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32:0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游荡之灵
  4. 第三章 远古时间编织者

第三章 远古时间编织者

更新于:2018-03-18 12:11:08 字数:4374

  虚空,即是流动于位面之外,其拥有着极高的维度。正是这些极高维度的包容性,使得各个位面被隔离开来,互不干预。

  普斯塔站在虚空中,在这他无法驾驭位面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身躯,他只能运用法术将自己的身躯包裹起来,从而抵御虚空中的乱流。

  他叹一口气,回头看看身后,进来的大门已经关闭了。他能做的就是在这虚空中找到埃瑞达,最好能够找到一个新生的位面将其交于埃瑞达,这样他也算是仁至义尽。

  倒是不知从何时,虚空中不时会有飞梭的小虫。

  平常,这些个小虫随着虚空的乱流不知飘向何处,特别是乱流激涌时,这些个小虫好似如鱼得水般,自由的在乱流中蹿动,不时还碰撞界壁,引得虚空一阵阵震荡。

  普斯塔站在虚空中看着这些小虫,看的格外清晰。当然,普斯塔对其相当的好奇,这些小虫在虚空中飞梭又有何意义?他忍不住一抓,一只小虫就到了他手中。

  “这小虫长的怪,我还从未见过!”普斯塔道,他掂量着那小虫,很轻,蓝色的表皮,吸盘似的嘴张得四分五裂,发出吱吱声,显得格外恶心。

  普斯塔尝试与其对话。“小虫,你的主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虚空中。”

  那虫只是发出吱吱声,并扭动的身躯想挣脱普斯塔的束缚。

  普斯塔见无力对话便随手一丢任其飘散。

  在虚空这种荒凉景象中,竟会有如此生物,普斯塔不得不去追溯其原由,再加上埃瑞达对他说,他感受到虚空中的指引。这令普斯塔更得弄清事情的真相。

  普斯塔运用双瞳的异能,寻找虫潮的源头,可惜一无所获。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而且虚空中是凌乱的,小虫四处飘散,无法顺着虫的流向寻找源头。

  普斯塔陷入了困境,他决定先找到埃瑞达,然后再调查这蹿动的小虫。可埃瑞达的去向普斯塔也没有头绪,一时普斯塔竟不知怎样行动,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普斯塔心想,埃瑞达是否与他不同,被传送到虚空的另一处。毕竟虚空中变幻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普斯塔站在原地,不去管那埃瑞达的去向,也不去管那小虫的来源,静下心来,欣赏着一个个位面,比较这它们的不同。

  “咦?这个是什么生物,自然真神奇,竟能诞生如此长相奇特的生灵!”普斯塔隔着界壁,看着位面中的事物,一时竟痴了,他想,若是他的位面能有如此神奇就好了。

  他的位面是新生的,虚空中一个位面的诞生就意味另一个位面的消亡,消亡的位面崩塌,在虚空中裂成片片维度碎片,此时虚空中便会形成一个奇异点,将无数个碎片吸纳,不知又在何处重新整合,从而诞生出一个新的位面。

  对于整个虚空区域还有很多谜团,普斯塔只知道,他诞生于虚空,之后又被虚空驱逐,虚空告诉他,他只能寻找新生的位面,并成为它的主人,他才能够生存,他曾经是虚空生物,而如今却需要依赖位面生存。

  这是多么讽刺!普斯塔回忆曾经埃瑞达对他说起的话。

  “普斯塔,我们都诞生于虚空,但虚空不会白白赐予我们生命,他需要我们履行职责。而我们没有履行,我们才会被放逐,沦为需要位面支撑的地步。而且,我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预谋已久的,我们诞生时,虚空并没有告诉我们职责,后来突然将我们放逐,要我们争夺位面,从而生存下去。我们似乎并不是需要履行什么职责而被虚空给予生命,我们生来就是为争夺位面而活,到了这个时候,位面仅仅只剩下一个,你我必将有一个被流放虚空,自身自灭!你准备好一战了吗?”

  普斯塔现在一想,似乎有几分道理。转念一思,那么虚空中还有未被放逐而履行职责的虚空生物存在!普斯塔大喜,动身在虚空中寻找起生灵来。

  虚空中既没有方向可言也没有时间概念,在无数个位面的夹缝中,普斯塔艰难的行动着,试图寻见一个虚空生物来解决他的疑惑。

  普斯塔再次开启他双瞳的异能,在虚空中寻找生命的痕迹。

  这次,他依旧没有发现生命的存在,除了那些烦人的小虫,但他找到一大块似纱似网的东西。

  他顺着那东西的方向走去,他发现越是离那纱越近,小虫就越多。

  他的直觉告诉他,小虫的起源就来源于那纱。令他费解的是,那纱的附近并没有其他的生命迹象。为了保险起见他一直开启着他双瞳的异能,观察着那纱的情况。

  普斯塔安稳地向前行进着,四周安静的出奇。

  普斯塔屏住呼吸,注视着那纱,只看见有的小虫从中散开,有的小虫经过漫长的漂泊又回到纱上,循环往复,不曾断绝。

  普斯塔加强了周身的防御,以抵御越来越密集的虫潮。普斯塔离那纱越来越近,不一会,他穿出了虫潮,他看到了那纱,眼前的一切将他震惊了。

  那是面极其巨大的纱,纱上有无数的线条。

  现在他才知道那小虫的嘴为何生的如此奇怪,那纱上,无数的线条上,都勾着小虫,小虫来来去去似乎在编织着什么。

  小虫的嘴精准的勾住每一根细线,细线随而发出点点闪光。那光,顺着细线一直向下端延伸,落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小虫虽多,却没有一点错误发生,它们似乎没有注意普斯塔的到来,依旧正常有序的工作着……普斯塔不得不感叹虚空的神奇,他逐渐走向那纱,抬起手来想去触摸。

  他心想,如此创世之纱是用来做什么的,为何又有如此庞大的虫潮在此聚集,这难道就是虚空生物的职责吗?

  正当他的手指要触碰到那纱时,不知从哪来的声音:“如果你触碰了他,你一生的时间线将记录于上,你做好觉悟了吗?”普斯塔顿住了,轻声道:“命运吗?”他不去管那声音,毫无顾忌的将手探出。

  “住手!”

  普斯塔瞬间停住了他的手,出现在他眼前的巨大虚空生物正是那声音的主人。普斯塔瞪大了双眼,看着这虚空生物不禁流出一身冷汗。

  这生物,像极了一只蚂蚁!

  普斯塔看着那虚空生物,不由的产生一种敬畏之情。

  这种敬畏之情源自于他们间身份的差异。普斯塔虽说诞生于虚空,最后却被其放逐,而那只蚂蚁不同,他是虚空的代言人,掌管着某项职责。

  普斯塔能从他身上真实的体验到“贵族”的威压,他连忙收敛他的目光,低下头,恭敬地向那只蚂蚁行礼。

  “前辈!”

  那蚂蚁点了点头,随后便道:“你能来虚空,想必也是从虚空中诞生,不必多礼,你我平常对话就行了。”

  普斯塔看着这蚂蚁,认真打量起来。说是蚂蚁却又不是,只是像罢了。这生物充满倒钩的嘴仿佛专为他身后的纱设计似的,能够精准的勾起每一条细线将其编织成纱。有着六足,足上还有无数的纹路,像是符文却又不带一丝魔力。头上的触须向后延伸直到尾部,上端像是在接收讯息似的,不停地伸张,收缩。

  除了那六足以外,似乎还有着类似手部的器官,那器官就生在头部的下方。与足部不同的是,它的前段还长有倒刺,锋利无比,好似随时能够刺穿普斯塔的心脏。那生物和那小虫一般,通体呈现蓝色,但尾部涨出红色的,类似于脓包似的东西,映入眼帘,显得异常恶心。

  普斯塔强忍住干呕,询问道:“前辈,是何方神圣,在此张如巨网是用来做什么?”

  那蚂蚁似乎丝毫不在乎普斯塔的无礼,并未着急马上回答,而是念一段咒语。普斯塔见状,本能的开始警惕起来。

  之间那蚂蚁的头部下端出现一个漩涡,将周围的肉块扭曲,过了一会儿,竟生出张人形的脸来。

  这张脸一点不像一个前辈的样子老态龙钟,精明无比。反倒看上去还比普斯塔年轻许多,却又谈不上稚嫩,用朝气蓬勃来形容最适合不过。

  普斯塔看着这样的异变,不禁惭愧起来。

  那脸看着普斯塔,微微一笑朝普斯塔说道:“我是编织者,至于我身后的这张纱,是我职责的一部分。想必你也知道虚空为了位面的平稳存在,驱逐了不少虚空生物,那些生物成为了各个位面的主人,想必你也是其中之一吧!”

  普斯塔静听着他的话,点了点头。

  编织者见他说的没错,接着说道:“在你们都成为位面之主后,虚空意识到必须要有人将位面管理起来,于是他便吩咐那些未被驱逐的人建立管理者系统,我便是那其中一员。管理者中,有的负责管理空间,有的负责管理时间…….”

  普斯塔打断他的话问道:“那您是管理时间还是空间呢?”

  编织者淡然一笑,说道:“我是管理时间的一员,我身后的那纱就是最好证明。那纱是时间之纱,我制造的每一个小虫将各个位面的时间线带于此处并将其记录于上,并传输于那。”

  说完,编织者指了指底下。普斯塔顺着编织者所指的方向看去,看见的却是一片黑暗,纱上的点点星火不断地传入底下随后便被黑暗湮没,不知所踪。

  “不用看了,那是虚空中的另一个维度,以我们这个维度的视角是无法看到的。”编织者对普斯塔说道。

  普斯塔深感惭愧,他诞生于虚空却对虚空一无所知。他黯然地摇了摇头,继续请教编织者:“刚才您说,叫我不要触碰着时间之纱,倘若您当时没有阻止我,那样会发生什么?”

  谈到这,编织者叹了口气,说道:“正如我刚刚对你所说,你一生的时间线都将记录其中,换而言之,你的命运将被记录,无法篡改。当然,你若已经被记录,你就可以查阅你的一生,不管是未来还是过去,你都可以自由的翻阅。”

  普斯塔听到这,一下兴奋了起来,若是他能知道他的未来,那么他就能知晓他与埃瑞达之间的宿命将会怎样终结,他又会怎样在属于他自己的位面生活下去,见证一个个生命的奇迹。

  普斯塔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请求编织者让他将他的时间线记录于上,纵观自己的过去与未来。毕竟对他来说,自己的过去和未来都充满着谜团。

  他仿佛失忆一般对自己仅仅记得自己的名字。

  编织者听了他的请求,极力地劝解他:“你要知道,一旦时间线被记录,你将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那时候,你自己的命运将不由你掌控,无论你怎样努力,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时间线的收束,你永远都将是那一种结局。我劝你还是不要的好,毕竟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要比其他要好的多。”

  普斯塔认真思量了编织者的话。若是他不递交自己的命运,他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埃瑞达的下落,也不会知晓自己那美好的位面将会发展成怎样的一片光景,更不会知道整个虚空历史的来龙去脉。

  若是他递交了自己的命运,他也许永远逃不出自己的命运,命运将变成一副枷锁将他永远锁住,逃逸不去。他百般犹豫,均衡之间,他问出了他最后一个问题:“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人,他是一个恶魔。您能知晓他的方位吗?”

  编织者听到普斯塔这话似乎松了口气,“你等一下。”说完他便消失不见,即便是普斯塔双瞳的异能也扑捉不到他的身影。

  过了一会儿,编织者出现在原地,郑重的向普斯塔说道:“在这个维度里并没有你所说的恶魔。”

  普斯塔失望的摇了摇头,紧接着用坚定的目光看向编织者,说道:“递交吧,我愿意触碰时间之纱,记录我的时间线。”

  编织者见普斯塔的决心如此坚定,他给普斯塔让出一个身位,深深地鞠了一躬,以表示他对普斯塔的尊敬。

  普斯塔向前走去,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挑起一根细线,紧紧地握住。

  刺眼的光芒从普斯塔的指间溢出,不停地向另一个维度涌去。光芒散去了,普斯塔仿佛身子被掏空,闭上双眼,向后倒去,普斯塔感受到命运的约束,思维一阵混乱,渐渐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编织者一把托起普斯塔,不知遁入何处,消失不见,只留下小虫不停地来回穿梭,好似在编织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