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3 08:05:2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残龙境
  4. 第一章 老人与少年

第一章 老人与少年

更新于:2017-03-31 19:41:57 字数:4628

  九方大陆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

  数万年前,龙族一位大能者——苍龙,欲冲破虚空,渡劫化神。他使用自创秘法,集万物之灵,凝练成一种新能量——玄龙之气。岂料在苍龙吸收玄龙之气后,却孕育出第二龙格,其中包含了万物的负面情绪。

  苍龙第一龙格因为吸收玄龙之气时陷入沉睡,第二龙格在九方大陆肆虐,无人能敌,远古大陆生灵涂炭。却又无可奈何,因为玄龙之气已让苍龙拥有神力。无数强者陨落在苍龙的第二龙格手中,天地能量也因为第二龙格肆意妄为而变得狂暴不已,难为修炼者所用,那段时光里,远古大陆的修炼者难有强者出世。

  而就在大陆各族强者殆尽之时,苍龙第一龙格觉醒,目睹大陆惨状,心怀愧疚,欲将第二龙格毁灭,可是这第二龙格又怎能轻易毁灭呢?

  最终苍龙不敌,被第二龙格占据主导。苍龙怕第二龙格再次荼毒生灵,最终决定牺牲自己,他引爆体内玄龙之气。此举被第二龙格发现,第二龙格心怀愤恨,同时引爆了体内的暴虐之力。

  两种力量碰撞,天地变色,日月无光。远古大陆被炸碎,分成九块,散落在各海,于是便有了如今的九方大陆……

  “苍龙躯体被炸为碎片,散落在世界各地,因其凝练了万物之灵,所以,每块碎片皆有万物其一之力,玄龙体内的玄龙之气,将狂暴的天地能量抚平,并与之融合,散部于天地……”一个枯瘦老人盘坐在一颗巨大榕树之下,向几个毛头小子讲着这些神乎其神的故事。却被一声轻笑打断。

  “嘿嘿,老头,又在骗小孩?”一位十六左右的少年,身着麻衣,脚踩草鞋,背着一捆干柴,手里提着柴刀。晃着嘴中叼着的狗尾巴草说道。

  老头神色一滞,冲着麻衣少年喊道:“凌夜,你这臭小子,瞎说什么呢?”

  凌夜吐掉嘴中的狗尾巴草,指着老头骂道:“你才臭呢!你全家都臭!骗小爷去砍柴,你却在这里享清福!”

  老头听后,嘿嘿一笑,也不生气:“我骗你了吗?我只是告诉你我在山里见到过雪银狐,没碰到,那是你运气不好!”

  凌夜张口想狡辩,可是却无言以对。只好愤愤地将那一捆柴扔到老头脚边:“自己背回去!”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老头看着凌夜的背影,轻扶着柴,喃喃自语:“时间也快到了吧……”

  青叶岛,便是此岛之名,是东海四季岛旁的一个小岛,由于气候四季如春,所以青叶岛的山峦之上皆是遍布绿叶,各类珍禽异兽层出不穷,但是不知为何,此地玄龙之气异常淡薄,不适宜修炼,因此,岛上所居皆是平凡之人,偶尔有一两个修炼者也是如同老头子那般的低阶修炼者。

  凌夜从小便是一个孤儿,用老头子的话说那就是,以为是沉船漂来的宝贝,结果是一个垃圾!不愿意破坏环境才拉回家的。自从懂事之时起,老头子就神神秘秘地教给他一套修炼法诀,并督促他每日修炼,可是十几年下来,什么用都没有,因为每次在他将玄龙之气纳入体内之时,玄龙之气就会莫名消散。如若不是老头子每日坚持,他早就放弃了!

  “一定是老头子给的法诀太低级!”凌夜喃喃地说道。

  “不想了,反正十几年都这样了,习惯就好!”

  说着大步向着岛边沙滩走去。

  深邃幽暗的一处密室之中,烛光闪烁,映出两个人的身影,其中一个如同虚影。

  “我让你们准备的事怎么样了?”

  “回老祖,您所嘱之事皆已办妥!只是……”

  “别支支吾吾!有话就说!”

  “老祖,您真的要如此做吗?我族如今……”

  “行了!”被称为老祖的人轻声喝道:“我族的强盛与否要年轻一辈努力!我所计划之事关乎九方大陆的存亡!你去吧,时间不多了,再将我让你准备之事确认一遍,要保证万无一失!”

  “是!”说完身影一晃,消失在烛光之下。

  老祖凝视着烛光,喃喃自语:“希望我的选择不会让我失望!”

  青叶岛边一处干净的沙滩之上,一道倩影静坐于此,海风扶动乌黑秀发,她静静地看着远方的海平线,漆黑明亮的眸子之中闪动着一丝忧愁。

  “青儿!我来啦!”呼唤声从身后传来,正是凌夜向着沙滩奔跑而来。

  柳青儿转头看向凌夜,嘴角挂起微笑。

  “凌夜!”

  “我没来晚吧!”凌夜一屁股坐在柳青儿旁边。

  柳青儿轻摇了摇头,又转头看向远方的海景。

  “明天……明天我就得走了……”像是自语,又像是在给凌夜诉说。“我爸要送我去四季岛上的一个门派拜师学艺,我……”

  “很好啊!去吧!”凌夜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容,言不由衷地说道。

  柳青儿父亲是岛上的一个富商,常年在外跑船,积累了不少财富,同时也结交了不少的修炼者,柳青儿就是她父亲的一个修炼者朋友指点之后开始修炼的。从小她就展现出极高的修炼天赋,连她父亲的朋友都赞赏有加,于是推荐她去四季岛上一个门派拜师,有助于她在修炼一途上走的更加远。

  “以前还能以实力欠佳,未过招生门槛为由拖延,可如今玄龙诀修炼至二阶,父亲已经急不可待了,明天就要启程……”

  “青儿,你一定要加油啊!”

  “凌夜!”柳青儿转头凝视着凌夜,看到他堆满苦笑的脸,欲言又止,最终化为一声幽叹:“谢谢你。”

  言罢,起身离去。

  “如果你想,我定为你停留……”

  幽幽言语被海风吹散。

  凌夜凝望着远方,看着即将消逝的夕阳,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只是,平凡的自己,又有什么办法挽留她呢?如果他开口阻止,那他一定会成为她的绊脚石!她的累赘!

  没有显赫的身世,没有修炼的天赋与体质,他凭什么给她幸福?挽留的话语最终卡在喉咙,在柳青儿走远后化为一声怒吼。

  “啊!”

  夕阳下的倩影微微一顿,两行清泪滑落……

  凌夜颓丧地回到略显破财的草庐之中,老头子正盘坐在床上,修炼着凌夜坚持了十几年的法诀。

  “破法诀,有用吗?”凌夜出言讥讽。

  老头子双眼一睁,双眼明亮异常,只是却转瞬即逝,又恢复原状。

  “臭小子!不要瞧不起我这法诀!我这法诀可是……”

  “行行行!别说了!你这法诀可以移山填海,倒转日月!真是厉害!”凌夜一脸鄙夷神色说道:“说了十几年了!不累吗!”

  “臭小子,你的护身符拿来我看看。”老头子突兀地说道。语气有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凌夜不由自主地掏出一直贴身戴着的护身符,晃了晃说道:“这个吗?”说完取下护身符递给老头子。

  老头子手指摩擦着护身符,低声自语道:“恩,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

  “没什么,戴好它,别丢了!这可是捡你的时候你唯一的东西!”

  凌夜戴好护身符之后,坐在床上,准备开始修炼。

  “今天让你休息一天,陪我老头子说说话!”老头子制止他修炼的意图:“以前可没见你这么积极,今天转性了?”

  “屁话!要不是你这垃圾法诀,以前怎么会那么懒得修炼?老头,有没有好一点的法诀?拿给我练练!”

  “你才说的是屁话!我这法诀比如今人族修炼者中通用的‘玄龙诀’强百倍!只是你小子没那天赋,才连一重一阶都练不好!”老头子气的吹胡子瞪眼,仿佛那法诀就是自己的宝贝一般,不容别人说不好?

  “那你干吗非要逼着我修炼?我不是没天赋吗?”凌夜白眼一翻,鄙夷神色浮现在脸上。

  “那明天就别修炼了!反正也没用!”老头子嘿嘿一笑:“不如多留点时间去山上砍点柴!你不是说要给青儿那妮子捉雪银狐吗?不修炼的话,也能腾出时间去讨那妮子欢心。”

  凌夜听到老头子挤兑的话,顿时想起来,自己答应给青儿捉雪银狐这件事儿还没兑现。于是急急忙忙地下床向屋外跑去:“老头子!我走了!”

  老头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神色逐渐凝重:“虽然暴虐气息已被温养十几年,可是依旧狂暴,如若不及时封印,随时都会孕育出龙格,到那时九方大陆有可能再次生灵涂炭!”

  “龙坤!”老头子轻声唤道。

  “属下在!”龙坤的身影突然从虚空浮现,躬身而立。

  “传我令,三日之后,开启远古法阵!”老头子语气威严,透着王者之气。

  “是!”龙坤恭敬领命。

  凌夜此时已进入青叶岛的群山之中,漫无目的地奔跑着,同时,借着还未消散的余晖搜寻雪银狐的踪迹。

  雪银狐是一种奇异小兽,毛发呈银白之色,因其天生体质,使得皮毛触手冰凉,富贵人家多喜欢在夏日十分花高价购买,以驱夏暑。只是,这小兽嗅觉灵敏,而且灵智颇高,虽然不具危险,但要捕捉也是异常困难。

  前段时间听老头子说山中有雪银狐出没,于是便夸下海口,要为柳青儿抓一只,结果这么久过去,还是没有抓到。

  “雪银狐好阳,所以它的窝一般在光线能照射到的地方……”

  “不过,雪银狐的窝附近,可是有一些强大的野兽哦!你要小心!”

  老头子的警告浮上心头。

  凌夜自语道:“如今天色已晚,想必雪银狐已经回窝。可是,我要如何才能找到呢?”

  一边思索,一边跑着。下一瞬,他脸色一变。

  “啊……又踩到粪便了。”停下脚步,用力在地上蹭,想将粪便蹭掉。

  “咦……这是……花岩牛的粪便?”凌夜看着鞋底的粪便,顿时灵光一闪。可是却又摇摇头自语道:“这么恶心……真的要干?”

  “为了青儿!拼了!”

  说完,咬着牙将衣服脱下来,在粪便上胡乱地蹭了几下,然后穿上衣服,强忍住呕意,开始在周围小心搜索。

  花岩牛在九方大陆算是低阶的兽类,但是在这玄龙之气淡薄的青叶岛,也算是挺强的。花岩牛一般不主动伤人,但是如果惹怒它,它那一身如同岩石的皮肤,绝对够你受的!而且它力气大的惊人,不用别的招式,就用简单的冲撞,就可以撞断两人合抱的大树!

  所以凌夜认为,雪银狐很可能与花岩牛为邻!而那花岩牛比较爱干净,一群花岩牛排泄之地一般就是一个特定的地方,而这特定的地方,一般离休息之地不远。

  凌夜四周搜索,终于找到了休息中的花岩牛,此刻已是夜初,花岩牛都已熟睡。并没察觉到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找到你了!”看着一个隐蔽的树洞,凌夜嘿嘿一笑,然后悄悄地向后退去,转身离开。

  不久之后,他怀里揣着几个果子又回到了原地,偷摸着向着树洞靠近,在树洞不远处,布置下陷阱,然后掰开一个果子扔在陷阱之外,其余的放入陷阱之中,再悄无声息地隐没在附近的草丛之中。由于身上涂有粪便,所以并不担心雪银狐嗅到自己的气味。

  凌夜静静地趴在草堆之中,直到腰酸背痛之时,那雪银狐才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向四周张望。雪白的皮毛在月光的照耀下格外显眼,它轻挺小巧的鼻子,搜索着四周的气味,突然小眼睛一亮,向着陷阱一步三望地走去。

  凌夜眯着眼睛,将自己的呼吸放到最慢,静静地看着快要落网的小东西。可是,雪银狐吃完掰开的果子之后,却又转头向洞口走去。

  凌夜心中一紧,正要扑出去的时候,那雪银狐突然转头,向着陷阱中的果子扑去。

  “啾啾啾!”

  “落网啦!”凌夜呼地一声从草丛中窜出来,还没待花岩牛反应过来,就将雪银狐一把抓起塞进布袋,撒腿就跑。

  “哞!”

  牛群愤怒一吼,向着凌夜逃窜的方向狂追而来。顿时,静谧的丛林变得吵闹起来。

  “不是吧?反应这么大?”凌夜听到身后震耳欲聋的奔跑声,吓了一跳。更加不要命地跑了起来。

  从小在山中砍柴,所以他还不至于迷路,对于山林的地形也是颇为熟悉,带着暴怒的牛群左拐右拐,四处奔走。所幸,花岩牛奔跑的速度不快,凌夜与它们拉开距离之后迅速爬上了一颗大树,借着浓密的枝叶躲藏起来。

  在确定牛群走远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缓缓从树上下来,将装着雪银狐的袋子提到眼前,晃了晃:“这小东西怎么不动啦?死了吗?”

  将袋子打开一个小口看了一眼,安下心来,原来是刚才奔跑之时,晃来晃去,这小东西被甩晕过去。

  凌夜将袋子搭在肩上,微微一笑,向着林中的一处湖泊走去,这一身的臭味得洗干净!

  “爽啊!”凌夜赤条条地跳进湖泊,仰躺在水面之上,轻声呼道。

  看着幽幽月光,凌夜喜悦的心情慢慢沉寂。他想到青儿明天就走了,想到自己没法修炼,想到老头子,想到自己的父母……