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09:4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从村长到皇帝
  4. 第一章 沼泽

第一章 沼泽

更新于:2017-05-29 17:53:15 字数:4079

  哈比内斯大陆,光明历1123年8月10日。

  一阵阵激昂而凄凉的嘶吼在广袤荒凉的苏提斯大沼泽上回荡着,充斥着野性、血腥和惨烈的意味。

  在杀机四伏的泥沼和浑浊恶臭的积水之间,一块犹如大漠绿洲般珍贵的干硬土地上,几十个蜥蜴人战士正与十多头野牛展开了生死搏杀。

  蜥蜴人尖声嘶叫着,敏捷地跳跃着,将他们锋利的爪子深深插入了野牛坚韧的肌肤,或者直接用尖利的牙齿死死咬在野牛身上。而野牛则粗声低吼,用它们头上的尖角和粗壮的身躯,野蛮的撞击着敌人。不时有蜥蜴人被撞倒在地,被牛蹄踩断手脚甚至被踩穿肚肠。

  小小的战场上,四处躺着交战双方的尸体和挣扎不起的伤者,潮湿松软的土地被鲜血染红——他(它)们的血都是红的!

  虽然蜥蜴人战士的实力远不及野牛,不过他们毕竟数量众多。更重要的是,这里是他们的家园。就在战场边缘,一群蜥蜴人妇孺们正眼含泪水瑟瑟发抖地看着他们。那是他们的家人,他们无路可退。

  终于,残存的野牛退却了,它们带着伤痛和疲惫,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片可以让它们获得休憩和安全的土地,再一次投入泥水之中,继续向着远方流浪。

  蜥蜴人战士们看看离去的活牛,再看看倒在身边的六七头死牛,巨大的喜悦在他们的心中剧烈回荡着。保住家园固然值得庆幸,兀自冒着热气的新鲜牛肉更是蛇神的恩赐啊!

  一个强壮的蜥蜴人战士胸口被牛角顶出了个血窟窿,左手被牛蹄踩断,却毫无不在意。蜥蜴人有着强悍的自愈能力,用不了多久断肢就可以再生。他高高举起右手,上面还紧紧攥着从牛肚子拽出来的半截肠子,满腔的喜悦化成了一声嘶哑的欢呼。

  然后,在同伴随之响起的欢呼声中,他把手里还在滴血的半截肠子狠狠塞进自己的嘴里,用力嚼了起来……

  战斗中蜥蜴人同样损失惨重,虽然他们可以再生断肢,到底是没有再生断头的神通。村子里三分之一的青壮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不过在蜥蜴人的传统里,挣扎图存的生者对于回归蛇神怀抱的亡者向来是只有羡慕,没有哀悼。而生存虽然不易,他们一般也不会吃同类的尸体——实在是太难吃了。

  当然,如果是隆冬季节食物匮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毕竟,族群的延续是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而且,好死终究是不如赖活。

  几个年轻的蜥蜴人被抓了差,拖着十几具同类的尸体,踩着脚下的淤泥,在及腰深的污水中半走半游艰难行进,来到了附近的一个水塘里。

  其实,苏提斯并不是只有散发着腐臭气息的黑色泥沼,这里还有大量的湖泊和将之相连的水道,其之错综复杂,除了世代在此栖息繁衍又有着相当智慧的蜥蜴人,外人休想弄得清楚。

  蜥蜴人抛尸的水塘地广水深,清浊适中,聚集着大量鱼类。原本这个鱼塘是一位蜥蜴人酋长所有,寻常蜥蜴人根本不敢擅自打捞。

  很多年前,这个蜥蜴人村落出了一位美丽聪慧的少女,博得了酋长的宠爱。

  有一天,就在这个鱼塘边上,酋长从背后搂着少女,深情款款地说道:“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

  不久之后,酋长死于叛乱,少女回到了生她养她的小村子,而这个鱼塘,被她的后人们“承包”到了现在。

  鱼儿们吃着亡者的尸体会变得更肥更大,为生者提供更多的食物。想想又硬又柴的蜥蜴肉居然可以变成又鲜又嫩的鱼肉,不能不赞美大自然的神奇和蛇神的伟大。

  鱼肉固然好吃,吃多了也会腻味。几个年轻的蜥蜴人急急忙忙地处理完尸体,又赶回村里,迫不及待地加入到分享野牛尸体的队伍。

  被杀死的入侵者只是体型像牛,其实长着一身蛇皮,那些奸诈凶残的人类总是将其称为“蛇皮兽”。而固执的蜥蜴人们还是把它们叫做野牛,这样叫的话,似乎吃起来都要香些。

  日头渐渐向西坠落,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虽然已经过去,沼泽中依然热气蒸腾,水雾弥漫。只不过,潮湿和闷热岂能阻挡蜥蜴人吃货们对美食的向往和追求?他们围在还冒着热气的野牛尸体周围,一个个兴奋难抑,用锋利的爪子扒开野牛如蛇般的外皮,撕扯下大块的牛肉,连同上面淋漓的鲜血,恶狠狠地塞进了嘴里。而容易消化的内脏则由妇孺们享用,毕竟他们才是族群的希望和未来。

  几个雌性蜥蜴人用树枝搭起了烤架,将鲜嫩的里脊肉串在尖利的树枝上,然后趴在地上,用一对打火石将火打着。这对打火石乃是村里最贵重的珍宝,附近的蜥蜴人村落族群有什么重大活动,还会准备了礼物跑来借取火种。

  蜥蜴人们围坐在篝火旁,入神地看着火焰舔舐那肥美的牛肉,贪婪地闻着飘散在空气中的肉香。火焰的热度使得周围更加炎热,他们浑不在意。

  夏季的苏提斯大沼泽潮湿多雨,搜集干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喷香的烤肉只有老人和最小的孩子才能享用。

  村里的孩子有许多,老人却只有一位。蜥蜴人的繁殖力和他们的生命力一样旺盛,但由于严苛的环境和无处不在的魔兽,因此即便他们有着强悍的生存能力,能够活到十二岁成年的还是少数。至于像老村长那样,活到三十多岁,那更是蛇神保佑了。

  老村长坐在村里的蛇神殿前,正在为一条身负重伤的巨蜥敷药。蛇神殿用兽骨和兽皮搭成,比蜥蜴人自己居住的茅草窝棚要结实许多,数十年来历经风雨而屹立不倒。巨蜥是跟了老村长十多年的老伙计,刚才的战斗多亏了它奋勇杀敌,可是它太老了,负得伤也太重了,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老村长伤心地想道,我也老了。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不知道我何时才能卸下这副重担,回归蛇神的怀抱。

  肉差不多烤熟了,至少外面是熟透了,一个年轻的蜥蜴人捧着一串烤肉,屁颠屁颠地跑到老村长身前,谄媚地笑着,嘴巴咧得老大,伸出了长长的舌头。

  老村长从肉串上先撕下一条,恭恭敬敬地供奉在用泥巴捏成的蛇神像前,然后自己才开吃。

  年轻的蜥蜴人舔了舔嘴唇,忽然说道:“村长,如果有铁锅就好了,我就可以煮牛肉汤给您喝了。”

  “铁锅?”历经沧桑的老蜥蜴人笑了,“蛇神在上,那种宝贝是我们这个小村子所能拥有的吗?”

  铁锅这种足以令全体蜥蜴人为之疯狂的宝贝都是人类冒险者的遗物。那些无所畏惧无所顾忌的人们啊,追寻着所谓的荣耀和财富,捕杀着他们能找到的每一头魔兽,足迹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自然也少不了苏提斯大沼泽。

  其它地方是什么样的情形,长老不知道,他只知道,至少在苏提斯,人类冒险者中的大部分都成了魔兽的美食。

  在他们的眼里,每具魔兽的尸体都是一座宝藏。其实,在蜥蜴人看来,他们的尸体又何尝不是宝藏?且不说那锋利的武器、坚固的铠甲、就算是他们随身携带的每一件工具、每一样器皿,哪怕是一包调料、一根针甚至一团线,都是无上的珍品。

  就拿那对打火石来说,那是十多年前老村长亲眼看见一条狗鳄吃下一个人类冒险者,在冒着生命危险跟踪了两天两夜之后,终于在那条狗鳄的排泄物里找出来的。当时还不过是一名普通蜥蜴人战士的他由此而一举锁定了村长宝座。

  年轻的蜥蜴人又问道:“村长,您喝过牛肉汤么?”

  老蜥蜴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淡淡说道:“喝过。而且是加了盐的。”

  “盐!”年轻的蜥蜴人从肉体到心灵都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无法呼吸,无法思考。

  老蜥蜴人的思绪回到了十年前。那时他有幸参加了苏提斯蜥蜴人联盟奥萨斯大酋长的就职典礼。就是那次,他品尝到了毕生难忘的美味。

  不知不觉间,浑浊的泪水模糊了他凸出的长着四层眼睑的双眼。

  蛇神在上!如果我能再喝上一口加了盐的牛肉汤,就算立刻死了也甘心啊!

  此时,远远地传来隐隐雷声,老蜥蜴人用舌头舔去眼中的泪水,转头看去,只见遥远的天际,西坠的太阳下面,果然有电光闪烁。

  又要下雨了吗?希望今天的风雨不要太大。老村长忧心地看了看那十几间在战斗中被撞得粉碎踩得稀烂的小茅屋,成年蜥蜴人不畏风雨,可刚出壳的蜥蜴人宝贝却还是那么的娇嫩啊。

  不远处的水槐林忽然传来“嗡”的一声巨响,一群龙蝇瞬间出现在了枝繁叶茂的水槐林上空,稍作盘旋后,便如一团乌云,向着与雷电相反的方向急速飞去。

  我们的这些好邻居不是在晚上才出来觅食的吗?老村长有些纳闷。

  又听到族人们齐声惊呼,转头看去,只见村落之外,水花剧烈翻腾,那群刚刚被赶跑的野牛又回来了!牛群中好几头野牛都带着沉重的伤势,有些肚子上开着被蜥蜴人尖牙利爪撕扯出来的大洞,肠子都拖在泥水里。此时它们似乎全部陷入了癫狂,瞪着血红的眼睛,涉水踏泥如履平地。灰黑色的牛群中赫然有几个金色的身影。

  蛮牛!野牛群中的王者!

  无需号令,也没有呼喊。蜥蜴人战士们抛下手中的牛肉,拿起简陋的弓箭和粗糙的木矛,迎着狂奔而来的牛群,默默排成队伍,将家园和妇孺护在身后。

  老村长心中轻叹一声,站起身来。重伤垂死的老伙计是指望不上了,作为一个蛇神祭司,他只有燃尽最后的生命,为英勇的战士们奉上生命中最后一次“蛇神赐福”。

  再也尝不到牛肉汤的滋味了。

  老村长正顾影自怜黯然神伤之际,忽见趴在他脚下奄奄一息的老伙计竟然骨碌一下站了起来,然后扭着肥硕的屁股,甩着粗长的尾巴,四条短腿爬得飞快,头也不回地栽进干地另一侧的泥水里——跑了!

  “嘎!”如此诡异的情形令老村长目瞪口呆,已经吐到了嘴边的咒语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更诡异的场面出现了,有蛮牛统帅的野牛群气势汹汹的冲到近前,却拐了一个大弯,绕开了将生死置于度外的蜥蜴人战士们,飞也似地越过了蜥蜴人村落,越过了这片硬地,跃入水中继续前行,其间看都没看严阵以待的蜥蜴人一眼。

  大自然是公平的,虽然蜥蜴人的智慧远远超过了魔兽,可对于未知危险的感知能力却是远不如它们。到了这地步,所有蜥蜴人都察觉到事态颇为不妙,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笼罩在他们的心头。

  若是有人从空中俯瞰,就能发现在这片刻之间,沼泽上已是狼奔豕突群魔乱舞,大大小小或群居或独处的各类动物,无不在埋头狂奔。凶残的狗鳄、阴险的双尾鳄、狂暴的蜥狮、还有天赋异禀的烈火蜥蜴……

  而地上的蜥蜴人村民们也看见,远处一条巨蟒正昂首急行,露出水面的头颈就有十米开外,藏下水下的身体究竟有多长简直令人不敢想象。

  天空中传来翅膀扇风的声音,一片阴影从村落掠过。蜥蜴人们抬头看去,只见一群三眼乌鸦正急速飞过,向来聒噪的它们此时却集体失声。在高空处,又有几只双足飞龙正在盘旋。

  各式各样的强大魔兽像是一群群没头的苍蝇,又像是一只只离群的羔羊,俨然一副末日降临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