

  冰冷彻骨的河水迅速将云兴的身体整个淹没。云兴却感觉不到寒冷,身上被殴打导致的剧痛让他的神经早已麻木。

  ”这白龙河里鱼真多啊而且又大又肥,多抓些烤来吃················”就在这生死关头云兴竟然还在胡思乱想,毫无将死之人的觉悟。

  不过仅仅过了几个呼吸,他就没法再胡思乱想了,强烈的窒息感便汹涌而来。云兴奋力的蹬腿,挥舞着已经断掉的手臂拼命挣扎。

  ”救命啊。救,救命。”云兴冒出水面大声呼救,虽然他知道,这黑漆漆的河面上绝不会有人来救自己,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喊出了救命。

  很快,云兴就完全没了力气,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一股很强的睡意开始侵袭他的大脑。云兴知道一旦睡着,那就是真的死了。他还不想死。

  ”轰隆隆·········”乌沉沉的天空上传来一阵阵巨大的雷鸣。

  云兴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现在是寒冬又不是春夏,怎么会有雷霆?“咔·······”一道斩天巨剑般的银色闪电将他一下惊醒,脑中的倦意也被一扫而空,只是流血过多的身体又传来钻心的疼痛。

  ”咔············”又是一声霹雳,从高天深处飞下一条银龙般的闪电,蜿蜒扭曲,整个天空被照的亮如白昼。

  “娘嘞。”云兴惊的嘴巴张得老大,那不是闪电,居然,居然是一条真正的龙,银白色的巨龙,巨大的龙头,两只灯笼般大小的眼睛金光四射,硕大的龙头上长须飘逸,水桶粗细的腰身密密麻麻的排列的巴掌大的银色鳞片,只是这银龙的腹部有一大片焦黑显然是受了重伤。

  不过此时云兴可没工夫考虑这些,这条百丈长的巨龙水银泻地一般从天上直直地坠入河中,掀起一道遮天的巨浪。云兴玩命似得用力蹬水向岸边游去想躲避巨浪。不过他受了伤破布口袋一样的身体哪里快得过这浪头,一个浪拍过,云兴眼前一片漆黑天旋地转随后一道白光闪过,他便人事不知了。

  ······························

  ”啊,好冷。”云兴一个翻身坐起。却发现自己坐在沙滩上,刺目的阳光照的他有些晕眩。想来是被浪给拍上了岸。”我云兴真是命大,这样竟然都没死。”他手掌撑着地面打算站起身来。

  ”咦?胸口,手臂上的伤全都不见了哪里像折断的样子。这,这是怎么回事。”云兴惊奇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又全身上下的摸了摸,确实一点伤都没有,就是身上皮肤细嫩了许多,连手上常年干活起得老茧都消失了,诡异非常。

  ”莫非,莫非是撞邪了?”昨天明明被打得半死,牙都被打掉两颗,云兴砸吧砸吧嘴巴。牙齿也完好如初。

  他卷起衣袖,却发现右臂上多了一道长长的疤痕,细长扭曲,仔细一看,却又像是一条龙的形状。这游龙般的疤痕竟然缓慢的在自己的手臂上游动起来,云兴打了个激灵。刚才只是短短一瞬,疤痕消失了,右手手腕上却是多了一个一指宽的手镯。

  云兴用左手摸了摸,却发现这东西好似见肉生根似得长在了手腕上,无论如何也拿不下来。

  真是太诡异了,昨天夜里坠落河中的银色巨龙,也好像梦幻一般真假难分。

  想了半天毫无所获,云兴也就放弃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肚子的问题。侯府是回不去了,那王总管要是知道自己没死,还不知怎么整自己呢。不过自己除了打杂什么也不会,连侯府的门也没出过几回。拿什么填饱肚子。

  鱼,看看能不能抓条鱼来,云兴望着湍急的河面,昨夜在河里挣命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实在不想在下水了。

  ”咕噜噜······”肚子不答应了。

  ”娘的,豁出去了。”云兴猛吸一口气一头扎进水中。方才在没有觉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异样,划动起来双臂力量十足,双脚一蹬之下足足窜出去七八米远,比游鱼还要快上许多。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云兴就抓了不少鱼。

  望着火堆上焦糊的烤鱼,云兴陷入了沉思,随后当空一拳挥出居然打出破空之声,又找了颗松树,咬着牙飞起一脚,碗口粗细的树干被他拦腰踢断。

  拳能破空,腿可断木!这两个月的偷学使得云兴知道,这是纳元中境的表现。自己从一个什么武功都不会的普通人居然到了纳元中境!?

  纳元下境,养生,身体强健百病不生。

  纳元中境,练力,通过大量的锻炼,举石锁,搬石墩,加上药浴,药膳。增长气力,双臂有千钧之力,可以打出拳风破空之声。

  纳元上境,招式,学习拳法招式,将身体的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可以以一当百,成为高手。侯府里的许多子弟就是这样的境界。

  既然老天不让我死,还让我得到这样的奇遇。那岂能不报这深仇大恨。当下计算已定。云兴在离河不远处寻了一个石洞,在洞里铺些干草,就当个临时的住处。等到将偷学来的白猿伏魔拳练的精熟就返回侯府报仇。一想起自己被打断双手,还险些淹死,云兴就恨的牙根作响。

  当下就在这火堆旁演练起来,右拳左掌,前后进取,拳掌变幻忽进忽退,忽曲忽直,忽高忽低,拳如流星,眼如电,腰如蛇形,腿如钻,运转如飞。时如猿猴入洞,时如大鹏展翅,灵快便捷,方为如一。

  这套拳法是云家先祖年轻时在仙道巨擘太元门做杂役弟子时学来的。后来镇北候将此拳法又传给了”翻天象”熊高,让他教授给云家的子弟。相传是太元门的仙人通过观察白猿搏击结合仙道吐纳之法从而创出的拳法,高深莫测威力惊人。

  云兴只是个小小奴仆,侯府都没出去过几回的小人物,除了跟着一个老厨子学了一点笔墨,对外面的世界那是一窍不通,这些东西都是他这两个月偷听偷看来的。凭他的见识,根本无法理解熊高所说的太元门是什么样的存在。只是单纯觉得很厉害。

  二月里的北地严寒刺骨,云兴就这样日复一日的抓鱼,练功,睡觉,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月有余。这一个月里云兴的武功进步神速,一套拳法打得收放自如,进退随心。让他惊喜的是每次精疲力尽的时候,手腕上的那只银龙手镯便会传出一股精纯的元气,为他补充气力滋润肉身,而且效果比任何补药神药都要来的猛烈。他的功夫一日千里,已经稳稳踏入纳元上境。加之每日都有吃不完的鱼肉,河虾,河蚌各种河鲜,比在侯府吃的不知好上多少倍。身上肌肉也明显的显露出来,腰板也直了,眉宇中甚至透出一丝英武之气,一改原来唯唯诺诺的猥琐模样。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太过破烂,任谁也想不到他只是个奴才。

  人一旦掌握了力量,就会变得有骨气,傲气,绝对不会自甘受辱,更何况云兴只是个小人,睚眦必报。从前他只是个奴仆手无缚鸡之力,说被打死就被打死自然不敢想着报仇。但现在武功大进有了力量,立马就要狠狠的报复。

  云兴今天特地抓了许多鱼虾,吃了个饱,又在河滩上打了一趟拳。便大步朝侯府方向走去。

  侯府的大门停着七八辆气派的马车,不断有仆人将车上的箱笼搬进府里。

  不知道又是哪个公子贵人回府了。大门他自是不敢走的,那两队守卫各个都是高手,云兴自忖对付一两个还有可能,这么多人了绝对会被斩杀当场。

  镇北侯府除了正门之外还有四个侧门,一个后门。云兴就摸到了东边一个侧门,这个门是每日给厨房运菜用的,见四下无人看守,云兴便径直走了进去。

  ”啊!云兴!来人啊有鬼啊。”云兴皱了皱眉望着那个落荒而逃的小厮,他刚进院门正准备回屋取些东西,就遇到了那天将自己扔进河里的两个家伙的其中一个。

  云兴有些纳闷,今天府里有些不寻常,从侧门进来走到现在,一连走过了七八进的院子就只看见了一个人。整个后院都冷冷清清的。

  ”人都去哪了?”云兴边走边嘟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